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临终关怀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临终助念浅问

  助念时每次要用几人?

  少则两人,多则四人,再多则声杂,反而乱了。

  助念要用法器吗?

  使用引磬、木鱼,不但声调整齐,而且还有净心的作用。有些大德认为木鱼声音重浊,引磬声音清越,所以专门用引磬而不用木鱼。也有看往生者的好恶,如果他喜欢听木鱼,就不妨引磬和木鱼并用。

  助念要分几次?每次念多少时间?

  助念要轮班,每次一小时为宜。因为助念不同于自修,必须出声使病人听到,如时间过久,恐声嘶力竭,不能达到预期效果。

  助念是在生命垂危时实行,还是在往生后再实行?

  助念宜在生前进行,但气绝以后,神识未必马上就离开,所以要继续助念,念到二十四小时佛声不断,才能万无一失。

  助念场所大部分在屋内,但在外面突然遇到意外灾祸,可不可以在现场实行?

  只要条件许可,当然可以,亡者能够很快得益。所顾虑的是当时环境,各有障碍,不宜念佛。

  对没有信仰的人或者非佛教徒,可否实行助念?

  既然是说助念,当然本人应该是净宗学人。如果他本人不相信,甚至还傲慢侮辱,念佛自然不起多大作用,死后轮回六道,感应的力量更是很小了。即使为他念佛,也不能叫做助念,只能叫做超度,依赖佛力,使他种下善根,今后自然有果。

  助念人数少,中间休息时可用答录机暂时代替吗?

  这个办法未尝不可,但以不使往生者知道为妙,他一知道,引起分别心,就坏事了。

  助念怎么才能使病人得益呢?

  助念轮班,快慢高低要问病人,要使用病人平时喜欢的念法。如果只随自己喜好,恐怕难以帮助病人。

  (以上出自李炳南原著《净土法门疑难问题解答》)

  问:“为临终者助念,可采取绕佛,绕着临终者的方式?”

  答:可以,这个方法很好。(净空法师《学佛问答》21-90-09)

  问:“给别人助念,四字名号行不行?”

  答:助念的时候,四字是标准的念法。人在生病病重的时候,要知道愈简单愈好,六个字太多了,四个字好。莲池大师在《竹窗随笔》里面有一段记载,他说有人问他:“您老人家怎样教别人念佛?”莲池大师说:“我教别人念‘南无阿弥陀佛’。”别人再问他:“您老人家自己怎么念佛?”他说:“我念‘阿弥陀佛’。”“为什么教别人念六个字,自己念四个字?”他就说:“我这一生不想再搞六道轮回了,决心求生净土,只念四个字。”《弥陀经》上讲的“执持名号”,名号只有四个字,遵守如来的教诫。为什么劝别人念六个字?别人未必发心往生,所以加个“南无”。“南无”是什么意思?是“恭敬”的意思,是“皈依”的意思,跟阿弥陀佛结个缘,不一定真的想往生。真的想往生,“南无”是客气话,不要了。真干,不讲客气;假的,客气一点好,恭敬一点好。你懂得这个意思,你就明了临终帮人助念只有四个字,不可以念六个字,这是紧要关头,什么客套都不要了,什么样的客气话都不要说,老老实实这一句佛号念到底,自利利他。(出处同上 21-90-16)

  问:“我们经常给临终人助念。哈尔滨有位出家人说:‘你们给他助念,他死后,他的冤亲债主将来在你临终时要跟你算帐。’所以有人就不敢助念了。我想这是不对的,可是又找不到依据来说明。”

  答: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你帮他助念,他到西方极乐世界作佛去了;将来你临终的时候,他的冤亲债主要找你的麻烦,那个佛来帮助你,你操这种心干什么?大慈菩萨跟我们讲得好,帮助两个人往生,就比你自己精进;你能帮助十几个人以上往生的,你的福报就无量无边;能够帮助几百个人往生,你就真正是菩萨。助念是帮助人往生成佛,世间第一等功德,再也没有比这个功德殊胜的。所以那些人说的话,你说:“他的冤亲债主来找我,你拿出证据来给我看。如果没有证据,你随口造谣,这个不能教人取信。”一切要依佛法。佛在经上教给我们四依法是很正确的: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依智不依识——依理智不依感情用事。(出处同上 21-90-13)

  问:“通常人往生,二十四小时神识已经离开肉体。这一次,福建福鼎有一位居士往生,过二十四小时浑身还是热的,遇到这种情况,是否加长助念的时间?”

  答:对,没错!加长助念的时间。他身体是热的,就是证明他阿赖耶识没离开。神识离开身体,实在讲每一个人时间长短并不相同;但是一般,就是多数,多数大概是八个小时就离开了。但是我们学佛的人总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能够延长到十二个小时以上,这个比较上更安全。神识离开的时候,他全身都凉透了;如果还有热气,他的神识没离开。所以我们念佛的时间可以加长,这是很安全,也是一桩好事情。(出处同上 21-90-68)

  问:“偕临终人护念是不是应该诵《地藏经》?”

  答:大概这是替临命终的人助念,助念是不是应该念《地藏经》?不应该。要晓得人在临命终那一刹那,那是最关键的时刻,什么经都不要念,打闲岔。他哪有工夫来听经?一句佛号,而且佛号念四个字“阿弥陀佛”。“南无”都不要念。在这个时候愈简单那个力量愈强大,愈有受用,你要想念《地藏经》,等他往生之后。往生助念,这个人已经断气了,断气之后,最好能再跟他念十二个小时,至少念八个小时,他神识才离开。这一段期间当中就是一句佛号。你要给他念《地藏经》、念《弥陀经》,在七天之后,这个好。真正往生了,你给他念《地藏经》也给他追福,增高他的品位;如果他没有往生,这个时候念《地藏经》可以帮助他消除痛苦,好事情。所以说临终这个时候要特别注意!(摘录于净空法师·学佛问答·澳洲净宗学会 2003/1/4)

  问:这位同修问去助念往生的(这就是替人助念),回来要不要洗身体或换衣服?

  答:你说要不要?如果回来还要洗身体,还要换衣服,那你对亡人就有怀疑。如果你回来是若无其事,不放在心上,你对于亡者这就恭敬。这是我的想法,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问我,我认为没有必要。真诚心帮助他,他会感激,即使不能往生也会感激你,因为临终听到经声佛号,一定可以减少他的痛苦,这是肯定的。(净空法师·答福鼎温州居士提问-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2004/9/11)

  问:请问为患病者助念,若于下午时间,需不需要烧香、供水果?

  答:都不需要。人在生病的时候,房间里面要是烧香的话,会使空气污染,对他身体不好。最好连花都不要供,花粉也是有刺激性的,都不需要,水果都不需要,供水就好了。供水、念佛,大家念佛,叫他跟着念。助念就是提醒他,让他跟着念,这比什么都好。如果没有人帮他念,用念佛机带他念也行,也是好事情。如果这个病房是很多人在一起的,不是单独的病房,用念佛机时用耳机,你就不会干扰别人;干扰别人,有的时候人家不愿意,提出抗议也不好。所以用耳机放在耳朵里面,他自己能听到,别人听不到,这都是很适当的方法。(之五十七 2006/12/8)

  问:为临终者助念,在其往生前后是否可以采取不同的佛号?

  答:这个不可以。一定要晓得往生的这个人,他平常习惯念什么样的音调,我们要用这种音调去帮助他,他就很欢喜。你换一种音调,他觉得很烦恼、很讨厌,他就去不了,所以不可以随便换的。在中国,念佛道场也分很多派,每个道场念的声调不相同,你喜欢哪个声调,你就进入哪个念佛堂。跟你契机,你欢喜,这就好,不能勉强,勉强就不好。凡是顺着他的习惯,容易成就,改变他的习惯,往往就产生问题出来。(之五十九 2007/1/19)

  问:往生四十九天内是否需要继续助念?

  答:要念,往生四十九天,最好是佛号不中断。即使是往生的人他自己功夫成片,或者念到一心不乱,这四十九天念佛给他回向,决定增高他的品位。如果这个人自己功夫不行,没有能往生得了,他到六道去受生,这个功德可以帮助他不堕恶道;他要往生善道,在善道里面增长福慧,好事情,这是真实利益。所以,念的时候要诚心诚意。我们看到一个例子,在生的时候不念佛,没有接触佛教。死了之后,四十九天,由于助念的是非常殊胜,他感受到了,也跟着念了。居然在满期,四十九天是满期,七个七圆满的那一天,他真的往生了。这就是中阴身能够跟着大众,人虽然走了,我们一般讲他灵魂没有离开,依旧跟道场大众一同共修,他往生了。

  这个事情我们一点怀疑都没有,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多少次的三时系念,或者是在系念当中,或者是在系念佛事做圆满的时候,有众生附体,附在灵媒身上,告诉我们这个法会超度的状况。说有些灵鬼参加这个法会,有往生的,不多,少数,真有往生的。这一往生,是他真相信,他真跟着念,发愿求生净土,他往生了。还有生天的,还有转到人道的,饿鬼道转到畜生道都是超生。也有还在他那一道,他没有能离开的,这个数量也不少。像这种情形我们不止遇过一次,遇过很多次,可以相信,不是在一个地方,不是一个人说的。说的事情都相彷佛,这是可以相信的。(之六十五 2007/4/13)

  问:同学发心为人助念,但知见未必相同。请问在临终者的生死紧急关头,如何能做到见和同解、口和无诤?如果都放弃自己的意见,又如何继续助念?

  答:意见放弃,这一声阿弥陀佛还是不妨碍!念这一声佛号,彼此还有成见,这就把念佛功夫破坏掉了。所以助念的时候没有别的,一心一意用这一句佛号去帮助往生的人,提醒往生的人,决定不能有意见。有意见,你是去破坏他,这个意念自然破坏他念佛的磁场,你是去害他。你害他,将来你自己往生,也有人害你,因果报应就是这样的。所以助念必须把成见完全放下,助念要懂得助念的方法,方法有一本小册子,专门讲助念的道理跟方法的,叫《饬终须知》。这个书在佛门里也很普遍,不难找到,想帮助助念,多看看。(之六十六 2007/5/4)

  问:若长辈已经立下遗嘱,如他日往生,请不要送往医院,就于当地助念即可。但监于香港社会特殊情况,这种做法是不合法的,须报警跟救护车送往医院。请问这样的法律前提之下,应如何为长辈助念?如何圆满念佛送终的大事?

  答:这桩事情,香港是民主社会,议员是大家选出来的,希望在选议员的时候把这个事情提出来,要让香港立法,要能够修订。希望人在临命终的时候要能够满他的愿望,这是人道,我相信提出这个问题很可能会通过。如果实在不能的话,病重的时候到中国大陆,中国大陆准许做,深圳就有个医院,临终关怀照顾得很周到。院长曾经跟我见过一次面,他是虔诚的佛教徒。希望香港也能够这样做。(之七十三 2007/7/20)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肉身菩萨浅问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