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外道魔障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缘何附佛外道屡禁不止,病根究竟在哪里?

  陈兵《论附佛外道》

  附佛外道为什么千余年来不绝如缕、屡禁不绝?为什么在蓷勫了封建专制、社会苦难大大减轻的现代还有增无减?为什么三宝俱在,代有高僧大德住持弘扬正法,而不少虔信佛教者包括一些知识分子和受过三皈五戒的佛弟子不去听那些佛学湛深、道德高尚、博学多识的佛学大师说法,不读诵渊深精妙的佛典,不参加合法的佛教活动,偏偏愿受不通佛法、人格卑劣、文化甚低的附佛外道教首诳惑,爱读诵他们编造的鄙俚不经、文句不通的伪经,爱冒着危险参加他们的非法活动?附佛外道这种久治不愈的社会毒瘤,病根究竟在哪里?如何根治?这是从古到今一脉相承的附佛外道现象提供给政界、学界、教界的一则公案,应严肃对待,深刻反思,认真参究。

  从根本上讲,附佛外道是人们较低层次的宗教需求与佛教现状之间矛盾的产物。较低层次信仰的第一需求,是企望“活佛”、“新佛”等圣人降临救度世人,与古犹太人盼望弥赛亚降临同类。怀此信仰者对不可见的神明和已灭度的佛陀信心不足,执着有形相可见的崇拜对象,不喜欢或不能依理性思考高深的哲理,而仰赖活生生的肉体佛、圣人救度,这种“活佛”、圣人往往被赋予神通广大、能满足多种世俗愿求的神格。这种信仰需求,常因专制压迫、人间苦难、社会弊病等外缘而膨胀。然现实佛教,已不能满足广大民众的这种信仰需求:肉体的佛陀早已灭度,时值末法,佛教哀颓,虽佛祖遗教尚在,而多深奥难懂,祖师大德之解释发挥,多带经院哲学气味,析理玄深,思辨致密,名相繁多,且侧重于出世间,层次过高,不能贴近人们的现实生活,唯上智者、专业修道者可入,非无文化、理论思维能力很低的广大民众所能接受。修持好的高僧大德虽然代不乏人,然多隐遁深山、谦恭无为,接触面、知名度较小,不能令多数民众见闻获益;或则其修持过于精严刻苦,广大民众难以引为楷模。而众多粥饭僧、哑羊僧之坐食信施、不守禁戒、贪求利养、执着事相,使民众产生反感。佛教之衰,与附佛外道之盛同步。佛教的衰颓,给了精于掌握民众心理的擅长文化投机的恶人可乘之机,他们被经压抑而膨胀变态的强烈世俗欲望驱迫,不遑顾及因果报应,可不象高僧大德那样严谨审慎、谦恭无为,而敢于抓住民众信仰心理,瞄准佛教弱点,妄称新佛出世或古佛降世蛊惑人心,用一切造神技术和方土伎俩制造偶像崇拜、名人效应,编造些通俗易懂的宝卷伪经广为宣传,信仰热切而智慧微浅的善良民众,便糊里糊涂上了他们的当。从法庆到李囧Z,代代附佛外道,莫不以“新佛出世”或古佛降世为立教之本,一脉相承无有变更,自称古佛降世或新佛出世,成为一切附佛外道最明显的标记,凡遇此等人,便可断定十个中有五双不是好东西,慎须提防佛菩萨化身,非仅一二,所在多有,既为化身,绝不会自己说破。《楞严经》佛言:“我灭度后,教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自称佛菩萨化现降世,不是骗子,便是入魔。兴办附佛外道,有巨大世俗利益可图,可使文化甚低、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不费气力地升级为万众归仰的神佛、明星,享受到皇帝也未必能享受到的尊荣,满足种种世俗欲望。正是这世俗尊荣名利,诱使一代代烦恼增上之徒附佛兴教,自投地狱。只要众生贪心不息,佛教虽存而衰,附佛外道恐怕就不易绝种。

  较低层次信仰心理的另一特点,是崇拜神异奇迹,并把神异奇迹视作心目中的“活佛”必备的神格。古今附佛外道,莫不抓住民众的这种信仰心理,制造神异奇迹以神化其教首。直至当今的卢胜彦、李囧Z,依然如此,并尽量攀附科学以为凭据。不少人误上附佛外道的当,便是由于好尚神异。炫耀神通异能,可看作附佛外道的又一重要标记,凡遇此等人,大须仔细。当知依佛法修持有素者,即便发诸神通,也必隐藏不露,不遇除以神通教化外别无他法教化的众生,绝不轻易显现,更不会以神通自夸。因为神通异能,仅为心识幻用,不能敌业,外道亦具,佛法精神,在以智慧断烦恼了生死,神通不过是禅定中的副产品,无神通也不妨正道,无智发通,容易增益烦恼,障道造业。为防盛谈神通掩盖佛法正旨故,为防世人误解佛教为神教巫术故,佛陀不言咒术,戒律严禁显通。故真正圣人、有修证者,不会炫耀神通。世间所见神通异能,往往作假非真,如“佛子张小平”原来被吹得神乎其神,后来被揭穿全属捏造。即使真实不虚,也未必是真神通,或可以咒术役使非人而现,或可被鬼魅附体而有,巫婆神汉,及病羸、意志薄弱者,常见因鬼神凭附而显神异,岂可当作圣人活佛之标志、具大智慧的凭据?

  较低层次信仰心理特别是现代人信仰心理的又一特点,是执着眼前小效,或只求治病健身,或仅望改善世俗生活。附佛外道尤当代李囧Z等,便善于抓住人们的这种心理需求以售其奸,或吹嘘入其教者可凭其符水、祖师加持触摸而愈病,或宣扬练其功者有病不用吃药而自愈,或鼓吹习其法者诸事顺遂、家和人安、不遭灾厄。他们传习的功法,也不无治病健身之效。当代附佛外道,善于陈列若干事例大事宣传,人们往往因得了治病消灾等效验,对附佛外道教首感恩戴德,深信入骨,或因轻信附佛外道的实效例证宣传而误入其邪径。殊不知愈病健身,原因多端。各家气功,练习有方者几乎都会有祛疾健身之效。信仰佛教,坐禅念佛,得治病健身、消灾免难、家和人安之益者,更为习见之事,发神通能“发功治病”者,亦大有其人,因属世间小效,佛教徒多不肖张扬宣传。现代心理学已证明:任何信仰的安慰及心理上的自我暗示,都可以产生调节身心、治病健身的效果。鬼神附体、巫婆神汉,也颇有确能发功为人治病者。被附佛外道、气功师们大肆吹嘘的发功治病及炼功不药而愈,大抵多属心理暗示或鬼神附体的作用。利用造神技术、名人效应,把一个人吹得神乎其神,使人崇仰信赖,组织盛大集会,形成集体气场,总会有一些人当场得气,有些人多年痼疾会当场不药而愈,甚至被激发出特异功能。千万人中,有一二个如此治好的病例,便大肆宣传,大量治之无效者则掩盖不言。这是当代气功大师们人人知晓的秘机,附佛外道最会运用。即便是练其功实际得到好处,也是得小失大:因此深信附佛外道,接受其邪见,远离正人正道,随附佛外道谤佛谤法,卖力传其邪道,成为魔眷,造无间业,自害害人,堕入地狱长劫受苦,是为占小便宜吃大亏,可谓无智之尤。

  附佛外道的猖獗,严重破坏佛法的弘扬,是佛教在近世以来面临的诸挑呀中不得不回应的一种。随着社会的不断民主化,政治力量对附佛外道的压制越来越小,附佛外道自由发展,将会升格为合法的新宗教,与佛教革新派相混淆。在日本和南韩,新兴佛教层出不穷,数以百计,其中便不乏实际背离佛陀正法的附佛外道。这已成为现代佛教发展的一种趋势。如何在这种情势下弘扬护持佛陀正法,是佛教界应作长远考虑的一大问题。

  郭兆明居士说得好:附佛外道的昌盛,“亦可反影佛教正信者在宣传方面的失败,使跳梁小丑有机可乘”(《香港佛教》第355期)。附佛外道是佛教衰颓的伴生物,也是反射佛教弊病的镜子,佛教应从这面镜子中发现自身的缺陷,针治弊病,振作图强。加强自身建设,整顿道风,培育人才,是回应附佛外道挑战的根本。其次,应在契机施教上大下功夫,说法应尽量通俗易懂,尽量契入民众生活,使广大民众都能接受,都能从佛法中首先得到去病健身、安和吉祥的实效。应尽量提高佛教徒的素质,提高信仰层次,运用多种方式弘扬佛教的智慧,提高国民的思维水平,使广大民众都明白佛法以智慧自净其心的精神,将较低层次的信仰引导向理性的、智信的高层次信仰。

  对附佛外道,佛教界不能坐视不理。应向民众和政府有关部门揭露附佛外道假佛教旗号贩卖邪法的行径,批驳其邪说,揭示其祸害,以佛教团体的名义对其毁谤佛教的作法和助长附佛外道宣扬邪法的出版部门等提出严正抗议,乃至通过法律程序提出控诉,维护佛教权益。对佛教内部的附佛外道,应予驱摈揭露。对误信附佛外道的人,应以友善的态度予以劝导,帮助他们弃暗投明。只有芟除附佛外道的毒草藤蔓,佛法的菩提树才能茁壮生长,福荫群生。只有广大民众具有了佛法的正见,提高了信仰层次,附佛外道的毒草藤蔓才会失去其孳生的土壤。



  其他相关文章
· 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无漏身,破坏正法
· 附佛外道源流
· 附佛外道的特质与祸害
· 当前中国信仰整体状况:宗教不彰巫术盛行
· 莲池大师对星命、风水迷信的批判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