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妙宗钞》研究 - 生身尊特的佛身论   │ 文章推荐
 

  三、《料简十三科》甄分生身尊特

  然则,诸经论中,生身与尊特如何分辨?知礼认为要以“部味教观”为准凭。本经部归方等,于五时中,属第三时,是生酥味,而于化法,则教判“圆顿”。108知礼云:“然一时文义,本通深浅;今意别在圆机感佛,故使凡夫顿入法忍”(《妙宗钞》卷三、416C),是以,诠解本经能观之观是“一心三观”之妙三观,而所观之境则是“一境三谛”之妙三身;故知礼不以相之多少分别佛身,要以权实二理、空中二观、事业二识之感应辨“生身尊特”也。此番义理,在知礼《料简十三科》中辩之最详。

  其实《料简十三科》等是《妙宗钞》的补注,主要是针对仁岳《三身寿量解》所立“难辞”而发。净觉仁岳之《三身寿量解》与其“难辞”虽未传世,吾人今从《料简十三科》之十三重问辞,亦不难推知仁岳僻解之大概。《十三科》义丰文长,全录恐繁,兹举其关涉教理之荦荦大者,如〈第一科〉、〈第二科〉、〈第三科〉及〈第十三科〉等略为论述于后:

  ① 依真中感应而辨

  盖彼论生身尊特,非约相好多少而分,要依真中感应而辨。此在《料简十三科》之第一科,其文云:

  问:此经观佛,止论八万四千相好;若《华严》说相好之数有十华藏世界微尘。二经所说,优降天殊,彼《经》正当尊特之相,此《经》乃是安养生身,凡夫小乘常所见相,《钞》中何故言是尊特?(卷四、437c-d)

  问者,乃隐指净觉仁岳,也包括山外诸师。彼等既“兼讲华严”,故受华严“性起”思想影响;一方面固易偏执《华严》相好为尊,一方面亦由主“缘理断九”方现舍那尊特,如此自与应身历然隔别,遂约身相之大小作判准,而落入别教思维。

  答:一家所判丈六、尊特,不定约相多少分之,剋就真、中感应而辨。如通教明合身之义,见但空(真谛理)者,唯覩丈六;见不空(中谛理)者,乃覩尊特。生身本被藏、通之机,尊特身应别、圆之众。今《经》教相,唯在“圆顿”;释能观观是妙三观,释所观境是妙三身。《疏》(智者《观经疏》)解今文云:“观佛法身”,约位乃当圆教七信,正託法性无边色像尊特观心,使其增长念佛三昧;据何等义,云是生身?用圆顿观显藏、通身,未之可也。(卷四、437d)

  答者,全是知礼山家的正义。知礼一向认为分辨佛身,当以“部味教观”为准凭;部属方等,其一时文意,虽本通深浅(四教并谈);但就其当机韦提希夫人由观想念佛即身证无生法忍,依此结益判教为顿。盖无生法忍位,别教在初地,圆教在初住;若别教的普通凡夫,必须经无数劫方至此位,唯有圆教方克当生证入,是故今经之顿,于化法乃是以“圆”为顿。如此,依“以教定理,就理明观,于观显相”之准则,其圆顿教,乃诠“圆中”谛理,必修圆妙三观,而感圆妙三身。是以智者之《疏》,科判本文直云“观佛法身”,其深意在此。

  再者,依后文“节节改观,入于九品”判位,今第九观乃当圆教第七信,为“上下品”,《钞》云:

  故知妙观想落日成,当下下品;次以三观想水结冰,合在下中;转想瑠璃,粗见彼地,可对上下。……此之三品(中下、中中、中上),虽成三昧,能伏五住,见惑未断,事识犹存,未可即观胜妙身相,故修三观观于宝像(即第八佛菩萨像观)。像想现前,见思俱尽;所以尽者,以事定力深能伏思,见断即登“圆第七信”,即“上下品”。事识既尽,全依业识,可观三圣“真法之身”。(卷五、446a-b)

  然则,既是圆教七信位人,则能感者之用观定是妙三观,而所应者则必爲法性无边之“尊特”身(即法身尊特),而决不可能用圆顿观却反显藏、通之生身也。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② 依相起之本源辨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