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二节 大乘三位配判九品及十六观论

  本来一宗教义的建构,至少必须具备义理系统(所谓教相)和实践系统(所谓观行),而其间依教理修观行,从因至果之详细修证阶位,更是不可或缺的条件;否则,将降低其义理系统之说服力,同时也会减少实践系统之驱动力。是以,不论天台、贤首、慈恩等莫不各依经论建立其本身修证阶位之体系。

  净土专经,所谓“三经一论”中,明示修证之浅深次第最明显者,莫如《观经》中之十六观及三辈九品(《大本》虽粗分三辈,但未分品),是以古来注疏家鲜不依之判位,但莫衷一是。如隋·净影慧远(523-592)《观无量寿佛经义疏》依《仁王般若》之“五忍”说,而判上上品为七地以来之生忍(无生法忍)菩萨、上中品为四地之顺忍菩萨、上下品为初地之信忍菩萨27等;其后,唐·吉藏(549-623)《观无量寿佛经义疏》依之28。概彼等专约往生以后所得之果,以判九品;且未达“无生法忍”,诸经论判位,上下有异29。故后唐·迦才(生卒?)《净土论》破之曰:“观果判人,位则太高”。30其后,善导(613-681)承传其意,而抑降之,乃准往生之因行业缘,而判上品三人是“遇大(乘)凡夫”、中品三人是“遇小(乘)凡夫”、下品三人是“遇恶(业)凡夫”。其旨重在符应弥陀净土法门立教之精神,欲使现世“善恶凡夫,同沾九品,生信无疑,乘佛愿力,悉得生也。”31然终究未能详判修证之位阶

  笔者认为有关净土修证阶位之判释,必待至知礼《妙宗钞》出,禀承智顗《观经疏》旨,以大乘三位(即圆教六即位中之“名字即”位、“观行即”位、“相似即”位)配判三辈九品及十六观,而后楷定古今,其后有復论净土修证位阶者,无不从之矣。此概由于中国盛传之大乘八宗(天台、贤首、三论、唯识、禅、净、密、律),教义固各有擅长,若论其判释教网,则莫不共推天台为第一。昔高丽·谛观(生寂?)《天台四教仪》云:“天台智者大师,以五时八教,判释东流一代圣教,罄无不尽。”32近代学者牟宗三《佛性与般若》于此,则推许为“综合的消化”,认为天台对所有大小乘经论,真正能给予客观而公平之安排与判别,是中国佛教发展中“最后的消化”、“真正的圆教”,虽后出之贤首亦不能超过之。33明末·蕅益(1599-1655)《法海观澜》卷二则记载:“唐京兆大兴善寺含光(不空三藏弟子,生寂?)至西土,有梵僧云:曾闻台教定邪、正,晓偏、圆,明止、观,功推第一。”34而民初提倡八宗通弘之太虚大师(1889-1947)则于《教观诠要》中,推崇天台之判教云

  但古代判教诸大师,其受禀不同、其识见不同、其悟理不同,其所际之时代、所化之人根,种种不同,故其判之也,亦各有所出入,而莫或尽同者。然求其“精当而纯全者”宜无如(天台)“五时八教”(之所判也)。35

  由于天台一家对于判释教网之“精当纯全”无能出其右者,故今知礼《妙宗钞》用之以判释《观经》中之三辈九品及十六观行,遂使净土之修证阶位忒明,而净土之教义大备,其意义固为不凡而影响自亦深远。是以特详为釐析其内容,如次: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一、大乘三位配判九品说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