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都像病时那么念,早成功了(逆加持)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不过这(刚开始)一上来(修),有时候是信不及呀,但是你切信,那确实是如此。最近一个人,前不两天,大家都很熟悉的孙居士,腰疼,疼得不可忍耐。不可忍没办法,就拼命念六字大明咒,拼命念嘛。这个人哪,就是逆加持啊,苦逼的在这儿了。我常常也说,“病中要念,有时候儿念得特别好”。我有时候儿也骂自己,我说:“人是贱骨头啊,”我说,“我要都像我病的时候儿那么念,我早成功了”。它一不病来,没有逼的,就懈怠了。他(孙居士)念念念念念没有我了,找我找不到了。找我找不到,接着又念了一阵,当然还是世间人还要办世间事,就不念了,早点儿回去。到最后这个再一看哪,我腰怎么样?腰不疼了!所以就有这些事情。

  我自个儿有一次也有这个经验。(用密宗方法)超度,替众生求往生。这个超度要用气,要观想;这个心中的种子字冲出头;要喊,还要用力,嘿!那个都(已经)写了牌位了,今天修超荐。就到了晚上、夜里头了,八点多钟啊吐血,一口痰出来是红的,再吐一口还是红的。这一想:“这个恐怕,哎呀,我要躺一躺了。”觉得腿也都软哪。我再一想:“我要躺下去恐怕这法就没法修了,我不能给这些个被超荐的这些亡魂失信哪!我已经写了牌位呀,你这不修是失信哪。嗨!死也修!”还上座。而且知道这是对于这个是很不利的,你修这个不是有修而已,还它那里头就是破了,你还助长它。不管!就修下去。但是渐渐就觉得,呣?好像一口痰和一口痰的这个距离就长了,颜色也慢慢就淡了。一直到修完法之后,还有两口痰是有血的。第二天清早起来,有一口痰有血,再也没有了,没有任何医疗。另外一个老同学,他吐血住医院,住了好多天,出来之后又吐,又住(医院),两次住医院。我那次要躺下来(的话),也就住医院了;不住医院也要躺很久。就是你真正把这一切置之度外呀,就是豁得出去呀!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这妄想本空啊,那妄想本空何处得病?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