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修持方法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燃指供佛持戒等苦行的本质是什么?

  《印光法师文钞》复恒惭法师书二

  问,佛世时,虽分有菩萨比丘二众,比丘形虽异俗,持戒一依佛制。结夏时,虽离佛独居,亦尚无何等标记持犯,不过各藏蜡人一枚以志之耳。夫然,则求戒之制,固非始于佛世时也明矣。今人既多以戒疤有无判别僧俗,则戒疤关于僧也,盖亦重焉。且戒之数必十二者,毕竟于法有何所表。今世僧人对此,绝鲜有知其所从来者。若不明其出处,及其作用,将焉以答外难。无智陋僧,又焉知戒之可重耶。

  答,佛初成道,即说梵网经菩萨戒。至于比丘戒,乃因有犯而制。何得说求戒之事,非始于佛世乎。至于坐夏之法,特用蜡人以验其戒力之全否,此不过表示人各宜严持净戒而已。如世之行功过格者,居心动念行事,其善恶毕记。其记者,为防非止恶,力修善行耳。非以记为行善止恶之必要也。能时时省察,不记亦无碍。不省察,记亦无益。自己持戒之全缺,自己岂有不知。虽不用蜡人之验,能自瞒乎。自既不能瞒,则佛菩萨神通圣人,与天地鬼神,皆不能瞒。所暂能瞒者唯人耳。而人纵能瞒,戒德元著与不著,人亦可得而知。是则人亦不能瞒矣。但期著力于持戒,不必定欲取验于蜡人也。

  汝既受过戒,开示苦行,令燃身臂指供佛,以凡夫未得忍,但止燃香而已。此语,楞严六卷末四种清净明诲中已说。梵网法华皆有其说。汝不在燃香供佛上作道理,在戒疤上作道理,即成捨本逐末。然末世众生,事事作假,由有此戒疤,分别受戒与否。今则普通剃发,疤之标帜,固属要紧。其数乃随人发心,何必问其所表。但知此燃香供佛,乃燃身臂指之一少分之苦行而已。北京传戒,燃臂香不燃顶香。有南来参学者,则补燃顶香。今则唯燃臂香,断断不可,以俗人悉光头故。未闻北京已改其燃香章程与否。

  白话释:

  恒惭法师问:佛祖在世的时候,虽然分了菩萨和比丘两种大众,比丘外形虽然异于世俗,但是持戒都依佛祖制定的戒律。结夏安居的时候,虽然有的比丘离开佛祖独自安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来记录持戒犯戒的情况,只不过各藏一枚蜡人来表示持戒的志向。那么求戒的制度,很明显并不是开始于佛世啊。今人多数情况以有没有戒疤来判别僧俗,那么戒疤对于僧众来说也是很重要的。而且戒疤的数目必须是十二,究竟代表什么法义呢?今世的僧人对这个道理很少有人知道来源。如果不说明出处以及作用,别人问起来,那就很难回答了。无智的陋僧,又怎么知道佛戒的可贵呢?

  印光大师答:佛祖当初在菩提树下圆成佛道之后,就说了《梵网经》菩萨戒。至于比丘戒,那是后来因事制律,逐渐制定的,你为什么说求戒的事情,并不是始于佛祖在世的时候呢?至于夏安居的时候,特地用蜡人来检验戒力是否保全无缺,这只不过表示大家都应当各自严持净戒而已。就好比世间使用功过格,起心动念,言行举止,纤毫善恶都自己记录下来。这个记录,主要是防止自己作恶,让自己力修善行。并不是说这个记录本身是必不可缺的,如果你已经能够时刻观照省察自己,那么你不记也无妨,如果你虽然记下来了,但是你不知道反省改进,那么记了也没什么大用。自己持戒的全缺,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虽然不用蜡人检验,难道能瞒过自己吗?自己既然瞒不过,那么佛菩萨、神通圣人、天地鬼神,都瞒不过啊。只有普通人能暂时瞒一下,普通人即便能被你瞒过一时,但是你的戒德是否昭著,时间长了,大家都能知道,所以说人也瞒不过。应当在持戒上著力用功,不必一定要用蜡人取验。

  您既然受过戒,菩萨戒当中开示苦行,让人燃身、燃臂、燃指供佛,因为凡夫还没有得无生法忍,所以只燃香而已,这个内容,在《楞严经》第六卷末的《四种清净明诲》里面已经说过,《梵网经》、《法华经》也都有说。您不在燃香供佛上作道理,却在戒疤上作道理,那就变成舍本逐末了。然而末法众生,事事都喜欢作假,所以用戒疤来区分有没有受戒。现在的普通人也会剃光头,用戒疤来标志是否受戒,固然很重要,但是戒疤的数目随人各自发心,为什么要问戒疤数目代表什么含义呢?只要知道这是燃香供佛,这是燃身臂指的很少一部分的苦行而已。北京传戒,燃臂香不燃顶香;有的人来到南方参学,就补燃顶香。现在只燃臂香,这个断断不可,因为俗人也很多人剃光头,不好区分。不知道北京有没有修改燃香章程呢?



  其他相关文章
· 在家人不允许未受戒者看律藏的原因
· 燃顶、燃臂、燃指有必要吗?
· 烧身臂燃指,若可轻烧,何如勿烧?
· 佛教是主张苦行的宗教吗
· 善觉道法,不行无益苦行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