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修持方法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应该怎样听闻佛法

  (出自《居士学佛100问》)

  (一)听闻的规则与道理。

  (1)思维听闻佛法的殊胜利益。龙树菩萨在其《听闻集》中写道:‘由闻知诸法,由闻遮诸恶,由闻断无义,由闻得涅槃。’大意是说,由于听闻讲经说法,就能知道、明白宇宙万事、万物的真相,建立正确的见解,得大智慧,解除疑惑,明辨善恶,从而避免错误,解脱烦恼,身心健康,快乐无忧,脱离生死大苦。如禅宗六祖慧能,就是听闻《金刚经》而开悟,得大智慧、大辩才、大快乐,其《六祖坛经》,传遍天下,影响中国文化至深至远,公认为中国文化之经典。

  一位学佛的医生庆幸自己能听闻到佛法,她说:我们在学医时,我们念病理、内、外、妇、儿……种种的科别,里面所讲的众生种种痛苦,就是佛经的注脚,可以说是给佛经的‘苦谛’作注解。念下来,会发现我们所学的东西,样样不离佛法。在念组织学的时候,电子显微镜显示告诉我们,细胞膜上有孔,后来又发现,孔上又有膜。所以,当我们在念《华严经》的时候,更容易了解到‘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一一佛处众会中,我见恒演菩提行’的伟大。念一念‘在一毛孔中转大囧琺錀’的句子,就觉得很有意思。

  佛陀在古时候就讲过,我们的身体里有好多、好多的虫啊!当我们念了医学以后,发现白血球的运动、变形虫的运动,它一下子在血管里头,一下子钻到血管外头,哪里有问题,它就奔赴而去了。这些佛陀在二千多年以前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不需要搬一个电子显微镜,这是何等的大智慧啊!他老人家也不需要拿一个天文望远镜就可以说:‘有世界如盘形,有世界如洄复形。’(不同的星系)

  我们上解剖的时候,更容易了解‘缘起性空’的道理,而容易练习不净观。一个人的眼睛、鼻子、头发都还在,可是他的呼吸没有了,一切都停了,本来你可以跟他握握手、谈谈话的,但是,现在你看著他竟然无语以对。再把他一样一样的割开,发现人在哪里呢!我在哪里呢?我们应该由这种分析上慢慢的来思考一下,进而体会《心经》上所讲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的道理。以前在法师讲到净色根的时候,曾经回想到我们在念‘神经’的时候,讲到‘痛觉’,或是其他的感觉传导,说穿了,只不过是细胞内外的一些钠离子、钾离子出出入入电位改变,一些化学物质传送而已。它出它入然后又大概各自回去,就是这样,那就是平常我们所执著的‘痛’,或是我们平常所执著的触觉、欢悦或是痛苦啊!从这些里头,一样一样的来回想,才发现,其实佛陀老早就把这些医学的道理说得很清楚了,只是我们现在用不同的文字、不同的叙述来看而已!

  佛经天天念,不懂也念,但愿书念千遍,其义自现。后来,发现这都用上来了,最近才慢慢体会到《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里头所讲:‘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后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当我到医院去以后,我发现不仅是‘十二如来在一劫当中’,我发现每天都有好多的‘如来’(病人),敲了我诊察室的门,进来告诉我苦、集、灭、道的道理,来教我念佛,来提醒我要提起这一念佛号,免堕生死轮回。本来学佛学得很散漫,在过去总是觉得念一句阿弥陀佛,这是很简单的,五逆十恶念个十句都能够往生,这有什么难呢?哎呀!像我这个样子,决定没有问题!行医以后,每天那么多尊的‘如来’(病人)来‘演戏’教我,演出了这种念佛的困难性,才叫我整个心境改变了,不敢再轻忽,也才发现到佛菩萨是何等的慈悲!佛菩萨为我们,如此倍尝辛酸!当我到肿瘤科以后,更加体会到佛菩萨在教导众生的时候的那种心境。

  无始劫以来,佛陀眼看著我得那么重的‘病’,伸著手一直要拉我,但我一直不肯接受治疗,至今流浪生死,备受众苦。我们在这个娑婆世界里面互相猜忌、互相怀疑,习惯了以后,我们不能够相信任何的好事,我们不敢相信阿弥陀佛老早老早为我们苦心设计了一个极乐世界,在那边等待我们,每天每天在那里等待我们,伸著手,准备接引我们到那里去,我们已经失去了这种相信的能力了,在这段时间,我才慢慢体会到,佛说净土法门是难信之法。在医院里几乎每一位病人来告诉我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告诉我一段不一样的法,来提醒我们念佛;用一种不同的角度,一种不同的激励方法来教我们念佛,这时候才发现到:原来每一个众生,都是我们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物件,他来教我们怎样往上求佛道,怎样往下度众生,就好像观世音菩萨所拿的杨柳枝一样,杨柳枝心是向上的、坚实的,但是它的枝条是柔软的、向下的,我们在学习当中,必须要同时学得杨柳这种坚硬的枝心向上,以及这种柔软的枝条向下。当我们换了一个角度的时候,当我们用一种学佛的心来学医,用学佛的心来行医的时候,这一切似乎都变了!慢慢才体会到所谓的‘平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有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是鼻咽癌,她告诉我:‘喝牛奶的时候像刀子割喉咙一样,几天几夜喝不下一点东西。’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这么大的压力与恐惧,常使她瞪直了眼睛,呆呆地躺在床上。由于观察病人的痛苦,听他们细诉,我才明白原来饿鬼、地狱的苦,不是像我原来所想像——‘是佛怕人做坏事讲来吓人的。’也才深信佛是真语者、实语者。我也感受到烤鸭的呼唤——我的内心跟看到病人是一样的难过!‘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我们怎么晓得,今天我们加在烤鸭身上的痛苦,来日不是这样的加在自己的身上呢?这种痛苦使她念佛,她和她妈妈也发心皈依,受五戒了,当我为她们讲解杀生戒时,她的妈妈流著眼泪说,一直到她看见女儿在生死边缘的挣扎,皮肤焦烂的苦,她才了解过去杀鸡时,刀子加给鸡脖子的痛苦。佛菩萨教人念佛的方法有很多,为什么一定要等如此千般受苦才回头呢?

  还有另一位鼻咽癌患者,他的肿瘤很大、烂穿了皮肉,颈总动脉都可以看得见,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脸都已经歪了,颈动脉大血管破裂,血流得一蹋糊涂,在这个时候,我教他念佛,没有想到,他真的能够把持住这一句佛号,一句又一句地念,他的声带已经受到了肿瘤的破坏,念佛已经不能够念出声音来,他用沙哑的声音告诉我说:‘我在这里修身养性,我在这里反省我一生所作所为,什么事做错了,我很想去做一些善事,当我好起来的时候,请你带我到寺庙去。’我心里很难过,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等到这一天,才想到‘我要去做善事,我要去寺庙?’请问大家,我们平常身体健康、精神饱满的人,每天有没有这样的用功来念呢?我们一定要等到这种力不从心的时候吗?当我们像他一样痛苦的时候,有没有像他这种忍耐力来念佛呢?若静坐的时候,念佛有十分的工夫,亦即念得一百句是一百句,没有一句打失;念得一万句是一万句,没有一句打失,才是十分的工夫。静坐中有十分的工夫,动中只有一分;动中有十分的工夫,睡梦中只有一分;睡梦中有十分,病中只有一分;病中有十分,临命终只有一分,我们有多少的工夫能够来经历这种生死的考验呢?我看著他的时候,陪著他念佛,念到我泪流满面,想到佛在《地藏经》里面咐嘱地藏菩萨的话:‘勿令众生堕于恶道中一日一夜。’看著他人也看著自己,在这个六道轮回中生死流转,不知要到几时?而佛菩萨那么慈悲,甚至不忍心让我们堕到恶道中一日一夜,辗转反覆,一劝再劝,诚如灵山寺佛堂上题的对联:

  累吾化身八千次

  为汝说法四九年

  若不觉悟,我们怎么对得起佛陀呢?

  另外一个鼻咽癌的女病人,才二、三十岁,半夜里她在别的医院里,呼吸困难(因肿瘤压迫呼吸道),被送到我们医院来急救,作气管切开术。而气管插管急救无效,早上就断气,血压、心跳也都测不到了,家属在办离院手续!我一看,人已经断气了,那时候内心感到很难过,在耳边跟她说:‘你在短短的生命中,已经经历了那么大的痛苦,在这个时候,请你提起正念跟我来念佛。’因佛昔本誓:‘若有众生欲生我国至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此时唯愿佛慈悲摄受。我在旁边一句又一句地念,没有想到,她竟然泪流满面,当时,我把加护病房的护士请过来,告诉她们:佛法所说的人在呼吸停止以后,‘八识’ 还没有离开,得到了证实。我们千万要善待一个临终的人,我们千万要善待一个所谓‘死掉的人’。面对死亡,我每次都会记得她流下来的眼泪,希望大家也能够记得!

  当深入了解一个众生的苦楚,倾听他们夜晚的呻吟时,才会体认到佛为什么要一再一再地来说这个‘苦’字,佛法并不是悲观的,佛已经用他的大智慧,看到我们所受的种种苦,所以,他才来说这些法,为的是叫我们不再吃这样的苦头。

  在我值班室的隔壁住著一位年老的病人,从他的脸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相当有学问修养的人,据说他以前是大学教授,每天我进去的时候,从来没看他张开过眼睛,大、小便不能控制,就泡在这个屎尿堆里面,过去曾经是一位有学问、有地位的教授,今天却躺在这个屎尿堆中,不省人事,也没有家属来照顾他,每天我进病房的时候,就在他耳朵边喊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总是把他叫一叫,摇一摇。这天,他竟然很出乎意料之外的,念了二声阿弥陀佛,而且他奋斗著合掌,他想要念,但是那二声过后,我却没有再听到第三声的佛号。大家想想看,这就是‘老’啊!想要合掌念一句的佛,想要奋斗出一句的阿弥陀佛,都这么难,我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他的意愿,却听不见那个声音,原来,老来念一句佛,是娑婆世界的大难事啊!想想生、老、病、死,想想人生的种种痛苦,现在就应该加紧用功学佛、念佛啊!

  因此,我们应以五种思维,听闻佛法:第一、思维佛陀在世极其珍贵难遇,佛法在世也极其珍贵难遇,因此,应作珍宝想。第二、思维听闻佛法,能不断增长智慧,因此,应作眼目想。第三,由于得到大智慧,能有正确的见解,对于事理才会有正确的认识,才能通达宇宙、人生一切之总相(空相、真相)和别相(差别相),因此,应作光明想(象征智慧)。第四,思维听闻佛法,身体力行,最终能得到涅槃菩提果(佛果),快乐无忧,因此,应作殊胜利益想。第五、思维听闻佛法,现在也能得到成就佛果之因缘,即得到止(定)观(慧)之乐,法喜充满,因此,应作法喜无过失想。如此思维,即是思维听闻佛法之殊胜利益。应反复思维,方能欢喜听闻,方能入佛门,方能接受佛陀之教育,方能得到殊胜的大利益。

  (2)对佛法和法师恭敬供养。《地藏经》云:‘专信恭敬听闻法,不应于彼起毁谤。于说法师供养者,谓于师起如佛想。’大意是,要专一、净信、恭敬地听闻佛法,不可毁谤。对讲经的法师,要像对佛陀那样,恭敬供养,不应挑剔法师的毛病,诸如持戒不严、出身低下、相貌丑陋、语言粗俗、话不悦耳等。听闻佛法时,应按照以下六条要求自己:第一、谦虚律己。所谓慢(傲慢)如高山,法水(比喻佛法)不入。第二、按时听闻。第三、恭敬供养。第四、不应嗔怒。第五、如法修行。第六、不求法师过失。所谓:观德莫观失。所谓: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这样才能身心受益,有所长进。正如印光大师所说:‘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则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无恭敬而致亵慢,则罪业愈增,而福慧愈减矣。’ (《(正)复邓伯诚书一》)

  可见,得到佛法殊胜利益的关键,就是恳切至诚,十分恭敬。

  (3)正式听闻的规则与道理。首先,断除三种过失。第一、人虽在场,心不在焉,听而不闻。第二、虽然在听,但心不清净,自以为是,听不进正法。第三、心不专一,不能坚持,不能牢记。

  这样听闻佛法,得不到殊胜的大利益,因此,应断除以上过失。听闻时,应一心专注,如理(按照佛法)思维,反复忆念。还应作以下六种观想,对治上述过失。

  其次,具足六种观想。第一、应观想自己像病人。什么病?贪(贪得无厌)、嗔(愤怒报复)、痴(不信因果、任意妄为)等,此乃三毒,害人害己,引发种种痛苦和烦恼。第二、应观想说法师像医生,亲近听闻,恭敬供养,依教奉行,治疗病苦。第三、应观想说法师所讲佛陀的教诫像药品,能治大病,故应珍视、忆念,牢记在心。第四、应观想精勤修行像服药治病。如果看了医生不吃药,病能好吗?对法师所讲佛陀的教导,若不依教修习,则不能对治贪、嗔、痴等大病;若不持之以恒、认真专一、长期修行、身体力行,则无法解脱种种痛苦和烦恼。第五、应观想说法师就是佛陀,至诚恭敬。第六、既然佛法有如此功效,我们当然希愿优秀的法师来弘扬,使正法久住世间,造福社会,利益一切众生。

  正如印光法师所说:‘大觉世尊,善治众生身心等病,善使天下太平,人民安乐。心病者何?贪嗔痴是。既有此病,则心不得其正,而逐情违理之念,炽然而起。此念既起,必欲遂己所欲,则杀盗淫之劣心,直下现诸事实矣。所谓由惑造业,由业招苦,经尘沙劫,无有了期。如来悯之,随彼众生之病,为之下药。为彼说言,贪嗔痴心,非汝本心。汝之本心,圆明净妙,如净明镜,了无一物;有物当前,无不彻照。物来不拒,物去不留;守我天真,不随物转。迷心逐境,是名愚夫;背尘合觉,使入圣流。人若知此,心病便愈。心病既愈,身病无根;纵有寒热感触,亦无危险。心既得其正,身随之而正。以既无贪嗔痴之情念,何由而有杀盗淫之劣行乎?人各如是,则民胞物与,一视同仁。又何有争地争城,互相残杀之事乎?以故古之聪明睿智之王臣,无不崇奉而护持者,以其能致治于未乱,保邦于未危,不识不知,致太平于无形迹中也。’ (《(续)香光莲社三圣殿记》)

  总之,应如此发心:为利益一切众生,我希愿成佛;为了成佛,现在应修学成佛之因缘;要知道此因缘,需听闻佛法。因此,应思念听闻佛法的殊胜利益,持之以恒,经常反复听闻,勇猛精进,断除三种过失,正确听闻。

  备注:

  【阿赖耶识】阿赖耶,为八识(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等识)之一,九识(八识及阿摩罗识)之一。又作阿罗耶识、阿黎耶识、阿剌耶识、阿梨耶识。略称赖耶、梨耶。旧译作无没识,新译作藏识。或作第八识、本识、宅识。无没识意谓执持诸法而不迷失心性;以其为诸法之根本,故亦称本识;以其为诸识作用之最强者,故亦称识主。此识为宇宙万有之本,含藏万有,使之存而不失,故称藏识。又因其能含藏生长万有之种子,故亦称种子识。

  【法师】指通晓佛法又能引导众生修行之人。又作说法师、大囧琺师。广义之法师,通指佛陀及其弟子;狭义则专指一般通晓经或律之行者,称为经师或律师。佛菩萨及其大弟子等,皆知深妙之法,又知众生根机之利钝而为之演说,故称大囧琺师。

  关于法师之资格,据《瑜伽师地论》卷八十一、《十住毗婆沙论》卷七、澄观之《华严经疏》卷四十三等所载,必须具备下列条件:(一)法师十德,即:善知法义、能广宣说、处众无畏、无断辩才、巧方便说、法随法行、威仪具足、勇猛精进、身心无倦、成就忍力等十德。具足此十法,则能成就众相圆满。(二)行四法,即:(1)广博多学,能持一切言词章句。(2)善知世间、出世间诸法生灭之相。(3)得禅定智慧,于诸种经法中,能随顺而无诤。(4)不增不减如法而行,言行一致。

  就法师之类别而论,据《法华经》卷四法师品、卷六法师功德品载,依法师之专长及其弘法之差异可分为受持、读经、诵经、解说、书写等五种,称为五种法师。然后世则演成书写、供养、施他、听、披读、受持、正开演、说、诵、思修等十种法师。

  此外,我国称道安、慧远等学问德行高深者为法师,然对鸠摩罗什、玄奘等对翻译经藏有卓然贡献之大译经师,则多称三藏法师,以别于禅师、律师等称呼。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讲经说法的规矩是什么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