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台净融合   │ 文章推荐
 

  一、 教观双美、稳当易行

  佛家事业,不论自行和化他,总不离“教观”二门;所谓“观非教不正,教非观不传”,而“有教无观则罔,有观无教则殆”[16]。盖自行因果,若非“观”则无由尅证;化他能所,若非“教”则无以利物。是以,想通盘了解如来之一代经教,则必须寻找一套精密而周延的义理系统;而想尽形寿身体力行如来之观法而证道,则必须抉择一种简易而稳当的实践法门;如此方能教观兼明、解行并重,而日进于菩提道果。

  如前文(第五章第二节)所说,中国盛传之大乘八宗,论其判释教网,莫不共推天台为第一。盖智者大师“以五时八教判释东流一代圣教,罄无不尽”(谛观《天台四教仪》语),是以太虚大师誉之最为“精当而纯全”(《教观诠要》语)。可见,天台教义堪称具足精密而周延的义理系统。虽然,天台一宗本就教观并重,天台教部中,亦自备各种止观行门,如:指导初学修习止观应具备的基本条件,有《修习止观坐禅法要》(俗称《小止观》或《童蒙止观》)之详谈“二十五方便”;又如深谈“渐次止观”的有《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及广谈“不定止观”的有《六妙门》;至于,深谈天台最高理观“圆顿止观”之《摩诃止观》,更是详列有“四种三昧”及“十乘观法”。[17]这些本均为具体可行的实践法门,可惜末法众生既处佛前佛后,且心粗境细,欲全依本身定慧力断惑证真,则恐如《起信论》所云:“欲求正信,其心怯弱,以住于此娑婆世界,自畏不能常值诸佛,亲承供养,惧谓信心难可成就。”[18]是以天台一宗,自中唐·荆溪湛然圆寂之后,即随政治社会之紊乱而衰颓不振,尤其復经唐武宗会昌五年(845)之“法难”[19]后,天台教部散佚殆尽,天台子孙真正纯依天台而修止观者,已如凤毛麟角了。

  至于净土一宗,自东晋·慧远(334-416)庐山结白莲社肇建以来,即偏重净土事相的信愿及“念佛三昧”的修证,由于法门之“胜异方便”[20]不必断惑,单仗弥陀之慈悲愿力,即能带业往生,不但横超三界,进而横超四土;[21]因此《十住毘婆沙论》称此二力法门为“易行道”[22],真正是“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收效速”(印光大师语),是以古来趋向者多。可惜,自古以来净土教籍中,一向欠缺对有关净土修证因果及身土横竖净秽诸义作全面而完整的诠释,以致净土之判属,是应是报?九品往生之阶位,或圣或凡?往往各抒己见,众说纷纭;逮及唐初·善导(613-682)撰《观经疏》,承昙鸾之旨,述时教相应之意,虽具楷定古今之势,以阐扬净土立教宗趣,而主“凡夫入报土”说,并判三辈九品均属“凡夫”(谓上三品是“遇大凡夫”、中三品是“遇小凡夫”、下三品是“遇恶凡夫”)[23]然终尠较精细且周延的义理说明

  今知礼撰《妙宗钞》,企图融合台净,一方面以最精细周延的天台义理系统诠释《观经》,遂使净土修证因果之阶位明,而身土横竖净秽之妙义显,此适足以补充善导以来所倡“凡入报土”与“五乘齐入”说义理之不足,故宋·真歇清了禅师(1089-1151)赞曰:“净土之教,至于天台,其说大备。”[24];且既以圆三观统摄“十六观”,又以圆三位通判“九品位”,更使净土之因果相符应,而不致有牴牾矛盾之嫌。另一方面,又以简易速成而兼仗佛力之念佛法门绾合直观“一念阴识妄心”为不思议境之圆顿止观,是即缘西方净土之依正,而修“一心三观”,既约心以观佛,復托境而显性;乃随此念佛三昧伏断烦惑之浅深而历九品,其能即断见思者,固可高登上品,而证圆住别地;纵全未能伏惑者,但能具足信愿,亦可带业往生,虽居下品,以常值诸佛,终成不退。是则,不但教观双美,且稳当易行,此即台净融合特质之一。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二、事理并运、境观同修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