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师推荐 - 太虚大师文集 - 太虚法师论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佛法根本教义与时局之关系

  太虚大师 二十三年九月在应城讲

  这次因贵县石膏公司李董事长和李经理等邀约,偕同武汉佛教同人前来参观,得与李厅长刘县长和各位绅商接谈,是很欣幸的!现在全世界的人类,皆处在互相欺诈争夺,种种危险的景象之中。而我们中国的状况,更是痛苦万分,天灾人祸,水旱兵疫,是无处无之,无时无之;而且水深火热似的一天一天在增加,全国境内差不多没有一块地方不受灾难痛苦的!这两天在应城见闻到的情景,比较其他的地方,却是别有一种吉祥和善的气象;这种祥和气象,不是没有因缘的,乃是由于县民各自的及共同的福德善根所致。从这种感想去观察现在全世界和中国国内的现状,虽然是有各种的灾难困苦不景气,若是能从福德善根上去培养,而求改变所有的灾难困苦,却是有可能性的,这是肯定的必然的。佛菩萨的出现于世,和佛教的教法产生,就是从这种能够改变转换的功用上兴起来的,现在就从这点意思上来说吧!

  佛教、平常或称为佛学,它的宗旨,是普遍救度一切众生的,没有空间和时间的限量。因此、普度救济的对象,是以无量无边的众生界为对象,其范围是很宽广的。范围虽然广大,而实际上去做利益众生的工作,还是从利益现世界的人类做起。既然如此,应该以现世界的人生为救济的对象。在这人世界上,中国是世界上的一个国家;就中国人来说,是应该先以中国国民为对象。在全中国之中,各人对于救国家救民族的事,固然要从各方面去平均发展,然而切实的,还是要各个人就各地方有关系大众利益的切近事业,去公正切实的努力工作。从个人影响到群众,从地方影响到国家,这样切实去做,决定会成功的!若是空口泛论,那是不能奏效果的。

  然而、佛教救济众生的功用,究竟何在呢?若想明白佛法的救济功用,必须明白现在国家世界的病根所在,才能显得出佛法救济功用的殊胜!现在的中国,大家都知道是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的破落户。国内近年以来,有旱灾、有水灾、有瘟疫之灾、有匪患、有兵祸、有政治变乱,一国的人民自相惨杀,自相侵夺,遍中国几乎无处无灾患,人民是万分痛苦,不能安生乐业!国外有强邻的陆海空军相威逼,更有其他的列强,用种种手段来压迫中国,使中国民族无复兴之日,且迫令走上灭亡的途径!在这种情状之下,我们想免除相争相杀的痛苦,应该用一种甚么方法?就平常人最浅的观念,以为安内攘外,只要在军事上有办法,就可以奏效的了;然而这是表面上的看法,此于军事固然要有相当的准备,而在进一步的观察,则必须在政治上有一种适当的改进办法,内战才能平息,国防才能根本巩固,民族国家的力量才能实质的强富起来。中国的政治,还没走上正当的轨道,当然没有单独可以安内攘外的军事。这样、所以天灾人祸还是不能免除的。因此、立国之道,在防意外的侵略和叛乱,虽需军事的武力,更进一步是必须有良善的政治。要有良善政治办法,去谋国家事业的改进,比较单重军事的,是高深一层的认识了。

  所谓政治,政者、正也,治、谓理也,就是正当的治理公众事情,使能各适其宜。那末、我们从各国家各民族不同的政治去看,每一阶级对其他阶级,每一家国对其他国家,每一民族对其他民族,都各有其不同的政治主张,不能得到平正公允的政治办法,而互相资助,互相利益。这是因为各阶级、各国家、各民族都各有两种目的:一者、是以他们自己为单位,而维护其已得的利益;二者、是以他们自己为单位而侵占夺取其他阶级国家民族的利益。利益是甚么?就是经济。经济利益,从古以来就是为自己营求享受,所以养成自私的习惯,发展自私的手段,占夺他人的利益。从各个人自私而到于一家之自私,再到于一国一民族一阶级的自私,差不多全世界的人类,都从这种自私的心理,发生出侵夺的行为;故政治亦徒供此种不良的经济组织所利用,没有大公至正的办法,以致产生种种不良的政治现象。因此、欲脱人生的祸患而得到平安康乐,是必须在自私自利的经济关系上,先得到公平无私的正当解决办法。人类因有了自私自利的贪欲心理,故在经济上有自私自利的贪欲行为和习惯。由此最根本的、应当先从心理习惯上去改善了经济的观念,政治才有合理的希望。因此、进一步要从经济上来谋解决,虽甚有理由,而须先解决的,乃是这经济的自私自利心理。人生世界,互相争夺权利的原因,既然在于自私自利的心理习惯;那末、要想根本的澈底的改善这种心理习惯,就必须求之佛法!佛法能从根本对治这种自私自利的病症者,就是“无我”。所谓无我,是要打破人我执和法我执。因为人类自私心理的根本所在,就是“我”。佛法中以缘生性空的真实义,证明了“我”空。既然把人类自私心的根据──我否决了,打破了,那末、从我相我执所产生的自私心理,当然是不攻自破,不灭自无了。佛法经论无量,而宗义所在,第一就是“无我”。

  这里、我举心经两句话来说明由无我而得到救度的道理,心经上说:‘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蕴、就是把一切存在的归类为五聚:一、色蕴,二、受蕴,三、想蕴,四、行蕴,五、识蕴。五蕴之中,色蕴是物质的,受、想、行、识的精神的。这五蕴在人类方面来说,人生是由五蕴组织成功的,色蕴是肉体的色身,余四蕴是内心的精神。若详细分析起来,则五蕴即包括物质精神一切法。从五蕴组织上观察,人是没有固定的个“我”存在,只有五蕴和合的假相而没有“我”。平常说:“四大本空,五蕴非有”,则是进一步“法无我”的道理。色蕴、是人的物质色身;在化学上,可以种种分化,分成各类的原素,析成无数的原子、分子、电子,由这种种的原素组织才成为人身。在生理学上,又见为种种的生理机关。然而实际上终找不出一个固定的我,因此、在人身的肉体色蕴上求我不可得。受蕴、受是领受或感受,由五官感觉接触于环境,自然会发生种种的感受,或苦或乐或不苦不乐,六根都有此三种感受,就成十八种感受。在这苦乐的感受上,只见受蕴而不见我相,因此、在人生感受环境的受蕴上求我不可得。想蕴、想是摹取物相的观念,对于境界起种种分别。有知识的人,从分别思想上,往往认“能思想分别”的就是“我”,其实、于此只见种种思想分别聚积的想蕴,那里有个“我”可得?因此在人的思想分别的想蕴上求我不可得。行蕴、是行为的意志,有人从行为的意志推求,有决定性、实在性的自我存在,如果没有我,谁在活动造作呢?所以必定有我。其实、行为的意志,也不过是因缘关系的集现,究竟推考,没有决定的自我实体可得。因此、在行为意志的行蕴上求我不可得。识蕴、有人以为思想意志既不是我,则能认识此种种皆不是我的知识必定是我。比如眼见外境,知道是甚么?是有知识才知道的。因此、以能见能闻能觉能知的知识为自我。其实、眼等八识,总为识蕴。识由诸缘生,离诸缘无识可得。识既不可得,云何有我呢?因此、在种种知识积聚的识蕴中求我不可得。

  将五蕴法,如此的观察一下,才知道只是五蕴而没有我;更进一步乃照见五蕴皆空。但这是须有甚深的正确的智慧,方可以照见五蕴皆空,而无一固定之一法可得。此应先观五蕴聚积,犹如一个有组织的团体一样,在团体除去各个份子即没有别的东西;在人生除去五蕴法也是一样,根本再找不出个我来。然而所谓我,不过是五蕴法和合成的假相,这个假相,但便称呼,不可以执为实的。如果根本的我不成立,只在和合的假相上,有你我彼此的名称。世界是色蕴的假相,人生是五蕴的假相,而事实上就是“无我”的缘生性空真理。从这样推求下来,根本的“自我”既然没有,自私的心理习惯就没有根据地了。自私心理既然没有了,那末、经济的利益关系,政治的权威关系,一切的一切,凡由自私心产生的东西,根本上都不存在,而改善为公平的了。既然如此,所成就的是甚么?成就了无我缘生性空的个人,成就了无我缘生性空的家庭,成就了无我缘生性空的国族,成就了无我缘生性空的世界,成就了无我缘生性空的诸法真实性。

  我们要从这种真实义上常常观察,常常体会,自然可以革除且不会再生自私自利的贪欲心理;因此、人生世界的一切祸患苦厄乃得解脱,中国民族、世界人类都可以得救济!从这一点观察明白了性空无我的众缘所生法,除掉了自我私欲,得到了苦厄解脱,那是要有福德善根为因才可成功的。所谓福德善根,即在把自私自利之恶的心行方面,渐渐地减少;在无我大公之善的心行方面,渐渐增长!凡作一件事情,起心都要从互相关系的公共利益为出发点,以无我无自私自利为根本;如此、一切所作自然都是合理的、祥和的、快乐的。这种道理,事实上的表现,却藉少数领袖的引导,因为大多数的人民只是随顺而行的。地方领袖人士,都从公共利益为前提,而去建设一切的事业,则一切事业,无不是自利利他尽善尽美的事业。

  从这回所见到应城的祥和气象,就可以证明了上面所说的佛法道理。若能将此道理常常静心思维着,依着去作事,自然可以养成合理的大公的良善习惯。由个人而到于团体,由一乡一县而到于国家世界,自可以成为良善的和乐的大同世界;乃至于声闻、缘觉、菩萨等一切贤圣,也都从此做起,以成就清净极乐世界。(法舫记)(见海刊十五卷十期)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彻底的因果论与现实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