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修持方法问答 - 什么是正信    │ 文章推荐
 

  什么是正信

  (出自《居士学佛100问》)

  正信即正直之信念。系相对于邪信而言,即指虔信佛所说正法之心,此信心不因遭逢诸异道而稍生疑念。

  《华严经》说:‘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 《大智度论》说:‘佛法大海,信为能入,智为能度。’ 学佛以信为入门。有了虔诚的信仰,即可长养善根,所以信为一切正道助道功德生长之母。由于各人的根性不同,对所信仰的法门也有不同的偏重。有的居士,偏信五戒十善人天因果的善愿行。有的居士,偏信声闻乘的解脱行,发出离心,厌离三界的苦难而希求解脱。有的居士,利乐有情的心识特胜,偏信发菩提心,修四弘誓愿133、六波罗蜜多、四摄134化度。有的居士,厌离欲界粗苦,修习四禅八定,以得寂静为乐。有的居士,厌离三界苦,欣求极乐往生净土,以专一念佛为志。有的居士,参禅学道,真参实悟,以开悟为期。有的居士,诵经礼佛、写经弘法。以上都是正信的一分,随力行持,都能获益。我们必须树立正信,坚持正信,遇事应变,随处皆通,无著自在,心安理得,不粘著于事相,虽处逆境,任运解脱,是真学佛的自在人。

  对于佛陀所宣说的真理事实,相信是真实不虚的。对于佛菩萨声闻所具有的功德,相信是无伪的存在;对于佛所宣说的真理事实和佛的功德,相信自己能证能得。对于真理事实,能深刻思考决定即得无碍忍解。对佛菩萨声闻所具有的功德,希望好乐欲求,以能证能得的坚定信受不疑,不为非理之说所动摇,就是清净的正信心。

  真理事实,即佛陀宣说的教法。如四谛135、五蕴136、十二缘起137、六度、二无我138、三法印139等,都是佛陀亲证亲知而宣说,皆是真实的事相理体。对这些真实事相理体坚信不疑,是为正信。 从四谛来说,就是苦集灭道四种真实不虚之相,明染净两种因果。苦集是杂染因果,灭道是清净因果。苦是逼迫义,凡是有漏140的法,一切皆苦。所谓乐者,不过是暂时的相对的领受,究其本质迁流变坏来讲,还是行苦。所以世间的有漏法,都是苦苦、坏苦、行苦141所摄,是真实不虚的。人的一生,扩而易知的为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僧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略摄一切五取蕴苦142。这八种苦,一个人只要不是幼年死亡或中夭者,大都不可避免要受八苦的逼迫。这里以三苦举例来说,如有人遭受到了不如意的事,或身体上已经有残废疾病等痛苦,再给与针灸服药刀割治疗,则是苦上加苦,是为苦苦。一种心爱的东西或亲戚朋友,遭到破坏因缘,心生痛苦,是为坏苦。一切有为法143,都是刹那迁流变易的,给人以不安定的逼迫感受,这就是行苦。这些都是真实不虚的事相,所以一切迁变流动的有漏法,都决定是苦。

  苦是果法的表露,追究其原因,都是由烦恼业行招感而来的,所以苦果的因,就是集谛。这苦集二谛,就构成有漏杂染的因果;灭是灭尽义,即断除烦恼业行因果的苦集二谛而得到的寂灭解脱,是一种清净寂灭无为144的境界,是修道所得的结果。道是出离义,即证得寂灭的因行,修行道谛,可以离苦集而证得圆满寂灭的涅槃。道有正道和助道,正道即诸无漏的智慧,助道即诸有漏对治的方便善法。由此道故,知苦断集、慕灭修道。道是能证得灭谛的因,灭谛是道证之果,故由灭道二谛构成出离的清净因果关系。

  解说四谛的意义,在经论中说得很多,也很深细,这里只作了简单的介绍,使我们知道四谛是真实不虚的真理事实。佛陀在菩提树下成等正觉后,首先就是到鹿野苑为憍陈如等五人说苦集灭道四谛法,五人听了之后,漏尽145结解146,证阿罗汉。佛陀最后在双林树间入灭时说《遗教经》,又重宣四谛法门。世尊初转法錀147和最后说法都是说四谛法门,可见四谛法的重要了。

  又如业果148,是佛教教义上最重要的内容,即一切众生的生死流转,声闻独觉圣人的断染证净,菩萨的修行六度四摄,证得无上正等正觉149,都是染净业力的体现。依业流转,依业出离,此理不虚。《妙法圣念处经》说:‘业果善不善,所作受决定,自作自缠缚,如蚕等无异。’业果决定,说明一切众生,毕竟都无主宰自在的实我150我所151,随善恶染净的业力,各自受报。业是身语意的造作,顺理利人的造作是善业,违理损人的造作是恶业。善业有生乐果的力用,恶业有生恶果的力用。善恶业招感果报的功能势力是坚强的,如善业未为邪见损害,恶业未修善法对治,纵经百千万亿大劫152,也不会消失,到因缘成熟的时候,决定招感果报不虚。所以佛陀在许多经典里都说:‘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在业力感果上,又有别业和共业的差别。个人所招感的一切称为别业,如身相好丑,智慧高低,寿命长短等,为别业所感,是为正报。与别人共同享受的衣食住行,山水环境,医药卫生等各种共同的东西,是大家过去的共业所感,称为共业,是为依报。详细分析起来,还有别中别,共中不共的差别。这种业果决定的道理,是甚深的真理。如果每个人都相信这个真理,则人人断恶修善,人人互相尊重爱敬,自然清净和谐,天下太平。

  总起来讲,信有三种差别:一信‘实’有,即对于佛陀所说一切法的真理事相,深信忍可153为有,就是‘忍’义。二、信有‘德’ ,即对于佛菩萨声闻圣者所证清净功德,深信思可为有,生起爱乐,就是‘乐’义。三、信有‘能’ ,即对于真理事实以及世出世间有漏无漏善法,深信自己及他人,只要依著佛陀的教导去修习,都能成就。学佛者在自己思想意识上生起这样的信心,便是正信,能对治一切的邪念和不信,专心一意地修习善法,坚信不疑。所以《成唯识论》说‘信’乃‘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 。勇往直前无挂碍,坚持正信必成佛。 学佛的人,树立和坚持了正信,就决不会去做不符合正信的事。如问卦、抽签、烧纸钱、看相、算命、堪舆(风水)、观星等等,本为佛陀所禁止,岂能信受宣传?作为一个佛弟子,应以所知所解的正法,宣传弘扬,不应做违背佛教宗旨的事情。我们要珍惜自己的正信,自己要依教而行,也要做宣传解释工作,令非正信者舍邪归正。一个佛弟子的言行,关系到佛教的兴衰存亡,我们要随时随地庄严三宝,光显正信。 有正信才能行善积德,身心清净,自、他皆受益。

  备注:

  133 【四弘誓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此四弘誓愿是菩萨所立,凡是大乘行者皆宜牢记和实践。

  134 【四摄法】布施摄、爱语摄、利行摄、同事摄。布施摄是对于钱财心重的人,用财施,对于求知心重的人,用法施,使双方情谊逐渐深厚,而达到我度化对方的目的;爱语摄是随著众生的根性,以温和慈爱的言语相对,令他生欢喜心,感到我和蔼可亲而与我接近,以达到我度化对方的目的;利行摄是修菩萨道者,以身口意诸行皆有利于人,以损己利人的行为,感化众生共修佛道,以达到我度人的目的;同事摄是修菩萨道者,要深入社会各阶层中,与各行各业的人相接近,做其朋友,与其同事,在契机契缘的情况下,而度化之。菩萨济度众生,必须先行此四摄法,使众生爱我敬我信我,然后方能听我劝导,修行佛道。

  135 【四圣谛】又名四真谛,或四谛法,即苦谛、集谛、灭谛、道谛。苦谛是说明人生多苦的真理,人生有三苦,八苦,无量诸苦,苦是现实宇宙人生的真相;集谛的集是集起的意思,是说明人生的痛苦是怎样来的真理,人生的痛苦是由于凡夫自身的愚痴无明,和贪欲嗔恚等烦恼的掀动,而去造作种种的不善业,结果才会招集种种的痛苦;灭谛是说明涅槃境界才是多苦的人生最理想最究竟的归宿的真理,因涅槃是常住、安乐、寂静的境界;道谛是说明人要修道才能证得涅槃的真理,道有多种,主要是指修习八正道。此四圣谛括尽了世出世间的两重因果,集是因,苦是果,是迷界的因果;道是因,灭是果,是悟界的因果。

  136 【五蕴】蕴是积集的意思,五蕴就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色就是一般所说的物质,变碍为义,是地、水、火、风四大种所造;受就是感受,领纳为义,其中包括苦、乐、舍三受;想就是想像,于善恶憎爱等境界中,取种种相,作种种想;行就是行为或造作,由意念而行动去造作种种的善恶业;识就是了别的意思,由识去辨别所缘所对的境界。在此五蕴中,前一种属于物质,后四种属于精神,乃是构成人身的五种要素。

  137 【十二缘起】又作十二有支、十二因缘。指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等十二支。

  138 【二无我】人无我和法无我。人无我是了解五蕴假和合之义,知道人无常一的我体可得;法无我是了解诸法因缘生之义,知道诸法皆无实在的体用。

  139 【三法印】诸行无常印、诸法无我印、涅槃寂静印。诸行无常是说一切世间法无时不在生住异灭中,过去有的,现在起了变异,现在有的,将来终归幻灭;诸法无我是说在一切有为无为的诸法中,无有我的实体;涅槃寂静是说涅槃的境界,灭除一切生死的痛苦,无为安乐,故涅槃是寂静的。凡符合此三原则的,便是佛正法,有如世间印信,用为证明,故名法印。

  140 【有漏】漏是烦恼的别名,有漏就是有烦恼。漏含有漏泄和漏落二义:贪嗔等烦恼,日夜由六根门头漏泄流注而不止,叫做漏;又烦恼能使人漏落于三恶道,也叫做漏,所以有烦恼之法就叫做有漏法,而世间的一切有为法,都是有烦恼的有漏法。

  141 【三苦】苦苦、坏苦、行苦。苦苦是心身受苦时所生的苦;坏苦是偶现之乐境失去时所感受的苦;行苦是诸行无常迁流不息不得安定的苦。欲界三苦俱全,色界只有坏行二苦,无色界则只有行苦。

  142 【八苦】乃众生轮回六道所受之八种苦果,为四谛中苦谛之主要内容。即:(一)生苦,有五种,即:(1)受胎,谓识托母胎之时,在母腹中窄隘不净。(2)种子,谓识托父母遗体,其识种子随母气息出入,不得自在。(3)增长,谓在母腹中,经十月日,内热煎煮,身形渐成,住在生脏之下,熟脏之上,间夹如狱。(4)出胎,谓初生下,有冷风、热风吹身及衣服等物触体,肌肤柔嫩,如被物刺。(5)种类,谓人有富贵贫贱,相貌有残缺妍丑等。(二)老苦,有二种,即:(1)增长,谓从少至壮,从壮至衰,气力羸少,动止不宁。(2)灭坏,谓盛去衰来,精神耗减,其命日促,渐至朽坏。(三)病苦,有二种,即:(1)身病,谓四大不调,疾病交攻。如地大不调,举身沉重;风大不调,举身倔强;水大不调,举身胖肿;火大不调,举身蒸热。(2)心病,谓心怀苦恼,忧切悲哀。(四)死苦,有二种,即:(1)病死,谓因疾病寿尽而死。(2)外缘,谓或遇恶缘或遭水火等难而死。(五)爱别离苦,谓常所亲爱之人,乖违离散不得共处。(六)怨憎会苦,谓常所怨仇憎恶之人,本求远离,而反集聚。(七)求不得苦,谓世间一切事物,心所爱乐者,求之而不能得。(八)五阴盛苦,五阴,即色受想行识。阴,盖覆之义,谓能盖覆真性,不令显发。盛,炽盛、容受等义,谓前生老病死等众苦聚集,故称五阴盛苦。

  143 【有为法】指因缘和合而生的一切。

  144 【无为】无因缘的造作,即真理的别名。

  145【漏尽】断尽一切的烦恼。

  146【结解】结与解。结是烦恼所缚;解是证悟真理而得自在。

  147 【法錀】为对于佛法之喻称。以轮比喻佛法,其义有三:(一)催破之义,因佛法能摧破众生之罪恶,犹如转轮圣王之轮宝,能辗摧山岳岩石,故喻之为法錀。(二)辗转之义,因佛之说法不停滞于一人一处,犹如车轮辗转不停,故称法錀。(三)圆满之义,因佛所说之教法圆满无缺,故以轮之圆满喻之,而称法錀。《大智度论》卷二十五(大二五·二四五上):“佛转法錀,一切世间天及人中无碍无遮。(中略)遇佛法錀,一切烦恼毒皆灭。(中略)一切邪见、疑悔、灾害皆悉消灭。”

  148 【业果】善恶业因所招感的苦乐果报。

  149 【无上正等正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新译,意思是宇宙间至高无上真正平等普遍的觉悟,亦即究竟圆满的佛果。

  150 【实我】实在的我。我本来是五蕴假合而有的,离开了五蕴,那里有实我的存在。

  【五蕴】蕴是积集的意思,五蕴就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色就是一般所说的物质,变碍为义,是地、水、火、风四大种所造;受就是感受,领纳为义,其中包括苦、乐、舍三受;想就是想像,于善恶憎爱等境界中,取种种相,作种种想;行就是行为或造作,由意念而行动去造作种种的善恶业;识就是了别的意思,由识去辨别所缘所对的境界。在此五蕴中,前一种属于物质,后四种属于精神,乃是构成人身的五种要素。

  151 【我所】我所有的简称。有我见的人,对于身外之物都认为我所有,叫做我所。

  152 【大劫】合八十小劫或是成住坏空四个中劫为一大劫。

  153 【忍】忍辱、忍耐、堪忍、忍许、忍可、安忍等意。即受他人之侮辱恼害等而不生嗔心,或自身遇苦而不动心,证悟真理,心安住于理上。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怎样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