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答问 - 宗门教下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泰首座坐脱入灭

  学诚法师《竹窗随笔》白话

  或谓:“泰首座刻香坐脱,九峰①不许。以不会石霜‘休去、歇去、寒灰枯木去’等语也。而纸衣道者②能去能来,将无会石霜意,而洞山亦不许者,何也?”愚谓纸衣若果已出息不涉众缘,入息不居阴界,则去住自由,当与洞山作愚痴斋③,把手共行,泰何可及?如或不然,未免是弄精魂汉,古人所谓“鬼神活计”者是也。而泰公却有真实定力,特其耽着静境,不解转身一句。二者病则均也,然纸衣虚心就洞山理会,而泰公奋然长往,自失大利。满招损,谦受益,学禅者宜知之。

  【注释】

  ①九峰:五代后晋瑞州九峰道虔禅师,福州人。曾为石霜庆诸禅师侍者。庆诸禅师寂后,道虔禅师继任住持。不久移住瑞州九峰,后住石门,徒众云集。寂谥“大觉禅师”。

  ②纸衣道者:据《五灯会元》载:纸衣道者来参本寂禅师,禅师问:“莫是纸衣道者否?”道者曰:“不敢。”师曰:“如何是纸衣下事?”道者曰:“一裘才挂体,万法悉皆如。”师曰:“如何是纸衣下用?”道者近前应诺,便立脱。师曰:“汝只解恁么去,何不解恁么来?”道者忽开眼,问曰:“一灵真性,不假胞胎时如何?”师曰:“未是妙。”道者曰:“如何是妙?”师曰:“不借借。”道者珍重便化。

  ③愚痴斋:洞山良价禅师临命终时,为诫绝弟子执恋之情而设的斋会。据《景德传灯录》卷十五良价传上载:唐咸通十年三月,命剃发披衣,令击钟,俨然坐化。时大众号恸移晷,师忽开目而起曰:“夫出家之人,心不附物,是真修行。劳生息死,于悲何有?”乃召主事僧,令办愚痴斋一堂,盖责其恋情也。

  【译文】

  有人说:“泰首座可以在限定焚一枝香之内坐脱入灭,而九峰道虔禅师却不许可泰首座所悟的境界。这是因为泰首座未能领会石霜庆诸禅师所谓‘休去、歇去、寒灰枯木去’等禅机。而纸衣道者能去、来自如,难道没有领会得石霜禅师的禅机?而洞(曹)山本寂禅师也不许可其所悟的境界。这是怎么回事呢?”我认为纸衣道者若果然已能出息不涉众缘,入息不居阴界,则确实是去、住自由,当与洞山良价禅师作愚痴斋,把手共行。既有这种工夫,泰首座如何能及得上他。如或达不到这种工夫,那就未免只是弄精魂汉,所谓作鬼神活计这一类了。而泰公却确实有禅定的工夫,只是他耽着静境,不解得转身一句罢了。这二位禅德于修道境界上均有欠缺,但纸衣道者工夫虽未到,却能虚心向洞山本寂禅师请益,求得理会;而泰公奋然长往,以致自失大利。这便是所谓“满招损,谦受益。”学禅的人应该知道这一点。



  其他相关文章
· 什么是本尊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