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修持方法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恰到好处的谦虚,才令人尊敬

  《印光法师文钞》复永嘉某居士昆季书

  仲春一别,忽值夏令,光阴迅速,殊堪惊人,每忆二位信心真切,法眼未明,致令捨高明而取卑暗。何异弃家里之活佛,供野外之土偶。不特自失正见,贻诮大方。即光亦进退咸乖,殊深惭赧耳。

  来书谓后有所著,随时见贶。光目昏体衰,无事不亲翰墨。纵因事有作,亦同集字聚叶,有何可观。然恐辜负所期,今将以前残羹馊饭,略盛一二。倘不嫌酸臭,亦可作反尝尝自性之前茅。

  白话释:

  仲春分别之后,转眼就到了夏季,光阴迅速,真是惊人啊。每次想到二位信心真切,但是法眼未明,导致你们舍弃其他高明的法师,而选择卑暗的印光大师,这就好像是舍弃了家中的活佛,去供养野外的土像,不但是自己失去正见,贻笑大方,即便是印光大师自己,也感觉进退两难,深感惭愧。

  来信说如果印光大师日后有所著作,随时赐给他们,印光大师说自己目昏体衰,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不会去亲近笔墨。纵然有事必须要写文章,也如同集字聚叶一样,没什么阅读价值。然而恐怕辜负您的期望,所以现在把以前写的残羹馊饭,略微装一些,如果您不嫌酸臭,也可以作为反尝尝自性的开胃菜。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虽悟理性而仍不废事修,方为真修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