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师推荐 - 太虚大师文集 - 法性法相 - 正文   │ 文章推荐
 

  十二门论讲录-纲要

  太虚大师全集·法性空慧学

  民国十二年上学期在佛学院讲

  【纲 要】

  一 明一论之宗要

  大分深义所谓空,般若导万行圆万德,略解摩诃衍义,是为本论之宗要。摩诃衍即大乘,依六度万行为因,万德圆满为果。究其果德从何圆满?因行从何发起?无非此大分甚深空义之摩诃衍体。法华经所谓‘诸法寂灭相’,心经所谓‘诸法空相’,为其根本。照此空义而获通达,则为般若。依无所得之大般若,能使菩提萨埵究竟涅槃,三世诸佛证于无上菩提。故万行莫不由之而导修、万德亦莫不由之而圆满。第名此摩诃般若曰无得正观,则性相皆空,境观俱寂。究竟空寂,了无所得,是名般若,亦号正观。盖诸法实相之相,即大分深义之空相。此空非世俗所谓虚无之空故,而毕竟离世俗之言说相心缘相故,且毕竟空寂不可得故,究竟真实不变异故。据天台宗所判,大分甚深空义,为本论宗要之体。由般若导修六度万行,趣万德圆满之果,为本论宗要之宗。何以故?以因果之用,皆不离诸法实相之体故。若通达于实相之境,则必有般若之智依境而生;由般若智以为先导,则六度万行依之而兴起,万德极果依之而圆成。故以十二门言教略解此大乘体用因果之义,则本论宗要之用也。虽曰略解,而于般若深旨能具足无缺少,以十二门言教光阐其义、固已广通而周达矣。

  二 序全文之品节

  本文可分为三分:从“今当略解摩诃衍义”起,至“当以十二门入于空义”止,为序分。第一门至第十二门,为正宗分。最后归结“是故当知一切法无生,毕竟空寂故”,为结分。而依正宗分所摄之义、又可分为三品。

  一、性空品:约通义言之,此十二门皆明空义,原无阶位可别。若约别义而言,观因缘至观缘之三门,专明一切因缘法无实自体性、故空。以明性空为明空义之本要故,而此三门则正明本要之义,故从胜以立名,标之以性空品。

  二、无相品:性空之理虽明,而幻有之相宛然。是此面见其空、而他面则见其有。有空皆相,故应次之以观相。从观相至观因果等六门,皆观相为无相,故可标之为无相品。

  三、无作品:已观无相矣,所观之境了不可得。然能观之智犹未与之俱寂,则仍有功用、有希望、有造作,故应明智用之空而次以观作者。观作者至观生之三门,专明作者之无,故标之为无作品。

  综观以上三品,性、相、用三,莫不空寂,于此可悟大分深义之旨。

  分析以上三品,则为十三小节。良以佛法大宗因缘,就唯识言,即三性中之依他起性,亦即十二支之展转惑业终受苦报不能自脱。虽宛然有因,然毕竟无自体性,故首之以观因缘门,而般若无得之正观亦即从此起焉。总观难澈,次应别观。再、于因法中观其果之有无,故次之以观有果无果门。第三、观就缘都假,亦无自性,统摄为空。第四、推因缘既无所生,而观诸相亦本来无有,故曰观相门。第五、推万法通相总归无相,相在“表现的”为有相而相,为无相而相,故曰观有相无相门。第六、通相是一,别相是异,万象森列是异,诸法融通是一。推其究竟,一异俱无,故不一不异即一即异,故曰观一异门。第七、推观万法同处不有,异处亦无,以明毕竟无相,故曰观有无门。第八、观性门,在表现而变异者为相,非表现而不变异者为性。古德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如是观性亦不可得。第九、观因果门,总观因果,审一切法性相因果悉属空寂,而无有少法可得、片辞可执。以上六门,统摄无相品。第十、观作者门,衰季之世邪说流行,如上帝创造万物,或虚空能造物及物质原子等,俱推为之作者。若溯作者之作者,将期期结舌而莫能解,且莫敢毁侮,如是则与向壁虚造何以异?若能深达实相无所始而始,无所终而终,谁为能作?谁为所作?故知作者亦空。第十一、观三时门,观先因后果,因果同时,先果后因性皆不可得。盖以一切法无先、后、同时之可得,毕竟无生也。第十二、终之以观生门,以诸法毕竟不可得,故从生上观出无生。慧解深进,生即无生,得妙观法忍。忍可无生法性,了明诸法如幻,观行纯熟之所致焉。以上三门,统属无作品。若历别言之,十二门教之次第,乃循次渐进修观之次第。如先总观因缘,次则别观因,又次则别观缘。如是渐进,遂有十二门观之先后次第也。若融通而言,则明如是理起如是观,上智利根通达实相者,单举首列因缘门已具足方便六波罗密,随之以起万行,可直成佛不退。由观第一门,即能顿入无生法忍故。

  三 辨宗论之异同

  宗论者,即所宗之论也。本论及中论皆为龙树菩萨所造之大乘宗论。至大智度、十住毗婆沙等论,则释论耳。虽其宗论尚有大无畏论等,但未译为中文,此土仅闻其名,未悉其详。故今辨龙树所造宗论之异同,仅就本论与中论辨之。或谓本论及中论,皆由大无畏论中约出。大无畏论于此三者之中,可谓之为最广之论,以其广破外道广谈佛法故。中论则不广不略,其文虽正显大乘之教,而亦兼破邪明小。十二门论最略,唯以申大乘正义,发无得正观为要旨。故其每门标目皆曰观,而不曰破或立也。本论与中论不同之点,专在于此。

  四 定长行之作者

  三论之文,皆有二分:一、偈颂,二、长行。中论之偈造自龙树,而长行则释自青目。百论之偈造自提婆,而长行则释自天亲。以此之故,或疑十二门论本为龙树所作,而其长行则非龙树释。不知中论释有多本,安慧、清辨俱属焉。此仅有一本,故可决其为龙树自作。梁吉藏法师亦断十二门论偈及长行均为龙树一人所造。以此论之文对照中论之文,细看自知。例如中论之长行,多有“龙树菩萨云”等句。而此论之长行文中,则有“我愍此等欲令开悟”;“是故我今但解释空”等。由是可证此论之长行,实系龙树所自作。苟如旧说谓为青目所释者,则不当曰我而曰龙树菩萨云云矣。此外尚有一据,天亲菩萨造三十唯识论,十大论师释之,与龙树造中论偈而青目释之之例同。造二十唯识论,则其偈释天亲并自作之。由此可知大士涉笔,不存轨律,果裨益于人心,宁人己之有别,故十二门论长行之作者,决定为龙树无疑焉。

  五 释本论之名题

  此论为龙树所造,鸠摩罗什所译,悉为佛教著述家有名之人物,故不更释。此十二门,以言教之法而立名题。十二谓数,论谓言教,门为言教之用。论指此论名言义句,六囧闔释中应是带数持业释也。

  甲 释十二

  何故数用十二,亦不多于十二,亦不少于十二耶?今作两重意义答解:一、没有意义。因论主略解摩诃衍义,说至终极,恰符其数故。若言十二为有意义,则推寻至数之无穷,不将有一一意义可得耶?然此别无可得,故十二二字,绝无意义之足云。二、有意义。诸法实相本非言论之所及,然诸佛既可强立名言以说,则用此十二之数,虽本无别义,然亦可强为分别其义。说之有四:

  1.向述序文,有“空”、“无相”、“无作”。显性相皆空,如如不二,故一切患累无不绝灭,一切功德无不圆满。论主述至此,既符其数,更不须画蛇添足,乃止于十二焉。

  2.广言之,佛法有八万四千法门,若约其文义而显之,则十二分教亦可摄尽。古译十二部经,唐译为十二分教。佛既有十二分教,此论即由此十二分教故亦为十二门云。

  3.佛法虽广,不出染、净二门。而染净之法虽多,要皆不离因缘,故我佛说十二因缘之教以通明一切佛法。盖以迷十二因缘之理,必随顺之而有流转之果;明十二因缘之理,则能对治之而得返灭之果。此论通申佛法,故第一观门即观十二因缘,澈法源底,得归究竟。故此论以下之门,无非观十二因缘门论。而此枢纽在了达十二因缘毕竟空寂,即得起无得正观;依般若之智,乘六度之行,圆万德、证极果,觅生死涅槃诸相了不可得,尚何致触、受、爱、取随十二支流转于苦海之间哉?但劣根众生,未透因缘之言教,不识诸佛之密意,依教取见,封执成迷。是以龙树菩萨以大分深义之空,无得正观之照,申明十二因缘之教,心境双忘,缘观俱寂,如实而谈,不增不减。

  4.十二系圆满之数,一年系十二月,地支亦具十二,西洋称十二为一打,维摩诘室中天女亦称住此十二年等。因缘适有十二,教分亦有十二。此显圆满之教义,须用圆满之名数,故称为十二门。

  乙 释门

  必兼有启闭二义方谓之门,故门具开通出入无碍义。但又有关闭意,例如城门夜锁则阖城安息,房门宵扃则能遮盗贼。佛法本含有开通正观、关闭邪见,开通善道、关闭恶道,开通正解、杜止邪见之可能性。通常三论主旨,申即开通,破即关闭。灭一切邪见邪行迷惑颠倒,俱不生起得渐净除,则般若正观之智于斯焉启,而大乘方便门门深入矣。

  1.经论相资为门

  更就经论相资言之,凡经为能资,论为所资;经为所申,论为能申。依前说,一切论义,经先开通之故,经为论之门。依后说,一切经典,论为发挥之故,论为经之门。本论正申十二分之教,故应取论为经之门也。

  2.教理相资为门

  (一) 教门

  再就教理相资言之,先明教门:一、教为理门:此大乘无可得之教相,不离文字便得解脱,通达无滞,是教之当体有“门”之义。若执有文字相,不能虚通周行,即不得谓之门。又诸法实相之理,赖有种种圆教以通引之,故教为理门。二、教为观门:一切法相虽本离言,若不起言说,使他得闻一切法离言自性之义,则彼终不能观得一切法之实相。以教为闻慧,能起观行,台宗随闻入观,故教又为观门。三、教即是门:教即门,此持业释也。了义之教,虚通无碍,不离文字当体即能息灭一切邪见妄执。以邪见妄执不能着虚通无碍之至教故,故教即是门。

  (二) 理门

  次说理门:一、理为教门:佛说法依理起教,有真俗二谛之理,方是佛所说之法。理为能起言教之门,故理为教门。二、理为观门:明二谛之理,方能修观起行,故理为观之门。三、理即是门:以至理虚融,通达无碍,一切疑执不能相应故。于此六门之中,此中则取教为理门。以十二门教,可通达于诸法实相毕竟空寂之理故。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讲录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