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专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夏大士自警录开示   │ 文章推荐
 

 夏大士自警录开示

  根据黄念祖老居士录音整理

  要知道师对我们有恩哪!我是带着要感恩、要报恩的心情来谈的,为报师恩啊,这是文革之后的第一个工作。第二个工作就是无量寿经。我们善知识的恩,超过父母啊!夏老师的自警录,是陈大师兄记录的,我们再一次的进行学习,还是为了报师恩啊。这是师的愿望,他为什么讲这些,就是希望我们从开示里头,真正来解决问题。什么叫做孝啊,能继承师的志、师的愿才是孝啊。我跟夏老师说,接力赛跑嘛,夏老师很喜欢这句话,打着法炬,我接着法炬再跑上一段。大家再多的时候,分着点一点,这不就更多了嘛,接着跑。这一段里头,夏老师对于大众的开示,前几次已经说完了,很重要,那天是元旦,来的人很多。

  今天所要介绍的这一段呢,是夏师自警录里头的,不是对大众说的,是夏老师自己要求自己的。为什么呢?因为跟我们说的,一上来就谈一和二,前几次已经介绍过了。那么,今天所说的是自警录里头的,是自己警惕自己的话。提到了“第一念”“第二念”,头一句“无论念佛处事,皆当用第一念,勿用第二念”。就是说念佛也罢,做一些事也罢,世法出世法都有了,佛法不离世法啊!很多人都把它变成两套了。我说变成两套的人啊,就得看看白毛女去。黄世仁的母亲,就是两套嘛,进了佛堂了,她是佛教徒,出了佛堂了,她就变成恶霸地主了,这不行啊!不要说佛法了,就是儒教也说,读了论语之后,读了跟没读还是一样,你还是这么一个人,论语你没念好。你念了之后就应该有变化啊。所以不光念佛的时候要清净啊,一切遇缘,应人,接物,一举一动,都应当是一个字。当然,有的时候可以有点方便,在机关做事,不暴露信佛的身份,这是善巧方便。说得是你的内心,内心里头。如果说你下了座之后,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两样,或者跟过去没什么两样,那就说明你修持不得力啊!

  夏老师说念佛要用“第一念”,做事也是一样,不仅仅是上了座,点根香,拜了佛,就是修持,一切事都是修持。所以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要在境上去检验。遇见境,遇见事,是什么情况?尤其是自个盼的那个东西,你怎么样?过不去的那个东西,你怎么样?在这里头!大家老讲功夫,功夫在哪?意到须从境上练,你到底有没有功夫,不看你什么,就看问题来了,怎么样!你突然间大变样了,就没有功夫,功夫等于零,哪有什么功夫啊。你能够战斗几何,打了胜仗了,这才算开始。

  所以念了佛之后,千万不能变成黄世仁的母亲啊。什么坏事都做完了,我一进佛堂,什么功德殊胜,样样都参加,明天照样作恶,这就不行啊!那么“第一念”“第二念”,在老师的境界上,很深啊。一般人来说,根本就没有“第一念”了,整个是在“第二念”里头。这地方不能错会。比方说,在电车上他踩了我一脚,还很不礼貌,我就骂他嘛,很自然,我就很有气。这个很自然就很有气,千万不要错会,这不是“第一念”啊!这早不是“第一念”了。那么,现在很有计划一想,我装着没看见,怕流氓拿刀子捅我一下,我没跟他吵。咱们把要吵当做“第一念”,没吵当做“第二念”,其实这都不是“第一念”“第二念”。怎么说呢,《楞严经》讲了,这个世界就是净土啊。《维摩诘经》里说得很详细啊。《楞严经》也说,“吾指按地海印放光,等同诸佛净土。汝暂举心,尘劳先起”。根据释迦牟尼佛的话,你一动念,尘劳先起,先起来的是尘劳。大家把它当作第一念了,我做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不用管我自个,这叫第一念,那就错会了。所以还要克制啊。

  真正说“第一念”全是“现”啊。众生整天都在“现量”里。见色闻声,见一切事,能看见东西的是眼根。眼根等于照相机的镜头,作为一个物质在里头,这是眼根。还有眼识,眼根、眼识很难分啊,咱们众生很难分。眼根是什么?眼识是什么?眼根是纯物质。眼识跟生命有关系,活的。人死了挖出眼球来,可以移植,那是别人的眼根,但不能把眼识移植过来,对不对。眼睛是物质,看东西眼根先看,先通过照相机的镜头。就眼识来讲,眼识是“现量”的,不但眼识是“现量”的,耳识、鼻识、身识都是“现量”的。所以五八识没有问题,问题出在六七识啊,“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上圆”。五八就是这么回事,现在是这么回事,将来也是这么回事,没有说它要用什么功的。我们说用功的,是第六识第七识。第六识第七识,在因中把它转了,那五八本来就是圆满的,自然就在果上圆满了,本来就是“现量”。阿赖业识也一样,什么事一来,第七识就传到阿赖业识,阿赖业识全部收藏。也没有分别,也没有歪曲,它有歪曲就坏了,对于现量清清楚楚,清清楚楚的阿赖业识。所以转识成智,只要把第六七一转,五八自然就转了。以前是“成所作智”,后头是“大圆镜智”,无所不到,无所不包。“大圆镜智”在第六七识上。第六是意识分别,第七是执我,我们的毛病就在这四个字上,一个是分别,一个是执我。

  分别是虚妄分别,颠倒分别,无分别中要去分别。还有很多颠倒见,在虚妄颠倒之中。第七识执我,老有个我在那儿运转,就是第七识,问题出在这两识上了。在见色的时候,先是眼根,后是眼识。眼根是低级的,还没有什么问题,低级的还是好的嘛,一按照相机的小窗户就进来了。眼识它是活的,眼识一来意识就跟着来了,意识就分别,一分别就成了“遍计执”,它就执着比较,所以我们现在都在“遍计执”里头。必须经过第六识它才起作用,虚妄分别,颠倒分别。说老实话,我看见一屋人,山河大地这一切,都是在“遍计执”之中。你们看见我也是一样,也都是“遍计执”之中的事情。所以从“现量”的眼识,到“遍计执”的意识之间,没有时间分别。

  没有修行的众生,就这么快,这不等于“现量”是什么境界,你已经是那个境界。就好像是麻,它本来是麻,编了一根麻绳,你以为是一条长虫,当你看见是长虫的时候,实际上麻已经进到眼睛中来了。你看见的那个长虫,本体不过是个麻嘛,这个东西不就是那个麻嘛。这个时候,“遍计执”一分别,意识一分别,就说看到的是一条蛇,吓跑了。所以能够认出是个绳,你就不会逃跑了,一看见是麻就知道是本体了,实际整个暴露的就是它。要知道,你看见是条蛇的时候,看见山河大地,看见一切的时候,你看见我,我看见你的时候,那整个“妙明真心”无疑都显示给你了,麻嘛。为什么会有这条蛇?不就是麻在那儿嘛,你看到的一切,整个都是“妙明真心”啊。可是你的意识来的太快,第二念来的太快啊,就成了长虫了嘛。看见是长虫的时候,你就不会相信是根麻绳,认为就是长虫。告诉你,麻绳就是麻的时候,你认为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所以一切都是你的心,当用“第一念”不用“第二念”。

  色跟声哪有什么坏啊!迦叶不就是看见拈花,佛拈了一枝花,他看到这枝花就开悟了。后来中国的灵云,看到桃花盛开的时候,一看桃花开悟了。香严扫地,看见一颗石头子,拿起来一扔,很自然嘛。碰到一颗石头子,拿起一扔,碰到竹子上,蹦!一响就开悟了。见色闻声哪里有坏啊,见色闻声不用功啊,只要不起分别嘛。但不起分别,也不是一般人的境界。为什么他听到石头砸竹子响就开悟了。为什么灵云看到桃花盛开就开悟了。还有看见一位参访大德,找大德去,大德在河这边,他在河那边,大德向他招手开悟了。这是看到大德本人的,还有看见大德的寺院开悟了。见色闻声在这个境界上,我们只能说是老师的境界,目前啊,不是每一人都能有的。

  我要有“第一念”,我怎么使“第一念”啊,一听讲座,就想我怎么起这“第一念”啊。但是讲了有什么用啊,老师的境界啊。有用的,别的“第二念”是什么?我们念佛中什么叫做“第二念”,我们要把那些东西把它避免了嘛!这个我们每个人都用得上,第一念恐怕你根本不见得有用,咱们说得太深了。天天见色闻声都是“现量”,这个太深了。不要计较分别,单单纯纯起这一念,你就很用得通。我们举几个例子,头一个就是鸠摩罗什。小时候一点点高,到庙里看见一尊佛像,非常庄严,他就赞美。为了表示恭敬、赞美,就把佛像举到头顶上。别人就说,哎呀!这小孩怎么能顶这么重的东西。他一想,我是小孩,这个是很沉啊,我怎么能把它顶到头上,马上就顶不动了。刚才那个不大好体会,这个咱们就好体会一点。就从自身清清净净的这一念,这一念,它就有超乎寻常的作用!等到世间的老一套玩应来了,我还很小,没这个力气啊,它应该很沉,我应该顶不动,这些东西一来,就顶不动了。

  这是古代啊,咱们不说这么远,说近代。我们要知道这些事,实际上都是第二念造成的,因为我们不大肯信,所以讲一点例子,这些道理是挺难懂的。青岛有个湛山寺,你去了可以游一游湛山寺。寺里有个人闭关,他的关房上了锁,不能出去,吃的东西别人送,别人护关,不能出来,也不能跟人聊天。可是,他在关中突然一想,我应该到大殿中拜佛,修行中突然起了这一念,就到了大殿拜佛。拜完佛之后,他想我还在闭关,回我的关房去,走到关房进不去了,锁着门。就在那儿等,看到庙里和尚,“师兄啊,你给我开锁啊”。和尚说:“你叫我给你开锁,你怎么出来的?”,唉!不知道啊,一下哄动了全庙。

  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当然,我听到碰到好多问题,碰到问题不能轻视啊。我就问夏老师,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他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人是我亲戚,那是外甥辈的。夏老师外甥辈的这么一个人,就是他在那儿闭关,真有其事。这是一个证明。一个证明不够,我还有一个证明。那是倓老去南方以前,从北京路过,快解放了。因为我在电台工作,我请他来电台。过去旧社会那些事情,实在是苦不堪言。但我利用电台,起了一个讲经说法的作用。作官最难,好重的罪啊!我亲自招待他,我说老法师啊,你是湛山寺的方丈,听说当年湛山寺有这么一回事,是不是真的。他说我怎么不知道,我当时就是方丈,这是确证!夏老师的亲戚,庙里方丈就是倓老,当面告诉我的。所以要知道,不要被这个东西骗,哪里有三度空间啊。你的妄想执着三度空间,墙壁它就挡住你了。在你第一念的时候,什么叫墙壁啊?什么叫肉体?都是无障的,说到大殿就到大殿,这是“第一念”。回来的时候,看到关房有锁,就进不去了嘛,就是“第二念”,就差这么多!这是大家伙的记录,很说明问题。你说心经,色即是空啊,净喜欢讲道理,讲道理懂得不像这个事,这么深刻啊。

  它怎么不空啊!现在说的张某某,钱学森找了这么一个人,奇异功能啊。录音机在唱的时候,让它进了保险柜了,在外面的时候唱,进出了还唱。电线怎么办?保险柜不是有个缝嘛,电线还连在保险柜的缝里。他一拍桌子就进出了,据他说有人帮忙了嘛。大家去用科学来研究好难啊,好难办啊!到底怎么回事啊,它本来空,这都是你的妄想,你认为它有这么一个东西,堵着不能进,没有这么回事!其实,那个阿力水平也并不很高,拿两鼻子去闻,水平不高嘛,靠闻东西,动物喜欢闻东西得很多。就有这种法,这种通,妖通啊,不管什么通吧,你认为术也罢,为什么能够如此,总之,它有一个根本,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很多是障眼法,障眼法顺便说一说。从前的东安市场有个茶楼,楼下有个杂耍场,有种种杂技表演。有一个人,在茶楼上靠窗的座位喝茶,他看见杂耍中正在变戏法。很纳闷,为什么观看的人,这样全神贯注并感到惊奇,他就觉得很平淡。等一会,表演完了,很多人上来喝茶,大家交口啧啧,稀奇赞叹,他们纷纷说“今天就太奇怪了,把大牛拉到坛子去了!”这个楼上的人说“哪有这个事?我就看的清清楚楚,坛子里面搁了一只蛤蟆”。他在楼上没被催眠啊,楼上不在催眠范围内,大家是被催眠了,看到一只大牛,拉进了坛子里,看得精彩得不得了。他看的平淡无奇,这些人干吗这么发楞。实际这些都是障眼法。我一度在北京,日本人打战了,本来想出国,后来出国不成,也不愿给日本人做事,自个在京念念英文。有个英国老太太跟她聊天,她说有一个话剧本讲得很神,他问我信不信,我说不信,这是编得好玩的,她说我信。印度真有这么一回事,他们打座真出这些事。一个人把绳子扔到天空中,绳子就挂在天上,然后就抓绳子,爬上天了。因为看见的人有意识,他就用催眠术给催眠了,所以看见这个人上天了,实际上他坐着没动。所以有许多所谓的障眼法啊。我们看到的许多东西属于共业啊!没有看到本来的那个实际。

  “第一念”“第二念”,我自个也有这个经历。那时解放了,到山西大学去教书。自个有个小型的佛堂啊,我就想请几个舍利,我的舍利有几十颗,哎呀,我就想哪一尊愿意去山西啊?我拿了根针,拿针来请吧,哪一尊愿意去,就用针把它吸过来。那么几十颗舍利倒出来,我就用针贴起来一个,然后第二个,第三个。贴到第三个我就动念了,我说针跟舍利之间没有吸引力,既不是磁也不是电,这一念之后,它为什么能吸呢,然后再怎么也不吸了!当时有好多人在旁边看呀,认为针就是能贴的。所以这类事说明,在没有任何杂念的时候,直起这一念,这一念不被杂的东西搅在一块,就这么孤灵灵的一念,去大殿拜佛啊,举佛像啊,用针可以贴舍利啊等等,在这个时候真是很特殊。

  我从干校回来,很高兴啊。以前有问题回不了家,问题太严重了,天天告诉你,你等着进监狱吧。后来什么事都没有了,什么都恢复了,教授也恢复了,职业也恢复了,回北京了,当然很高兴。派一辆卡车送我们到车站,车后面挡板已经装上去了,放下来上车,当然很容易了,挡板已经立起来了。地上还有别人的东西要带,我一时闲着,帮帮忙吧,两个铁炉挺大的,帮他搬了一个搁到车上。搁上车后,我当时觉得挺痛快的,轻的像个树叶似的。旁边的人一看:“哎呀,你真了不齐!回北京我非跟你学气功不可”,我说:“我不会气功,什么气功”,“你真了不齐”,我说:“这有什么,你说的是什么?”他说:“你没看见呀”。我往旁边一看,一个开车的,两个跟车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跟车的两个人举这个炉子,车后不有个挡板吗,炉子上沿举到车板上沿边,就上不去了。后来,司机过来了,三人托着才越过挡板装上车的。这时候,我才感觉到炉子还是挺沉的。那么在无心之中,就没有这种思想,觉得它很沉我的力量不够的概念,它就很轻,我觉得怎么像个树叶似的,一提就上去了。不要说是气功,我是一点气功也不会,它就是什么?就是聚精念。就像闭关的那个人,念佛念着念着出去了一样。这一类事说明什么,我们不是谈奇异功能,而是谈“第一念”“第二念”,这一切都是由于妄想执着啊!为什么我们今天没有什么能力,就是由于自己妄想执着呀,这就是一个证明。

  底下就很有用了,实际上念佛的“第一念”,这几句话大家是可以做的。念佛怎么用“第一念”呀,“念佛时,一切莫管”啊。我老说让大伙放下,“一切莫管”,就是一切你都放下,不放是不行呀!你一切都别管,佛来也别管,魔来也别管,念得好也别管,念得坏也别管。一切莫管,只是“字句分明”,这是夏老师一惯的。一句佛号只贵字句分明,念得清清楚楚。要是什么都不管,那我就糊里糊涂随便念念,不知念得是什么,这不行,这不叫念佛了,那就叫放任啊!放逸不行啊。“平平常常,老实念去,即所谓第一念也”。“平平常常”有什么难,要叫你打一跟头,一千零八十度,在空中转三个圈,那是难。你“平平常常”是怎么坐着,还是这么坐着,这有什么难。叫你做一千零八十度,虚空中转三个圈,当然就是难了。只让你“平平常常”,现在你这么坐着,你还这么坐,呆着,所以这个没有难啊!就是不肯信,回头咱们再讲,就是不肯信。这句话就是这么简单,你老实念,老老实实念,这就是所谓“第一念”也。

  我们把“第一念”说得那么样的特殊,可念佛的“第一念”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不难嘛。所以说是难信易行之法,既然是容易多少人往生,真正往生的人也不多,就是难信啊!你真要去做不是很难啊,你说这四句话,哪句话难啊,我说一切都扛起来,你就难了吧。你要跟像邓小平一样管国家的事,你要到前线去打仗,你要在科学上拿出成果来,你到佛学院讲课,你去接待外宾,你去表演奇异功能,你什么都得管,那就难了嘛。这个都不管有什么难啊。叫你耍几千斤的刀,我耍不动,刀让你放下,这有什么难啊,这不是难的事,叫你放嘛!扔嘛,你扔得越猛越好嘛,一撒手就扔了,撒手还不会吗。他就是这样的,我跟你说,这个极难啊,为什么?他不信啊!就是字句分明,字句分明小孩都会念嘛,很多小孩都念得很清楚,可是真正要你念下去,一天念个几万遍,你还能保持自己能念,这也不容易啊!总之,说这是易行法,和别的方法比较起来是易行法。只要把这几个字念清楚,小孩都能念得清楚,大人更没有问题了。就“平平常常”四个字,很多人就不信,都不感兴趣啊。一百个有九十九个半,九十九个半,就不甘心于平常!

  其实平常有什么难啊,就不甘心于平常,他就不理解平常就是最奇特,一切的奇特都没有平常奇特。“平常心是道”啊,佛经上的话,什么是道?“平常心是道”啊。有人问赵州,“什么是道啊?”,“墙外面”,出了墙外面不就有道路嘛,墙外面,“我问得不这个道,我问得是大道”,“大道通长安”,大道通天安閁,长安街是大道,大道条条通长安,大道通天安閁嘛。还有人问他“什么是道?”“平常心是道”。所以说下士闻道哈哈大笑,下士听你给他讲道大笑,觉得你可笑,荒唐,荒谬啊!非下士所能理解。平常,你告诉他,学了半天就学了个平常,他就大笑之。所以夏老师说:“道在平常中,惜君未晓此”。道就在平常里头,可惜你不懂得啊!就是难懂,这都是中国话,这话就是很难懂,平常很难懂。

  高峰是了不齐的祖师,就等于是中国的密勒日巴呀。在天目山,自己在半山上,跟鸟巢一样,一半是山洞,一半就挂在外面,没有一个整个的房子。风吹雨打,就一件衣裳,四季就一件衣裳。就一个破盆,拿点柴火用破盆煮点东西就吃。也不听法,也不习法,他已经是开悟的人。二十岁出家,说我三年之内一定要开悟,开悟哪有这么容易啊。后来别人告诉他,塔那里有个老和尚,很关心你啊,你去见见他吧。他拿着香,很如法得见老和尚,把香点完之后就磕头,老和尚拿着棍子就打他,打出来一路就哭啊,接着还去见老和尚,所以说怕打是不行啊。第一次打出来了,什么话没说就打出来了,哭着回来了,第二天还去。

  就跟夏老师见省老一样,省老就拍桌子大骂,梁漱溟在那儿,梁老跟人就讲前半截,我说后头还有啊,省老大骂,侍者看到说:“老法师你也慈悲慈悲”,“我就是慈悲”!第二天夏老师还去,去了之后,省老就跟他谈,要是一点那什么也不能那什么了,就不好办了,不是真心。“今天你来,我来告诉你怎么做功夫,不谈别的”,就指点他,老师的功夫就上路了。

  又过了二十天几天,老和尚就提问高峰,一进门就问他:“谁教你拖着这死尸来的?”刚想回答棍子就打上了,再去还是这话,“谁教你拖着这死尸来的?”,问完就打,几个月就这样,没别的。老和尚要到别处去了,调到别的庙里去,他就想跟着出,跟俗家父母辞别辞别,浙江人啊,出家一看太小啊,就把他的戒别给收了。和尚没有戒别怎么去挂单啊,哪儿也去不了。没地方挂单就走不了,又参别的法,“万法归一,一归何处”?有一天,参着参着突然间动了疑情,所以参禅难以起疑啊,开悟就在“无心三昧”中的事。为什么听到竹子一响,见一枝花就开悟了,他已经在“无心三昧”里面了。他疑情一发不止这一念了,他看见别的和尚做佛事,到祖堂,他就糊里糊涂心中没有什么分别,没有什么“第二念”,也跟着上了祖堂,看到祖师像自个站立着祝贺他,一生三万六千日,人一辈要活一百年不是三万六千天嘛,一生三万六千日,反复原来是这样!反复反复原来就是这样,他参万法归一,想起“谁拖着这死尸来的?”,“你现在怎么样,白天忙乱之中你能做了主吗?”所以说不是两截啊!在这里作得了主才算,两截那叫什么,那就是黄世仁的妈!夜晚做梦,“梦中你能作得了主吗?”“作得了主”。所以古德就是这样。后来那一段,是在这之后啊。晚上做梦作得了主,“你晚上睡着了没有梦的时候,你主人翁在那儿呢?”要做呆汉,又参这个公案去了。又经过几年啊,别人睡觉的时候,枕头掉地下了,呱哒一响!这才是大彻大悟,这是高峰。

  所以高峰第二次开悟之后,他就说,回到平常心啊,这两段的开悟,白天能作主,晚上睡梦中能作主,还不行,再参。他的两句诗,“回来仍是旧时人,仍是旧时行”,真正的开悟啊!一般都是说归来仍是旧时人,不是旧时行,这是初步的悟啊。比方我从天津回来,回来还是我那个人嘛,可是已经不是过去的心了。再说归来不是旧时人,仍是旧时行,穿衣吃饭,我还是穿衣吃饭,可是我人变了,过去我迷,现在不迷了,在平常之中还有点不平常。高峰嘛,归来“仍是旧时人,仍是旧时行”,大家也可以这么说,你们回家后说“回来仍是旧时人,仍是旧时行”,跟高峰是同是别呀!哈哈哈!

  所以“平常心是道”,不要小看平常心。现在不要生求奇特的心,真正平常还是不大容易做得到,说老实话。你不要去求奇特,坏就坏在求奇特上,老实念佛,老实念佛就这么一句,夏老师的开示只念当前这一句。为什么就念当前这一句,你扯罗嗦,总要扯罗嗦,我又不能相继了,我又这个,我又那个,你哪有这么多罗嗦!你就念这一句。什么叫相继不相继啊,相继就是罗嗦!既然过去就过去了,没来的还没来,阿弥陀佛就念这一句,底下也是阿弥陀佛这一句,什么事也没有了,这就是“第一念”!你说谁不会,这有什么难啊,就是不肯信啊!

  那么,底下就是“第二念”了。“若矜躁卜度”,矜就是矜持,再说得不好一点自矜就是自傲,再有矜其功尊其位,矜就是夸耀,自矜自己比别人强,显摆自个,夸耀自个,这个矜字当然就不好了。矜持就不好,这个地方很细,矜持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好像是,老是得注意一点,我得有一点威仪,我要表现得像个修行人嘛,表现得我应该有修养。矜持不等于善护己念,善护己念是好的。说大家都不要那么矜持,那都放任,放任更错了。菩萨善护己念,善护己念是在心里头。矜持是在仪表上,表现上很端庄,一切一切很如法,所以表现流露在外头,叫矜持。就好像是说端着点架子,有点做作,就是矜持。

  善护己念是在心里头,所以菩萨善护己念,当然他不是随便流于外头。外面看到这个人很多缺劣,比方说辞海里有菩萨蛮嘛,填词悼记菩萨蛮,修菩萨蛮,度母那个像,还有自在观音那个像,南海观音那个像,斜靠着,这个手这么着,那个手往那边一放,不是跏跌座、端座,就是菩萨蛮。她不是那么矜持,不是一定要随时随地保持那个架子,在心里头她善护己念。二祖不就是淫坊酒厮嘛,你是个出家人怎么往这儿跑呢?“我自调心非关汝事”,那就没有什么叫矜持了,我调我的心不关你的事。这个就是两种做法,一种做法就是给大伙看的,你这个人不错。一种是我尊敬你,是在心里头。这个别把他搞混了。一种是说我什么都不管了,矜也不好嘛。

  “躁”就是急躁,咱们过去都见过这两位老居士,都过去了,两位同姓,我也不提是谁了。一位老居士拿着手珠,哧啦哧啦急啊。还有一位老居士,也是过去了,还照着实际修的样子给我看,念着念着,人的身体不行了,佛珠也是哗啦哗啦的,他说一天念三万,实际不够三万。他那佛珠哗啦哗啦,一哗啦好些就过去了,自个不能自控,都属于躁。很躁,就是使这个劲,这个“躁”跟急躁情绪分不开,因为想很快成功,急躁情绪连世间法都不行,他就不能老实念,“躁”,我们在这个地方都应当注意。咱们听到法后,都去用功,你说我能到第一念这个很难啊,平常我平常不起来,这个问题咱们把它避免了。我们总得一步一步来,你总不能一口吃一桌酒席嘛。这里讲的毛病,哪一句我最明显,就去冶哪个病去,快不一定就是躁。“矜躁”,就是要做出一个样子,显得我很恭敬啊,对人很恭敬。“躁”,急躁,很使劲,使横劲容易把车推勫,推车应该是顺劲,你使横劲不就翻了吗。不能使横劲,好多喜欢使横劲的,这个劲就不行啊,不顺。

  “卜度”,老琢磨,我怎么样。看经也是,这个是什么什么位次,我怎么怎么样,老卜度,老琢磨。刚念得好一点,我是不是这样就好了,老琢磨。“第一念”中的一句两句,就比散乱的千句万句都强。它到了那时候是无限大,“第一念”中的一切那是无限大。其它总有琢磨,我用功怎么怎么样,一直在变化。你那速度等于多少亿的亿次方,亿的亿次方有数吧,亿的亿次方跟无限大比较,亿的亿次方等于零,忽略不计。因为有数,亿的亿次方再大,跟无限大比较也是忽略不计。“希冀玄妙”,都惦记着开悟啊。我这念不是还有声吗,这个声不还是尘吗?我这念还有一句佛号,不是还是有念吗?我没有离念啊,这是瞎琢磨,你离干什么!多少人要离啊。

  求开悟是一个“希冀玄妙”,再有很多希望见佛见光啊。青灯活佛,那时跟日本打仗,青灯活佛接了虚老的法之后,没有弘扬,那很立竿见影。日本炸弹扔了那么多,炸弹的威风我也领教过,炸弹在旁边爆炸的时候,人在旁边蹦起来了,我住的地方看到四面都是火。我们不要“希冀”,不要求通啊,一种是想开悟啊,玄耀啊,先有盼着的思想,再有就想见佛见光啊,见这些殊胜的境界啊。那时炸弹炸得这么厉害,青灯活佛来了。有个人问了一问题,“咱们修密的人,修到我能看见本尊,跟本尊说话,咱们修密这是大成就吧”,“你这只能算个开始”。有很多人就感觉密宗感应很快啊,很兑现啊,就在这个地方啊,这不是很好吗,这个不算什么。真正的密宗是第十三地的佛,第十心是超过华严了,地狱庄严心啊,在妙觉之上还有啊,《楞伽经》就有这话,所以达摩拿楞枷印证。对于经别死心眼,只说就这本经是对的,绝对的,别的跟它不一致,就是不行。另外还有的经啊,它是对这半人说法,它都有一个对机的问题。

  楞伽就讲妙智上面还有“大觉胜智”,还有就是妙觉上的十三地了,初地、二地、三地,一直到十地,等觉、妙觉,两地,共十二地,再高的“大觉胜智”就是十三地了。”“大觉胜智”是什么?就是密宗无识之自心啊!所以禅宗的开悟不能小看,禅宗的开悟在密宗排在第八个位次上,华严第九个位次上,密宗地狱庄严心上是第十个位次上,这个心深厚到什么程度?可以看到月亮,大云大雾时可以看到月亮,万里无云的时候看到月亮,等觉菩萨见佛性还像雾里看花啊,雾里看花,看这佛性。佛是万里无云,一点云雾也没有啊,真正的到了十三地。到了地上菩萨就是破一分无明,显一分本心,也就见一分法身,就是在这个问题上的透彻程度不一样。但这都不是你希望求得来的,你只要有一点想求得的心就得不了,这个话大家必须得注意!

  你老想得,你就得不了。你想“一心不乱”,你就不会“一心不乱”,都是一样的道理。要想开悟就开悟不了,想见佛就更坏了嘛,印光法师讲的。我把印光法师这话在广化寺一说,当时有一个女居士来找我,说我就犯了这个病,这就是兑现啊。我估计有人会有这个问题,我就在那儿说了说,那还只是估计,没想倒还真有这个情况。她说:“我念观世音菩萨,这一辈子就想看到观世音菩萨,看到了观音菩萨,从此就不得了,成天这个东西的坏像都来了,没法办了。成天的满屋子都是啊,请一屋子人坐着也不行,满墙都是,晚上也不能睡觉。我没跟人说,只是跟两个出家人说了,跟您这是第三位”,说这话时,围着一圈人,大伙也都知道了。“别人跟我说‘你念念大悲咒什么’,你看行不行”,我说:“你别念咒了,念咒你是压压,还是和它作对,一个老和尚修行中,遇到野鬼种种变现啊,‘野鬼伎俩千般啊,老僧不闻不睹无穷’,就是不管它”。小女把它抄写下来给她,后来给我道谢说没有了,平安了。希冀心就是这么坏,你没有得一心之前,千万不要求看见这个看见那个。这就是很眼前的人,就是居士林的人,念观音,很自然想看观音,看到观音,从此天下大乱,所以我们就是没有正修行啊。

  我告诉你一个公案,一个和尚住在野地的一个庙里。这个地方本来有妖魔鬼怪的,这些妖魔鬼怪就不甘心人在这儿住,它不安啊。我们住在有鬼的地方,我们也不安啊。鬼住在有人的地方它也不安啊,就想赶人走。有的现佛,有的现菩萨,有的现狮子,有的现柴狼虎豹,有的现妖魔鬼怪。大家全被闹得非常惊恐,纷纷说:“咱们快搬家吧”,老和尚就是住着不走,三年之后什么事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了。这时老和尚就总结了,“野鬼仔俩千般,老僧不闻不睹就无穷”嘛,我们要知道第一义谛啊。大家就容易犯这个毛病,“希冀玄妙”想开悟啊,想得“一心不乱”啊,想见佛见光想得感应啊,还有人想得奇异功能啊,或者身体通达啊,这都流于“第二念”,不是“第一念”了。

  所以头一个是“矜躁卜度”。第二是“希冀玄妙”。第三个毛病更多“或计功求速”,老在那计算我的功夫,我的功夫怎么样了,计算着工程,我的工程到了什么程度了,老在计算我怎么样了。一声佛号一声心啊,当体即是!念佛时即是见佛时,见佛时即是成佛时,因此念佛时,即是成佛时,这多么直截了当!你在那儿还盘算什么,就是颠倒,就对这信不及,就非去把这金刚钻换根冰棍吃,就不当这是个钻石,是个宝,就看见冰棍好。但是由于你信不及啊,金刚钻没有坏嘛,还是这个金刚钻,但是佛号它就不行了,你不是这种安安心心的念,就变成“第二念”了,“第二念”还是识啊,“第一念”才是智啊,“第二念”还是识啊。“计功求速”总想快,想快的心是什么,是不安份的心啊,它不是悲心,悲心想快不一样,表现在一切处才是悲心啊,它只是修持上想快,修持想快就突破我自己吧。我先成功吧,我早成功吧,有的不耐烦,不安于这种长期艰苦的修习。想很快才行,不是一翻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只想梅花扑鼻香,不要寒彻骨。净土法门已经快的不可思议了,密法已经快的不可思议了,他还想快,还觉得不够快。前头的矛盾就不说了,这个很普遍,对它是个毛病都好懂,一提到它都认为这是个毛病,认为是个优点的,我看在座的还没有。你说“希冀玄妙”是优点,没讲可能认为不是什么毛病,这个属于“第二念”了。

  底下的“或背境向心”,那么这个就是对嘛,我不去追那个境,我背着那个境,向我自个的心,这不是很好嘛。这个话是夏老师说的,自己要求高啊,见得也尖锐啊。一般人认为这话是好事,我追逐境去了,迷了这个心,当然这个更坏,已经“背境向心”了,这还是“第二念”,你要知道。你“背境向心”,你是要舍掉那个境,向这个心,舍掉那个境,取我这个心,这不是有取有舍嘛。有取有舍就是分别,这个境就是心啊,你何必去背离,一切都是“现量”嘛,都是“妙明真心”,都是“麻”嘛。你所谓的蛇就是“麻”嘛,你还有什么可背的,向心的。就是因为你有向心的念头起,你这心就成了境了。你所谓的这个心啊,是一个不动的,安静的,有这一念便成了境了,明明这个境就是心,你要舍去这个境。由于你一执着分别,这个心就成了境,还是这个境,多了一件事了。再有念佛,佛号跟咒语,这一句当体即是!一切佛,一切佛土,一切功德,一切经论,一切戒律,都在这一句里头,不缺少什么,你念的就是。这里头不缺少一个“背境向心”,还需要你添一个“背境向心”干什么!或者有“矜躁卜度”,“希冀玄妙”,或者“计功求速”,或者“背境向心”,所以不是老实念,老实念,就是平常平常又平常,道路就在平常中,惜君未晓此啊!

  这个我还是吃不消,总之,要把它当成矛盾,知道正确的,不要去坚持那个错误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念,要不然这一切“即流于第二念矣”,你这样念佛是“第二念”的。 “第一念是智”,“第二念是识”啊。所以学佛不爱乎这几个字,转识成智,咱们人就是八识,八识变成四个智慧,就成佛了。可是你修持不够就不会转识成智,“第二念”嘛,还是识,念了半天还是识。“第一念”前头这个念就是智,你放下就是智,你就清清楚楚这么念,平平常常这么念,老老实实这么念,就是智慧!就是四个智慧,就是“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第二念”就是意识,就是识,你就没转,你还是识。而且怎么样呢,“随识即染”啊,还是染法啊,所以你这个佛号念得不清净啊,随着识就是染啊,你念咒一样都是染啊。也都花了很多时间啊,大家要知道不能不闻法,不能不问法,你还没有离开染啊!“依智则净”汉译的无量寿经叫无量清净平等觉经,这个名号非常好,阿弥陀佛的名号可以翻译成无量寿,无量光,无量清净平等觉,清净平等啊。平等就包括好多事,咱们就是不平等啊,在你们家的问题就有点不平等,这人怎么这么多事,念佛也是境界,我这么就好,那么就不好,你总是在这里有舍有取。要平等起来,平等觉,这样去念佛啊。

  底下是说境界上,说佛法世法,你说我念佛念了多少多少,自己贪嗔痴慢疑一点也不减,那你就是以身谤法!这就叫以身谤法。对佛教就不信,还有些大居士,几年不见还是这么曲溜拐弯。这是我念初中的时候,我说你们信的佛教没起作用,后来念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一看金刚经我才明白,不是这么回事,我说这些人辜负了佛法!在世上我们怎么去念,“处事时,廓然而大公,物来而顺应”,“廓然而大公”,廊然,开廊啊,我们的心太小了,大公无私,其实你要这么做事,就是极殊胜的修法!所以道教也是这么讲的,静处养,动处练,长养圣胎。你也是在静处养啊,你光是在静处养,在动处不能练怎么能行!你是温室的花木啊,一到风雪之中就完了,那养什么呀,光养在屋中,你不能拿到外头来的,不能成为松柏,不能成材。所以静处养,动处练啊!所以不能离开世法啊。你不能大公念佛啊,大公无心者明,无私者明,无我者明,功夫在无我上做功啊,没有私心它就明啊。所以我们总是有一个摊啊,有的人是小扩大的个人主意,这是我的家庭啊,这是我的学校啊,这是我的单位啊,或者是我们的同学会啊,扩大了的个人主意。大公啊,佛普度一切众生,大公啊,“廊然而大公”,内心对一切事物之来,顺应,相顺就没有矛盾,抵触啊,矛盾啊,计较分别等等,不相顺,应当相顺啊。

  为什么相顺呢?物跟我是一体啊。孟子也说,“万物皆备于我”,不要说佛法了,“万物皆备于我”,我就备有万物,万物就是我的一部分。既然来的一切都是我,还有什么叫做不顺啊,还有什么矛盾啊,我跟我自个矛盾啊,我的左手跟右手闹点矛盾,我就靠着右手,左手不帮忙,没有这个事,没有矛盾,没有抵触是不是,配合的非常好嘛。牙咬饭,舌头就往里送,牙咬舌头就不行了,这就是苦恼嘛,所以顺应。前脚走,后脚就跟上来了,一体嘛,配合得非常好。底下还有两个比方我们回头再说。

  “事未至勿将迎”,事情没有到大家不要牵挂,牵肠挂肚啊。“事已过勿留滞”,事情过了之后,你也不要在那儿啊,思虑重重,留恋啊!当然事字包括一切内容啊,而且具体一切事情。你说明天要考试,到卷子来了再具体答问题,这么体会才行。但你也要提前准备啊,要根据这些题目,先要去做温习,虽然考试还没到,但是你这个准备也包括在事里头,事情过了之后,要好好总结总结,这都包括在事里头。当然大家开始,就希望这个事情先有结果,后头的我也不管,只有到了考场,给我卷子我才开始管,这又是歧见。事就包括在计划啊,第一阶段,第二阶段,完了之后的总结啊,这都属于事嘛。这个事情没有到之前,你用不着在那儿担心。过去了,过去总结完了就完了,多少就是多少。

  “坦坦荡荡”,君子“坦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小人老是在那儿愁啊,老是揪心吊胆的,所以无量寿经说的很好,“有无同忧”。我现在发愁我没有啊,把房子也给我了,什么什么都给我了,什么东西都来了,我就不忧了,没有这个事,有了更忧!有了怕万一我的好东西一下就没了,像过去生活秩序乱了,来了些人把我这些东西搬走了啊。“适小具有,又忧非常”啊。没有爱人想有爱人,有了爱人,爱人后来又跟别人感情好了,又害怕了。有了孩子,孩子在这中间他万一病了怎么办?他晚回来一点我就担心啊。小人常戚,没有一个时候是快乐的,总爱计较。君子“坦坦荡荡”啊,不留一点点痕迹啊。来了事情就办,办完就完了,尽人事听天命,人事该做的我做了嘛,到底怎么样成功不成功,还得听天命嘛。听天命就没有常戚戚,不是由事情来决定的,有办劣的,有成功的,你应当尽到你的责任。你该做的你做了,到底怎么样,还得听天命啊。总是听天命就不会这么忧苦啊。坦就是平的意思,荡就是空的意思,坦荡荡。

  所以底下就是“鉴空衡平”,鉴就是镜子,镜子就是因为它空了嘛,来什么就照什么,镜子里头原来没有影子,因为它空嘛,就显现出来了。荡荡然啊,镜子不是荡荡然嘛,一切都没有荡然无余啊。衡就是秤,度量衡,秤杆一平,才知道多重,坦就是平,心中很平,心中很空啊。这个平就很重要,要持平啊,平等啊,如镜子之空,如秤之平啊,这就是“坦坦荡荡”,要平坦啊,荡然无存。有些人没有平啊,放下就放下,这就是物来而顺应,你看秤一平多少斤就知道了。镜就是空,谁来一照就清楚了。“即第一念也”。底下就不是了,就是“第二念”了,“若计较人我”啊,人我是非啊,人与人之间就是在这个程面上。我们的功夫在哪儿,就在这个地方。你在哪儿看功夫去,老有人我是非,在机关里头,这几个位跟我好,那几位跟我作对,家庭里也是这样的,街坊里也是这样的,这几个街坊行,那个街坊不行,处处都是人我是非,这整个就是修行不得力啊!一切都在人我当中,老是在 “计较人我”,“计较人我”他就会搞分化,你跟我一致就谈的来,你跟我不一致就有成见啊,对也不对,或者是说不对也对,那就是成天散乱。为什么世界上老乱啊,就是因为人我是非,总是不能够真正的相见啊,总还是有一些问题啊。这些是我这个派别啊,用人唯亲,这就是“人我”,人与人闲着不就没事了。所以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贤,真正到家,不“计较人我”,“瞻顾得失,或牵于感情,或激于意气”。否则,“则流入第二念矣”。“第一念是理,第二念是欲,徇欲即暗,循理则明”。



  有关“夏大士自警录开示”的其他文章
· 下一页:根本修持心要
· 返回 黄念祖居士文集 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