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临终佛来接引时:慈悲加佑,令心不乱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出世间福也要啊,“慧”更重要了嘛。我们这里说关键是“慧”,你要恢复你的法身,得到解脱你这个烦恼,都是要靠般若啊。你老念佛,你福慧自然可以增长啊。更重要的是临命终时,所以这个“一向专念”意思就是你“信愿持名”。在前头信哪、愿哪都提过了,实际上已经暗摄在里头了。你只要能“一向专念”的人,他也就从信愿出发的嘛。那么,这样在他临命终的时候……这个往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啊!尤其是在临终的时候,不是(平常)念佛的时候,这个时候“四大分离”,非常痛苦;心也是,心力(是)极微弱的时候;这个时候要是能念哪,不是你平常锻炼的成了如此。所以很多人都以为我要锻炼到这一步,那就不是易行道了!是你能够达到这个佛来接引的条件!佛来接引,也就是我常常说:现在,比方说一般是五百分考取这些大学,我这个学校二百分就考取,这个可以;你如果零分就考取,这个不可能。极乐世界这个学校就是二百分能考取,而取了之后,没有降级,没有留班,各个是爱因斯坦的水平的毕业生,都要成佛嘛,是这么一个特殊的学校。但是你这二百分还是得要的嘛,所以你要达到佛这个愿力,来接引你呀,就是说你果然是信哪、愿哪,愿意往生啊。你在愿里头,你愿意来,而且你还是在念佛,一向是如此。一向是如此,所以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佛就和许多大菩萨和许多圣众和你有缘的,所以很多人这都证明了,很多人在往生的时候看见自己家里头过去已经死过的人跟着佛一块儿来接了,大家来迎接,现在临终人的面前。

  是“慈悲加佑,令心不乱”哪!所以《阿弥陀经》两种译本,一种是鸠摩罗什的,一种是玄奘的。这两句话是在玄奘法师的译本里头,在临终的时候儿。所以玄奘法师为什么他要再翻译一遍哪?都是有原因,这种大德时间都是宝贵的。鸠摩罗什法师的翻译本,大家都愿意念,念秦译本。玄奘大师,大家知道他翻译得准确、翻译得好,也没有谁肯念,它就是绕口啊。但是他还是要翻哪,重要的就是加上了“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是佛的慈悲力来庇护你、来加持你,“令心不乱”!这个“令”字的分量很重,叫你的心,叫这个临终人的心,是叫它不乱,命令它不乱;这个“令”,它不一定是命令,就是使得它。还有的经上说,佛在这时候入一个特殊的三昧,而且让这个亡者也入另一种三昧。这个亡者这个时候于佛的加持入在三昧之中,因此他就能念了。

  附注:净空法师相关开示

  摘自净土大经解演义-第207集(净空法师)

  凡人念佛,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我们看《弥陀经》,罗什大师翻译的跟玄奘大师译本不一样。明显的差别,罗什大师翻译的“一心不乱”,玄奘大师翻译的这一句不是一心不乱,跟我们这部经上讲的差不多,“一向专念”。要一心不乱,往生就难了,这不是现在人,古人就有这个疑惑,如果一定要念到一心不乱才能往生,那我们都没指望了。玄奘大师翻的是“一心系念”,不是“不乱”,我们这部经上翻的是“一向专念”,一个方向专念。这个差别很大,罗什大师是不是翻错?译经大师,早年初期的,罗什是最著名的一位,他当然不会翻错。一心不乱有讲法。人在临命终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首先见到佛光,佛光注照就能把你的功夫提升一个层次。如果你没有功夫,像临命终时一念、十念往生的,他真往生了,往生最低的条件要功夫成片。我们就明白了,临终佛光一照,他功夫就成片,他妄念全伏住了,这是四十八愿威神的加持,这个道理我们要懂。

  他念到功夫成片,什么叫功夫成片?心里只有阿弥陀佛,除阿弥陀佛之外什么都放下,这叫功夫成片。一天到晚绵绵密密就是这一句阿弥陀佛,口念不念没有关系,心里真有,念念不忘想着,就是《大势至圆通章》上所说的“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这是果。现前见佛是临命终时,你还没断气,你看到阿弥陀佛,这是现前见。现前当来,当来是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你天天见。能够念到功夫成片,这真的是可以做得到的,临终佛光一照,不就是到一心不乱了吗?事一心不乱。念到事一心不乱的人,临终佛光一照,就变成理一心不乱。佛光照,加持你的等次,跟你的等次一定是成正比例。你有一分功夫,他加持,佛光照的时候你得一分利益,你有十分的功力,佛光一加持,你就得十分利益。佛光把你自己功夫提升一倍,是这么个道理。 

  自己没有功夫,那就是缘分,这个缘分是什么?临终的时候三个条件,你想想能不能具足?第一个条件,头脑清醒。临命终时迷惑颠倒,那就没有办法,那业障很重,佛光照了,照了你也不知道,你也感受不到。所以不能够昏沉。最怕的是老人痴呆症,这个事情麻烦,那真是谁都帮不上忙。所以我们人活在这个世间,最重要的断恶修善,积功累德,不要去享受。什么时候享福?临命终时头脑清楚,那是真正的福报。为什么?往生必须要具备的条件。我们中国古人讲“好死好生”,死得很好,没有痛苦,你来生一定很好。为什么?你会选择好地方去。人会到畜生道、到饿鬼道、到地狱道,那是胡里胡涂去的,哪有头脑清醒的人会到那个地方去?所以都是迷惑颠倒去的。头脑清楚,最低限度也是人天两道,不会到三恶道去。古人讲“五福临门”,第五最后的福报就是命终的时候好死,就说这一条,来生比这一生一定更殊胜,一定更好,这个才叫做真正的福报。这一生享福,来生如果堕三途,那就没福,那不是福报,这是不能不知道的。所以,修福比什么都重要,业因果报丝毫不爽。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对经典就不会再疑惑,清净心就能见到佛光,感受就不必说了,见到佛光注照,这是佛来接引往生。

  补注:

  “慈悲加祐,令心不乱”,是临终人见佛时,佛光照摄,弥陀加持念佛人至“一心不乱”更深的禅定境界,从而定中成功往生西方净土。至于见佛前的临终数日或十数日,弥陀这种加祐力大小会因人而异因时而异。不可盲目神话佛力加持,这种冥加之力只是相对而言,不可绝对化,不然为何生前不得这种殊胜的加持力用?死的时候,佛一加持便可入定,那么活的时候为何不行?这不是搞迷信么?所以不可片面夸大弥陀他力。其实,临终念佛,在最后之际所得佛力加持相对最大,其中的确是有玄机,可详见《散心念佛人临终也能见佛往生的原理》一文。

  黄老讲记开示中常提到的一心不乱,都是指事一心理一心甚深禅定的境界,事一心断见思惑,理一心破无明,都非凡夫所能企及,所以称难行道。至于“慈悲加祐,令心不乱”,如果非要理解成,纯靠弥陀慈悲加祐,令念佛人生起临终正念而入一心不乱,那么黄老也不必有奉劝自力念佛的开示。临终人若想得到佛力加持“令心不乱”,前提条件是自己得有深信切愿往生之正念与佛感应。此念功夫可以很浅,甚至包括最开始的散心念佛,可以不必自力伏断见思烦恼,只需往生净土之信愿坚定,且此信愿与菩提心相应,能挨过临终数日或十数日的念佛辛苦,一直保持往生正念即可。虽然开始是散心念佛,甚至中间可以间断,偶尔睡眠休息等事,只要往生主念不失,临终最后一天最后之际,皆可由散心入临终特殊定境。由此定境中便可见佛,因见佛故必得佛光照摄,必入更深三昧定境,定中完成神识离体,入弥陀手中莲台,从而随佛成功往生极乐。后面种种必须在足够深的三昧定境中完成。

  至于见佛,最低功夫在观行位初品,即《观经》中地观对应的水平。世尊称之“已入念佛三昧”,亲口授记此人临终决定往生,能决定见佛故决定往生。而黄老提及的难行道一心不乱,理一心破无明在分证即佛十住初品法身大士的断惑境界,事一心断见思惑在相似即佛十信内凡圆七信位阿罗汉的断惑境界。而决定往生即自在往生亦即见化佛最低功夫只为观行即佛外凡初品即可,若再减去念佛时佛力冥加增胜的效果,念佛人只需念至名字位后心便能观见化佛。这种水平普通凡夫皆可达到,对应九品中的中品下生,属于世间善人的水平。依照天台修行阶位来判,属于外凡位,五品中的随喜品,这才算是个真正的修行人。永明大师“万修万人去”,当指此位念佛人而言。如今的念佛人自恃带业往生而不戒五逆十恶等事,每天念几句佛号就以善人自称,却天天破戒造恶,扪心自问菩提心真实否,自己真算是个修行人?“万修万人去”并未说错,是后世的念佛人把修行的标准拉低了,一厢情愿的认为能念几句佛号就是净宗修行人。世尊在净土三经中频频称呼“善男子善女人”,这才是真正的当机众。《观经》下品三生不是放纵念佛人造恶,而是劝导恶人回头,忏悔念佛即是善人,佛即摄之不弃。很多人误以为我能念佛即是善人,只有真正的世间善人才是决定往生且自在往生的主流。除此之外,皆需靠临终数日及最后十念一念的忏悔念佛,回转善心,方能往生。忏悔念佛往生最关键之处全在于菩提心的真实与否,只有菩提心真实,再行念佛,才算真实忏悔,才能灭却五逆十恶重罪。如经所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下品三生表面看似念佛往生,实则全在心境的转换,佛不能直接灭人罪业,只有自己转造罪心为菩提心,再加念佛增上,方能转地狱境为往生境。佛法是内学内修,转心即转境。慈云灌顶大师《念佛人的一百种果报》头三条即是念佛堕三恶道,究其原因皆在此处,虽能念佛却不能转三恶道造罪诸心。

  知礼大师在《妙宗钞》中详细判定十六观及九品往生对应的念佛功夫。前期的善导昙鸾等大师,因时代局限性,不能作出判定。只有代表大乘佛教教义顶峰的天台宗在智者等历代大师的共同努力下逐渐整理完善,中兴天台知礼大师在智者大师《观经疏》基础上,融会天台净土两宗教义,最终完成《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这部巨著,具有划时代意义。参阅众多法师大德有关观经注疏讲记,几乎都是十六观一观成,则观观皆成的主张,包括善导等祖师。而法然上人的亲身例证,完全否定了这种观点。法然晚年念佛精进,日课数万。虽主修持名念佛,但三昧定境相通,净心念佛时便可观见极乐种种圣境。功夫数年递进,但最终只停留在十六观的前六观。法然已得念佛三昧(观行位三四品的水平),既然弥陀能“慈悲加祐,令心不乱”,又何以不能加持法然令见第七观等后面观境?此问非常具有代表性,可以说明念佛法门的数个关键问题。读过《妙宗钞》方才知晓,观观皆对应阶位不等,又有事识与业识之分……。历代祖师包括禅宗等宗大德皆盛赞此书,但该书难度不小,没有足够功底的法师根本不敢讲解。又常被误会主修观想,持名信众不必修学。其实不然,净宗教理精髓全在此书,不能广泛流通及讲解,实为佛教界一大憾事。

  《妙宗钞》中有提及“临终特殊定境”之事,名字位散心念佛人若能往生几乎都是在此时。临终十数日中若能念佛勇猛,只要念至名字位后心,兼佛力加持入观行位初品,便可提前见佛而往生。罪业重的,迟迟不见佛迎,当生惭愧心,重发菩提心,忏悔念佛。“临终特殊定境”时念佛属定善,定善可灭定业,其灭罪效果非平日散心念佛可比,如经中所示,五逆十恶重罪此时皆可灭。而生前已达观行位者,即某些法师常提及的深层功夫成片,便可坐脱立亡,不待临终数日受罪。虽然上述念佛人都有佛力冥加,但其加持力却因各自念佛功夫不等而差别很大。以名字位散心念佛,加持力用最弱,虽有佛力冥加,却仍不能令入定境,自然不能见佛。其理正是出自《观经》,所以不可盲目夸大“令心不乱”。临终十数天的最后之际,随着第六识逐渐消亡,兼一心系念佛号的同时,便会渐渐进入临终特殊定境(刚进入时只等同于观行位初品定境),弥陀他力加持会显著增胜,三力和合下便可观见弥陀化佛。能见化佛,佛便放光照摄念佛人,令其入更深一层三昧定境(无翳三昧)。如《悲华经》所言:“入无翳三昧,以三昧力故,在于其前,而为说法。以闻法故,寻得断除一切苦恼,心大欢喜。故得宝寘三昧。以三昧力故,令心得念及无生忍。命终之后,必生我界。”佛于三昧自在(种种加持即是诸佛三昧力用),此处亦是弥陀以三昧佛力冥加念佛人,令其入无翳三昧。因是临终,第六识渐灭,见思惑亦随之不伏而伏,越至临终最后一念,其特殊定境越深,弥陀冥加之力越胜,佛三昧力用越显著。以上种种事相及说法,是念佛人第六识独影境中事,佛力加持令念佛人定中自识变现种种妙用,能见弥陀说法互动。定中所见化佛虽自识变现,亦不离他佛冥加,自佛他佛不二力用,微妙难思。非是弥陀入无翳三昧,念佛人在散心位,然后他佛变现种种,令念佛人得见。若是如此,弥陀亦能在一切世人面前,入无翳三昧,在于其前,而为说法。例如,某法师对某佛经不解,只要至诚感佛,佛入无翳三昧变现其前,便可答疑。再例如,某修行人遭遇诸障,修行偏颇,佛入无翳三昧变现其前,便可劝解。事实上并非如此,修行人必须修至圆教相似位,方能在定境中与佛互动,听经讲法,开示种种。观行位修行人定境尚浅,只能见佛见相等妙用,不能在定中与佛互动,蕅益大师在《占察善恶业报经疏》中有针对开示。高层次三昧定境,定中听经与佛互动种种,其原理亦是《观经》十六观原理“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有些法师对见佛三力(念佛三昧力、本功德力、弥陀威神力)之念佛三昧力,理解不一,可参看《善导与智者大师对见佛三力判自力他力差别》一文。《悲华经》中“以三昧力”,虽然不离弥陀三昧力加持,但此处亦指念佛人三昧力,因为无翳三昧是念佛人的独影定境,听经互动最后伏断见思惑,便得宝寘三昧,随后“令心得念及无生忍”,由相似位三昧定境最终证入分证位无生法忍,即理一心不乱的水平。具体可再参看《散心念佛人临终也能见佛往生的原理》文末附注。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是入临终特殊定境之后的事,至于入这种特殊定境之前的临终十数天,念佛人仍然是散心正念念佛,《悲华经》所言种种皆是定中事,虽然弥陀他力殊胜,可入种种三昧,但仍然对散心位念佛人加持力用有限得很。虽有佛力冥加增上,仍不能令散心正念念佛人,在临终第一天或临终前几天见佛。必须熬过数天或十数天,由散心正念念佛,渐入定心正念念佛,即入临终最后特殊定境后,弥陀加持力才显著增胜,才有“慈悲加佑,令心不乱”的定心正念念佛,而入临终三昧定境,最后见佛而往生。所以,千万不可过分夸大他佛“慈悲加佑,令心不乱”的效果,否则就步入本愿法门的误区。再者,《悲华经》种种只是针对念佛人临终最后的特殊定境而言,并且也只能局限在第六识渐灭的临终特殊时期,才会有如此效果,弥陀加持可令念佛人最终入理一心不乱。对于平常名字位散心念佛人(非临终),就算弥陀有大神通,能入无翳三昧,以三昧力故,在于其前,而为说法,他也不能以三昧力故,令散心位人心得宝寘三昧及无生忍。

  抛开自力提倡纯他力,那不是佛教正信理念。若说一点点念佛功夫都不需要,试问,临终胡思乱想、贪恋财物妻儿、懊恼嗔恨他人……,佛一加持便可正念往生,那谁又不能往生?不要以为修本愿法门者要比我国净宗念佛人占了便宜,弥陀本是平等接引,能加持本愿法门者,就能平等加持其他念佛人。本愿法门主张他力断惑,殊不知信与疑正是见思惑,有疑心必然不能深信,既然凭他力可断惑,又何以不能断此疑惑心?《无量寿经》中有疑心念佛仍能往生的开示,只不过生到边地而已。既然佛能他力断惑,只要一加持,便能令念佛人去疑生信,这才是“更为究竟”的本愿法门理论。《法然上人全集》中记载一位念佛五年的老人,最后没能往生。法然言其信力不足。人家好歹也坚持了五年,只一句“信力不足”便打发了。法然虽然主张拈去自力,自己晚年却日课数万不断,依其念佛境界可判为观行位三四品,早入念佛三昧,所以临终瑞相频频,跪拜而没,算是自在,但临终最后一念并未念佛(未得三昧者不可学)。相比之下亲鸾上人就没这么幸运。亲鸾主张把自力拈得彻彻底底,菩提心五戒十善六度万行皆抛去,若还精进自力念佛,即是对他力救度的信心不足。亲鸾根本没像法然那样精进念佛,临终现恶相,其女儿都怀疑他并未往生,本愿法门后来不判往生瑞相也是有前因的。本愿法门强调的是信即得生十念平生业成。我国净宗主张信愿行三资粮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而法然亲鸾主张一个信力,深信不疑即决定往生,没能往生即是信力不足。本愿法门虽强调他力拈去自力,但却为何不知这个“信力”仍然属于自力呢?本愿法门理论中自相矛盾之处本来就很多。人家念佛五年未能往生,原因很简单,只个信力不足。那么这个信该如何修?修到何种程度才算具足?名字位人信也是信,观行位人信也是信,相似位人信也是信,到底信到何种程度才是决定往生的标准呢?法然亲鸾并未给出具体判定方法,虽然相关开示不少,但并不能作为具体判定的方法。追其缘由,是善导大师在《四帖疏》等著述中并未判定。如果依托《妙宗钞》,问题就迎刃而解。《妙宗钞》开示得很清晰,“大师得意,乃约三位判乎九品”,即“一心九品”而论。信愿行虽三,实则只是一心,念佛功夫高低都是心的境界的体现。念佛一心不乱达观行位,即是心境在观行位。若修禅、修密、止观、观想、持戒……修至观行位,亦是心境达到观行位。修法不同,但心境是一,只要信愿求生,皆可往生。修禅得定者,虽修无相定,但若转修有相之观想,同样可通;若再转修持名念佛即得一心不乱。法然上人就是真实例证,虽主持名,并未修观,但得念佛三昧后,对应的十六观境自然现前,以心境本一故。所以,对于本愿法门的“信力”,仍然可以用《妙宗钞》一心九品的方法来判定。虽主修信,不言念佛,但对于知晓弥陀法门大概的信众来说,其“信”足以暗摄它法,也可称为“广义念佛”。若信力达观行位初品及以上者,皆可言信力具足。信力在名字位,不具备伏惑能力,此信力如浮萍无根,虽口说深信,遇境却迷,根本不能入十念平生业成之流。上述种种皆是以“信力”作为一种修法而判别。但本愿法门却拈去自力,既然拈去自力,又修什么信力?既然修了自力信力,那往生还全凭他力么?岂不矛盾。

  “慈悲加祐,令心不乱”,这是本愿法门非常钟爱的偈颂,常引用我国祖师大德相关开示为其作辩解,初学佛人易被误导。而非本愿法门者,若对此偈颂总觉模棱两可,或偏自或偏他,不知平时与临终的差别,已入了误区,不可不知。印祖开示往生原理:“众生之心如水,阿弥陀佛如月。众生信愿具足,至诚感佛,则佛应之,如水清月现也。若心不清净,不至诚,与贪、嗔、痴相应,与佛相背,如水浊而动,月虽不遗照临,而不能昭彰影现也。”足以说明往生不能只凭他力。推荐阅读《能临终心不颠倒者,原非自力,乃全仗弥陀?》,文章有更进一步解释。



  其他相关文章
· 接引佛,接引往生,宝池中华开见佛
· 自力不修,只求他力加持带我往生,这个不行
· 专仗佛力,而由佛力以引发自力
· 见佛决定,往生决定;名字位如何见佛?
· 临终十念非弥勒所问经十念?十念功成是哪十念?
· 黄念祖老居士遗稿(临终正念重要)
· 念佛功夫、九品往生品位、极乐四土对应图解
· 这样发心,就说你发菩提心了(最基本)
· 善人念佛决定往生,心与佛背便难往生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