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报恩谈文摘 - 正文   │ 文章推荐
 

  十五、民国印光大师

  《净宗历代祖师略传》

  印光大师,法讳圣量,别号常惭愧僧。幼随兄读儒书,颇以传承圣学自任,应和韩欧辟佛之议。后病困数载,始悟前非,顿革先心。出世缘熟,投终南山南台莲华洞寺,礼道纯和尚剃染。次年受具足戒于陕西兴安双溪寺。

  师出生六个月有眼疾,几近失明。后虽痊愈,而目力已损,稍发红,即不能视物。出家后,于湖北莲华寺充照客时,因晾晒经书,得读残本《龙舒净土文》,而知净土法门为即生了生脱死之要道。师于受戒时,因善于书法,凡戒期中所有书写事宜,悉令代作。写字过多,眼睛发红如血灌。由此目病,乃悟身为苦本,即于闲时专念佛号,夜众睡后,复起坐念佛。即写字时,亦心不离佛。后眼疾竟得痊愈。由此深信念佛功德不可思议,而自行化他,一以净土为归。

  师修净土,韬光敛迹,久而弥笃。二十六岁,于红螺山资福寺净土道场,入堂念佛。三载之中,念佛正行而外,研读大乘经典,妙契佛心,净业大进。三十三岁,应普陀山法雨寺化闻和尚请,护藏经南下,住法雨寺藏经楼闲寮,近二十载,励志精修,深入经藏。间或受寺众坚请,乃为讲净土经典,讲毕,旋即闭关。斋房书“念佛待死”以自勉,学行倍进。师出家三十余年,始终韬晦,不喜与人往来,亦不愿人知其名字,长期昼夜持念阿弥陀佛名号,亦早证念佛三昧。

  一九一一年,师五十二岁,高鹤年居士将师文稿数篇刊入上海佛学丛报,署名常惭。徐蔚如、周孟由诸居士见之,叹誉云:“大囧琺陵夷,于今为极,不图当世尚有具正知见如师者,续佛慧命,于是乎在。”于是,一再搜集师文稿,刊为《印光法师文钞》,广为流通,师由此而腾誉海内外。

  《文钞》实为师弘法之缘起。由读《文钞》而倾慕师德,竭望列于门墙之善信日多。或航海梯山而请求摄受,或鸿来雁往而乞赐法名。二十余年,皈依师座下者,不计其数。即依教奉行,精修净业,得以往生净土者,不胜枚举。

  我国近代以来,礼教陵夷。故师针砭时弊,力倡竭诚尽敬,惭愧自牧,以培净业行人之福基。尝云:因果之法,为救国救民之急务,必令人人皆知。流通《安士全书》、《了凡四训》数百万册,足见其力倡因果之悲心。

  师之净土思想上承古佛祖师血脉,下契近代众生根机,言言归宗,字字见谛。建立灵岩山寺净土道场,亲定规章,为末法丛林之表范。更创弘化社,广印经书流通。二十余年,所印各种佛书,不下四五百万部,佛像亦在百万余帧,法化之弘,广被中外。

  师一生克苦俭仆,衣食住等,皆极简单粗劣。洒扫洗涤,事皆躬亲。善信供养,悉用于流通经籍,救济饥贫。

  一九四○年冬,师略示微疾,促办妙真法师升座仪式,预知时至,多诸迹证。初三日晚,示众:“净土法门,别无奇特,但要恳切至诚,无不蒙佛接引,带业往生。”初四日早一时半,由床起坐曰:“念佛见佛,决定生西。”言讫,即大声念佛。二时十五分,师坐床边呼水洗手毕,起立言:“蒙阿弥陀佛接引,我要走了,大家要念佛,要发愿,要生西方。”言毕即于椅上,端身正坐,口唇微动念佛。三时许,妙真和尚至。师吩咐:“你要维持道场,你要弘扬净土,不要学大派头。”后不复语,只唇动念佛而已,延至五时,如入禅定,笑容宛然,于大众念佛声中,安详往生。世寿八十,僧腊六十。

  师一生潜修实证,淡泊平常,以文字因缘作人天眼目,利益叵测,其著作有《印光法师文钞》正、续篇,丙子息灾法会法语等流通于世。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十六、近代海贤老和尚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