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念佛往生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最令人敬仰的四位老实念佛人都是谁?

  一、黄铁匠

  叮叮当当,久炼成钢,太平将近,我往西方

  明朝初年,湖南潭州有一黄铁匠,以打铁为生,人皆呼为黄打铁。那时正是朱洪武兴兵作战的时候,需要很多兵器,黄打铁奉命赶制兵器,日夜不休息。

  有一天,某僧经过他家,从之乞食,黄施饭,僧吃毕,谓曰:“今承布施,无以为报,有一言相赠。”黄请说之。

  僧曰:“你何不修行呢?”

  黄曰:“修行虽是好事,无奈我终日忙忙碌碌,怎能修呢?”

  僧曰:“有一念佛法门,虽在忙碌中还是一样修,你能打一锤铁,念一声佛,抽一下风箱,也念一声佛,长期如此,专念南无阿弥陀佛,他日命终,必生西方极乐世界。”

  黄打铁遂依僧教,一面打铁,一面念佛,终日打铁,终日念佛,不觉疲劳,反觉轻安自在,日久功深,不念自念,渐有悟入,后将命终,预知时至,遍向亲友辞别,自言往生西方去也。到时把家务交代了,沐浴更衣,在铁炉边打铁数下,

  即说偈曰:“叮叮当当,久炼成钢,太平将近,我往西方。”

  泊然化去。当时异香满室,天乐鸣空,远近闻见,无不感化。

  ——云居山方便开示(1955年)虚云老和尚

  二、东瓜和尚

  终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识,别有一天堂

  清朝有一位东瓜和尚,名没有传下来,不知什么名字,喜欢吃东瓜,人们就称他东瓜和尚。

  他是杭州人,在华严庵出家,出家以后,专修念佛法门,邻近庵有一位慧照师和他打同参,二人很好的同参道友。很奇怪,东瓜和尚,吃饱就跑出去街上走,在杭州街上走来走去。走到晚上就回来,晚上继续念佛,每日都一样,都是在街上走。他的同参感觉到,好像不太肯修行,看他一天到晚都在街上走。但是也不敢对他说什么话,而他的习惯就是这样。每日吃饱就到街上走,晚上就回来,回来又有在念佛,这样的生活,经过了十多载。有一年他要往生的前一年底,见到同参慧照师的时候,他就对慧照师说:「老同参啊!我正月初六就要去西方,你正月初六要来送我!」慧照同参把他看做在开玩笑,想他一天到晚都在走街路,说他要往生,实在不太相信。但是口不敢说,心中在冷笑,口就回答说:「好啦!好啦!你若要往生,当然我会来送你!」东瓜和尚说:「我一旦话说出来就标准!不要忘记!」「好啦!好啦!我不会忘记!」年过了,正月初六,那日早上东瓜和尚就去法慧庵,受人供养吃饭。还没回来的时候,慧照师就已经来要送他。看他不在,就知道可能是在开玩笑,连他自己都没有在准备,说他会往生,那有这一回事?就在里面坐,坐到东爪和尚吃过午饭回来。回来见到老同参慧照师坐在那里,就问说:「你来做什么?」他说:「你告诉我说,你正月初六要往生,叫我来送你!你却问我要来做什么?很奇怪?」「真的!我有对你说过,你若没有提起,我也忘记。这样,好!现在我要去了!」马上就去沐浴换衣服。海青、披衣已经穿好,就去拜佛。拜好,就去坐着,就向他的同参说:「这样,我要去了,但是我有一首偈颂,请你写起来。」开始念:「终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世人都不识,别有一天堂。」偈颂念好的时候,念一声「阿弥陀佛」,静静的坐在那里,他的同参见他静静坐着,就为他念佛,念了念,就看他,他都没有动,没有表示。再过一段时间摸他,他已经没气了,果然是走了,非常自在。看他的偈颂就可以知道:「终日走街坊」:说我一天到晚都在街上走来走去,做什么呢?「心中念佛忙」:我虽然是走街坊,没有一日闲空,不是在逛街,我是在念佛!“世人都不识”,世人都不知道他在修行,也许还以为他在闲逛呢,可见念佛法门真的不简单,真是易行道,即使终日逛街,只要心中念佛不舍,必能自在往生。

  三、修无师: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

  这是倓虚法师在《念佛论》中讲到的真人真事:倓老是哈尔滨极乐寺的住持,极乐寺建立之后,以开堂传戒作为庆祝,并请谛闲老法师当得戒和尚,因为他的老师是谛闲老法师。开坛传戒是佛门最大、最殊胜庄严的法会,需要很多人帮忙,修无师也是从外面来的,发心到戒坛修福,帮助大众。

  当时的当家师是定西法师,定西法师就问修无师:‘你能做什么?’

  修无师说:‘我愿意在传戒期间照顾病患。’传戒当中,戒子伤风感冒,或是身体有不适时,都必须要有人照顾。他发心做这个工作,这非常重要,也是修福的好机会。

  修无师不认识字,未出家前是做泥水匠的,虽发心出家,也不懂得经教,所以就老实念佛。他待人谦虚恭敬,如何辛苦的工作都很欢喜、很乐意去做,从未推卸过,尤其别人不愿意干的苦活,他也去做,这是他的德。

  定西法师就把这个工作派给他,可是过了没几天,他就跟倓老与定西法师告假。倓老是很有修养的人,因为你是外面来的法师,你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不以为怪。

  定西法师就有点沉不住气,就责备他:‘你这个人未免太没有恒心,传戒才两个月,你要帮忙就帮到底,来了没几天,怎么就退心想走了?’

  修无师说:‘我不是到别的地方去,我要到极乐世界去。’

  这两位法师一听愣住了,‘你要往生?’

  修无师说:‘是的!’并请求老和尚给他准备一、两百斤柴火,以便火化之用,老和尚一听,这是大事情。

  定西法师说:‘大概多久?’

  他讲:‘大概十天。’

  到第二天,修无师又来说:‘禀告老法师,我今天就要走了。能否请几位法师帮我助念,送我一程?’当然,戒期当中听说有人要往生,又不生病,活着往生,要人助念,哪个不欢喜!

  念佛送他的人要求说:‘修无师,从前听说往生的人,临走之前,都要作几首偈子、作几首诗,留给后人做纪念,你今天要往生了,也不能例外。’

  修无师说:‘我是个苦恼的人,不认识字,也不会作诗作偈,但是我有一句老实话可以告诉你们,“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

  大家助念不到一刻钟,他告诉大家:‘佛来接引我了。’他就走了,瑞相希有,火化后还有舍利子。谛闲老法师对他非常赞叹。

  四、锅漏匠

  谛老法师在金山住了好些年,他在金山住时当知客。有一天,从家乡来了一位老乡,是他小时候的玩伴。这人是个手艺人,俗语讲“锅漏匠”,也就是盘、碟、碗、瓷器摔坏了可以拿锯子补好再使用(这时候没有了)。谛老法师原是买卖人,跟他舅舅学医。这时候在金山当知客,所以老乡来找他。

  这锯碗的手艺人找他说要出家,要认他做师父。谛老法师说:“你不行!都这么大岁数了!四十多了,没念过书,学经教自然是学不了;苦行你又受不了。你出家不是找麻烦吗?”劝他多次,他坚持非出家不可。这从小就认识,又是老乡。谛老不得已说:“你一定要出家,就得听我的话,我就收你做徒弟。”

  他说:“那当然!我认你做师父,你怎么说,我一定听。”

  谛老说:“你若听我话,你这么大岁数了,现学经教也来不及,你就直接修行,就听我说。”

  他说:“你说什么,我都听!只要让我出家。”

  谛老说:“早先有个手艺人,出家修行成道了!你就跟他学一学。”

  他说:“你只要收我做徒弟,你怎么说,我怎么听。”

  于是谛老接着说:“你出家以后也不要受戒,我给你找个小庙,你不要出庙门,就老实念佛。我给你找几个功德主护持你,供你吃饭。”

  谛老接着说:“南方宁波信佛的人很多,差不多每个乡村都有小庙,都有人信佛,拜佛。我去过,在那住过三年整。我给你找个小庙,在里面什么都不需要,你只须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念累了,你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再念。黑夜、白天不间断的念,什么事也别管,到时候吃两顿饭,我给你找好功德主。”

  谛老法师那时很有名望,信徒很多,就托人办妥这事。教他修行方法,就是闭关,也叫方便关。一个小庙一个人住着,每天有老太婆到时候来给煮两顿饭,他就不做买卖(手艺)了。听谛老法师告诉他这个修法,心想准是好道;这道一修,准能得好处。他也不知道将来会得什么好处!谛老就回金山了。

  以后他念了三四年的工夫,哪儿也不去。他那时正是初发心的时候,勇猛精进。俗话说,“出家一年,佛在眼前;出家过了三年,佛就到灵山”,离远了。人在初发心时,就告诉这个法门,他就心诚,一修到底。时间长了就懈怠,不当回事。

  他听谛老的话,只要睡醒,就念佛。他从前做手艺,挑东西,双腿有劲,就绕着佛念;累了就坐着念。谛老法师也不知他念得怎么样。就这样念了三四年。

  有一天,他告诉煮饭的老太太:“明天你不用给我煮饭了,我不吃午饭了。”

  老太太以为明天必是有人请他。这三四年也没看他去哪儿,很奇怪,就问他。

  他说,在当地有两个亲戚朋友,他出去看看。回来后,就对老太太说:“你明天早晨不用来煮饭了。”老太太以为他出去一趟,明天又有人请他吃饭。

  第二天老太太惦记师父,到吃饭的时候,就去小庙看他回来没有。小庙贫穷,不怕偷盗,虽有门也没关。老太太到门口就说:“师父吃饭回来了?”里面没人答应。走进屋,看见他在床铺下边站着,脸朝窗外,手上拿着数珠。老太太一看,问他话他也不答。仔细一看,师父已经死了!站着死的,念佛站着死的。老太太吓一跳,她就向邻近人说:“师父站着死了!”这就来了好些人来看。

  看师父一手拿着数珠,另一手握着灰,扳开手一看,他手里有八九块现大洋。那时南方人吐痰的痰盂不是洋磁的,有点水在里面。它都是灰盒子,是一个四方的托盘,盒子里放有灰。人吐痰在灰里,隔日倒了再换新灰。一看那吐痰的灰盒子,里里外外都是灰,再见他手上捏了一把灰,手里握着八九块现大洋。人们明白了,他一定是做手艺时存了的几块钱(当时大洋钱是很珍贵的,存了也没有柜子放,也没有锁,他就埋在痰灰盒里。谁偷东西也不会想到痰灰盒子里去偷)。他是恐怕死后别人不知道,他把钱抓在手里,站着念佛往生。他是预备拿着这些钱,让人们看看,好办理后事。应该是这个道理,这是谛老法师说的。

  后来,他的几位护法给谛老法师送信说:“你的徒弟站着死了!”

  谛老坐船第二天就来了。一看他那样站着都两三天,就这样直直的站着。谛老师父这才给他办后事。谛老说:“不错呀!你这出家没白出,比那当大法师,当方丈住持的高明得多了,像你这样的成就不多呀!”很赞叹他的。

  我说这谛老法师两个徒弟,还有一个是参禅的,一个念佛的。你们诸位比一比,那个参禅的很有几年苦功夫,做了个土地爷。这个耍手艺的锅漏匠,人家念三四年佛,立着就走了,总算是真有功夫。我听谛老法师说过两回,这是真事,很能警诫人。

  今天我说这话,大家要知道,念佛这法比参禅,比修止观,比修密宗,实在是超出,超近得多了!念佛法门,人人都能行,也不用把教理弄明白。只要肯念,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准能往生佛国。

  你们诸位师父、居士,不管在家、出家,要知道念佛法门的真实利益,有时间就得念。不管有效用没效用,到时候准能得好处,准有好结果。

  我没有工夫说这个,我自己亲眼看到的就有几个,亲耳听到的也有几个。不是古时候或多少年前的事情,都是现在的事情。好,多说不如多念!别耽误大家念佛。(倓虚老法师佛七开示



  其他相关文章
· 妄念纷飞控制不住,有什么对治方法吗?
· 斋公斋婆念佛心外取法,为何也有成功往生的?
· 三辈九品的两种划分方法?
· 决定往生的念佛功夫是欲界定(即等持)及以上?
· 念佛功夫、九品往生品位、极乐四土对应图解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