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五章 《妙宗钞》的净土思想

  天台门叶之信仰净土法门,本就其来有自,盖肇自创建天台教观之智者大师始,其平生的行止已有显着之净土倾向;如襁褓中即知“卧即合掌,坐必面西”;而临命终时亦右脇西向,闻唱《法华》、《无量寿》二经,并赞劝弥陀净土,自谓其“师友,侍从观音来迎”自在而逝。[1]且在其丰富的著述中,或理论部份、或实践部份,亦多所涉及;如《摩诃止观》述四种三昧,其中常行三昧,即是专持念阿弥陀佛之净土行;其他如《观无量寿经疏》、《阿弥陀经义记》、《净土十疑论》、《五方便念佛门》等亦多偏赞净土,相传均为彼所撰述[2]。可见智者本人确实信向净土,且求生西方。

  可惜后来其弟子章安(561-632)以下数代(按章安临终亦称弥陀及二大士),均唯保守承传,但重天台教观之修持,鲜有触及净土者;即使九祖荆溪湛然(711-782),虽号有唐中兴之祖,但其志仍专在阐释天台教部(以《法华玄义》、《法华文句》、《摩诃止观》三大部为主),精简当世兴崇之华严、法相、禅门诸宗之异同,以显扬天台教观之殊胜,故亦少涉及净土。唯于所着《止观辅行》卷六中,解释“常坐一行三昧”时有云:“随向之方,必须正西,若障起念佛,所向便故。经虽不局令向西方,障起即令专称一佛,诸教所赞,多在弥陀,故以西方而为一准。”[3]又于撰《法华文句记》卷十释“药王菩萨本事品”文末亦云:“问:同居类多,何必极乐?答:教多说故,由物机故,是摄生故,令专注故,宿缘厚故,约多分故。”[4]可见彼于弥陀净土,亦多表推崇具正见;然毕竟于此法门,并无相应之修证表现,是以近代日本学者有疑智顗《净土十疑论》或为湛然托作[5],藉以阐扬净土,却终少文献佐证,并不为世人所信。

  笔者认为天台门叶,自智者大师以后,真能信向净土,不但在理论方面,更在实践方面,身体力行,作出贡献,以致开启后代子孙“教崇天台,行归净土”之风者,其唯四明知礼大师乎!知礼对净土的实践,自行方面,但修《弥陀忏法》(俗云打佛七)即有五十遍之多;度众方面,创建“念佛施戒会”,每年结合僧俗男女万人,倡导勤修念佛,求生西方,度人无数。其事迹,已如前文(第三章第一节之三)所说,不復赘述。至其对净土理论的阐述,专书方面有:《观经融心解》、《观经疏妙宗钞》、《料简十三科》等;若单篇论述则有:<结念佛会疏>、<法智復杨文公书>等,均为净土法门之重要开示。其中尤以《观经疏妙宗钞》对于充实净土之理论,标显法门之殊胜,居功最伟。昔业师李公炳南(1890-1986)撰<赵居士祝寿印施观经妙宗钞序>即云:

  宋·四明《妙宗钞》出,为《观经》诸注精英,所诠皆第一义谛,于焉净旨大明。古有病其繁深者,欲节而略之,蕅祖直谓“不可动其一字”[6],其要可知矣!然有此一《钞》,非谓《观经》即可诵可讲,因以可修可证,及众能变根器也。盖修净任採何法,应明乎四土横竖之超,否则理路不清,或不免于扞格焉。祖(蕅祖)又曰:“净土的旨,全在《妙宗》一书。”[7]是此一《钞》,又不纯为《观经》所作矣。[8]

  盖知礼此《钞》以天台圆宗判释净土法门,既义理周延地充实了净土的思想内容,且强而有力地凸显了法门的特异殊胜,是以自《妙宗钞》出,而净土之教理大备。今拟就《钞》中所提出的念佛方法、修证的位阶、以及四土净秽等教义,详加剖析,藉以申论其有关净土的思想。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一节 十六观判归圆三观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