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专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文章正文   │ 文章推荐
 

 洗濯垢污 显明清白

  根据黄念祖老居士录音整理
  一九九零年九月二十三日讲

  诸位大居士,诸位大德,诸位大菩萨:

  今天这个介绍之词,念祖不敢当。也就是说,愿意和我们诸位莲友相见,这个心是很恳切的。不然,今天就来不成了。因为感冒、头痛、牙痛,连着几天睡不好觉,吃不好饭,很勉强,是勉强来的。也就是为了我们莲宗现在蒸蒸日上,添了很多新的血液,正在发展。也很希望很多老的莲友,老的菩萨,过去的旧日同参,也愿意相见,还有很多新的,新补充的,没有见过面的人哪,还有很多,很多都是生面孔。所以借这个机会来结一个缘啊。

  今天说是开示,不敢当啊。我这个凡夫,这两个字当不起,又是在家人。开示是开佛知见,示佛知见。这个实在是当不起啊。但是呢,也很愿意提出些问题和大家共同考虑。所以今天来汇报的是根据两句经文,就是《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里头的两句话。这个词是“洗濯垢污”。这个“濯”字,就是《四书》里头“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当“洗”字讲的,一个古字。“洗濯垢污”,洗掉一些脏的东西。“显明清白”,把这个清白的显出来,就是以这个为题目。

  这个题目呢,可以。我常常说,佛法的东西可以从幼稚园用到研究院,一个课本,这两句话也就是如此,可以从一个很粗浅的事情——谁都可以用得上——一直到成佛,都不离开这两句话。

“洗濯垢污”,洗一洗啊,把他原来的清白显明出来。今天这个洗脸呢,哪个人不洗脸呢?咱们都是初修来了,谁也要洗脸啊!我们这个煤炭的工人哪,满脸都是煤炭灰啊,很辛苦,他这个眉毛也看不出来,什么也看不出来了,但是他一洗——他要洗啊——一洗,眉目很漂亮,眉毛、眼清清楚楚。这不就是“洗濯垢污”了吗?洗濯了垢污,显明了清白。清白是什么呢?是他的本来面目啊!他的本来面目就露出来了,他不是满脸煤炭啊!眉毛看出来了,眉毛也不是新有的,是原来有的,他原来所有的都显出来了。所以小到洗脸哪,就合乎这两句话。这两句话的事情也很深哪。咱们洗脸的时候可以想一想啊,我洗去了脏,显出了我的本来面目啊!这是禅宗的话啊!你要看到你的本来面目啊,那就成功了!

  那么说到高深呢,那释迦牟尼佛在腊月初八悟道,看见星星悟道了。印度九十五种外道,都经历过了。他们所会的,释迦牟尼佛全掌握了,但这不能解决问题啊!所以释迦牟尼佛自己来。他本来的基础不错,是称为“梵”啊。现在他们欧美啊,对于印度的学问,第一是佛教,第二就是梵。原来他也有很好的基础,但是究竟“不究竟”。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看到明星就悟道了。悟道的时候,佛就说了这样两句话“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所有的众生,不光是人啊,马啊,狗啊,猪啊,蚂蚁啊,极愚蠢的东西,一切一切,他们都有啊!都有什么呢?都有和如来一样的,如来的智慧,如来的德相,他们都有。所以佛法的修持不是说你得什么东西,所以《心经》说“无所得”,都是很重要的话呀!所以很多修行的人想得点什么,都错了!你本来就有如来的智慧、如来的德相。

  就我刚才打的那个譬喻,煤炭工人的眉毛是本来有的,但是满脸有煤渣子的时候,就看不出眉毛来了。你一洗就清楚了,显明了他的本来面目。如来的智慧、如来的德相,人人都本有啊!这是释迦牟尼佛(证)到的。所说的话是:“奇哉,奇哉……”说(出了)任何人没有说过的话啊,这是任何学术、任何外道、任何宗教莫测的话啊!老子很高啊,中国的老子很高,也只是恍恍惚惚地、迷迷糊糊地、弱微地这么体会了一点点啊,而佛(就)求证到了!“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啊,所以这句话,我们要好好记住啊。

  我们说,现在的修行人有一个通病,就是人人都有的病,一个通病是什么呢?把这个假“我”估计得太高了!黄念祖是个假我啊,每个人都把他自己那个“黄念祖”评判得高于实际,把这个假我估计得太高,把那个“真我”估计得很不足啊!你有个“真我”,你的“真我”是佛啊!你脑子里有没有这个,这个很重要!所以今天我就要提醒大家,释迦牟尼佛悟道的第一句话。我们要跟佛学,你要是这句话都不学,你看多少经都是白看。佛之成佛,就是说了这样两句话。但是,大家都有如来的智慧德相,为什么还是这么样的糊涂,这么样的贪嗔痴缠身,这么样的烦恼?世间的一点点事情来,你就过不去,就是说,底下就答复了:“唯以妄想执著不能证得”呀,因为众生这是在打妄想,你的脑子里头想的都是妄想。妄想就是你的妄心哪,打妄想的心就是你的妄心。你认为是你自己的这个东西,实际这个是贼!所以大家认贼作子啊,把这个当作自己了,那么妄想,还执著。“执”是什么呢?“执”就是当“拿住”讲,抓住了,抓住不放啊。一个是抓住不放,“著”,到那儿就粘住了,粘住就不脱,你动弹不了了,这叫“执著”。

  所以就是说,大家许许多多的一些个想法,一些什么东西,有的人求名,有的人求利,有的人挂念眷属,有的人搞某种事业。在这个地方上很用自己的全副精力,抓住不放。成功就高兴,不成功就难过,都是执著。因为这些执著,所以你就象煤炭工人那样满头都是黑煤啊,眉眼都不清啊。就是说,你得洗一洗啊,那么煤灰洗洗掉了,咱们这个妄想执著呢?你就停一停罗,是不是啊?那就没法用水来洗了,心内的事情了,不是物质能解决的了。那么就要(看)破啊,所以这个观世音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他能照见的都是空的,你还执著什么呀?所以说“幻梦空花徒劳把着”,这是幻术幻出来的,这是做梦。这是一个镜子里头现出来的花,是空花。徒劳把他抓住,你是白费力气啊。徒劳,抓不住啊。所以说到最后呢,释迦牟尼佛这两句话的意思呢,咱们要摆脱这些妄想执著,那就是洗濯垢污啊!这些妄想执著是垢污啊,去掉!那么显明自己本来的佛性,本来的如来的智慧德相,让他显出来,跟太阳晴天一样光照天下,这就是显明清白啊。清白就是显明,这还不是最大的一件事情吗!这个题目就是如此,小到每天早上的洗脸,一直到你将来的成佛,都不离开这两句。所以《无量寿经》里头随便抓住两句,都有无量的义啊,所以这部经,希望大家好好的去读。

  所以佛教,从刚才说的这句话来看,佛教是最平等的。因为我们现在都是提倡这个平等啊,一切众生跟佛都平等了么,一切众生都跟佛一样啊,有佛的智慧,佛的功德呀,这是一个。所以众生跟佛是平等的,佛教的俗语叫“生佛平等”啊。

  佛教是最自由的。有人说:“啊呀,可别这样,回头老佛爷会怪罪,会罚我的。”这句话对于佛是个污蔑,哈哈哈...是污蔑。佛还会生气,还会罚你?那佛就是众生了,他还有嗔恨心,还有分别心?佛没有这个心!那为什么有地狱?你自作自受啊。自由啊,佛也不能勉强谁,要能勉强谁的话,他把大伙都勉强一下,都成佛了不好吗?佛不勉强嘛。你都是自由自主,你本来就是有佛性,平等的,不是可以勉强你的。道上各人走各人的路嘛,所以这个地狱老不空啊。

  好比说,很多人你跟他讲佛法,他就是不听啊,他就是坚决要走他自由的路啊,他是自作自受啊。自作自受还不是自由吗?不是谁来管着你,没谁来强迫你啊。所以一个庙里头多少出家人,也有成功的,也有入地狱的。所以今天咱们这一会很多人,这里头将来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这是必然啊,都是自由啊。所以各人自己你选择你作主,所以佛法不同于任何宗教,这是一个;自由方面还有一个“是心是佛,是心作佛”,这完全就显明你的根本了。你在修行,你这个修行的心啊,他本来就是佛啊,你现在作佛啊,作佛是什么?在洗啊。你天天在念佛,拜忏,看经,这是在洗啊,这是在作佛啊!你本来就是佛,你又作佛,这样在自作自受,这也是自作自受嘛,决定是成佛嘛!所以先把为什么要选这两句话作题目来讲一讲。

  今年不敢夸这个口了,说一定来四次,这个身体不大行,如果还能来的话,那就还继续讲这个题目,因为这个题目很广泛。那么我们既然从洗脸说起嘛,我们有很多初修啊,那么就从最基本的说起,就谈皈依啊。皈依这个事情大家不要以为只是初机才有这个问题,我们大家看一看咱们的经本子后头,天天这个仪轨后头,最后是念什么?念三皈依,自皈依佛、自皈依法、自皈依僧。显教里把一个法修完了,道场结束了,要念皈依啊,这重要啊!哪个法都要念皈依啊。密宗是一开头先念四皈依啊。所以显教是拿皈依作结束,密宗以皈依作开始。一个开头,一个结尾,都代表重要啊!我们在显教来说就是要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这个是贯彻始终的。不是说我在这儿有个法师,今天传皈依,我来这儿受这个皈依就完了,这个是一直贯彻到你成佛呀!“皈依我们都皈依过了,还谈什么呢?法本上有,我也天天念。”我们提的是真实皈依!要真实的皈依!

  我把密法的皈依给大家念一念吧:

“自皈依师,当愿众生,永不皈依,邪恶知识。”现在这个知识,有善知识,有很多是恶知识、邪知识。这皈依了师之后,永不皈依,愿众生也永不皈依这个邪的、恶的知识。这个邪的、恶的知识,呆会儿我们可以举,现在是遍地都是,这个现象很严重。

“自皈依佛,当愿众生,永不皈依,天魔外道。”那么是不是有人,我已经皈依了佛了,对于过去我所修习的那些道教的、什么气功的、那些师、那些书、那些个方法、那些个道理,还在心里头在那儿作主啊?那么,如果是那样的话,就跟这条——“永不皈依天魔外道”不合了。永不皈依天魔外道了,外道我不皈依了,你怎么还跟这些外道这个感情上始终是割不断呢?这个皈依就不纯哪!

“自皈依法,当愿众生,永不皈依,外道典籍。”所以有一个人看见我,他说是人家劝他,说你信了佛,你不妨学学道教嘛,佛教这套你也会,道教的这套你也会,你多好。哈哈哈……听起来好象很有道理,那他佛教那一套就学不成了,学不到手了!你就是个假的了,假的你学什么呀!你弄个假名字,你实际还是道教的书,哪有两套呢?永不皈依外道典籍啊!

“自皈依僧,当愿众生,永不皈依,外道邪众。”那些气功师。生了病,我找个气功师给我看看病啊,恐怕在座的还不免啊,你还是相信外道邪众啊!你的皈依不纯,皈依不真实。皈依不真实就不是真实的佛教徒,你就不会得到佛的真实的加被。应信如是因、如是果啊,你真实,佛就真实嘛。所以佛如钟啊,“大叩大应”,你敲得很重就大声响啦!你小敲就小响小应啊,你不敲就不响嘛!你不真实,那就得不到真实的加被啊,所以这就徒有其名而无其实了!这些话可能有人听了觉得很难听、很刺耳,但是大家知道我都快八十岁的人啦,我是冒着病来的,来说这几句话,我是苦口婆心哪!这个明知道有人听了会不高兴啊,没有办法,所以“宁可身受地狱苦,不把佛法做人情。”这种情形大家继续下去不好,我就不能不说,这是不好。

  他这个皈依,皈依什么?这是一个出发点哪,是你的一个方向啊。你老是脚踩两只船,脚踩两只船,是一定要掉到水里去的,船不开可以,一开,脚踩两只船怎么行啊?这是皈复啊。皈依,“皈”你皈到哪儿去,这个很重要。为什么一开始就念,后头也要念啊?显教后头念,密教开头念,十分重要啊!所以我们对于从外道,从气功,这样转到佛法里头,我们是十分欢迎,举起两个手欢迎啊。给他庆贺,给佛教庆贺,给大家庆贺,尤其给他本人庆贺呀!你这是从幽谷而迁于乔木啊,你是从一个低的地方高升到一个光明的、好的地方。但是啊,就是不能够心挂两头,脚踩两只船。这个地方要有一个决择,要好好地想一想,要有所决择。为什么我要皈依佛?因为我们实在是从内心的崇拜啊!我们不能不崇拜,我们不能不皈依啊!佛成佛之前魔来捣乱哪,现了种种的美女,美女到了佛的面前她就丑陋不堪啊;用种种的武器来向佛进攻,到了佛的面前武器的尖端都变成莲花。这一切魔的进攻都失败了,他们很惊讶,就问释迦牟尼佛,他那时还没有成佛,就说你这个人你修了什么了,你有这么大的威力啊?释迦牟尼佛说:“你要问我的功德,地神知道。”咱们地球上这个地神,管地的神。魔就问地神,地神说:“我多少劫以来,看到咱们这个南阎浮堤(就是这个地球),这个地球上没有一寸土不是释迦牟尼佛过去生中为众生而流过血的地方。”没有一寸土不是这样。释迦牟尼佛在过去无量生中、无量劫中为救度众生,他自己流出鲜血来救别人,这个血是染红了整个地球,没有一寸土不是这样,这是我们的导师啊,救过我们哪,为我们流过血啊。

  现在大家都觉得外道练气功的都是为自己,我要身体好,我治病身体好,医好了之后我要有本事,我要有功能,我要突出,大家就恭敬我。哈哈哈......这个释迦牟尼佛牺牲生命不要的,不要保养这个身,为众生,这个是让人佩服。而且更殊胜的是释迦牟尼佛的智慧——大觉悟啊!我们都是在迷啊。佛是三觉圆满:自觉圆满、觉他圆满、觉行圆满,一切行都圆满,一切种智,无所不知啊,一切极深的智慧,那个无明是破尽了。所以有四十几品无明,一品一品的破啊,破到等觉菩萨还有最后一分生相无明没有破啊,佛连这一分也破尽了,所以(是)大觉悟的人、大智慧的人。他把一切的惑都破尽了,惑就是迷惑。而这个“三惑”,第一个是“见思惑”,“见思惑”的“见惑”头一个惑就是“身见”。所以在迷的人就想保养这个身体,注意医药啊,我怎么营养这个身体,我怎么锻炼啊,唯想要多活一天才好啊,这比什么都重要,这是“身见”。还有许多女同志喜欢装饰自己,如何能更美丽一点——“身见”!修炼,我要修得这个脑袋上出小人来,元神出窍。有一个金刚同学来找我,他想来拜师,我说我不收,这种人都有啊,这是“身见”!九转丹成啊,出一个小人之后,小人长大之后,然后他又死,又唤出一个来,第九转,这样子。“身见”都是“惑”啊。

  这个“见思惑”的“思惑”,就是贪嗔痴慢,还有“尘沙惑”。众生有无量的根器,无量的病,要有无量的药方来治啊,这是“尘沙惑”,不知道这些药方是“尘沙惑”呀。还有“无明惑”,到菩萨,还有“无明惑”,破一分无明,别教就称为菩萨,地上的菩萨了。四十二品无明都破尽了,他就没有迷惑了。“远离颠倒梦想”,他就没有颠倒。你有惑就有颠倒啊,所以那些不如佛的人,他说的,都是有颠倒的东西在里头。颠倒了就是把是的说成非,非的说成是,你这个指路牌就不准啊。佛才真正的离开了颠倒啊,“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他最后的无明都破尽了,所以真正是彻底证悟真如实相啊。这样觉悟的人,我们不依止,我们依止谁啊?还有什么人可以跟佛相比、相并论啊?我跟你们说啊,佛的寿命有多长啊?在法华说这个的时候,连弥勒菩萨这种马上就要来成佛的这种水平的菩萨,多少人都不知啊,佛就是突出在此啊,弥勒都不知啊,测不出释迦牟尼佛成佛多久了、寿命多长。在咱们这个尼泊尔是示现啊。太子啊、出家啊、成佛啊,(他)无量劫之前都成佛了,所以就知道佛的这个觉悟比弥勒又高出多少多少了,所以,佛教这样一个大觉,我们怎么能不皈依呢?

  你皈依法,法是佛证到的真如实相,证到了一切的本际,这是我们到黄河穷源,黄河到底发生在哪儿?一直走走走,走到头,把这个源流找到了,那你就正确了。佛是对这一切都穷及源底的人哪,所以他这个法,都是从真如实相中所流露出来的,从大光明藏中自然流出啊,(是)大智慧的显现。而且就是因为他这么慈悲,所以他就要度众生,要度众生,他就要有方法,这个“法”就是方法呀。众生怎么度啊?所以我们现在佛不住世,佛不出世,但幸亏有佛的法在这儿,我们依止了佛的法,才可以出离这个生死啊。这个佛传下来的,是佛的大智慧、大慈悲的结晶啊,流传下这一些殊胜的法,这些教化呀。

  这儿给大家举个例子,法的殊胜和重要大家都很熟。《金刚经》说,人把生命拿来供养布施,这是很难得的。初日分,就是上午,上午,拿无量的生命布施了,供养了。无量的,尘沙那么多、河沙那么多,河有多少沙子?一个沙是一个身体,那么多的身体,一个一个都把他布施了;中日分是中午,到下午这段时间,又是这样;后日分,晚上了,还是这样。这样下去,多少多少多少多少年,这功德多大啦!可是《金刚经》说,这样的功德呀,念念经文吧,都是“以恒河沙等生命布施,如是无量百千万亿劫”,这样“以身布施”啊,这是一种啊;“若复有人,闻此经典”,听了《金刚经》,“信心不逆”,就能够信。能够不逆,能够不抵触。我们有时听了、念了法,心在那儿抵触,是这样,你抵触。能够不抵触,“信心不逆,其福胜彼”,这个人所得的福,比那个多少万万劫拿那么多生命布施的人高。所以大家现在很多人也在念经,对于这个经典殊胜之处忠实得不够啊。

  第四位,“僧”呢,就是住持佛法的,佛法你要存在在世间啊,住就是住世啊,持就是保持啊。你要有出家人,你才能有庙。这里有个道场,让大家来做佛事,接触到佛法,今天我们也是在庙里面嘛,是不是啊?所以庙就要靠出家人哪,没有在家人的庙啊,是不是?庙就要有僧人,出家人,僧就是住持佛法。佛法是这么殊胜的法,要靠僧来住持,和合之众,这也是我们必须要依止的。通愿法师说了,她碰见一个居士,这个居士看不起出家人,他说:“现在出家人我都看不起,我只是两皈依,皈依佛,皈依法,我心悦诚服,和尚出家人,这个不皈依。”后来通愿法师给他矫正了。这个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往往受了三皈依,以为那个传皈依的人就是我的老师,我就皈依这一个人,这也还是很不够。他是代表,代表一切的住持佛法的僧众。那么对于我们所谓的僧,就是真正能够护持正法守戒律的,这才是僧。所以对于破戒的比丘,佛说了“默摈”啊,那你还去皈依啊,那你也不能去怎么样,你“默摈”,你跟他疏远啊。刚才说了有很多邪恶知识,不胜枚举了,举一、两个特殊的例子,这也不是我说,这个是在香港的杂志里头说的,他敢登杂志,对方也有杂志啊,他必须要站得住才行。有的人什么程度呢?他自称为法王之法王。现在咱们(称)什么?称活佛啊。现在在海外都说是法王啊,活佛这个名号不够响亮了,法王有很多,他是法王里头的法王。他把密称为无上密,他是无上中的无上。有这样的人,他是自个儿如此看待自己,他跑到香港去。香港这个地方很特别。有个大仙非常有名,叫黄大仙。我在美国的时候,就有人找我,请我到他佛堂里去,我一听他佛堂里又供佛,又供黄大仙,一直从香港传到美国,我就不去了。这位自称为法王之法王的,他到了香港跑去给这个黄大仙瞌头,人家给他拍了照片,证据确凿,哈哈哈......你这个法王还去拜大仙哪,这些我们一听会笑,但是他的徒弟遍天下呀。所以就是说我们要学佛,学佛不是容易事,学道的人多如牛毛,我们必须要知道,学道的人如牛毛,得道的人象麒麟的角,一个鸡角就很少嘛,而麒麟的角谁也没见过,更少啦。到了末法啊,我们必须要发真实的心哪,要走光明的正路。所以第一步我们谈的是真实的皈依啊,真正恭敬佛,崇拜佛,依止佛,依止佛的遗教啊。这个经典要很好地理会啊,按着这个经典来要求自已啊。不是说我们把经念一遍就算完事了,应该按着经典的指导,我们来调整自个儿的身心哪,这样念经才有功德。不是说跟这个值勤似的,我这个是完成任务,把这个任务走走过场,把经打开,头一篇一直念到最末一篇很响亮,这就算我念了经了。这种嘛是形式,不能走形式。

  所谓真实修持啊,真实皈依。真实修持这就(是)洗涤了。我们这个洗涤开始就对了,而且这个皈依一直是贯彻到始终。现在我们就说这个修持之中我们就是要洗涤了,洗涤就是释迦牟尼佛的话,一切众生都本具如来智慧德相,问题在哪儿呢?“唯以妄想执著不能证得”。毛病就在这个妄想执著上,这个妄想,想排除,短期内是不行啊,那么“执著”这个病,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要开始注意啊,不要那么粘着、执著啊。学气功的人的通病是执著,一般学密的人的通病也是执著,他就是想,你看很多人为什么要学密?这个快,我很快就有威力了,你这个想快,想有威力就是执著,这个思想本身就是执著。还有说我出了神通好度人啊,不知你是错误啊!炫耀神通是佛所禁戒的事情,不许你卖弄神通。所以底下我要讲,有人说他要发心,他要出家,这是很有名的一个人,常写文章。他有了神通,他来宏扬,这是错误的,你走了错路。严格说“宗门不许谈境界,教下只准论功夫”。这禅宗里头一切的境界,我打座了,我清净了,或如何如何,我看见什么了,我得了什么通了,这一切东西,还有比它更殊胜的境界不许谈,还许你卖弄?教下,咱们就是教下,咱们有念的经本,研究教啊,佛教啊,不是禅宗啊;咱们这个研究经教,教下只准论功夫。大家可以再研究研究,我用功夫如何,你用功夫如何,同样也是不谈境界,只能谈到功夫为止了。许许多多大家自己以为的,所以为什么要谈一谈,有的时候你不跟高明的人谈,你会错认。有人一打坐,打得自个儿也空了,床也空了,屋子也空了,啊呀,人我都空了,一切都空了,还以为是什么,其实这是豁达空,取相空,不是什么好事。为了这个跟人家谈一谈,请教请教那是可以的,但是你(不能)拿这个功夫去炫耀,如果去炫耀,说我证了什么什么了,那是大妄语啊,错误啊。

  那么说到“通”呢,有多少种的“通”。鬼也有通,妖也有通,有的是术通啊。种种的(通),我们一个一个来说吧。鬼确实有人见过,那鬼墙挡不住,比人就厉害,这是他的通。鬼也可以略微能够早知道一点,他有的可能是从情报来的,因为要造册,阴间比咱们先知道,先通知阴间啊,某人该死,去抓他了,这消息已经到阴间了,有鬼通的先知道了,这个他早知道一些。而且他有的鬼很有力量,很有威力,鬼通。鬼神是鬼中厉害的称为神。鬼往地下可以钻啊,他这个入地跟咱们在空气中一样,所以他比我们高明。我们当然比鬼高明,但是就这一点上说这个墙壁他无碍,他走得很快,这个是超过人的。所以过去他们道教很多修行人,怕你先得到鬼通,这(就)走到鬼路上去了。现在我们很有名的气功师,他就是以这个鬼作后台——有不少人啊。现在大家都知道“搬运法”,“搬运法”象我这个岁数的人,大家都知道,(从前)变魔术的人也都会。这个法有名称,叫“五鬼搬运法”,五个鬼来搬运,就是过去说是官的印能够避邪,他就能把你那个官的印给搬走,你箱子的东西给你搬空,称为“五鬼搬运法”。所以这一些是鬼在那儿起作用。

  “妖通”,类似黄大仙。过去大家看《聊斋》,那一些种种,还有很多《笔记》,有很多都是有事实根据的。但是他们所得的以至到魔——“魔通”,只是五神通,咱们气功这一点点东西,这个奇异功能要跟神通相比,那是九牛一毛啊,咱们这些奇异功能是一个毛啊,那个神通是九个牛啊。那天眼、天耳能看到多少世界,哪儿光是一个地球啊。天眼能看到多远?天眼、天耳、神足、他心、宿命这五通,妖魔都可以有。我们就谈魔的神通吧,魔的魔通。魔跟帝释——玉皇大帝打仗,玉皇大帝打不过魔,因为他的魔术很高啊,那么他就要用佛法,他去修法啊,修法魔就退了。魔退的时候魔领着八万四千魔军退到一根藕丝里头,藕啊——长莲花的藕,藕有藕丝啊,藕丝细得不得了,比头发还细。八万四千魔军能藏在一根藕丝里头,你说这个“通”大不大啊?所以我们这个佛教里不让大家显“通”,也是如此。(如果)见“通”就是对的,那么这些正好他们都会。还有西藏的黑教,他确实现在还存在,确实他们有他们的“通”。西藏的土匪看见出家人,给你扔一把刀,他就要求你把刀能系个扣,就好象带子似的能系个扣,把这个刀系个扣,你要能把(它)系个扣,然后一拉,刀就直了,这样的话他就不抢你了。因为他认为你是个有修行的人,他考验你,扔你一把刀。这种打了扣的刀,在他们黑教庙里头,在房上挂了不知有多少,几乎人人都会。上次来了个凌云啊,他不是黑教嘛!有人问他观念怎么样?他自个儿报名了,他是黑教,黑教就是外道啊,还说什么。所以他没有第六通,第六通才要紧啊,是“漏尽通”。“漏尽”是什么意思?“见惑”、“思惑”都没有了。没有“见惑”了,没有“思惑”了。“见惑”、(“思惑”)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戒取、贪、嗔、痴、慢、疑十样东西;“思惑”就是贪、嗔、痴、慢,贪心、嗔恨心、愚痴、慢——我慢,(就是)我比谁都好(等)。(有了)第六通才能证阿罗汉,这才是证得的通。所以说这些是妖通。

  还有“术通”,靠一个法术,画个符啊,念个咒啊,炼个什么法。他这个法术,那一些遁术,金遁、木遁,木遁他摸这木头,人就走了,那可以破,把他封死在木头里头出不来,就死在木头里了。种种的遁术都有,那是一个术。还有一个咒,靠一个什么东西。我认识一个人,现在他离休了,邮电部技术处的处长,美国留学生。他的父亲就会一个外道的法,叫“隔山封血”,在山那边告诉他,他一念你那血就止,这是“术通”——他一个咒。他这个人很有意思,他说我也跟父亲学了这个咒,他念不灵,他念给我听,很长很长,他念不灵,这是术通。他因为什么(不灵),他美国留学根本不信。这个非得信,什么都得信,他要学这些法得信,但这不究竟。不是他有这个能力,他靠这个术。神通,刚才说过了,第六通是漏尽通。再高是“道通”啊,这个智境一如,自己的智慧跟境界是一件事情。心跟物也是一个,什么东西、大地、山河跟我的心是一体,这是道通啊。佛的神通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就是禅宗里头的,把你的心跟你指出来,你一见你的本性就成佛了,整个的佛教都是如此。“十方薄伽梵,一路涅磐门“。任何你不管走哪条路,你是从教下,你是念佛,你是学密,最后都是明见你的本心而成就,没有第二条路,所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佛的神通。

  这(里谈)不许显现,举点例子,为什么说有了神通不许显现。举一个古代的例子。这是唐朝的一个和尚,叫邓隐峰。他(一次)上路,正好(遇到)战争——内战,两个军队集结了几十万人,在大平原那儿厮杀,过不去了,过不去,他要过去怎么办?他拿了锡杖——出家人拿的锡杖,(就是)地藏菩萨那个杖叫锡杖。他把锡杖一扔,跟着这头就飞起来了,飞起来了,人马在疆场上正在打仗,他在上空中飞,有人就看见了,“啊!看飞人。”那时候几十万人正在打仗,全部停下来了,看空中飞人,一个和尚在空中飞。显露了,一显露就要走了,不住世了。就不许显露,一显露他就不呆了。他到了之后就问,你们说过去大家走的时候是怎么走的?坐着的,站着的,什么什么的,都有了。他就问有没有倒立,人倒过来,拿大顶啊,手朝下,脚朝上,过去修行人有没有这么死的?没听说过,我们没记载过谁拿大顶死的。没有!他扶个大顶,就死了。(虽然)人死了,衣裳很怪,穿大僧袍啊。我们想想,人要一倒过来,这衣服不就都突露下来了吗?必须有吸引力啊,他这个僧袍还是顺着,活着的时候里子在上嘛,袍在腿那儿,他倒的时候衣裳还那样,把他解下来了,骂他:“你这个人一生淘气,死也淘气。”一推就把他推倒了。这就成了个公案。后来有人问大德,问他邓隐峰为什么死后衣裳还顺体啊?这个禅宗里头很突出啊,回答的人说:你现在衣裳不就顺体吗!这人开悟了。这都是佛的法的殊胜之处,遇见这种机缘,一句话能解决很大的问题。

   这就说明不能说,说了之后就得走。再举个例子,现代的一个闭关的和尚。我的舅父是南梅,我的老师是北夏,中国的居士里的两个泰斗。这南梅非常称赞这个和尚,因为他闭关的时候,有很多欲念起来的时候,自己没法克服,自个儿拿刀子挖自个儿,一刀子,一刀子,浑身都是刀伤,浑身都是火伤。你起这种邪念,你没法克制,用它烧自个儿,拿自个儿,你一疼还有那个邪念吗?所以满身都是伤,我舅父很称赞他。我姨母在上海也很恭敬他——(我的姨母,咱们的赵朴老是我姨母家当年的家庭教师,给我表弟补习,这都有因缘的。)我这姨母一天请大家吃饭,女儿、女婿,各方面都在那儿,这和尚也在那儿。和尚忽然就说:“不好,不好,儿要出生,娘要死,儿要出生娘要死,赶紧念佛。”我这姨母虽然很恭敬出家人,捐很多钱,但是她很迷信,不愿听丧气话,什么要死要死,她就没问。过了不久,很快她的女儿就得了病,不治就剖腹,把孩子挖出来,救了这个孩子,母亲就送命了。这时才想起他,他说了:“儿要出生,娘要死。”那么这个和尚说了这个话之后,后来把他们过去的因果都说了。但是不久他也就走了。这个又是第二个例子。

  再举个例子,咱们北京的例子。北京有个和喇嘛,这个和喇嘛修持很好,是格西,蒙古人,学密的,过去很多人都知道他,在密宗里还是相当难得的一位。他虽然是黄教,他修红白教的法。我去看过他,他供莲花生大师的像。他那个时候有个律师很出名叫李公权,他父亲死了,他就请这个喇嘛到他家里修法,这个和喇嘛没请动,和喇嘛就派了他的一个第一位大弟子,这个喇嘛我见过,高个,有胡子,到他家里头为这个亡人修法。这个李(公权)啊,他就是又信又怀疑,他总要问点,想看一看,他就问这个喇嘛,你这个出家,这么修持,你到底为什么?你根据什么,你看到什么了?你到底有些什么特殊的事?逼来逼去,逼来逼去,一定逼得他没办法,他说我就是这样,我也没什么,我就是这样,我每天要修法的话,我这两个宝瓶,你们见过密宗的不是有两个瓶子吗?我这水是天天换的,修一天法到晚上这两瓶水自己开了,就这样,别的没有什么。这个李公权说好,明天我来换水。一早上起来,他把两瓶水换了,换了之后他派了家人,一个也不许走开,轮流去监视,中间一分一秒的都不许停;另外,这个人不进来,原来的人不许出去,屋里不许不留人。这么监视了一天,到了晚上水开了,他证明了这水是真开了。结果这个喇嘛回去跟他师父一说,被他师父大骂了一顿,说你怎么这么荒唐,跑到在家人的面前去显示这些,不许!

  再说一个事,这是南梅的儿子,我的表弟。在康藏边上见到时,他修公路,说那边有个庙,活佛是湖北人,光知道湖北请去的,所以把他的父母也请去了。这个活佛看到来的汉人,他就很亲啊,他把那个上海来的饼干招待他们,所以我这个表弟也认识他,(别人)告诉他两件事。一件事就是他突然跟他父母说:“你们走吧,这儿不平安哪,你们回去吧。”父亲母亲走了。走了之后就乱了。乱过去了,他们就有人琢磨,怎么他父母走得这么巧?有人就说了,这是活佛告诉他们,这事证实了。好,庙里有铁棒喇嘛掌握戒律,这铁棒喇嘛把活佛打了一顿,(这事)真实的。这一次还没改过来。又一次,在门口玩,他是小孩嘛,看见一个少数民族的头目,骑着马从庙门过,他看见活佛马上下马给活佛顶礼,活佛说你还在外头跑啊,你们的仇家带着军队来打你们来了。事情这么紧急啊,他一听赶紧上马,赶紧往回奔,奔回之后赶紧发动,组织队伍,把子弹、弹药准备好,敌人果然来了,自个儿有准备没吃亏。(因此他)很高兴,就带了很多礼物去供养活佛,到了庙里,庙里收下了,客人送走了,铁棒喇嘛把活佛又打了一顿,打了这两顿之后他不说了。所以你们听了我说的这些事,你们就知道是应该说,是不应该说。所以有人(认为)得了神通,我号称用这些来治病,来弘扬佛法,这个想法是错误的。你应该以你的模范的行动来弘扬,行人之所不能行,忍人之所不能忍。别人做不到的事,你能做,别人忍受不了的,你能忍受。你骂我,常不轻菩萨——你骂我,我还说你要成佛,还对你嗑头,忍人所不能忍啊。这些模范行动不是靠这些神通啊,所以说这对于外教我就不管了,对于现在有的初学密的人,这种偏差很大。这种偏差往往就会受到那种人的蛊惑,他正好卖弄神通,你正好求神通,这两种人一拍即合。卖弄神通的恰好是魔的眷属,那么你就成了魔眷属的眷属,那也就是拐弯的眷属了,哈哈哈……你何苦呢?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呢?我们要不执著。执著不好,执著就是想求这一切。所以诺那祖师说得很好,(他是)红教(中)第一个到中国来的,他说你们汉人一学密就想当上师,这把汉人骂得很准确,都是这个病,一学密就都想当上师,想有神通,跟我们西藏人不一样啊,我们西藏人是学佛到年终总结一下,我这一年修持得这样子,我是不是多明白了一点,更慈悲了一点?所以我们大家都是学佛的,快到年终了,咱们也应该结结帐了。我这一年修持下来,我是不是多明白了一点,多慈悲了一点哪?这个慈悲,不是说对于你的孩子慈悲。曾经有一个海外的人,说得很天真,他说我这个回向功德,我把这个功德普回向这事我可以做得到,但是我有两三个人我要把功德回向给他,我实在心不甘哪!哈哈哈……这是老实话,你这不是大慈大悲了,你小慈小悲,你有分别心了吧?所以(要)无缘慈,同体悲,(当然)你还在进步,这并不怪你。他说这话我并没有轻视他,他还是很老实,做到很难,但这是具体情况,就说明有这些问题啊,我普遍回向都行,但是回向里头有他,我的功德给了他了,我不甘哪,这就分别了,但是(他还)在进步啊。

  所以要明白这一点我们就要学般若,我们要懂得什么叫无为法,我们不要老在这儿有为啊。很好的无为法,因为我们自个儿的思想,执著都成了有为法了。所以庙里头,大的道场里头常常用这四句偈开始:“十方同聚会”,十方来的都在这儿聚会,咱们今天来的人很多,都在这儿聚会。“个个学无为”,到这儿干什么来了,你是来学无为法来了。所以《金刚经》:“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我要作贤作圣就要学无为法,“个个学无为”啊。“心空及地归”,心里空了你就及第啊,可以回去了。所以我们这个也是真啊,要学无为法。《心经》也说:“无智亦无得”。无所得,大家天天要想得,得点什么?“得点什么”就是有所求啊。有所求,就有所为了,你有得、有求、有为、有相,这就是背离了佛的教化。《金刚经》里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我们那是做不到了,这要到别教的地上菩萨才能做得到。地前三贤,无住的时候不能生心,生心的时候不能无住。我们念了这个经,要知道,现在我这儿生心又有住,这个有住是不好,在无住的时候又不生心了,那么这个无住不生心这也不好,反正都没有做到,明白这个就行了。但是我们怎么从《金刚经》下手呢?那就是这几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这有得、有求、有为,这一切一切,包括世间出世间都是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应作如是观”。我们这个身体是肥皂泡,转瞬决定是要破灭的,正当他光彩夺目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是空的,不长久的。这些神通,修身,弄了半天,(回头我有一个很好的作为总结,一个外道,那神通很大。)你这些神通都没有用,你没有能够漏尽啊,你把思惑全断了。断了见惑,就是初果,小乘的初果。你要把这个思惑,不但是人间的这种贪、嗔、痴、慢,连色界、无色界、天界的这些贪、嗔、痴、慢都断尽了,才能证漏尽通啊,只有这个才是。所以我们要去掉执著,我们要走上正路,我们要学习般若,要去掉这一切。所以说贪、嗔、痴是漏,漏尽,贪嗔痴慢都要消除,所以我们要消除贪、嗔、痴。怎么能消除贪嗔痴呢?就要勤修戒定慧,要很勤地去修行戒定慧。这个戒,我们有的受戒,受了很高的戒,受了菩萨戒了,还有受比丘戒的、比丘尼戒的,等等的。这个有受五戒的,五戒受了一条也算戒,都可以。咱们还有没有受戒的。不过就是说,这个戒非常重要,所以戒定慧称为三无漏学,这是无漏的学。(学)佛法要得漏尽通,要无漏啊。你要无漏,你(如果)是一个杯子,说佛法的甘露我想去装,(可)你的杯子是漏的,全部漏掉了,你有什么用啊,所以要无漏啊!无漏,你要没有贪、嗔、痴,那你怎么(办)?要勤修戒定慧。头一个是戒,戒是宝塔第一层。还有,我们受了戒之后,一定要认真地去持这个戒,念念不可忘。我们还要先学这个戒,这个戒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叫破戒了?他说不知道,就是大家(去)登记我也登记了,登记什么内容也不知道,这个戒律应该怎样去持,也不知道,天天在破戒中也不知道忏悔,那你就可惜了,你这个本来好事,就变成坏事了。这个戒,受了戒是万不能破,破了戒决定是地狱业啊。你本来还不至于入地狱,你这一来倒入地狱了。当然,还有一个好处,因为你曾经受过戒,入地狱,从地狱出来之后,你还因为这个功德,还能得到解脱。但是,可你眼前是入地狱了,地狱是真实是有。一度人家说《地藏经》是假的,咱们过去这个郭元靖先生他就在那个通教寺、广化寺大声疾呼。怎么是假的?有两种本子,一种本子没有翻译的人,一种本子是实叉难陀译的,谁翻译的,弄得准准确确的,这绝对是真的,地狱是真实不虚呀。这个修行里头,有的人就说:“我这个大乘,破戒持戒平等,心空就何须持戒啊!”种种的说法,不知道他这些“开示”不见得和本人相合,不见得合乎你的身份。就像你买鞋似的,这鞋很好啊,出口转内销,又好看又漂亮,不对你的号,大两号或小两号,你总穿不上。那些经文它是好,但不对您的号。持戒跟破戒平等,这话很好,哈哈哈……现在还是应该老老实实持戒。有的人说,我修行就好了嘛,这在《大涅磐经》里头也讲了,《大涅磐经》最后就是扶律谈常啊。扶这个戒律,涅磐是佛最后说的法呀。扶这个戒律谈常啊,常、乐、我、净。

那这里头有四料简:戒急乘缓。乘是修行,修行、研究理论、通达,这都属于乘,理解、修持属于乘。戒是受戒、持戒。这个戒,抓得很紧,乘在这些方面缓、缓慢,这种人将来只能得人天果。你是人还可以升天,因为你持戒,戒很急。持戒可不是容易事,两个字容易说,不是容易事。倒过来是乘急戒缓,修持很努力,戒不注意了,这只能变成八部鬼神哪。所以学密的很多都变成八部鬼神,天龙八部,后头经上不是说,阿修罗、紧那罗等等等等,堕在这里头,他是护法,护法还是没解脱生死,有嗔恨心的,八部鬼神。戒乘俱急,你修持、理解都很好,你戒也持得很好,在人天之中你常闻大囧琺,你老闻到法,这就必定解脱。戒乘俱缓,那就三恶道。修持也不行,戒也不守,三恶道,永不闻大囧琺,三恶道啊。(咱们这儿畜生能够(闻大囧琺),这是极少数特别有善根的,一般它闻不到了。)

  龙树说,破戒之人哪,一个人破了戒了,如清凉池——一个清凉池,清凉的泉水,你要能到清凉水里去洗一洗多舒服啊,可是内有毒蛇,这个池子里有毒蛇,你要到里头去沐浴洗澡,你多危险哪!池子里水是很干净,但里头有毒蛇。你是修持,可是破了戒,你就等于是这样了。又如什么呢?又如说,你这个象什么呢?因为你是修行人啊,你又戒上不行,就好象是吃了的东西又吐出来的那个东西。呕吐,吐了一滩,都是食物,刚到肚子里去又出来了,那个东西还能吃吗?不能再吃了。所以破戒人就等于吐出来的东西。这个龙树菩萨还说……这个不引了,时间不够,就到这儿了。跟诸位说,这个戒很重要,所以我们要很好地研究。

  慧,就是般若。般若有三个般若:实相般若、观照般若、文字般若。那么,这三般若:实相般若、观照般若、文字般若。我们现在这一些经,还是文字般若。般若的经典:《大般若经》、《金刚经》、《心经》、《圆觉经》都是般若的经典哪,它是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所以它是文字般若。可是这三个般若说是三,它又是一。这个文字般若怎么出来的呢?是从实相般若流出来的嘛,是实相般若流露而用这些符号、这些文字把它表达出来了,它是实相般若的“用”,它显它的用。实相般若告诉你什么呢?实相般若告诉你什么是本体、是实相啊!告诉你如何去观照啊!所以这三个,说是三个,实际是一个。所以文字般若,所表达的是什么?就表达实相般若是怎么回事,如何去观,如何去照这个实相般若。观照般若呢?就是我们根据文字般若底下就要去修持,不是念念就算完了,我们要这样观啊,这样照啊。“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我这儿有这么一回事,有一个人来谈得很高明,出去之后碰到一个人,跟人吵起来,我说他刚出门就忘了。你要观照,不是想起来才有,你得老这么着看。有人骂你,平等平等嘛,这个骂黄念祖,黄念祖是什么?字典上都有黄念祖,凑到一块儿代表谁。比如哪个是我,看我年轻时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早都没有,早都死光了。现在这样,再过十年,假定还能活十年,还不定变成什么样。哪个是我?没有我!如梦幻泡影啊。所以刚才说那个,那个大家可以用,可以观照。你能把这个世间,今天考级了,加薪,别人加了自己加不着,哎呀很烦恼,你的般若哪去了?你念的经哪去了?是不是?所以观照般若就是依着这个文字般若而起观照,所以从文字般若而观照般若,从观照般若而契合实相般若,证实相般若。所以这就是我们学习所要的,这是我们的根本。但是错误(的是)有人以为什么呢?以为文字般若就是。有人议什么,就道我已经开悟了,我什么什么。那个是:你不知道你文字上懂得了,你只是看见了指路牌啊,指路牌通向颐和园,划个箭头,你按着这个方向走,你会走到颐和园的。你认为这个指路牌就是颐和园,那就不行啦,那就错误了。所以这个文字般若里头就通过它而观照,而证。

  但是,这个偏差它并不是啊。经上常说,因标指月,就是给你说这些经、禅宗的那些语录,都是给你指一指月亮,月亮在哪儿?月亮在那儿,那是灯,给你指一指灯。大家有两种错误是什么呢?一种错误说我这个手指头是灯,一种错误是说“这”就是灯。我说这是灯吗?我指着这个手问,我这是灯吗?你认为这是灯,那你不但不看那个灯了,而且你对于灯的形象整个儿错了。这个是灯,那怎么会是灯呢?所以这是一种错误。他不但不能找到灯,他也就把手指头误认为灯了,你要是不给你指,这灯当然谁都看得到啊。月亮啊,打个比方,茫茫的太空之中给你指一指当然就好办得多了,有时天上很多的云,你不知道在哪儿,给你一指,在那边呢,云彩里头。这指一指给你很大方便,所以弃指找月,那是困难的。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这样,既要重视指头认月亮,也不可以执着说这个指头、手就是月亮。所以我们去学般若,般若的功用,刚才已经说过了,那么多生命布施,不如对于这个经能够信一点。这儿说的无住生心,六祖从这儿就开悟了。他一开悟,(他是一个文盲啊,)第一次就已经有个小悟,他就超过神秀。神秀在五祖座下是第一位大德,能讲多少经论啊!而六祖只是一个没有受戒、没有出家的一个普通人,只是听别人念了点《金刚经》,念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这点资本。但是他作偈子的时候他超过了神秀。所以这个悟和不悟啊,悬殊很大。刚才我说了我们要去学,要去研究《金刚经》,我们要去观照。刚才那“如梦幻泡影”是一句。底下,“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你要是光是无我、无人了,没有去修善法,不对;光修善法,你这个很执著,又不对;(要)无我、无人而修善法。大家写一百块钱给居士林,自个儿觉得:“哎,我要写一百块钱,比别人多一点,我显得我做功德,我有面子”,你这个就是执著了,而且发心不纯哪,你这个一百块钱拿出来,内不见拿钱(出来)的我,没有这个我;外不见得钱的居士林,中间不看见钱,脑子思想里没有这个。你这个就是布施波罗蜜,你有了般若就到彼岸,所以般若非常重要。那么联系净土宗的(时间)不够了,底下是下一次了,今天没有谈到净土。

  底下用一件公案来总结刚才我们谈的东西,这是宋朝佛照禅师(佛照禅师是大慧的弟子),他对皇帝宋孝宗说的。这个内容在《古尊宿语录》里头,(《古尊宿语录》现在台湾印了,)(注:现在中华书局94年5月已出)所以这是有根有据的。刚才咱们说的许许多多,咱们可以通过这个公案我们把它好好地体会一下。他那时候对皇帝这么说,他是不敢有一点点不真实啊,那个道教、儒教都在那儿看着呢,你这里要是有一点自己的东西在里头,那你是欺君之罪啊。这个宋孝宗,可以说是过去的皇帝到宋孝宗为止,他是佛法中第一的一个人。他学得很深入,但他不如雍正,清朝的雍正又超过宋孝宗,这两个皇帝水平很高。这是佛照禅师对宋孝宗谈的一个问题。他说以前在印度有一个黑齿梵志,名字叫黑齿——黑牙,梵志,“梵”是梵天,现在婆罗门还叫做梵。欧美他们对于印度的学问他们两个是并重的,佛教他也重,梵他还是重,他们还在学,有很多经典,他们有他们的经典。这个梵志就是婆罗门里头,这个教里头很有地位、很有修养的人,有学问的人,名字叫黑齿,他已经得到了五神通,五种神通都得到了,天眼、天耳、宿命、他心、神足,不是咱们的奇异功能,咱们的奇异功能连一根毛也比不了。得了五神通了,这样一个梵志。那么他常常在雪山上说法,印度跟咱们中国之间的喜马拉雅山是雪山,他常在雪山说法,他那个说法的水平很高,(因为)梵也是很有水平的。(我们中国的东西也很有水平,孔子、老子也很有水平的。)什么人来听啊?帝释,就是咱们俗说的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来听法,还有比玉皇大帝还高的,玉皇大帝是欲界天的天王,还有梵天、梵王,梵王是色界天的。天上我们这个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他这个色界的天王也来听讲,(是)代表啊,他不是一个人啊,(都是)一类。色界的天王、欲界的天王、阎罗王—幽冥界的阎王,还有种种天神,常常到雪山听他说法。你看这位梵志的水平就高了,自个儿有了五神通,他说他的法的时候,天上的天帝、色界天的天帝都来听。(过去谛闲老法师到北京来的时候,那也是诸天在这儿听法。)

  有一天(梵志)说完了法,这个梵志看见了阎罗王,阎罗王看看这个梵志,又流眼泪,又看看他,又流眼泪。这个梵志奇怪啊,平常没有这个现象啊,他怎么今天看见我哭啊?他就问:“大王”,(阎罗王是大王啊)“大王,何得视吾而泣?”为什么你看着我,你哭啊?“王爷”,阎罗王说了:“吾观于汝”,我看你啊,老来听嘛,我看看你啊,“善能说法”,你很能说法,说得很好,可是“七日后命终”,七天之后你就要死了,所以人生无常啊。说话说得好好的,他不知道七天之后就要命终了。幽冥界可以先知道一点,就是这样,他先知道一点,“七日后命终,当来吾界”。这坏了,这个 “吾界”是阎罗王他的界啊,幽冥界啊,“七日后当来吾界受诸苦痛”,受种种的苦痛。所以这也是因果,佛法就是难闻啊。这些事我们听了之后很惊动,这一则公案很深入,初修老修都用得上。这个梵志吓坏了,他没有想到他要入地狱。他有五神通,地狱他都知道,那(是)受苦痛的,不是开玩笑的事。哎呀,他害怕呀,“惶怖求免”,惶是惶恐啊,怖是恐怖啊,这求饶啊,阎罗王你救救我吧,不要让我去了。阎罗王哪有这个权啊,但是求免无门啊,没有办法,谁也救不了他。当时雪山诸天神很多都在听,一块告诉他,“欲免斯难”,你要想免除这个难哪,“唯有大觉世尊”,只有大觉悟的世尊,“乃能为汝免得此难”。只有一个人,就是这个大德的世尊,他能为你、叫你免除这个难哪。这个人不知道,什么叫世尊哪?什么人哪?他光学外道嘛,他不知道。他要早知道,也许去皈依了。你不知道吗?这是净饭王的太子啊,十九岁出家了,三十岁成道,是人天之师,不但是人之师,天都是以他为师啊。他转法錀度一切众生啊,他有办法,你去求他。(梵志)听见之后就说:“我要去不能空手去,我拿什么供养啊?”他有神力,(带了)荷花、梧桐花两棵树,他一手拿着一棵树,天空,飞去的。你看看他说经能说到这个水平,神通能够到这个水平,一手拿一株树还飞,可是七天之后要死,七天之后要入地狱。所以这个轮回之说,大家都说,我没做坏事,我不怕,这很荒唐,这是不明白这个六道轮回的事。有一个帝释,他这个“五衰相”现。(天,他寿命快完时,现五种衰相。)头上戴的花,花就蔫了,萎谢了;这个腋下出汗了,(共)五种,这种相一出现,就告诉你快死了,你的天的寿命尽了。那么他有通啊,他(说)我要死了,我到哪儿去?他一看到下界,一个驴的耳朵里头,驴的耳朵长了一个疮,疮烂了,烂了里头好些蛆,他要投生里头变个蛆。所以你怎么知道你下生是什么。他因为许多的因缘都给你排定了,你今生的事将来报,有的是现报,(很特殊的情况),一般都是将来报嘛。我欠人,人欠我,你必须都到这个世界来了,都到北京来了,都到这个地方来了,你才能还帐要帐。不然你怎么还,怎么要啊?我来这,他也来,我要欠他,我才把帐还了。不同来,就永远没办法,所以都是排定了的。许多事情在这儿就有定了,所以佛教有的就称,有人这一生遇见什么人,碰见什么人,这个排着什么东西,自己谁也不知道,那么这个就很值得我们深思了。

  底下就更好了,他就飞到世尊那儿去了,他拿着这个花来供养嘛。他来了,来了之后佛看见了,就叫他,他答应了。佛就说:“放下”。他用心听啊,话不多。佛说:“放下”。他就把左手拿的这棵树放下,本来是来供佛的,飞天上下来,到了这儿就把这树放下,搁到佛前头,佛还说:“放下”。他就把右手这棵树也搁在佛前头,两个手空了。佛又说:“放下”。放下?他说我拿了两棵来都放下了,我现在空空一个人,没什么可放的了,是不是?还有什么可放的,没什么可放的。佛说:“五通梵志”,他会五通,所以称他五通梵志,“吾非教汝放舍其花,(我不是教你把花放下)你应该放舍你的六根啊,眼、耳、鼻、舌、身、意;六尘啊,色、声、香、味、触、法呀;六识啊,眼识、耳识一直到意识。内面有六根,外面有六尘,中间有六识,一时都放下,把这个都放下,放到没有可舍的地方了,就是你免生死处。”听一听,把六根、六识都放下,放到没有可放的时候,在这个没有可舍的时候……不是要很多很多,就这几句话,就解决问题了。这也就是我这个题目啊,“洗涤垢污,显明清白”,这个六根、六尘、六识都是垢污,你都放下了,垢污都洗掉了,洗掉了本来面目就出来了,本来面目出来了,你这个智慧、德相就出来了,佛,你就是了。哪儿还有什么生死啊?所以这个梵志,就在这句话之下大悟了,就证了无生法忍了,成了菩萨了。无生法忍,那是地上菩萨呀,所以“花开见佛悟无生”,就是往生以后到极乐世界,花开之后听弥陀说法,在那个时候就可以悟无生了。这个梵志是利根哪,他听佛这么一说,放下,放下,还放下,放下什么?一起放,放到无可放的地方,就是你免生死处啊,就悟了,(他是)伶俐人。所以这个就是禅宗的精神了。事实上各宗最后都是这一条路。

  所以我刚才说,今天说的这个对于咱们初机都有用啊,我们应该怎么持戒,应该怎么皈依啊?哈哈哈……到了这老修行也有用,哈哈哈……怎么放?把他放光,放到无可放舍之处,就是你免生死之处,你也证无生法忍。希望我们在座诸位,都证无生法忍!

  阿弥陀佛!



  有关“洗濯垢污 显明清白”的其他文章
· 下一页:读《角虎集》有感
· 返回 黄念祖居士文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