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佛文推荐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正文   │ 文章推荐
 

  第七章 结论

  综上所述,中土北宋之初,在文化、学术、宗教各方面,随着政治之趋于统一而促成彼此间更加融合;不但儒释道三教,逐渐调和融会,即佛家各宗派间,亦相互影响吸收。然由于中唐以来之长期战乱,復经武宗“会昌法难”,所有宗派普遍式微;尤其天台一宗,除《净名疏》外,其余教部散佚殆尽;后虽由海东(高丽、日本)传回,学者于诸文献,毕竟生疏,未克深究,且受兼讲思潮的影响,故多“挤陷本宗”。处此学术氛围中,知礼大师操种智之首、纵圆禀之姿,一生专务讲忏,弘传天台教观;且本智顗、湛然之旨,精简义理,甄分诸宗,遂使天台“一家正义”风华再现,彼“备众体而集大成,辟异端而隆正统”,以是赢得“中兴天台”的令名,而被后人尊为第十七祖。

  其中,师所亲自参与且主导之长达三、四十年的“山家、山外”三番义理论诤,尤为佛教思想史上一大盛事,影响后代至为深远。第一番从真宗咸平三年(1000)至仁宗天圣元年(1023),是针对《金光明玄义》广略本,以“真心观”和“妄心观”为主轴的义理之辩,知礼撰《释难扶宗记》,乃至《金光明玄义拾遗记》,驳斥山外学者,欲废《广本》、主观“真心”之非;第二番从真宗景德元年(1004)至仁宗天圣元年(1023),是针对湛然所撰《十不二门》之不同解读的义诤,知礼撰《十不二门指要钞》和《别理随缘二十问》,立“别理随缘”义,以阐扬天台之“性具”说,既釐清山外之夹杂混淆,并精简天台与华严、唯识诸宗的复杂关系;且与天童子凝书简多番往返,甄拣禅宗之“唯悟真心”,是“缘理断九”,故非“圆即”极谈。第三番从真宗天禧元年(1017)至仁宗天圣五年(1027),是围绕《妙宗钞》之义理为主轴的论诤;知礼既撰《辨三用一十九问》与《释消伏三用章》破斥孤山智圆《阐义钞》主张“理毒非性恶”之违圆宗,乃至撰《料简十三章》甄分“生身尊特”,并导正弟子仁岳之“坠陷本宗”。

  由于《妙宗钞》一书,既为知礼晚年(六十二岁)之力作,且是在前两番剧烈的论诤与指斥智圆《阐义钞》之后,是以书中所诠显的思想义理及修证方法,都足以代表其最后之定见。彼不但对于两番论诤的焦点问题,如“观心真妄”、“别理随缘”等义理顺加楷定;且针对后来第三番论诤中所关涉之“理毒性恶”、“生身尊特”等论题,亦详加辨释。其内容几乎囊括山家全部之义理,所谓“凡章安、荆溪未暇结显诸深法门,悉表而出之”;尤其书中将天台圆顿教义与净土念佛法门作紧密之结合,确立后代天台子孙“教演天台,行归净土”之修行方向,可谓不但大有功于天台,亦大有功于净土。兹统摄其思想内容,一方面胪列要点,藉由表彰其在当世之价值与贡献;一方面试举例证,进而申明其对后代的启示与影响,俾作为本文的研究结论,谨陈述如后。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一节《妙宗钞》思想的价值与贡献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