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文囧革前,一个福建和尚亲见文殊菩萨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现在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在娑婆世界,我们这个土就是凡圣同居土。咱们不都是凡吗?咱们这儿有圣啊,就在五台山,文殊就在五台山哪。

  在文化大囧革囧命之前,有人亲见文殊,一个福建和尚。这是两个人说的就不会有错,一个(是)通愿法师,通愿法师在比丘尼(里面),现在在国内是第一位了,很有道德,她那时在五台;再一位是圆彻法师,他是福建人,他们那一个福建的同乡告诉他,他赶紧追那个和尚,他没追着。这个福建和尚,他到了五台之后,他很恭敬,他三步一拜。现在像(他)这种的人就很少了,三步一拜,三步一拜。拜到(总共)五个台吧,他走了一半的样子,看一个地方,一个小门,山上那个洞洞门上,写了一个“金刚洞”。他说这个名字(很殊胜),就走进门一看,哦!里面很大啊,有道场,很多大殿,还有藏经楼等等,很多很多出家人。两种服装,一种是和尚服装,一种是揦囧摩服装。五台山是两种啊,有和尚、有揦囧摩。那么他就走进大殿,走进大殿很怪呀,这个大殿有一个台子,没有供佛像。因为没有佛像,他就没有顶礼,空台台。但是他围着那个台子转了三个圈儿,这也是一种礼节。绕啊,绕这个三匝,也是个礼节,就没有顶礼那么恭敬就是了。他说怎么上头没有佛像,很奇怪,这个地方怎么没有佛像?他预备走出来到别处看看,看看那个藏经楼,看看别处。当刚走到这个门口,刚要出去,后头出来一个小沙弥喊他:“什么什么法师!”叫他。“哎呦!”(心想说:)“他还叫我?”他这个回头一愣,这儿怎么有人知道我呀?我一个人刚来。(小沙弥)他叫他,他说:“我师父叫你。”后来跟那小和尚走进去,就看见一个老头,看见(后)他就很恭敬的顶礼。顶了礼之后,老和尚就说呀,远来不容易,给他一个座位。就把那个座位给他。他就跟老和尚说:“你这个地方很好,我跟这儿(在这儿)挂单吧?”老和尚说:“你的因缘,你还是得回去,我这儿不能留你。”他说:“老法师呀,你这儿怎么大殿上没有佛呀?”和尚就说:“我这里用不着啊。”这是禅宗的话,用禅宗的话,“外求有相佛,与汝不相似”。但是现在我们还是老老实实你把佛像拿去供。(念公说着就爽朗地笑起来了。)我们懂得禅宗的道理还是照样供,这是最高明,连禅宗这也不着。听了禅宗的话,我就不供了,那也还是“粘住”在那一边。

  后来和尚不留他嘛,他就请老法师开示。老法师就写了几句话给他,他记住了。继续走,他没有丝毫感觉有任何特别,他也没有拜。他后来就是不行了,天黑了,不能下山,不行,危险了。正好有一个西藏人就在那块儿住,不是出家人,但是他就在那儿住;走到他那儿,那人就留他。说:“你不能走了,你走了之后很危险,你就在我这过夜吧!”他就留下来。留下来就招待他吃晚饭,两个人就聊天儿。这个和尚就问他:“你们这儿有多少和尚哪一共?全五台山哪?”“这五台山怎么算也不到几百人哪,”他说,“有人要供千僧斋呀,我们把所有的人都找来也凑不够”。这和尚说:“不对,不对!我知道一个地方,那儿一个地方就七、八百,你们还有其他地方,怎么凑不出一千人?”这个人说:“我在五台山,我怎么不知道啊?我当然清楚不够,从来是不够的。”两人就争起来。(一个说:)“我亲眼见(的)。”(另一个问:)“你在什么地方?”(他就说:)“我在什么什么地方,叫什么什么。”那人说:“没有这个地方啊。”他说:“怎么没有?”“我查书给你看。”五台山导游的、老的地图,各个方面,没有这个名称,没有个金刚洞。(这个和尚说:)“有几百个和尚(在呢),那它怎么会没有呢?”大家都愣住了,这怎么回事儿?僵持不下。住在那儿的那个人忽然说了句:“你恐怕是碰见文殊菩萨了吧!”

  这句话一说完,他本来是预备吃饭的,他“啪”一下子眼泪也下来了,饭他不吃了,坐不住了。他开头儿再去拜,又从头儿三步一拜、三步一拜,拜到那儿天都亮了,怎么找也找不着了,找不着啊。找不着以后他就来到庙里头,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的福建同乡,这个同乡就告诉了圆彻法师,这话是圆彻法师也就在我这儿跟我说的。(圆彻法师)他一看,他说你这个一定、一点不会错,决定是文殊。因为写的那四句话呀,它是可以横看,可以直看。横看是个表面的意思,直看又是个意思。直看就是说了文化大革囧命以后的事儿,也告诉他“将来佛前要没有灯啊,庙里无有僧啊”。(圆彻法师)他接着就说,“我去追这个人”。他追没追着,这个人已经下山了。这就是见到了文殊啊。

  现在还是这样儿,文殊还是在那儿一接一送啊。去的人他都接,就是大家看了不认识。这件事情和古代的那个事情都有很类似之处。所以这不就是“圣人”跟我们在一块儿吗?雁荡、天目都是几百阿罗汉哪!浙江的雁荡和天目五百阿罗汉,这也是圣啊;还有不断的有佛菩萨来化度,来这个世界,也是圣。

  附注:

  比丘尼通愿法师(一九一三至一九九一年,俗姓翟,名尧臣,祖籍山东。曾皈依中国近代名师谛闲老法师,一九四〇年从慈舟老法师出家,法名通愿,号妙体。曾任五台山佛教协会副会长、山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一生简朴,志坚行苦,广为僧俗称颂。

  圆彻法师(一九二九年至二〇〇四年),(别署)春明一衲。(文革前)在五台山五年,研习、整理数百部佛经,饮誉于中原佛教界。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五年,受聘为“佛学研究部”研究员,与其他三位法师一起主持工作。在日常事务中,一直协助赵朴初老会长工作,经常接待各国佛教团体、友人的来访,代朴老起草一些重要文件等。一九八六年,福建名刹闽侯县雪峰寺恭聘其为首座,获朴老批准,离京赴任。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方便有余土,凡圣同居土,诸上善人共会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