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于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令离三途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与观世音现居此界”,大家看见没有!此界是什么界呀?我们都知道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是极乐世界的大菩萨,这儿可是说现居此界,它是我们这儿,是娑婆世界!为什么?这两个大菩萨都和这个土的众生特别有缘哪!都在我们这个世界——娑婆世界“作大利乐”呀,给众生谋最大的“真实之利”,让众生得到究竟的安乐呀,所以“作大利乐”呀。

  “于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你肯念佛的这一切众生,都“摄受”你、“取”你,这意思就是说要你呀、摄受你。不但是你,就像磁,这个磁石吸铁呀,这就是那个针,吸铁石就把这个针吸过去了。这个就是吸铁石在摄受这个针嘛,它产生一个力量嘛。但是针也在吸吸铁石啊,因为针也磁化了,它也出了南北极呀,互相在摄啊。但是这两个之间所以形成一个共同磁场,形成这个互相的吸力是磁极的相乘。佛那个磁多大呀,你这个针那个磁多点儿,这两个数目相乘,是彼此都有作用,可是那个数目要比我们这个数目大得多啊。所以这个力量是“靠”啊,“靠”佛菩萨的摄受力啊!你自个儿磁石要有磁性才行啊,虽然人人也都有磁性,但是你现在乱了。你(虽然)就是一块磁铁,(但是)你成天烧啊,你是摔它啊,它那分子全乱了。它那个电子循的轨道有个中心,围绕这个中心的轴它都乱了。这个轴是指这个(方向),这个轴是这样儿,各个方面都互相抵消。互相抵消那个磁性就(不显)。

  所以这个也是很好的一个比方。人人都有佛性,就像铁的磁性。现在为什么不显现?你这乱了,你摔呀、烧啊,你这个都是乱的,各自为政。这个电子这么转,它的轴朝这边儿;那个电子那么转,朝那边儿;互相换了,各个抵消,最后总的磁性没有了。(但是)把它一摆到磁场里头,那个大的磁场,摆在那里面,它就电子慢慢儿、一样一样都有个道儿,这个方向又都正确了,一边是南极,一边是北极,磁性显现了。磁性显现了嚒,这两个磁石就互吸嚒。所以这个很容易拿来说明“自他不二、自他宛然”的道理呀。佛那个磁石是“他”,我们这个磁石是“自”,“自他不二”,自他没有两样儿。怎么(回事)?他也是磁铁,我也是磁铁嘛,这有什么两样啊?这就是“不二”啊。而且我们拿个铁粉画了一个磁场的线,这个磁场是两个共同的,你不能说谁是谁的,一个东西嘛,所以“不二”啊,没有两个啊。没有两个可是“自他宛然”,那个大磁铁是大磁铁,这个小磁铁是小磁铁,这个“自”和“他”明明、清清在这儿。所以“又宛然又自他”,而“自他又不二”,主要说明这个道理,这是一个很好的譬喻。

  “于念佛众生,摄取不舍”。这个大磁铁在摄受一切,你念佛的众生,你就开始表现出一点磁性了。对于别的众生就不平等了吗?他那个都乱了,对于他不起作用啊。他必须摆到磁场里头来,你自个儿开始具有(磁性)、再发现相互吸的作用。所以“相互吸”嘛,但是这边这个太小,那个很大,主要还是靠那边儿的这个摄受的力量。

  “令离三途”,让大家都离开三恶道,“三途”就是三恶道。畜生、鬼、地狱这三个(道)都太苦了,就称为“三恶道”,也叫“三途”。“三途一报五千劫”呀,堕落到三途受这个报,一报的时间是五千个劫,远得就没法儿说了,所以堕落是不得了的事情啊!释迦牟尼佛在印度修建精舍的时候,很多罗汉在那儿看。罗汉看见那个地方的蚂蚁,罗汉就落泪了,前一个佛成佛在这儿修精舍的时候儿,这个蚂蚁当时就是蚂蚁。那个佛都涅槃了多久多久,出现了这个佛。这个佛现在又在这儿修精舍,中间儿不知道过了多少万万万万万万年了,牠们还是一直在当蚂蚁,现在还在这儿当蚂蚁,阿罗汉就怜悯就落泪呀。所以“三途一报五千劫”,我们不要以为变猪,就变一回猪就完了,哪儿有那好事啊!老变猪,因为牠思想中全是猪。那个蚂蚁牠脑子里头、“八识”里头全是蚂蚁,蚂蚁国王、蚂蚁什么什么打仗;谁打了我、我打了谁;谁咬死了我,我怎么怎么样;冤家债主都是蚂蚁,冤冤相报也都是蚂蚁,所以牠不会出蚂蚁这个圈儿。所以“摄取不舍”,就叫他离开三途啊。而且“得无上力”呀,摄受的这个作用,让大家不但是离开三途,而且得到无上的力。得到“无上力”这就一直摄到极乐世界了啊。一点点儿觉悟啊,大家都念佛啊,求往生啊。

  附注:

  宛然:本文中是指真切,清楚。如《汉书·李广苏建传》中有言:“封识宛然”,其中,宛然亦是指真切、清楚;“封识宛然”意思是封好的标识还是很清晰。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以念佛心,入无生忍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