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师推荐 - 太虚大师文集 - 太虚法师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佛教虽毗重仁慈,而亦不废勇猛

  太虚大师幻住室随笔

  或阅弘明集,至南朝宋文帝与侍中何尚之,赞扬佛教之美,极尽玄致。时吏部郎羊弘保亦适在座,进曰:“此谈盖天人之际,岂臣所宜预!窃恐秦、楚论强兵之术,孙、吴进吞并之计,将无取于此耶”?帝曰:“此非战国之具,良如卿言”。尚之曰:“夫礼隐逸则战士怠,贵仁德则兵气衰,若以孙、吴为志,苟在吞并,亦无取尧、舜之道,岂惟佛教而已”。帝悦曰:“佛门有卿,亦犹孔子之有季路,所谓恶言不入于耳”云云。

  语余曰:夫术无专尚,合时者善,处今国竞之世,谁不右孙吴强兵之术,左尧舜仁义之谈哉?信如斯说,则佛教殆将不容于今之世乎?余曰:唯唯!否否!不然!详佛之设教,虽毗重仁慈。而亦不废勇猛,故灭恶务尽,如鹰鹯之逐燕雀,有魔必降,喻狮象之伏群兽,其显于用者。可略见矣!抑强兵非嗜杀贪功之谓,乃除暴克敌以安国卫民者也。故仁慈实为强兵之元素,不仁之师,非暴则虐,虽暂强而败弥速,飘风不终朝,斯之谓也。苟慈且仁,则视国犹身,视民如己,身首有虞,手足自捍,是所以中庸言智勇而必首之以仁,佛称大雄而必本之以慈也。若抱定暴虐主义,以贪功嗜杀为唯一法门,则亦善者自善,余未敢苟为附和,而祗始终坚持曰:断断乎不可而已矣。

  附文:

  溯夫二教源流,皆系累朝崇奉。然道家玄妙,仅丹室之驰名;而释氏神通,乃宝坊之遍地。昔日勒充校舍,已曾波及鱼池;者番屯驻民军,能不深危幕燕!年年香火,从此销沉;寂寂僧房,转增扰攘!深讶大千世界无地可容,忍看丈六伽蓝立时见没!或则袖而观望,或则扫而真空。翻将法海波澜,倒投苦海;辟却妙门管键,权作军门。细柳扬威,几若登场而选佛;伊蒲回首,那堪托钵而沿途!况宗教保存,明文久经遍布;即众生普度,须弥且欲包罗。凡夫僻壤荒陬,尚尔沐王师之时雨;虽在琳宫梵宇,亦应荫新造之慈云。而乃驱逐僧徒,盘居佛殿,手段如斯强迫,政令未免偏苛!观三百多寺于南朝,莫不邀居民之尊敬;来二千余年于西国,从无虑风雨之飘摇。虽曰世运不齐,然而禅门何罪?依山背水,阵可出奇;筑堡堑沟,垒成不日;何反鹊巢谋占,安享其成?竟同蜗角蛮争,聊从其便!处此共和时代,肆其攘夺行为,窃有所不甘也!

  此释氏诉民军占庙宇文也,不知作于谁何?余与象先、大壑,于姑苏回春医院,录之璧间,文颇可观,亦一共和时代佛教之野史也。(幻住室随笔)



  其他相关文章
· 梁武帝国破身亡,安知非大菩萨权巧示现
· 佛教戒杀与弭战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