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念佛往生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理持与事持

  今人多尚空谈,不务实践。劝修净业,当理事并进,而尤须以事为修持之方。何也,以明理之人,全事即理,终日事持,即终日理持。若理事未能大明,一闻理持,便觉此义深,兼合自己懒惰懈怠,畏于劳烦持念之情,逐执理废事。既废于事,理亦只成空谈矣。(出自《印光大师全集问答撷录》)

  事持与理持

  执持则念念忆佛名号,故是思慧。然有事持理持。事持者信有西方阿弥陀佛,而未达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但以决志愿求生故,如子忆母,无时暂忘。理持者信西方阿弥陀佛,是我心具,是我心造,即以自心所具所造洪名,为系心之境,令不暂忘也。(蕅益大师《弥陀要解》)

  一心与四土往生

  一心亦二种。不论事持理持,持至伏除烦恼,乃至见思先尽,皆事一心;不论事持理持,持至心开见本性佛,皆理一心。事一心不为见思所乱,理一心不为二边所乱,即修慧也。不为见思乱,故感变化身佛及诸圣众现前。心不复起娑婆界中三有颠倒,往生同居方便二种极乐世界。不为二边乱,故感受用身佛及诸圣众现前。心不复起生死涅槃二见颠倒,往生实报寂光二种极乐世界。(出处同上)

  问:何谓理事?

  答:理者理性也,事者事相也。净土法门,约事言,则实有至极庄严之境象;约理言,则是我心具,是我心造。然理与事固不能分张,不过约所重之义分事分理耳。心具者,自心原具此理;心造者,依心具之理而起修,则此理方能显,故名为造。心具即理体,心造即事修;心具即是心是佛,心造即是心作佛。是心作佛,即称性起修;是心是佛,即全修在性。修德有功,性德方显。虽悟理而不废事,方为真修,否则便堕执理废事之狂妄误解。若事理二法融通之,则必如蕅益大师所谓‘信自性中实有西方现成佛道之弥陀如来,唯心中实有清净庄严之极乐世界,深心弘愿,决志求生。’盖弥陀净土,总在吾人一念心性之中,既是我心本具,固当常念,既能常念,必可感应道交,则事理圆融,生佛一如。故曰:以我具佛之心,念我心具之佛,岂我心具之佛,而不应我具佛之心么?(律航法师著《净土释疑新论》)

  学佛要达到理事圆融方为究竟,可是事实上,事与理总是还有一段距离,学佛者该如何善待成就之?

  诸法本是不二法,理事是一体的,不是两回事,事即理,理即事,从中不得分开;从事透理,理何尝不是事;从理显事,事何尝不是理,诸法从本以来无变异,法尔如是。

  事与理表面看起来似乎两回事,其实,大圣佛陀慈悲,为令我辈正觉诸法实相,有时说事、有时说理、有时说理事不二,一切法本来就是如实不二的,为令方便觉悟实相(梵语dharmata),因而才说事与理,而后方说理事不二。

  我们不要怕理与事有距离,当下理事是一体的、同时的、肯定的、非二的、说事说理都是方便权巧之谈,比喻说:房子已盖好了,那么房子是理还是事,觉悟者当下不可言说,一落入言说与诸法实相违也。

  在觉悟者方便为人解说的话,说事、说理、说理事不二、二亦不可得,全部都对,说非事、非理、非理事,也都全对;在迷而不觉者,一开口即错误横飞,说事、说理、说理事,全部自性迷故,若说非事、非理、非理事,亦全迷诸法而言说。

  道理一定必先通达,因通达而后如实实践,因而实证诸法实相,一切则无有争矣!

  祖师大德云:“理虽顿悟,事须渐修。”彻悟禅师云:“全大火聚是清凉池,非离火聚别有凉池;全清凉池是大火聚,非离凉池别有火聚。”(如本法师著《佛学问答》)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念而无念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