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知礼《妙宗钞》研究 - 《妙宗钞》思想的价值与贡献   │ 文章推荐
 

  二、净土宗方面

  次谈有关净土的思想部分,亦分别就十六观判归圆三观论、大乘三位配判九品及十六观论,以及四土横竖净秽论,说明其思想的价值与贡献。

  (一)就十六观判归圆三观之论言:

  知礼主张以“圆妙三观”为能观,以“十六观境”为所观,而建立“约心观佛”的修法。一方面既料简有别于《大品般若》之直观一念阴识妄心为不思议境(《摩诃止观》准此),及《金光明》之直观三道而显三德,乃是缘西方净土之依正庄严,而修一心三观的“胜异方便”法门。依此,净土法门由于获得天台的诠释,而愈益突显其高度。另一方面,又于诠释“诸佛如来,入众生心想”之义时,约“感应道交”显“托佛”义,约“解入相应”显“唯心”义,二义相成,故名“约心观佛”;平息古来或主“观佛”、或主“观心”(如尚贤之“摄心归佛”与仁岳之“摄佛归心”)之争议。

  其次,知礼又对“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二句经文作精辟的诠释:一方面既以“净心能感他方应佛”及“三昧能成自己果佛”,亦即“既作他佛、又作己佛”释“作”;另一方面又以“心即应佛、心外无佛”及“心即果佛、无三昧因”,亦即“既是应佛、又是果佛”,释“是”。认为但能于一念心中,妙观如是“作”“是”,即可绝乎思议,而显三观。据此。知礼不但充分发挥天台圆宗“性修不二”之妙谈,且对当世禅徒流传“唯心净土、自性弥陀”二语之真义,具有拨讹订正之功。

  (二)就大乘三位配判九品及十六观论言:

  知礼既以“后三观”(即“三辈九品观”)为前十三观之“增进观行”,且主张以“圆三位”(即圆教六即位中之名字、观行、相似)配判三辈九品;如此,不但推勫了唐·善导《观经四帖疏》以来,通认前十三观是“定善”、后三观是“散善”,及依三辈《经》文,分判上辈是大乘、中辈是小乘、下辈是造恶凡夫之定说;同时也巩固了自己一贯以“圆三观修十六门”及“圆顿教相”之主张和判释,且因之亦始足以吻合弥陀净土作为大乘法门之意趣。

  又,知礼主张必须依圆三位,而不约大小观行、善恶之业判九品者,盖彼认为净土行人,若能妙解大小观行、善恶之业,全修即性,一一具于四种净土,则不论善、恶业行,皆可作为往生净土之因。良以一切善法,若能回向,固是净土生因;即一切恶法,若能忏悔发愿,亦是净土生因;而且随其或修善、或忏恶之功力浅深,莫不各历九品。由是,但以三位判定九品之高下,则不论任何行、业,或改不改,自可皆悉不滥。依此说法,不但打破一般世俗唯执善法是净土因之成见,且能相应天台“性具染恶”的圆宗思想。

  再者,知礼復以九品阶位配修十六观行,从第一“落日观”,配对“下品下生”;第二“水观”,配对“下品中生”;乃至合“后四观”,配对“上品上生”。既从烦惑完全未伏之“名字即”,由观功愈进,境愈转明,而定慧则愈着,伏断则愈深,遂展转历五品弟子之“观行即”,而至断尽内外尘沙之十信位“相似即”;其中,又随众生之根机、欲乐不同,而义开多途:或有“节节改观次第入品”者、或有“专修一观而历九品”者、乃至亦有“或改观境而超品位”者。知礼于《钞》中,均一一详为缕述;由是,净土宗之修证阶位,高下分明,丝毫不滥,而净土宗之教义,遂更臻完备无缺

  (三)就四土横竖净秽之论言:

  知礼于书中比较“极乐”与“娑婆”之净秽时,既详为备载四土净秽之不同,并进而分别说明四土各自之成因;最后归结出《观经》所言极乐净土,乃由“修心妙观,感四净土”,故其净又净于其他一切佛国净土之净,而极显弥陀净土之殊胜。此则尅就众生能感之修因而论净,与古来诸说大多偏约弥陀愿行所感而论净,不但有异曲同工之效,且又更富哲学之意趣。

  又,知礼据此,更进一步探讨即使同为极乐之“同居净土”,由于众生能感之修因不同,随其功力程度,亦非一概;并举实例比较净土诸《经》中所说净土种种依正庄严,仍以本《经》之圆三观(定善)所感之同居净,最为清净殊胜;不但言“比于余《经》,修众善行(散善),感安养土,其相天殊。”甚至可等同“此土《华严》诸大乘会机所见”之“实报无障碍土”。此则更是能发前人之所未发

  其次,知礼又根据天台“性具”本体论的指导原则,详细阐述“四土横竖”义。盖欲借“竖”显“横”,而凸显天台圆宗与诸教之异。又,于横论四土中,分别有客观上“托佛加持”之横(细分则又有“临时所加”与“宿愿所加”之横),与主观上“圆观所感”之横;而归结出极乐净土,既是弥陀“宿昔愿行”所加,亦是今修“圆妙三观”所感,故得凡夫例登补处,同居横具上三土。此则适足以说明善导“凡夫入报土”说之所以,而弥补其《观经四帖疏》义理之不足

  又,知礼復据此“性具”原则,进而推阐“寂光有相”之新义;认为诸《经》《论》中,言寂光无相,是指已除尽一切染碍之相,并非亦无依正色心究竟清净之相;故引证《大经》“因灭是色,获得常色”、《仁王》“法性五阴”、《法华》“世间相常”、《大品》“色香无非中道”,而称之为“究竟乐邦、究竟金宝、究竟华池、究竟琼树”等。此则导正古来但认常寂光土,纯是理性,妙寂离相,犹如太虚,空无一物之旧说

  如上所说,知礼撰《妙宗钞》一书,对于天台及净土的思想,有承传旧说、有阐发新义,或精简华严、或甄分诸宗,既驳斥山外之夹杂、復楷正古来之争议;其对“性具”、“六即”阐释,既表出章安、荆溪未暇结显之妙谈;更就“九品”、“四土”判属,復补足慧远、善导不逮完成之义蕴;如是,遂使天台“真正圆教”之地位,得以屹立不摇;也让净土“胜异方便”之美名,幸获印证无差。其价值固可肯定,其贡献弗也忒多!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第二节 《妙宗钞》思想的启示与影响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