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放生问答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受杀戒,特殊情况可以开缘吗

  问:若有佛子,仅有竹木茅舍为栖身之所,因事先未能防范,发现生了白蚁,除之有违佛戒,不除茅屋将要倒毁,怎么办?(翟孟秋)

  答:戒之精神,宁舍身命,而不违戒,古事甚多,难以枚举。假如贫人,只此茅舍,为爱惜故,可用佛法祷祝驱之。如其不应,是有因果,但宜随缘消旧业,更莫造新殃也。此在世俗观之,固为迂阔之谈,然因果自是因果,谁得而消灭之。(李炳南老居士《佛学问答类编》)

  问:戒杀有分程度否?如兽类会伤人命者可以先杀他而保持自己,未知有无犯戒?(莲云班)

  答:戒杀是一切不杀,非有分别。杀之前后,有心无心,嗔恨欢喜懊悔,生命大小,处于何等状况之间等等,情形极为复杂,是其程度。恶兽害人时杀之,与寻觅预杜害人杀之,情状不同,犯戒亦有轻重。(出处同上)

  问:有人说信佛人,太不合理,为要慈悲不杀生,猫狗牛马若不杀他,几年后大地岂不是遍满……人类岂能生存,定必被他咬死,要如何答覆他呢?(陈招)

  答:雀鼠人不常食,未见飞雀蔽天,跳鼠盖地,若谓人虽不食,却恶而害之,因以减少。试问麒麟凤凰,世称祥瑞,人多喜爱,何以今世绝迹。即彼所提之‘猫狗牛马’等,理由亦不充足,狗与马并非常食之畜。何尝见其塞满世间,而人类被其吃绝乎?(出处同上)

  问:受五戒之医师,病人来诊知腹有虫,即用杀虫剂,药到病除,杀虫救人,未知有犯杀戒否?(林梦丁)

  答:此是业务上之责任,只作治病想,不作杀虫想,否则遇有此病,辞谢不诊,亦是方便。(出处同上)

  问:前读贵刊佛学问答栏答林梦丁居士第一问中所示,末学颇有彷徨之感。因为过去所看的有限的佛经或刊物中,似乎是都在强调佛教的宗旨多著重于人类的觉悟而得解脱,持戒要义也是在使人弃邪归正和增长大悲心,来帮助修持,俾能速证菩提,如果为持戒而拒诊腹有虫疾的患者,是否有因小弃大之嫌?而且与菩萨道相违;又若取唯心的作医病想,不作杀虫想,是否与世法不合而使人生疑?(张贵)

  答:戒律必具三聚,即律仪聚,摄善法聚,饶益有情聚。以戒杀论,不独为自解脱,更在饶益有情,所谓有情,包括九界,要一律平等,不似世法(世间俗事俗理)有等级贵贱分别,此方称曰大慈大悲。佛徒拒杀腹虫,自是平等慈悲;不得已而杀之,须有善巧方便。至于治疗之时,只作医病想,不作杀生想,治疗乃施行技术,想乃一种观感,既为治病,仅心理上观点不同,似亦无碍世法。(出处同上)

  问:地球上最小蚂蚁,而佛弟子修戒之时,每时便有踏死无数,若是佛戒律来说,便是杀生戒,若不是故意踏死,未知有分别何过失?(李清水)

  答:古德有言,‘举步常看蚂蚁’。遵此,行路加小心而已。故意者有罪,非故意为过失。(出处同上)

  问:佛戒杀生,其理固然,但任何人免不了要喝水,而水中免不了有微生虫,究竟喝水或煮水也犯杀戒?又如从身上捉到虱子或臭虫,杀死它是否也犯杀戒?(刘定炽)

  答:佛制饮水,必用布滤,即为避免杀生,现在自来水,已曾经过淘滤手续,直饮无妨。虱虫可移送到僻静草地上去,听其生灭。动物不论大小,皆有生命,被杀各有痛苦,吾人对他若起杀心,行杀事,当然是犯杀戒。惟杀生分有故杀误杀之别,初学及未开天眼者,饮食动作,虽已杀生无数,乃是不知误杀。后宜存慈悲心,在可能范围内,避免故杀。尚不失戒杀之意。(出处同上)

  问:蚊虫飞入吾人之眼睛致死,是否吾人之罪过?(陈灯逢)

  答:我无杀心,亦无设备杀机之过,安得有罪。彼飞虫之丧生,犹不慎者,失足坠水,水不负责,失足者不幸而已。(出处同上)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犯杀戒浅问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