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师推荐 - 太虚大师文集 - 总学共学 - 正文   │ 文章推荐
 

  佛说大乘稻秆经讲记

  太虚大师全集·三乘五乘共学

  二十五年八月在南京中国佛学会讲

  【经题】

  未讲本文以前,先解经题。经题;“佛说大乘稻秆经”。此本未标译人,据炖煌石室本原题为法成译,然法成其人,不见高僧传,亦无历史可以稽考。北京刻经处所刊心经七译中,有炖煌石室本心经一卷,题三藏法师沙门法成译,校刊者谓细玩其译文,颇与此经及疏文相近,故定为法成法师译,亦非无根据也。本经、商务印书馆有单行本,并附法成法师之随听疏,校刊者为江宁江杜味农。又藏经中有“佛说稻秆经”一卷,阙译人,附东晋录。此译无大乘二字,译文文句亦不同。复有慈氏菩萨所说大乘缘生稻??喻经一卷,署三藏沙门不空奉诏译,旁又载一名大乘缘生稻??经。考查所得,本经共有三种译本,而今天所讲,则为出炖煌石室本之佛说大乘稻秆经。今考本经教义,契合三乘共法和大乘不共法,而于一切佛法俱能融会贯通,且道理甚明显,精要透切,无何晦奥之处。此就经之出处及内容言,皆可证明为佛说,学者幸勿以无译人故即生疑也。

  佛说者,佛经上皆可有佛说二字,虽亦有亦无,实则无非佛说。一切经中,虽亦有声闻、辟支、菩萨、及人天、鬼神、在家、出家等众所说,凡佛在世而经佛证明或印可者,所说皆称佛说,故名为经。佛之一字,义为觉者,即是一大觉大悟者。如中国于尧舜周孔等称圣人,以其天地人物之世间事理,靡不通晓,佛亦如之。不过佛所觉悟者,非但世间事理,无不通达,即超世间法,亦能见知明证。不云觉人而曰觉者者,以非人之一名可范围,云觉者则超出三界五趣三乘贤圣之上,超圣超凡,又现圣现凡,故祗可以者字代名之。觉即无上遍正觉,觉到真实之正理名正觉;复以此正觉,去普遍使一切有情皆觉名遍觉;此自所觉之正觉,乃至使人觉之遍觉,皆臻极善极妙无有比之再超胜者,名无上觉。又正觉即自觉,遍觉即觉他,无上觉即觉行圆满。二乘但能自觉,不能觉他;菩萨虽能觉他,但未圆满,故皆不能称佛。唯觉行究竟,是名佛陀。佛是十方三世一切佛之通称,此中专指本师释迦牟尼佛。

  大乘者,佛经约可分为两类:一、三乘共经,二、大乘不共经。三乘共法经,无大乘二字,唯大乘不共法经上有之,然亦有大乘不共经而无大乘二字者。总之、三乘共经决无大乘二字,大乘不共经则可有可无也。乘者、车也,能运载也。能从此处运到彼处,车之功用也;经之功用亦如之,能运载有情从凡夫地到佛地,从烦恼到菩提,从生死至涅槃。车有大小不同,如人力车可乘一人,汽车可乘四五人,火车乃可乘数百人至数千人;经亦如之,小乘法但可自乘,大乘法能乘一切人。大乘是菩萨所乘之法,亦是佛菩萨自觉觉他之法。

  稻秆者,即稻梗也。印度亦如中国南方人以米饭为食,所以印度亦有稻梗。一天,佛与弟子游行旷野,见田中有稻秆,佛即假稻秆而明因缘生理,后由舍利子与弥勒菩萨之问答,将因缘生理重加阐明,于是结集而成此经。

  经者,三藏之区别名也。经是常法义,贯摄义。一切法义俱有一定轨持,各有不同,不相联贯,佛能有条理有次序将散漫不整之法义,一一贯通摄持,如缕贯花,如线穿珠,是名为经。

  【释经】

  自来释经俱作三分:一、序分,二、正宗分,三、流通分。瑜伽师地论摄释分,将解释经之方式分作七分:一、序分,二、发起分,三、所知事分,四、所知性分,五、所知果分,六、云何所知分,七、经之所要分。法成法师译此经后,曾作一随听疏,即根据瑜伽论之七分以释此经,今亦即依之,作七分以讲此经。

  甲一 序分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及诸菩萨摩诃萨俱。

  结集之经,等于现今开会之会议录。会议录中有主席,有出席列席者,有记录者,有一定时间,有一定处所。“如是我闻”,即会议席上记录者之自称;“一时”,即开会之时间;“薄伽梵”,即会议中之主席;“住王舍城耆阇崛山”即会议之地点;“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及诸菩萨摩诃萨俱”即出席列席之大众。“如是我闻”之我,非凡外念念执着之我,乃结集此经之阿难所自称。阿难多闻第一,经多由他诵出,为表明如是之经,非自臆说,亦非展转传说同于道听涂说,实是我阿难亲从佛闻,故言如是我闻。

  “一时”,是不确定之时,因印度人不重历史,故考此经究为何年月日所说,甚难。且佛说经,或在龙宫,或在天上,时间各各相差甚远,究以何者为定?若标龙宫之年月日,则不适宜于天上;如记天上之年月日,则又不合乎人间;而佛经在人间亦遍各国,一切人民皆研究之;纪年历法既不能一定,故即以不定时标之,统称之曰一时。白话说之,即是有一个时候,亦即说听如是一经之时候。

  “薄伽梵”是梵语,义甚广;有作四义释者,有作六义释者,然通常以世尊二字译之。世尊,尊贵义,如赞佛偈云:‘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此一偈,可作世尊二字之注脚。

  “住王舍城耆阇崛山,王舍城在古五印度是中印度,在今四印度即北印度。城名王舍,传说不一,然较可靠者,谓初本荒野,无人居处,后因国王至此来游,造一行宫于此,一王倡之,众民和之,渐聚渐多,愈久愈众,无意中成一大城,因即号王舍城。耆阇崛山,此名灵鹫山,在王舍城外,佛在此说法时居多。

  “与大比丘千二百五十人”,比丘是舍弃家属家财而出家之人,比丘众是非常整齐,非常严肃,一举一动,丝毫不苟,所谓具净尸罗,弘范三界,即言比丘众之威仪具足也。大者、言是比丘之中年高德上名称普闻者。是大比丘共有一千二百五十人,因此一千二百五十比丘,常随佛行,又是佛最初转法囧錀时所教化者,故特标之。若具称之,岂只一千二百五十人而已哉!

  “及诸菩萨摩诃萨俱”,菩提萨埵,省称曰菩萨。菩提、觉义;萨埵、有情义,言能以正遍觉一切法义而成佛为目标,即趋向无上菩提为志愿者,皆名菩萨。菩萨摩诃萨,即菩萨中之大菩萨。摩诃有大、多、胜三义,其量大、其数多、其质胜,或其功大、其才多、其德胜,名大菩萨。

  甲二 发起分
  尔时、具寿舍利子往弥勒菩萨摩诃萨经行之处,到已、共相慰问,俱坐盘陀石上。是时、具寿舍利子向弥勒菩萨摩诃萨作如是言:‘弥勒!今日世尊观见稻秆,告诸比丘作如是说:“诸比丘!若见因缘,彼即见法;若见于法,即能见佛”。作是语已,默然无言。弥勒!善逝何故作如是说?其事云何?何者因缘?何者是法?何者是佛?云何见因缘即能见法?云何见法即能见佛’?作是语已。

  “具寿”,即尊者或长老之年德俱高义,舍利子乃佛弟子中之智慧笫一。“弥勒”,此云慈氏,为一生补处菩萨。舍利子因佛见稻秆而说:“若见因缘,彼即见法,若见于法,即能见佛”。因佛说已默然,未加解释,舍利子不能了悟,乃特至弥勒经行之处,共坐盘陀石上而发问言:“善逝何故作如是说?其事云何?何者因缘?何者是法?何者是佛?云何见因缘即能见法?云何见法即能见佛”?由此可知凡佛所不说者,一生补处菩萨皆可代说;所未度者,一生补处菩萨皆能度之。佛见稻秆说法四句,舍利子不了,因此问弥勒,而弥勒即能为说之也。

  “盘陀石”、大石也,可以多人共坐。现普陀山亦有盘陀石、观音菩萨曾于此坐。

  “善逝”、善能随顺诸法法性而往逝,佛德号之一。

  甲三 所知事分
  乙一 标举征起
  弥勒菩萨摩诃萨答具寿舍利子言:‘今佛法王正遍知,告诸比丘“若见因缘,即能见法;若见于法,即能见佛”者:

  上来舍利子闻佛所说:“若见因缘,彼即见法:若见于法,即能见佛”,不能了解,乃往弥勒经行之处问弥勒菩萨。今即弥勒答具寿舍利子之问,而阐说佛之所未说教也。佛有恒河沙数,无量无边,甚多甚广,今于一切佛中标以“今佛”,盖即指释迦牟尼佛;因在此界中,其时过去佛已入涅槃,未来佛尚未降生,唯有释迦牟尼应世说法也。

  “法王”、谓在一切法中得大自在,有主导力,能转一切法而不为一切法所转,是即为一切法中之王,名曰法王。依最广义讲:则法法皆王。因一切法,互为主伴;此一法为主,彼一切法为伴,即此一法能摄彼一切法,所谓‘一色一香无非中道,随拈一法皆为法界’是也。主伴重重,无穷无尽,故法法皆主,而法法无不为王也。再进一步讲:在一切法中,唯以心法为一切法中之王。心法外有心所,更有色、不相应行、无为等;心所乃心王之助伴,色乃心之所变现,不相应行与无为,无非心王之所显现。故一切法无不从心王而转,所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即是说一切法随心变现,所谓‘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故心堪为法中之王。然心从无始以来被种种障所障,随业报及烦恼习气所覆蔽缠缚;因此,不得自在,无主导力。同时,于一切法中多有迷愚,不能如实了知一切法,不能如实印证一切法,失法王义故。复次、一切法中无相平等之真如法性,常住不变,无生无灭,常常时恒恒时法尔如是,堪称法王。然此常住不变之真如法性,是一切法之主体,而无显现诸法之用,亦未能圆满法王义。故法王者,一、须常恒不变,二、有自在显现转变诸法之作用;合此二条件,唯有佛陀。故唯有佛陀能称法王。“正遍知”,即无上正等正觉。知有:一、无遗知,法有无量,而知之一无遗漏;二、无量知,一切法无量,而知亦无量;此二“遍”义。三、无颠倒知,人天二乘知是有颠倒,唯如来知无有颠倒,此一“正”义。四、不共知,超出五趣三乘乃至等觉菩萨所不共故,此一“无上”义。故称佛为无上正遍知。“若见因缘,即能见法,若见于法,即能见佛者”,此一长句,标也。因舍利子疑此四句故问弥勒,弥勒欲答,先标之以便解释也。

  乙二 依问解释
  丙一 流转门
  此中何者是因缘?言因缘者,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所谓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愁叹苦忧恼而得生起:如是唯生纯极大苦之聚。

  此依问解释分二:一、流转,二、还灭,今流转分也。“何者是因缘”者,问也。“此有故彼有”以下,解释因缘义也。何谓因缘?即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由此一为缘之法有故,彼法始有;此一为缘之法生故,彼法而得生起;若无此法,彼法不有;彼法无故,此法亦无。此为彼因,彼为此果;无因不能感果,无果亦不能显因;因果相待而建立故。

  “无明缘行乃至生缘老死愁叹苦忧恼而得生起”,而得生起一句,贯通以上各句;如说无明为缘,行得生起,乃至生为缘故,老死愁叹苦忧恼而得生起。“无明”者,六根本烦恼之一──即痴,不明事理也。无明之差别相,有与第七识相应之恒行不共无明,有与第六识相应之独行不共无明,及前六识相应之共无明;此中所言无明,盖即指六识迷事迷理之无明。“行”者,能引生死业报之行业,第六识相应最强胜有力之无明能发行。行义甚广,就狭义说:即是前六识身语意之行业中能引一期果报之业。此上二支是能引──依瑜伽释此,不作三世解,但作二世因果说。

  识乃至受,为所引支:由无明行业熏入第八识中,即成业种,将来识种起现行,使第八识受报,如人中善业熏入第八识成种,则感善异熟;人中恶业熏入第八识成种,则感恶异熟。第八识是总报主,故无论善恶业,将来感果必是八识。所感果报之色心,即是名色。名谓非色四蕴,受想行识是也;色即五蕴中色法。可见可触者为色,不可见亦不可触为名;此随异熟感果如何,而色心各有不同。从此引生六入,六入即六根,亦即是报身,为无明行所引者也。从此生触,触是能触,即心所法中之触心所,和合根尘识所成。由触生受,受能感受也,如苦受乐受不苦不乐之舍受等。凡此皆为所引支,为无明行所熏而引生此五种子故。

  爱取有三,为能生支,爱能滋润业报之种,而无明及爱皆通诸烦恼,发业以无明胜,润生以爱胜;故法华经云:‘三界生死,贪爱为本’。由爱故生死流转,不得出离。由有爱故,业种之势力强胜,有萌芽发生之用,是名为取。及至有,则受报之种成熟,将受三界二十五有之一有,在此分位上名有。

  生老死愁叹苦忧恼等为所生支,爱取有之所生故。生、如种芽长出土面;从生有至老死,前业种势力微弱,将另换新种而感来世果也。

  从无明至有之十支,为现在世所造因;生老死二支,为未来世所受果;是为二世一重因果。谓无明行能引支,因也;识乃至受所引支,果也;是为一重因果。爱取有三能生支,因也;生老死二,所生支,果也;能生是因,所生是果,是为又一重因果。

  “如是唯生纯极大苦之聚”,结也。谓三界有漏无不是苦,故四圣谛中第一即是苦谛。人生由惑造业,由业感苦,展转相生犹如车轮,是以轮回不息也。

  丙二 还灭门
  此中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识灭故名色灭,名色灭故六入灭,六入灭故触灭,触灭故受灭,受灭故爱灭,爱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老死愁叹苦忧恼得灭:如是唯灭纯极大苦之聚──此是世尊所说因缘之法。

  第二、明还灭也。既知老死由生为缘故有,生由有为缘故有,有由取为缘故有,取由爱为缘故有,爱由受为缘故有,受由触为缘故有;触由六入为缘故有,六入由名色为缘故有,名色由识为缘故有,识由行为缘故有,行由无明为缘故有。从一生一,不相紊乱,而其枢要,端在无明。若无明灭,则一切皆灭,故无明关系至为重要;生是从无明而生,故灭亦是从无明而灭。是以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乃至老死愁叹苦忧恼无不皆灭。

  “如是唯灭纯极大苦之聚”一句,结还灭门也。唯无明灭,一切皆灭;生死永亡,烦恼永断,纯极大苦变为清净极乐。“此是世尊所说因缘之法”一句,总结所知事分也;言所谓因缘法者非他,即此流转还灭而已。

  甲四 所知性分
  何者是法?所谓八圣道支: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此是八圣道。

  “何者是法”一句,问起下文。“所谓八圣道”以下,答也。正见者,明见正确之理,对破迷事理之无明也。正见三界是苦,诸法无我,或诸法本空。见既明确,则由见所起思维亦正,常有正见,必起正思维,而身心世界,事理因果,无不属正思维。由思维正,而从思所发语言亦正,一言之出,必关大道,故名正语。正业,身语意三业也,语正则身心动作亦罔不正矣。正命者,谋正当之生活或正当之职业,以求养活身命也;若下口食方口食等,则非正命矣。正精进,继续不断努力之谓,如去恶修善,破迷成觉是也。正念,明记不昧,了了不忘之谓,有一念不合正理,即为失念。正定,念念不离正道,时时与正道相应,则能专住正理之境,即成正定;由正念所发定,名为正定。此八种圣道,须三乘见道之后,在修道位上修行八圣道;圣道者,合诸法正性所行之道也。

  甲五 所知果分
  果及涅槃,世尊所说;名之为法。何者是佛?所谓知一切法者,名之为佛;以彼慧眼及法身,能见作菩提学无学法故。

  “果及涅槃”者,果谓由八圣道所得之四沙门果;依果智能解脱生死,证得安乐,名为涅槃。涅槃又名灭度,灭除烦恼,度出生死故。此四沙门果及与涅槃,均为佛世尊所说,佛所说者是为佛法。“何者是佛”者,是问,“所谓知一切法者”以下,是答。能如实遍知一切法,名知一切法。又名一切智智,言佛智能知一切,靡不究尽,名一切智智。能知一切法具一切智智者,名之曰佛。佛何以能知一切法?“以彼慧眼及法身,能见作菩提学无学故”。慧眼者,智慧之眼也;有声闻慧眼,有菩萨慧眼,此中专指佛之慧眼。法身者,即法性身,诸功德法所依故,由有此无漏慧眼及无漏法身功德故,能见一切法。同时,复能造菩提因,如八圣道十二因缘法等是。由因感果,则能从未学位到有学位,从有学位到无学位也。有学者小乘初二三果人,大乘初地以上;无学者,阿罗汉辟支佛及佛果也。

  甲六 云何所知分
  乙一 胜义谛门
  丙一 观因缘
  云何见因缘?如佛所说;若能见因缘之法常、无寿、离寿、如实性、无错谬性、无生、无起、无作、无为、无障碍、无境界、寂静、无畏、无侵夺、不寂静相者,是也。

  胜义谛门又分三,今观因缘也。云何能见因缘之法?因缘之法是常,无生灭故;因缘之法无寿,无生命相续,其性本空故;亦离寿,本性既空,何有寿命之短长可言,故离寿;亦如实性,虽无寿离寿,其性本空,而此空性,正恰如其实,名如实性;亦无错谬性,此既如实,常如其性,常常如此,普遍如此,即是无错谬故;亦是无生,诸法不生灭,常是寂灭相,从无而有曰生,诸法本空常住,从何有生?亦无起,事有开始有隐没,忽而发现曰起,诸法既无生,即无起;亦无作,法性常寂,无有造作故;亦无为,无所作为故;亦无障碍,无二无三,无有能障碍故;亦无境界,无分别故;亦寂静,诸法本来常如故;亦无畏,诸法无作无为,无有能障碍之者,故无怖畏;亦无侵夺,有侵夺者,始有怖畏,既无怖畏,知无侵夺;亦不寂静者,本自寂静,亦不有寂静相也。盖胜义法中,不可言说,本空寂故;中论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法华经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即是显此胜义因缘法也。

  丙二 观法
  若能如是,于法亦见常、无寿、离寿、如实性、无错谬性、无生、无起、无作、无为、无障碍、无境界、寂静、无畏、无侵夺、不寂静相者。

  此观法也。上来从十二因缘观因缘,此文从八圣道观法。观因缘既如是见常无寿离寿等;于法亦应作常无寿离寿等观察。

  丙三 观佛
  得正智故,能悟胜法,以无上法身而见于佛。

  此观佛也。得正智者,得正遍觉之佛智也。能悟胜法,悟最胜第一义法也。即以所证悟第一义法性为无上法身佛,故从胜义谛以观,因缘及法与佛皆一如无二如也。

  乙二 世俗谛门
  丙一 从有因缘所生门
  问曰:何故名因缘?答曰:有因有缘名为因缘,非无因无缘故,是故名为因缘之法。世尊略说因缘之相:彼缘生果,如来出现若不出现,法性常住,乃至法性、法住性、法定性,与因缘相应性、真如性、无错谬性、无变异性、真实性、实际性、不虚妄性、不颠倒性等,作如是说。

  二、世俗谛门亦分三,今第一从有因缘所生门也。何名因缘?有因有缘名曰因缘,无因无缘不名因缘。此因缘生果理本自常住,如来出世若不出世,无有变异也。法性者,因缘性也;法住性者,因缘之法本常住故;法定性者,诸法决定如是故;与因缘相应性者,无一法不从因缘生,即无一法不与因缘相应;真如性者,无一法非真如故;无错谬性乃至不颠倒性者,意义相同,不烦重释。

  丙二 从无常因所生门
  此因缘法,以其二种而得生起,云何为二?所谓因相应,缘相应。

  二、从无常因所生门。言一切无常生灭法,有因无缘诸法不生,有缘无因诸法亦不生;须与因相应,与缘相应,然后诸法乃得生起。

  丙三 从无我因所生门
  丁一 外因缘
  戊一 因相应
  己一 从能成因所生门
  彼复有二,谓外及内。此中何者是外因缘法因相应?所谓从种生芽,从芽生叶,从叶生茎,从茎生节,从节生穗,从穗生花,从花生实;若无有种,芽即不生,乃至若无有花,实亦不生。有种芽生,如是有花实亦得生。

  三、从无我因所生门分二:一、外因缘,二、内因缘。外因缘中又分二:一、因相应,二、缘相应。因相应中复分二:一、从能成因所生门,二、从无作者因所生门;今从能成因所生也。本经以稻秆名经,故即以稻种为喻;如稻初必从种生,种生芽,芽生叶,叶生茎,茎生节,节生穗,穗生花,花结实,此一定不变之过程。一切稻中未有无花而可结实,亦未有不从种子生。有种子则芽生,有花然后始有实结。宇宙诸法莫不各循次序,非独稻也。

  己二 从无作者因所生门
  彼种亦不作是念:我能生芽。芽亦不作是念:我从种生。乃至花亦不作是念:我能生实。实亦不作是念:我从花生。虽然,有种故而芽得生;如是有花故,而实即能成就。应如是观外因缘法因相应义。

  二、从无作者因所生门也。虽一切法无不从种生,然种子无作者力,不自居功,以为我能生芽;花亦不自居功,以为我能结实。以至芽不自认我不能自生,必从种子而生;实亦不自认我不能自结,必从有花而结。虽种也、芽也、花也、实也,各各独立,种花不居功,芽实不示弱;然无种则无芽,离花亦不实,必种与芽相应,花与实相应,中间无能作者,无所作者,外因缘法,当如是观。

  戊二 缘相应
  己一 从能成缘所生门
  应云何观外因缘法缘相应义?谓六界和合故。以何六界和合?所谓地、水、火、风、空、时。界等和合,外因缘法而得生起。应如是观外因缘法缘相应义。地界者,能持于种;水界者,润渍于种;火界者,能暖于种;风界者,动摇于种;空界者,不障于种;时则能变种子。若无此众缘,种则不能而生于芽。若外地界无不具足,如是乃至水火风空时等无不具足,一切和合,种子灭时而芽得生。

  缘相应中分三,今是能成缘所生也。种子为诸法因,助缘云何?即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时界是也。界者,因义、分义。地界为缘,能持种子不坏;水界为缘,能润渍种子发芽;火界为缘,能暖种子使速生长;风界为缘,能使种子动摇转变;空界为缘,能不障种,使种得自由生长,不有妨碍;时界为缘,能令种子由发芽而生叶、茎、乃至开花结实,如无时缘则不变化矣。一切众缘和合,则种灭而芽得生。

  己二 从无作者缘所生门
  此中地界不作是念:我能任持种子;如是水界亦不作是念:我能润渍于种;火界亦不作是念:我能暖于种子;风界不亦作是念:我能动摇于种;空界亦不作是念:我能不障于种;时亦不作是念:我能变于种子。种子亦不作是念:我能生芽;芽亦不作是念:我今从此众缘而生。虽然,有此众缘,而种灭时芽即得生;如是有花之时,实即得生。彼芽亦非自作,亦非他作,非自他俱作,非自在作,亦非时变,非自性生,亦非无因而生。虽然,地水火风空时界等和合,种灭之时而芽得生。是故应如是观外因缘法缘相应义。

  二、从无作者缘所生也。种子因既不自居功,不自念我能生芽;则六界缘亦然。故此文即广明六界无作者力,地不能持种,乃至时不能变种。然种子实无缘不生。种子不自作,自不能生自故;亦非他作,他不能作自故;亦非自他俱作,前已破自他故;亦非自在作,自在天等但横计而非有故;亦非时变,但有时亦不能变种故;亦非自性生,无自性不可知故;然亦非无因而生,世不见不从因及缘所生之法故。虽六界缘和合能生,然中间并无主宰造作者。外因缘法,当如是观。

  己三 遮恶见
  应以五种观彼外因缘法,何等为五?不常,不断,不移,从于小因而生大果,与彼相似。云何不常?为芽与种各别异故,彼芽非种;非种坏时而芽得生,亦非不灭而得生起;种坏之时而芽得生,是故不常。云何不断?非过去种坏而生于芽,亦非不灭而得生起,种子亦坏,当尔之时,如秤高下而芽得生,是故不断。云何不移?芽与种别,芽非种故,是故不移。云何小因而生大果?从小种子而生大果,是故从于小因而生大果。云何与彼相似?如所植种,生彼果故,是故与彼相似。是以五种观外因缘之法。

  三、遮恶见文也。外因缘法,复有五种观法:一、不常,谓芽与种各有自相,彼芽非种种非芽故;非种坏时而芽始生,亦非不坏而生故。二、不断,种灭芽生相续不断,如秤两头高下时等故。三、不移,芽是芽种是种,芽非种种非芽故。四、小因生大果,种子时小,结果时大,如树子小而长树大故。五、与彼相似,种是何种,果即是何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相似故。

  丁二 内因缘
  戊一 因相应
  己一 能成因
  如是内因缘法亦以二种而得生起,云何为二?所谓因相应,缘相应。何者是内因缘法因相应义?所谓始从无明缘行乃至生缘老死。若无明不生,行亦不有,乃至若无有生,老死非有。如是有无明故行乃得生,乃至有生故老死得有。

  二、内因缘分二:一、因相应,二、缘相应。因相应中复分二:一、能成因;二、无作者;今能成因也。内外之分,即有情众生为内,而无情器界为外;如就人以言,凡吾人身外之物皆可名外。前文已将外因缘法因缘相应义说明,今当说内因缘法之因缘相应义也。因缘相应义中先说因相应义。内因缘法之因相应义即十二有支,因十二有支为吾人生死生起之根本,故曰:“无明不生,行亦不有,乃至若无有生,老死非有”。乃至二字,超越中间八支识乃至有。若内因相应,即无明有故行生,乃至生有故老死生。此文与前外因相应文同。

  己二 无作者
  无明亦不作是念:我能生行;行亦不作是念:我从无明而生;乃至生亦不作是念:我能生于老死;老死亦不作是念:我从生有。虽然,有无明故,行乃得生;如是有生故,老死得有。是故应如是观内因缘法因相应义。

  二、无作者文也。此文亦与前科无作者文同,即是说十二有支中各不作念,言我能生某,某亦不作是念,说某能生某。因一法生死,乃因缘和合之力,无我无作者,对内因相应义,应如是观。

  戊二 缘相应
  己一 明种种缘
  应云何观内因缘法缘相应事,为六界和合故。以何六界和合?所谓地、水、火、风、空、识界等合故。应如是观内因缘法缘相应事。

  二、缘相应文甚广故分八科,第一、明种种缘也。内缘相应事,亦如外缘相应是六界和合,不过六界之中,五界同外,唯有识界是内独有,外法无识故。识、了别义,为有情异于无情之不同点。

  己二 能成缘
  何者是内因缘法地界之相?为此身中作坚硬者,名为地界;为令此身而聚集者,名为水界;能消身所食饮嚼啖者,名为火界;为此身中作内外出入息者,名为风界;为此身中作虚通者,名为空界;五识身相应,及有漏意识,犹如束芦,能成就此身名色芽者,名为识界。若无此众缘,身则不生。若内地界无不具足,如是乃至水火风空识界等无不具足,一切和合身即得生。

  第二、明能成缘文。有情身命之成,以十二有支为因,以六界为缘,如无六界为缘,则有情不生。何以知之?人身中之坚硬者,如骨发皮爪等为地界;凝聚地等成一躯体,为水界,水能凝结故;所饮食能消化者,为火界,今之生理学亦言热能消化;鼻口之出入息为风界,一息不来生命难保,故风界之为缘异常伟大,即定中亦有微息,不过不一定从口中出,全身毛孔皆可出息入息;为身中作内外通途者为空界,如无鼻空不能嗅,无耳空不能闻,无口空不能食等;五识身者,五识即前五识;身者聚义,如眼识有眼识相应心心所聚,耳鼻等亦然。有漏意识简无漏意识,生死流转皆有漏意识之业用。五识与有漏第六识相互为依,依五识起同时意识,依意识能分别五尘;五识不有,同时意识无从生,意识不有,五识失了别功用。互相依住,分工合作,然后乃能成就名色之芽,由识为缘,名色得生故。有情以此六界为缘,令其和合身即得生。

  己三 无作者
  彼地界亦不作是念:我能作身中坚硬之事;水界亦不作是念:我能为身而作聚集;火界亦不作念:我能消身所食饮嚼啖之事;风界亦不作念:我能作内外出入息;空界亦不作念:我能作身中虚通之事;识界亦不作念:我能成就此身名色之芽;身亦不作是念:我从此众缘而生。虽然,有此众缘之时,身即得生。彼地界亦非是我,非是众生,非命者,非生者,非儒童,非作者,非男,非女,非黄门,非自在,非我所,亦非余等。如是乃至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亦非是我,非是众生,非命者,非生者,非儒童,非作者,非男,非女,非黄门,非自在,非我所,亦非余等。

  第三、明无作者,此文与前无作者文义意全同,智者思之自知。即广明六界之中,但能为缘令生,中间无我亦无作者,非众生非命者等。“众生”,众多生死也。“儒童”,为造物主宰者所特别造出之特殊高贵之人格,如大梵天所造之婆罗门,基督为上帝所生之独生子等是。“黄门”,非男非女之人。

  己四 辨体相
  何者是无明?于此六界起于一想、一合想、常想、坚牢想、不坏想、安乐想、众生、命、生者、养育、士夫、人、儒童、作者、我、我所想等,及余种种无知,此是无明。有无明故,于诸境界起贪瞋痴;于诸境界起贪瞋痴者,此是无明缘行,而于诸事能了别者,名之为识;与识俱生四取蕴者,此是名色;依名色诸根,名为六入;三法和合,名之为触;觉受触者,名之为受;于受贪着,名之为爱;增长爱者,名之为取;从取而生能生业者,名之为有;而从彼因所生之蕴,名之为生;生已蕴成熟者,名之为老;老已蕴灭坏者,名之为死;临终之时,内具贪着及热恼者,名之为愁;从愁而生诸言辞者,名之为叹;五识身受苦者,名之为苦;作意意识受诸苦者,名之为忧;具如是等及随烦恼者,名之为恼。

  第四辨体相。无明即是无知,于一切事理迷愚不了之谓,无常计常、苦中计乐等。“一想”者,作一个个体想也。“一合想”者,诸法聚集和合成身,即认此为有实体,起萨迦耶见。“常想坚牢想”等,皆由无知谬计。由无明为先,造贪瞋痴业行,是名无明缘行乃至生缘老死愁叹苦忧恼。“苦”、“身受”也,“忧”、“心受”也;五识相应受名身受,意识相应受名心受。

  己五 释名义
  大黑闇故,故名无明;造作故,名诸行;了别故,名识;相依故,名名色;为生门故,名六入;触故,名触;受故,名受;渴故,名爱;取故,名取;生后有故,名有;生蕴故,名生;蕴熟故,名老;蕴坏故,名死;愁故,名愁;叹故,名叹;恼身故,名苦;恼心故,名忧;烦恼故,名恼。

  第五、释名义。大黑闇者,由无明覆蔽真性,光明隐没黑暗现前。余文易了。

  己六 明相续
  复次、不了真性,颠倒无知,名为无明。如是有无明故,能成三行;所谓福行,罪行,不动行。从于福行而生福行识者,此是无明缘行;从于罪行而生罪行识者,此则名为行缘识;从于不动行而生不动行识者,此则名为识缘名色。故色增长故,从六入门中能成事者,此是名色缘六入。从于六入而生六聚触者,此是六入缘触。从于所触而生彼彼受者,此则名为触缘受。了别受已而生染爱耽著者,此则名为受缘爱。知已而生染爱耽著者,不欲远离好色及于安乐而生愿乐者,此是爱缘取。生愿乐已,从身口意造后有业者,此是取缘有。从此彼业所生蕴者,此是有缘生。生已诸蕴成熟及灭坏者,此则名为生缘老死。

  第六、明相续也。“福行”者,谓今世造善希求来生富贵者也。“罪行”者,纵目前之欲,造三涂之行也。“不动行”者,色无色界定中之行。此中译文稍不顺理,应云:依无明起此三行者,无明缘行也;依此三行成福行识等,行缘识也;依福行识等起名色,识缘名色也。余文易了,与上文对看,更了若指掌,不劳多讲。

  己七 离二边
  是故彼因缘十二支法,互相为因,互相为缘,非常、非无常、非有为、非无为、非无因、非无缘、非有受、非尽法、非坏法、非灭法,从无始已来,如瀑流水而无断绝。

  第七、离二边。“互相为因互相为缘”者,即十二有支亦可作因亦可作缘,相互而作因缘生起诸法。非常者,有生灭故;非无常者,相续不断故;非有为者,无造作故;非无为者,有和合故;非无因非无缘者,即有因有缘也;非有受者,无作者故;非尽法者,因果无尽故;非坏非灭者,生灭相续和合不绝故。此十二因缘,因灭果生,果生因灭,前后相续;如暴流水前能引后,后能续前,前后相流而不断绝;十二因缘亦复如是,令人生死流转无有尽时。

  己八 明束因
  庚一 标
  虽然,此因缘十二支法,互相为因,互相为缘,非常、非无常、非有为、非无为、非无因、非无缘、非有受、非尽法、非坏法、非灭法,从无始已来,如暴流水而无断绝,有其四支能摄十二因缘之法。

  笫八、明束因,分十。一、标也。将欲束以前所明因缘义总加辨释,故先标出因缘体。此一段文皆标文也,所谓标者,即前已说,今复重出之谓。

 庚二 列数
  云何为四?所谓无明、爱、业、识。

  二、列数也。

 庚三 作用
  识者,以种子性为因。业者,以田性为因。无明及爱,以烦恼性为因。三、作用。识能受熏持种遇缘生现,能发善恶之行。业如田,能造作种种种子。爱与无明均属痴心所,烦恼所蒙能令所造业行增长。

 庚四 解释
  此中业及烦恼,能生种子之识。业则能作种子识田,爱则能润种子之识,无明能殖种子之识,若无此众缘,种子之识而不能成。

  四、解释也。此即解释无明爱业及识,谓业能生种子,爱能润种子,无明能殖种子,若无业爱无明,种子之识亦不成。

 庚五 无作者
  彼业亦不作念:我今能作种子识田;爱亦不作念:我今能润于种子之识;无明亦不作念:我今能殖种子之识;彼种子识亦不作念:我今从此众缘而生。

  五、无作者也。累见前文,思之可解。

 庚六 缘无作
  虽然,种子之识,依彼业田及爱所润,无明粪壤所生之处,入于母胎,能生名色之芽。

  六、缘无作也。虽无我无作者,而种识依业田,有爱为资润,无明为摄殖,因缘和合入于母胎能生名色之芽,由芽发六入等叶,而成人等。

 庚七 果无作
  彼名色芽亦非自作,亦非他作,非自他俱作,非自在化,亦非时变,非自性生,非假作者,亦非无因而生。

  七、果无作也。名色之芽虽能发生六入等叶,而名色本身仍是名色本体,并无作者之力;故经云:“非自作乃至亦非无因而生”。常处中道,法住法位也。

 庚八 事证明
  虽然,父母和合时及余缘和合之时,无我之法,无我我所,犹如虚空;彼诸幻法,因及众缘无不具足故,依彼生处入于母胎,则能成就执受母胎之识,名色之芽。八、证明也。此即以父母和合生事作证明,明证识种入胎有父母和合缘,及其他所应具缘。此中无我无人,亦无我所,犹如虚空,空无所有。但由众缘合成,即以成芽,不待作者。因缘之法,法尔如是。

 庚九 多业不一时受
  辛一 现业
  如眼识生时,若具五缘而则得生。云何为五?所谓依眼、色、明、空、依作意故眼识得生。此中眼则能作眼识所依,色则能作眼识之境,明则能为显现之事,空则能为不障之事,作意能为思想之事;若无此众缘,眼识不生。若内入眼无不具足,如是乃至色、明、空、作意无不具足,一切和合之时眼识得生。彼眼亦不作是念:我今能为眼识所依;色亦不作念:我今能作眼识之境;明亦不作念:我今能作眼识显现之事;空亦不作念:我今能为眼识不障之事;作意亦不作念:我今能为眼识所思;彼眼识亦不作念:我是从此众缘而有。虽然,有此众缘眼识得生;乃至诸余根等,随类知之。如是无有少法而从此世移至他世;虽然,因及众缘无不具足故,业果亦现。

  九、明多业受不一时受。业种无缘不生,虽有业因而无现缘故。如谷藏仓库中,无水土之资润培养不能生长;此业因亦如是,藏于赖耶中,无缘和合不生现行,可保藏至永久,故不须一时俱受。文分四,此明现业也。能见诸色名眼识,如感人中业报眼识,从异熟起,名异熟生。眼识不常常现起,必众缘具足,则生起也。缘有五;一、眼根缘,无眼根不能有眼识之见,如眼根或闭或坏眼识不能起;二、色缘,无所见对之境亦不生;三,明缘,在黑暗中有眼亦等于盲,不能见;四、空缘,无空间不见,如近眼物,中无空间亦不见;五、作意缘,此为心所法,能警动应起心种引令趣境,无此则眼识不生。成唯识论及八识规矩颂等明有九缘,加种子依根本依染净依分别依;然种子即此中因种,余三亦不明显,此故不说。此处据明显之五缘说,理无违也。经释五缘甚佳,如说眼根为眼识所依,色是眼识所缘境,明能为显现之事,空为不障事,作意为思想事。此五种缘既明显又紧要,缺一眼识不生。“内入眼”者,即内六处中之眼根也。“彼眼亦不作是念”以下,破无作者也,言一切皆是因缘法,中间无我亦无能作者主宰其间,前文已数见不鲜,不烦讲矣。“如是无有少法而从此世移至他世”以下,明虽无作者而众因众缘具足则所应感果报亦现,不因无作者故而不感。然感果时无有少法可见从此至彼,如从人中堕于恶趣,无有少物从人中往至恶趣,不过在此人中之因缘尽而彼恶趣之因缘和合生起而已;可知全由因缘,中间无作者力,其理甚明。念佛往生亦同此理,无物从此土至彼方,但是此土缘尽彼方缘合;今人有计此身中有一物可往西方,观诸因缘之理,悖矣!

  辛二 生业
  譬如明镜之中现其面像,虽彼面像不移镜中,因及众缘无不具足故面像亦现。如是无有少许从于此灭生其余处,因及众缘无不具足故,业果亦现。

  二、明生业。此以镜及面像为喻而明因缘也。如镜照面,面像不能移于镜中,然众因缘和合,镜中自有面影可见;此业果亦然,虽无物从此处移至彼处,而因缘和合力,业果自现。

  辛三 后业
  譬如月轮,从此四万二千由旬而行,彼月轮形像现其有水小器中者,彼月轮亦不从彼移至于有水之器。虽然,因及众缘无不具足故,月轮亦现。如是无有少许从于此灭而生余处,因及众缘无不具足故,业果亦现。

  三、明后业。不必现受不必来世受,可以保留至三四五世至百千万世是为后业。月轮高悬天空,广照无量,而小器水中亦能现彼月影,非彼月轮曾从彼移此也,乃因缘合现;业果亦然。无物从此至彼,因缘合力自然成果。

  辛四 不定业
  譬如其火,因及众缘若不具足而不能然,因及众缘具足之时,乃可得然。如是无我之法,无我我所,犹如虚空;依彼幻法,因及众缘无不具足故,所生之处入于母胎,则能成就种子之识,业及烦恼所生名色之芽。是故应如是观内因缘法缘相应事。四、明不定业。火无火种之因及炭薪等缘,不能然烧,因缘具足火势猛烈。无我之法,其性空寂,犹如虚空,但一旦因缘会遇入于母胎,自能成就种子之识及名色之芽。“是故应如是观内因缘法缘相应事”一句是总结。

 庚十 遮恶见
  应以五种观内因缘之法,云何为五?不常,不断,不移,从于小因而生大果,与彼相似。云何不常?所谓彼后灭蕴,与彼生分各异,为后灭蕴非生分故;彼后灭蕴亦灭,生分亦得现故,是故不常。云何不断?非依后灭蕴灭坏之时,生分得有,亦非不灭,彼后灭蕴亦灭,当尔之时,生分之蕴,如秤高下而得生故,是故不断。云何不移?为诸有情,从非众同分处,能生众同分处故,是故不移。云何从于小因而生大果?作于小业,感大异熟,是故从于小因而生大果。如所作因,感彼果故,与彼相似。是故应以五种观因缘之法。

  十、遮恶见。一、不常,最后灭蕴与生蕴,各有不同,灭蕴灭已,生蕴始生,生蕴非是灭蕴故。后灭蕴者,死时五蕴之报身;生蕴者,生时一期果报。二、不断,灭蕴灭,非灭无不生,仍有生蕴继续生起,如秤两头高下平等,此生彼灭,彼灭此生,平等平等。三、不移,昔因缘和合五蕴聚,灭尽于昔;今因缘聚合生于今,并无由彼移此。四、小因生大果,如昔有人遇一辟支佛病,供养苹果一个,后来此人经九十一劫无病,此修小因而得大果,小因是出发点,后因此善根增长,故愈修愈大。五、与彼相似,修因与所感果,必极相似,修善得善,修恶得恶是也。

  甲七 经之所要分
  乙一 除三世迷
  尊者舍利子!若复有人能以正智常观如来所说因缘之法,无寿、离寿、如实性、无错谬性、无生、无起、无作、无为、无障碍、无境界、寂静、无畏、无侵夺、无尽、不寂静相、不有、虚、诳、无坚实、如病、如痈、如箭、过失、无常、苦、空、无我者:我于过去而有生耶?而无生耶?而不分别过去之际。于未来世生于何处?亦不分别未来之际。此是何耶?此复云何?而作何物?此诸有情从何而来?从于此灭而生何处?亦不分别现在之有。

  本分文分四:此第一除三世迷。“无寿”等如前已说。“不有”者,不真实也;“虚”者,幻化也;“诳”者,欺诳不实也;“无坚实”者,如芭蕉也;“如病如痈如箭”者苦痛也;“过失”者,不完全苦故;“无常苦空无我”者,无自性也。“我于过去而有生耶”以下,正明三世迷;不应迷于过去而追求有生无生。于未来也,亦不应追求生于何处。于现在也,亦不应追求。因三世者,相待假定,无有自体,过去因缘和合则成过去,未来因缘和合则成未来,现在因缘和合则成现在。所谓因缘亦无寿等,总之、一切法无性空寂,本来涅槃。

  乙二 舍诸见
  复能灭于世间沙门婆罗门不同诸见,所谓我见、众生见、寿者见、人见、希有见、吉祥见、开合之见。善了知故,如多罗树,明了断除诸根栽已,于未来世,证得无生无灭之法。

  二、舍诸见也。“沙门”者,不定为佛弟子之名词,出家修行人皆可通称。婆罗门为印度之最高智识阶级,掌管文化教育事业,生活清闲,好发奇论,每出特别见解,故哲学科学之类,多由婆罗门族所开发。印度共分人民为四族:一、婆罗门,掌教化权,谓从大梵口生,因能教育人民,代大梵化导也。婆罗门,译为梵志,以生梵天为志故。又名净裔,以是大梵口生最为清净故。二、刹帝利,主管政治军事者,多贵族阶级,担负保护国家人民之大事,谓从大梵天之肩生,以其能担当大事也。三、毗舍,工商之类,作生产事业,谓从大梵天之肚生,以其能解决肚饿问题也。四、首陀,列最下等,农奴或奴仆之类,从大梵之足生,以别无他能,但可支持人身而供人使役也。印度外道甚多,异见纷披,故称“不同诸见”。“我见”等易了,“希有见”者,奇怪少有之见也。“吉祥见”者,为人说休咎吉凶择日时等也。开合诸见或多或少。“如多罗树”以下,明多罗树若从根栽一断,则永不复生,此无明烦恼断,则无生无灭之法,自然证得。

  乙三 明果利
  尊者舍利子!若复有人具足如是无生法忍,善能了别此因缘法者,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即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三、明果利也。证真如度众生而来,名“如来”;应受人天供养,名“应供”;具正遍知,名“正遍知”;明解善行,无不具足,名“明行足”;善入涅槃,名“善逝”;世间法无不解,名“世间解”;为知识界之最高无上者,名“无上士”;能调度一切可度之人,名“调御丈夫”,虽亦能度女人,从能度丈夫边说,名调御丈夫。堪为天上人间之导师,名“天人师”;具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名“佛”;为世所尊名“世尊”。“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者,即受记作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云无上正等正觉。

  乙四 结信受
  尔时、弥勒菩萨摩诃萨说是语已,舍利子及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犍闼婆等,闻弥勒菩萨摩诃萨所说之法,信受奉行。

  四、结信受。弥勒说法虽唯与舍利子说,而一切天人阿修罗犍闼婆等,亦遍布六方,故闻弥勒所说,即信受奉行。阿修罗有天之福,无天之德,故曰非天也。犍闼婆此云寻香,闻有香气即往之鬼神也。我今天所讲,虽听众之中无有天神等,而虚空之中实有无量无边天神在此听经闻法,特人不觉耳。但愿各位闻此经后,亦当信受奉行,以得无生法忍,为佛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道屏记)(见海刊十七卷第十期)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佛说善生经讲录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