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渔人忘机海鸥满舲;气分,彼此相感

  黄念祖居士《净修捷要报恩谈》

  所以“渔人忘机,海鸥满舲”一百四十五。一个打渔的,今天回去告诉他老婆,说:“今天才倒霉呢,一条鱼也没打着,白出去了。”后来他又说:“今天可是很奇怪,我的船上落了一船的海鸟,海鸥啊,都在我船上落着,从来没有的事情,真奇怪!”他老婆说:“你这个蠢东西,你抓两个鸟也好嘛,你抓来也可以做着吃嘛,也可以卖嘛。没有打着鱼,抓两只鸟也好。”这老渔人说:“是啊,我当时也没想起来。”“明天”他说:“那我一定抓。”(第二天)又出船了。可是这一天呢,一个鸟都不落。这是气分,啊,彼此相感哪。牠为什么敢落?他是个气分的问题。中国从前有个公使,叫伍朝枢一百四十六,很老的外交官了。他那个时候参加人家的国会呀,他旁听,他就预先告诉你,你看谁跟谁要辩论了。一会儿他们就辩论了。有人说:“你怎么知道?”他说:“他们头上的气先搅在一块儿了。”所以就是这一些。

  (念公道:“净土法门‘十方如来同赞,千经万论共指。’可见信愿持名这个妙法乃是如来大光明藏所流现,所以能给一切众生以最坚固、最长久、最彻底、最究竟、最圆满、最真实的大安乐。末后祝愿:‘普愿见闻者,皆得大安乐,具足信愿行,同生极乐国’。”——以上数语摘自念公《佛教的大光明与大安乐》讲稿之结尾开示,今作为本篇结束语,愿与我同仁共勉之。)

  附注:

  “渔人忘机,海鸥满舲”出自《分甘余话》一书,作者王士祯(原名王士禛,字子真,人称王渔洋,谥“文简”。清初杰出的诗人、学者、文学家),《分甘余话》是一部记见闻和谈学问兼而有之的笔记。《四库全书总目》评论它说:“大抵随笔记录,琐事为多。盖年逾七十,藉以消闲遣日,无复考证之功。故不能如《池北偶谈》、《居易录》之详核。”现摘录书中相关段落,以示念公所引“渔人忘机,海鸥满舲”之出处——夏峰孙先生谓滏水老人曰:“神庙时,南皋、景逸、少墟三先生讲学京师,首辅叶台山为之主。此治平之机也,而三先生相戒不言朝政,竟无补于治,若学为无用之物矣。”滏水曰:“三公不言朝政,专言节义,异己者鉏不用,于是不节不义者忌矣。未几,台山求去,诸君子留之,台山曰:‘内外风波齐起,君等不平心而处我,在此何干?’因忆赵侪鹤先生为冢宰,高阳孙相国曾云:‘朝廷官职,天下人皆有分,我辈必不与异己者共之。’此危道也,魏珰之祸,遂烈于此。”右见《游谱》中。余谓三先生相戒不言朝政,正所以防小人之忌,使言朝政,则书院之毁,不待逆珰时矣。至孙文正公之言,即范忠宣公调停元佑、熙宁之说。然君子、小人,势不并立。小人常密,君子常疏;小人得志,不尽逐善类不已。古今来小人常居必胜之势,汉、唐、宋以来,已事昭然,可为龟镜也。然则即以官职与小人共之,彼能终为忘机之海鸥否乎?《越绝书》云:“壁忘鼠,鼠不忘壁。”诚哉是言。因读《游谱》有感,遂书。

  伍朝枢,字梯云,广东新会县会城镇人,出生于天津,他是伍廷芳之子(伍廷芳乃清末民初杰出的外交家、法学家,中国近代第一个法学博士。后回香港任律师,成为香港立法局第一位华人议员)。清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伍廷芳出使美国,他也随父赴美,先后就读于美京科士学校、美京西区高等学校、大西洋城高等学校。光绪三十二年(一九〇六年),归国居于京都,攻读国学。不久,赴英国入伦敦大学专习法律。三年考试以第一名卒业,获法学学士位。后又转入林肯法国研究院深造。毕业后,应伦敦大律师考试,又获第一名,取得大律师资格,一时名震英京。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编辑后记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