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六章 知礼“台净融合”的思想评析

  知礼一生行止,要在“教崇天台,行归净土”;尤其所撰《观经疏妙宗钞》,更是“台净融合”典型代表之作。彼企图将天台教观与净土行门作紧密的结合,不但在教相方面(理论部分),以天台圆宗诠释《观经》之教义,且于观行方面(实践部分),更以妙三观统摄“十六观”之观法。此一方面固承袭于智者大师之《观经疏》旨,而详加发挥其义蕴;另一方面亦是善顺当世教派融合之时代趋势,而首唱台净融合之论。

  但是,佛陀说法必求“契理契机”,所谓上契诸佛之理,下契众生之机;故佛灭度后其弟子结集之教典,名“修多罗”(梵语sūtra,巴利语sutta),亦译为“契经”,其意要不离乎双契。盖说法不契机,等于闲言语;讲经不契理,则同魔说法。然则,今知礼《妙宗钞》一概以圆宗解《观经》,其是否符合经旨而契其理?又融合台净之修行方法是否符合时代因缘而契其机?这都有待进一步的釐清。

  第一节 妙宗解经之释疑

  若依智者五时八教的判释,佛说《观经》约部当属第三“方等时”[1],是“生酥”味;其部中所用教,本为“对半明满”[2],是广说“藏、通、别、圆”四教,而均被众机的。今知礼《妙宗钞》,却唯取圆教妙宗以解《观经》,难免要启人疑窦;是以在知礼第三番山家、山外的义诤中(参前第三章第一节之五),庆昭的弟子永福咸润在其所撰《指瑕》中,即提出“今《经》部属方等,既通四教;唯取圆教贵极之体,异前三教臣子之体”[3]之疑。可惜,当时犹处知礼座下,代知礼反驳咸润之弟子仁岳,于其《抉膜》书中,或已受“兼讲华严”的影响,并未能针对其质疑作有力的澄清。

  其实,这在知礼的《妙宗钞》中本来就已有充分的交代与说明。知礼认为后人讲注佛经、或修学佛法,至少必须把握两大原则: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一、凭四依指导修习教观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