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介绍《角虎集·永觉元贤禅师念佛要旨》

  黄念祖老居士讲述

  受皈依、受五戒、受菩萨戒,还有人可能是受比丘戒。这是我们的本师啊!佛法最主张、最着重师承。师承教导,有如传灯。释迦牟尼佛的法这个智慧的光明、智慧的灯,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我们的师就是把释迦牟尼佛的智慧的光,传到我们心里面来。所以在佛法上,这个师的恩胜过于父母的恩。父母所生的是我们的肉身,而我们的师呢,他给我们慧命,使我们得到慧命,所以我们要尊师。

  那么居士林有很多位不是这个情况,没有直接从老法师那得戒,得皈依。但是,是我们居士林的导师。凡是居士林友听过法的人,那都是师。所以听过人说一句偈,说过、讲过的都是师,都应当尊重,都应当饮水思源,都应当感恩、报恩。所以我们尊师,就是知恩、感恩、报恩。所以出现七个七的道场,大家发自内心的,我们显教的、密宗的都踊跃参加,这个应当赞叹!

  再有,我们的因缘很巧,这个也不是人为的,是自然的安排,最圆满这一天是阿弥陀佛诞日,我们以念佛的一期来作为圆满,而且是念佛的道场,圆满的日呢,就是阿弥陀佛的圣诞,这也说是大家的愿力、老法师的善根福德皆不可思议。所以这个事呢,很殊胜,应当赞叹!

  杨居士相约,让我再来一次。这两天,巴居士知道的,怕我不能来,正是心脏有些不舒服,这业力嘛,有些感冒等等的,但是佛恩加被吧,我怎么也得来一次,今天还就是来了。最近虽然是有些不好,可是我是这么一个人,我就是个亡命徒。我最近得了一些书,各方面来的,读了几部书。这一本书,文化大革命之前读过,读过不止一次。所以佛法就是不可思议。孔子也说,“温故而知新”,不要说这个我看过了,就算了。你再看一遍呢,所谓“一番拾起一番新”,这次读了之后,收获还是很多的。那么今天,我要用这本书里头的内容来向大家供养,意义也很深。

  这个书的名字,按北京话说叫做《角【jiǎo】虎集》或者《角【jué】虎集》。长了犄角的老虎。他这个事就是根据永明大师的偈子:“有禅有净土,犹如带角虎,现在为人师,将来作佛祖。”所以“有禅有净土”,在禅宗你是开悟的,念佛能念到一心。有禅有净,叫做带角之虎。虎就很稀少,勇猛,兽中之王,这是带角之虎。所以这个里头“集”字呢,就跟咱们平常讲的净土宗的这些书籍,说法的人就不一样了,都是带角的老虎,都是禅宗的大德。所以今天,我就从这里选一篇,因为对咱们合适的。

  这里有什么好处呢?我们净土宗的书不够吗?那为什么我们要找禅宗人说的话呢?因为我们有很多人还不免有这种想法,尤其是知识分子,他总觉得,我要是根器好,我就参禅了。禅嘛,上根利智,(对于)这个念佛总是有点看不起——这是愚夫愚妇啊。就是勉强能够念,也是觉得我这是不得已,我没有办法。那么对于这个情况,那这部书就有好处了。这都是禅宗开悟的大德,他开悟了之后,他要学净土,而且他要弘扬净土法门。所以这就说明,不是上根利智去修禅,中根、下根只好学净土啊。那上根利智不但是学禅了,禅开悟了,大悟了之后,经过几十年的修持之后,他还要修净土,还要弘扬净土法门。所以,我用这个里头的材料就是说明什么呢?就说明是“千经万论共指,十方诸佛同赞”的法门哪!不管你哪一宗,你禅宗的大德最后他还是要依止净土、弘扬净土,就可以更加增加我们的信心。那么这里头有很多来说净土宗殊胜的话,这类的话我就没有选了,因为大家都已经参加念佛道场了,打念佛七了,当然对于这个法门的殊胜都有一定的一些了解了,所以这一方面的,我就没有选了,我单选了一篇,一位禅宗——临济宗的大德,开悟的人,他谈念佛、修行的要领,怎么得到成功?也就是替我们总结了。

  一个参禅开悟的人,但是我们看的时候可以感觉很深,就跟蕅益大师的《弥陀要解》不谋而合。所以,没有这些宗的分别。在印度根本不分宗,所以龙树大士称为八宗的祖师。在印度不分宗,本来是圆融的,是一个整个的。那密教的大手印、大圆满,都是禅宗的见解。所以有这种大见解,开悟成就之后,他们说的话,所以今天我从这里头选一篇。

  这是福州鼓山的住持,临济宗的祖师,叫做永觉元贤禅师。他年轻时听见和尚的偈子,就想出家,后来遇见了善知识,一步一步地深入,后来大彻大悟。他最后的偈子是:

  金鸡啄破碧琉璃,万歇千休只自知。

  稳卧片帆天正朗,前山无复雨鸠啼。

  “金鸡啄破碧琉璃”,金鸡把这个碧琉璃一下给啄破了,这说明我们的智光发现,一下子把无明壳打破了,啄破碧琉璃。

  “万歇千休只自知”,万般也歇了,千般也休止了,只有自己知道了。所以到了禅宗他所证的境界,那不是没悟的人所能够体会、所能猜测的。所以虎禅师说,神秀那对于六祖,他就是摸不着边,他对于六祖只能迷信。他说:“我师父把衣钵给他了,他一定比我强啊!”到底六祖是什么境界?神秀是国师,他不知啊。这是“万歇千休只自知”。

  “稳卧片帆天正朗”,我在片帆之上,稳稳地睡觉,天正开朗了,万里无云。这说明他的心境。

  “前山无复雨鸠啼”,这斑鸠在下雨时,它要啼哭,天朗了,前山那个斑鸠不在那叫唤了。就是这个境界。

  这是这样的一个大悟的祖师,他最后就是特别信这个六字弥陀为末法津梁。念这六个字——南无阿弥陀佛,是末法的津梁,我们得度,就唯一靠这个。他就作了一个念佛要旨,开示大众。

  这里头的内容很好,所以我就觉得,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庐山横看成岭,侧看成峰。我们净土大德说了,我们再看看禅宗大德怎么说。他这里一共是六条。

  一、净土教源:

  昔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说种种法,普逗群机,不过去其习气之秽,以还我本来之净而已。但机既不一,教亦千殊,求其修持最易、入道最稳、收功最速者,则莫如净土一门也。净土者何谓?太虚空中,国土森列,有净有秽。众生心净则生净土,心浊则生浊土。生浊土则障累日深,善法难成;生净土则障累日蠲,善法易就。故学道之士,必须拣其净秽。即净土之中,亦有种种差别,其最为殊胜者,则西方极乐世界也。此世界乃阿弥陀佛无量愿力、无量功德之所成就。故其功德庄严,大非诸方之所能拟。其中有事有理,修者不应偏废。何谓事?经中所列净土一切事相是也。何谓理?了知一切事相,不出一心是也。虽曰唯心净土,而不妨有极乐世界,以世界即一心之所现也。虽曰本性弥陀,而不妨有极乐教主,以教主即本性之所成也。虽寂然无生,而不妨炽然有生,以往生而本自无生也。高明之士多乐于谈理,而诋笑事行;中下之流多执于事行,而迷昧实理。全不知理无事外之理,事乃理中之事。执理而废事,反有落空之祸;执事而迷理,犹有往生之益。岂可慕空谈,而受实祸哉!

  第一条叫做“净土教源”,净土这个教,它的根源是什么?他说是:佛都是为了一个大事因缘出现与世。这个《法华经》就讲,十方一切如来为什么要在世间出现呢?因为一个大事因缘。这个因缘不是个小因缘,是个大事的大因缘,所以他出现于世。这个大因缘是什么呢?就是开示悟入佛的知见。“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就说种种法,普逗群机呀,都是要开示悟入佛的知见。除去这习气的一切污秽,恢复本人的本来的光明。所以佛就是教大家明白自己的本妙明心,大事因缘就是这样一件事儿。说种种的法,观机逗教,就是为了什么呢?去掉你现在的习气(习就是习惯),有很多的多劫以来的不好的习惯,这个很脏啊!把这个去掉,恢复本来的清净光明而已。就是为了这么一件事儿。

  但是“机既不一,教亦千殊”,这根机是不一样,人是千差万别。咱们在座这么些人,我就敢说绝对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人之不同,各如其面,长相没有绝对一样的。都一样,就糟了,认不清了。长相没有一样的,这个根机也没有彼此相同的。所谓“教亦千殊”,因为根机不一样,所以如来的设教也就有千差万别不同。

  在这里头,“求其修持最易”,大家看,这禅宗人说的,不是我们净土人自己说——老王卖瓜,就说我的瓜甜。大家都知道,禅宗跟净土宗是相当对立的。这是禅宗大德的话,在一切法之中,有种种根机不同,但是这种种法之中“求其最易”,挑一个最容易的。“入道最稳”,现在有好些(法)不稳,你这个打座,打到了不倒单,他这个是有功夫了,但是他还要出毛病,这是眼前的事儿。你这个稳当啊!这密宗是很殊胜,但正因为密宗殊胜,所以这个魔王的眷属纷纷就冒充密宗,到处设坛,到处招徒弟,到处传邪法,你一下子钻进去之后,你就万劫不复了。不平安哪!尤其你初机,你怎么知道谁是真正的善知识?谁是恶知识?(密宗)好是好,不像净土宗(那么稳当)。净土宗还有什么?一个人说:“我就叫你什么都不干,你就专念佛。”不管他是什么人,这话咱们都可以听。对不对?你发菩提心念佛嘛!这入道最稳,而且最容易。不光是容易,不光是稳,而且“收功最速”,得到功效最快的。这三个“最”字:最容易、最稳、最快。

  “莫如净土一门”,这是禅宗人赞叹我们的话。这一点我们要特别(注意),这是别人在赞叹咱们,这真实是如此。不然为什么他的禅宗道场,他不说——我禅好,你们不要去念佛。佛就是这么公开地,释迦牟尼佛教咱们念阿弥陀佛,去极乐世界呀。没有说——你们就在我这个佛土里呆着别走。佛就是最慈悲嘛,要以最好的法子来度众生。佛教他父亲念佛,教他七万个本家都是念佛的。而且释迦牟尼佛的父亲也是现生开悟的,得无生法忍,跟韦提希夫人一样。所以人最要报恩的是父亲嘛,(佛)他救度父亲也是这个法子。这个净土宗的特点:最容易、最稳、最快。

  “净土者”是什么呢?就是太虚空中,在整个法界里头有种种的国土。现在天文学又发现了无穷的世界。种种世界,有的是净的;有的是秽的。净的呢,就是清净的,都是善的;秽的呢,有刀山剑树,种种的地狱,种种的恶,互相吃,互相杀,互相残害。什么人去什么地方呢?那么,众生要是心净,你就生净土嘛;你心里头脏,就生浊土嘛。自然之理。

  生到浊土,“则障累日深”,你的障碍、累赘一天比一天深,善法就难以成就。生净土嘛,“则障累日蠲”,一天比一天少。他这没有退缘,他这一切都是念佛、念法、念僧,处处都使你增进菩提心。你吃点水也增长你的善根,喝点这八功德水,是吧。闻法、闻声,看见菩提树的影子都证果。你这一切障碍就消了,善法容易成就。

  “故学道之士,必须拣其净秽”,所以我们学道人就要知道如何去选择这净的,去掉这秽的。

  这净土之中也有种种差别,这是更深一层了。许多佛国是净土,也有的是秽土。释迦牟尼佛这个土就是秽土。但许许多多净土之中,“其最为殊胜者,则为西方极乐世界也”。无量的佛国,无量的世界。当初世间自在王如来(住世),法藏比丘(就是阿弥陀佛的前身),他就请佛给他看一切世界。他看了种种世界,他总结,把一切好的精华都收在一块儿,他发愿建立一个佛国,所以这个佛国是最为殊胜的。

  这个世界就是阿弥陀佛的无量愿力、无量功德之所成就。为什么它好?所以我们老念弥陀偈子:“阿弥陀,大愿王……”咱们佛法讲真实,不讲什么宣传、虚假,真语者、实语者,真实不虚呀。称弥陀为大愿王,就是因为他确实在一切佛中的大愿之中,是王啊,没有人再超过“王”的了。这个极乐世界就是大愿王这个大愿之所成就,大功德之所成就,“故其功德庄严,大非诸方之所能拟”。所以,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是最尊、最高。说明这个极乐世界容易(成就),说明这个极乐世界的殊胜。

  底下就说了,但是我们要知道,这里头有事有理。“理”是本体,“事”是事相。一切种种都有一个现象,但是我们见到现象,我们进一步就要问:它的本体是什么?本体就是理体。“事”就是事相,不能够偏废,不能够只知道本体,不去分辨它的事相了。都是录音机,这录音机的本体就是一样的——录音机。但是你看看它种种不同,大的、小的、红的、绿的……各种品质不一样,这个的使用方法跟那个的使用方法不一样。你要是不弄清楚,就会把机器弄坏了,对不对?事相跟本体都得知道,这是举一个很粗的例子。

  什么叫“事”?就是经中所列净土一切事相。净土黄金为地,七宝庄严,宝殿、楼阁……这一切宝香之所合成,其功德殊胜,那就不可说了。宝网弥覆,宝珠照耀,宝香普熏,这一切都是事相。

  “何谓理”呢?这一点就是咱们学净土的人,往往在这个地方上有时候显得不够。凡是今天能来的人,对于极乐世界是真有的,对于它的这些事相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极乐世界本体是什么呢?什么叫做“理”呢?这一切事相不出一心哪!既然说“一心”,那么我们头一句还容易懂,这就是阿弥陀佛的心,阿弥陀佛的心所显现。那叫做“一心”,阿弥陀佛的心就是在座每位每位你自个儿的心哪!不然就是多心了。一心嘛!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也就是每位行人你的自心之所显现,所以心净土净嘛。你心净就生净土,你心秽就生秽土。实在说,“心”跟“土”就不是两件事。连科学家都懂得了。咱们总是把那个物质看成是真实的,不知道现在爱因斯坦他们都认识到:所谓物质是人类的错觉。没有什么叫物质,现在科学家在那儿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了。所以就是“一心”,一切事相皆是“一心”之所显现。既然“一心”之所显现,这里头我们的事跟理就要圆融起来。

  虽然说“本性弥陀”,弥陀就是你的本性,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当人自性。但是你也还得相信,虽然他只是“本性弥陀”,你要相信这十万亿佛土之外有一个国土叫做极乐世界,“其中有佛,号阿弥陀”。虽然是一心,这两个“有”字:有一个世界叫做极乐世界;“其中有佛,号阿弥陀”。这两个没有矛盾,没有妨碍。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一心”所现的。

  虽然这个在理体上,常寂光中,一切都无生,自性无生,无生法忍。但是你不妨炽然往生。而往生,所谓往生者,你的自心实在是遍一切处,你本来就没有来去,这是在事相上现的这种情况。在本体上,这一切都在自心之内。都在自心之内,从娑婆世界到极乐世界,就是从自心到自心,有什么叫来去?但是不等于说,没有往生了。所以这事和理,我们要圆融。这一切事相皆是心所显,没有心外之法。这一点当然很深,我们慢慢地读经、念佛,逐渐逐渐对于这些地方自然而然、自然而然,你就会很明朗的,一天比一天会明白的。

  这高明的人——自负为高明的人,多喜欢谈理、谈心、谈性,而笑话念佛,笑话求生净土。这当然不行,他就失掉这个机会。

  而中下之流呢(中下的根器嘛),他就知道整天磕头、拿功德、写牌位……对于这些事行很注意,但是没有知道这一切皆不出于自心。这个事跟理就割裂了。有的是只明白事,在事上做,而不懂得理。这样就有一点,信虽然是很信,道理不很明白地信,理解上就不够了。有的人虽然是能够明白自心,尤其参禅等等的,但是他又不修持,不念佛,不发愿。这两个都是有所缺欠。

  因此要知道:事跟理是一体的,理没有事外的理,理就在事里头。因为水成了波。水在哪儿呢?水不就在波里头吗?那波浪不就是水吗?所以这个水是理,理就在事里,就在波里头。事也是理中之事,波长在哪儿呢?波是水生出来的嘛。所以波跟水,那就是一体的嘛。所以事相和本心是一体的嘛。这样的话,有什么好处,你知道了,你真正相信“十万亿程,去此不远”。要不然,我怎么能去得了啊?那你用什么速度也去不了。你要知道这都是在你自心之内,那么对于往生你就敢信了。所以我们念佛感应道交,念佛就是念自心佛,所以他必然哪!自己叫自个儿还有叫不醒的?这个就增加咱们这个信。有的人修了修,临终退心了,这一点是很大一个“关”。念佛有四个关,其中一个关就是他不知道修行人有的时候,就是你这一生要把你的业障都了了,所以在你最后示现一些病苦给你。你有好些业障没有消完,让你受一受苦。连玄奘大师都是这样,玄奘大师最后有点病苦。有一个白发的人一丈多高,告诉玄奘的弟子:“你们不要怀疑你们的师父……”所以咱们念佛人也往往如此,念了佛,有病有什么,后来自个儿就觉得,我这个就是不行了,我这还有业,我这念佛不见功效,自个儿就退心了。要坚持。这就是自心,弥陀就是我的本心,我这个念佛功德,佛一定接引。所以这个事理要圆融呢,就是上根了。

  所以,你要是“执理而废事”,就落空了。你只是相信这些道理,你不修行,你就落空了。你只是知道这么做功德、上供等等这一些,而不明白这个本体,那也就把佛看成跟神差不多了。所以,我在美国碰见好些人,又供佛又供黄大仙。反正我这佛也有,大神我也有,我求他,他就给我好处,你就这样来对待佛。你这样来对待佛,把佛就庸俗化,把佛就拉成一个普通的神仙,那就跟那正信的人的功德差太远了,差太远了。这种人连三皈依都没有了,就不算佛教徒了。你既然皈依了佛、法、僧,你怎么还供黄大仙呢?不能再皈依外道邪众、外道邪魔了。连三皈依都没有,不是佛教徒了。他这个修行,我们就说他不行啊!这一点,还有的人这个关系必须要划得很清楚。

  “教源”就是指示,这是一个最高的佛法,就把《阿弥陀经》这个事情肯定下来:“十万亿佛土之外,有世界名为极乐,其中有佛,号阿弥陀。”而说到它的本体呢,这个极乐世界和阿弥陀就是我们的自心,这无二无别。

  有人一说自心,就把那个佛,有佛有土,他就觉得好像是不真实了。一切都没有心最真实,布袋和尚的话,“只这心心心是佛”——三个心字——“一切无如心真实”,因为是自心所现,所以最真实了。这一段话是说上根利智(上根)念佛,要是能够事理圆融,这就可以上品生。大家要知道,上品生,那你当下就是大菩萨了,你一往生就是大菩萨了,那远远超过凡圣同居(土),那等于密宗的即身成佛。这个,我问过贡噶上师的。这个事,所以净土宗大家不要把它看低呀!就上品生。这是头一个问题。

  二、念佛要有正信:

  修此法门首要正信。三世诸佛、诸大菩萨以及历代祖师,并由此信而后能入。若无此信,则迟疑而不决定,虚浮而不真实。毋论其不肯修习,即肯修习,而若有若无、或作或辍,无斩钉截铁之能,无射石没羽之意,岂能成就此希有功德哉!盖缘我等凡夫心暗识劣,束于近习,不能知远大之域、幽微三境;才见非常之事,便疑而不敢信,所以凡夫只当确尊佛言。佛以大慈悲心、大智慧心,说诚实语,绝无虚诳。佛言不信,何言可信乎?所信佛言,凡有二门:一、信其理;二、信其事。信其理者,信我心便是净土,我性便是弥陀也。信其事者,信西方果有净土,西方果有弥陀也。虽有其理而全理成事,如海印之能现万象;虽有其事而全事是理,如万象之不离海印。亦一亦二,非一非二。如是信解,名为正信。如信理而不信事,信事而不信理,是谓偏信,非正信也。行人若未得如是正信,必须博问先知、广考经论,则群疑自然冰释,正信自然现前。方能发起大愿、策起大行;直取菩提,不在身后矣!

  有等天资高妙,才看经论,便谓渠得正信,却被习气累牵倒,不能转动一步。不知此但浮解,非为正信也。如信虎能噬人,岂敢轻撄;如信鸩能毒人,岂敢轻尝。今甘遭噬毒之祸而不之悔,则不信熟甚焉!倘是特达丈夫,便请从兹放下。

  第二个问题就是念佛要有正信。

  “修此法门首要正信”,上次这个《净土资粮》里头也特别提出来。《劝发真信文》,老提这个正信。信心都有了,我们这个正信和不正的信,功德悬殊得不能比了。我们要正信,是首要的。三世诸佛、诸大菩萨、历代祖师,都是由于这个正信才能进入这个法门。所以我们这个形式上到了这儿来拜,真正进没有进佛的这个真的门?咱们进了广济寺的门了,那就看你是不是有正信了。若没有这个信,怎么样呢?就迟疑而不决定。我到底修什么好啊?我到底往生得了往生不了啊?啊!事情一来,一生病,哎呦!这仙方就用上了。那就麻烦了。你到底信什么?就迟疑而不决定。虚浮之心呢,就不真实了。

  不要说那不肯修的人,就是肯修行的人,你这没有正信,你的信心若有若无,你修一会儿又停一会儿,你就没有那个斩钉截铁的能力。所以这个修行须是铁汉,所谓咬碎铁称砣。就这样的决心,不是顺我就修,一不顺我就放弃了,要斩钉截铁。没有“射石没羽(之意)”。李广看见一个老虎,一箭射过去,结果是块石头,后来一看那个箭射到石头里头去了。所以心的力量大呀!他认为不是石头,箭就射进去了。我们修法也是这样子嘛,就这一句佛号如倚天长剑,一切业障、一切什么都可以斩除。若是这样的话,犹犹豫豫呀,若有若无的,那怎么能够成就这稀有功德呢?

  因为我们凡夫“心暗识劣”,心很暗(不明白),我们的识很低劣。“束于近习”,就为这近一生、近几生的习气束缚住了。对于这些东西一来,人家骂你一句,你马上就动火了。刚讲完《金刚经》,回头人家骂你一句,你马上就会动火了,这就是咱们的习气。他不懂吗?无我相,无人相,他骂你,谁骂你呀?哪有个人骂你呀?他骂的是谁呀?骂黄念祖?没有黄念祖,他骂谁呀!那不就解决了吗?可是这个,一般说来,你“无我相,无人相”讲得很利索,但是人家一骂你,立马嘣一下,这火气就来了——所谓无明业火三千丈。所以他就是这个习气呀!不知道这个(心之)远大。这个自心之心量、自心之智慧与十方诸佛相等。我们这一念,这个功德之殊胜,你不可思啊!不是其它的功德所能比的。所以才有一点点不如意,就不信了。

  那么怎么办呢?所以我们凡夫就应当听佛的话。我们“凡夫只当确尊佛言”,确确实实听佛的话。《阿弥陀经》告诉我们:“有世界名为极乐,其中有佛,号阿弥陀。”叫我们信,叫我们念,叫我们发愿,咱们就照佛说的做。我佛是大慈悲心,你看他舍身饲虎、割肉喂鹰这种慈悲,多劫是这么修行的,而且有大智慧,九十五种外道都学遍了,超过一切,佛的智慧是大智慧呀!而且说的是诚实语呀!“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异语者、不诳语者”,这真实不虚的话,这没有一点虚妄。佛的话要不信,你还信什么呢?所以我们有时候,道理虽然不能懂,我就说咱们仰信哪。上面说的话,有的道理很深,我们慢慢地可以懂;有的能懂,就好极了,那么我们现在先要信哪。

  所信佛的话可以分成两类:第一、信他的理;第二、信他的事。所以还是理事,我们这一切问题就是它有理、有事。信他的理,信什么呢?信我心就是净土,我性就是弥陀。所以密法他一修法,自己就证本尊了,在法上、在座上自己就(证)。如我修观音,观音在修法。这就把理跟事结合起来了。我们应该这么信哪!我心就是净土,我性就是弥陀。这叫信理。信事呢,信西方真有净土,西方真有阿弥陀佛。这两个一块信,这就跟蕅益大师一样了。蕅益大师不告诉咱们六信吗?要信事、信理嘛。蕅益大师从咱们净土宗这么说过来,咱们《净土资粮》里头(讲了),大家现在又都得到《净土资粮》了。这个是禅宗人说的嘛,还是一样的话。这样的信解才叫做(正信)。理跟事也可以分成两个,然而它也不是一个和两个,这很是圆融绝待的、不可思议的。这样的信解叫做正信。只信一边,信得不圆满。如果信理而不信事,信事而不信理,叫做偏信,那不是正信。

  行人如果没有得到正信,就必须要“博问先知、广考经论”,要向善知识去请教,要看书。“群疑自然冰释,正信自然现前”,正信现前之后,才能发得起大愿,才能引得起大行,直接去取菩提,不要等再下一辈子、再下一辈子、再下一辈子再来了。

  有等人呢,天才很高,一看经论就说我已经得了正信了,可是不知道,等到他习气、业障一出来,就被束缚了。这个就还是一种浮解,不是正信,要真正信得及。就像相信老虎能够吃人,你就不敢找老虎去了,这是正信。你要对于信这个净土宗也是如此,这个就是要有正信。

  三、念佛正行:

  净业行人既具正信,当修正行。依真歇云:“将这句佛当个话头,二六时中直下提撕。不以有心念,不以无心念,不以亦有亦无心念,不以非有非无心念。前后际断,一念不生;不涉阶梯,超登佛地。”此理持也。若事持者,专其志,一其虑,只将一句弥陀佛靠着,如一座须弥山相似,摇撼不动。朝也如是念,暮也如是念,行也如是念,坐也如是念。应缘接物也如是念,纵遇顺逆境界也如是念。净念相继自得心开,与前理持者,未尝少异。若未得心开,临命终时定生彼国,亦非中下之品矣!如或力量不及、工夫未纯,必须随力修习。或晨昏礼念,或清晨十念,积功累德,渐培善果,要在信愿坚固,临终必获往生,但品位稍卑、见佛稍迟矣!然似榜末登第,要亦不恶也。

  第三就是念佛的正行。怎么修行?要有正修行,我们这个念佛才是正修行。

  他就说:“净业行人既具正信,当修正行。”“真歇了”是个大禅师,他的法号叫“真歇了”,我这会儿真歇下来了。他讲,念佛正行也分好几种,各种根器有各种不同的念法。“真歇了”的话,他说你把这句佛号当个话头一样,一切时间就是直接提起来。不是用有心来念,也不是无心来念,也不是拿也有也无的心来念,也不是拿又不是有又不是无的心来念。这个就是咱们一上来做不到。这个叫做“理念”,做不到,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那么念到什么呢?“前后际断”。前后际断是很重要的事。我们的妄想,一个妄想紧跟着一个,一个妄想紧跟一个,从来没有停止过。就是我们的修持,不管你修什么,其最终的目的就是要使你的妄想前际和后际中间有个断。前念过去了,下念没生,中间“断”,这叫“前后际断”。让妄想断一断,有的人一断,他也就悟道了;有的人断了不再起了,就证道了。所以修持就是这么一件事儿,真正前后际断一念不生,你就“不涉阶梯”,不要经过这次第了。所以这个念佛是圆顿法,是圆教,它不讲次第,一超直入。所以密宗的大圆满、禅宗、净土宗都是圆顿教,一超直入,不是要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那么爬的。你念到这个程度的话,直接你就“超登佛地”,这就是理持。所以这密宗即身成佛跟这个是一个道理。

  事持的呢,“专其志,一其虑”,这个大家可以做,那理持不容易了。我这心很专,我就不去搞别的了,不去想别的了。“一其虑”,我这什么都不想,我的思想就是一个心眼了,就把这一句“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靠着,像靠着一座须弥山似的。啊!说什么你也动换我不得,我就是靠定了这句佛号了。你苦也罢,乐也罢,顺也罢,逆也罢,“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朝也如是念,暮也如是念,行也如是念,坐也如是念。“应缘接物”,有人来谈话,有客人来访,家里头有事儿,小孩跟你要钱等等,你都不要忘记这一句。纵遇顺逆境界也这么念。这一个清净的念能够相继,就自得心开呀。这个跟那个理持的“未尝少异”。这个很合、很好,这很要紧。那个理持,咱们照这么念的话,那就这个大势至菩萨的话出来了,“不假方便,自得心开。”你这个心开跟那个理持的心开没有两样。所以佛法很特殊、很平等,你只要专心致志能够这么念的话,念到你心开的时候,你跟那个理持(是一样的)。孔子也说,有的生而知之,有的学而知之,有的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见《中庸》: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你知道之后,那是一样的。所以就是说,这也是一个道理。没有得心开,你念是念到这个情形,你没有得开悟。“临命终时定生彼国”,决定了生死,也不是中下之品。这给你保证,这给你授记,品位还是很高。能念到这一步,你纵然今生没有开悟,你也定生彼国。这是大祖师给咱们下了决定,给我们保证,而且品位不低,不是中下品。这个事儿是人人可做嘛。

  古时候有一个人叫葛济之,他的老婆是织布的。古时候男耕女织嘛,男的念书,女的就织布。后来有人教她念佛,她这念佛,这梭子一来一去——过去都用手,不是像现在用机动——拨一下梭子念一句阿弥陀佛,拨一下念一句阿弥陀佛,就成天这么念。那时人很勤劳,整天得劳动,得织布。她丈夫是信外道的——修仙的。先生说,你念这个没有意思,你跟我学吧,修仙道去吧!她不为之所动。就这么念,一天念到阿弥陀佛现前了(现身了),光明照耀,她下来顶礼,也叫她丈夫顶礼。丈夫(一看),啊!这个丈夫没看见全身,看见半身,他也顶礼了。他一相信,敢情念佛真能见佛。既然这样的话,那临终接引,这都是事实。她丈夫就把那些仙书都烧了。你看,人家就把这些书烧了,这夫妇俩后来都生净土了。

  就是在日常劳动之中,那个黄打铁,这又一个例子了。黄打铁就这么做,所以是最容易嘛,最稳嘛。你看,不出一点毛病,也不会着魔嘛。他这没说,这里补充一句。着魔的事情很多,所以禅堂都要把“楞严咒”什么挂上。所以这个《楞严经》,你不用咒加持,你靠坐禅,你不着魔是不可能啊!这念佛的人,阿弥陀佛能派二十五个菩萨随时随地保护你,这最稳当。再往下,“力量不及、工夫未纯”,还不如这个,所以这个是大慈悲。这指过去两种了,一种是顿超佛地了,第二个也跟它一样。

  底下,第三个。如果“力量不及、工夫未纯”,没有做到这么绵密;“必须随力修习”,随你的力量,你有多大力量,你使出多大力量来。你身体不好,你有病,你不能念那么些,你尽你最大可能性去念,叫随力,不是主动放弃。我就来本小小说,我就看小说要紧,我把这个佛就忘了;这个电视节目好,那我就看电视要紧,这叫主动放弃。是不是?没谁拉着你必须看电视不可,非看小说不可。可你喜欢电视,你喜欢小说,你把功课耽误了,这主动放弃就不可原谅了。要“随力”。或者晨昏礼念,或者清晨十念,都可以。像这明真法师,他是禅宗,他每天早上就修十念。

  “积功累德,渐培善果,要在信愿坚固”,这跟蕅益大师完全是一致的。要点在哪儿?要在你的信心、愿力是坚固。信愿只要坚固,“临终必获往生”,事情很多,事情很忙,没有那么多功夫,你没有念那么多,一天念不了十万,三万也念不了,你就尽你力量去念,连十念都可以,这弥陀大愿嘛。看这个话,“要在信愿坚固,临终必获往生”,所以祖师大德都是一个鼻孔通气。你从这么看去,这又增加了咱们的信心。他是一回事、一个道理、一个主张——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持一辞,吵闹不休。非常一致嘛,但是品位低一点,见佛晚一点吧。

  这就好像你考试,你考了个第末名,你中举人——第末名举人,但是还管你叫举人,我姓黄,叫黄举人,没有人还给你加上形容词,你是第末名举人嘛!你举人的一切都可以享受。像你考大学,你备取(备取就是有人不来,那么你补上了),那跟考取一样嘛。你备取,把你录上了,也比你考不上强得多嘛。就品位低一点。这就说是把种种都可以收进去,这就叫正念。要念,要修持。

  我们再推广一点,当然这净土宗正宗,那你就是念“阿弥陀佛”了,但这里头我们还有修密的,还有修什么的,你能把一句咒语也是这么念,也是一样的。这一点我敢给大家保证这个事儿。你这真是一句咒也就这么念,但是你这个咒是莲花部的咒,那么这样的话,你就是念其他部的咒,如果你信心纯一也可以!有人就念秽迹金刚咒,往生的有啊!所以就是这个事儿。当然,大家最好是净土宗,以念佛为最主。其他的,你念观音圣号,只要念到这样的程度,也可以往生。

  四、兼修众福:

  净业行人,专念阿弥陀佛名号,必须广修诸福,以为之助。《观无量寿经》云:“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二者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此三种业,三世诸佛净业正因。肇法师云:“有为虽伪,弃之则佛道难成;无为虽真,执之则慧性不朗。”汝今欲修念佛三昧,求生净土速成佛果菩提者,须是专以念佛为正行,更以福德为兼修。晨夕常勤供养三宝,礼拜忏悔,布施持戒,洁白三业,增修净缘。所修一切善根,悉皆回向净土,成就念佛功德。可谓顺水行船,更加橹棹矣!

  第四、兼修众福。

  我们净业行人不仅要专念阿弥陀佛,也要广修诸福。其他的事情也要——“为之助”,但是以念佛为主。《观经》讲:“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这是出世三福。正果老法师过去他讲经时跟我说:“我讲净土宗,我就讲两个:一个讲出世三福,一个讲阿弥陀佛第十八愿。”抓住要点了。大家要修出世三福。弥陀第十八大愿就是: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你念十句都可以嘛。

  修三福嘛。

  一者是“孝顺父母”,所以这孝道很重要;“奉事师长”,我们对于师长,去看看,尊师很重要。那么今天师父活的时候,我们可以奉事,师父往生了,师父离开了人间了,那我们今天做得很对嘛,大家修法超荐,拿这个法回向,都可以修出世福嘛。刚才我赞叹大家,也就是这个意思嘛!“慈心不杀”,不要去杀生,众生都爱惜他的生命,你不要叫他死。这中国老话,“天有好生之德”。我们既然是信了佛,就要慈心不杀。这是修十善业,修五戒、十善。

  二是:“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要持戒,我们受戒都很踊跃,受了戒之后,我们必须要很好地把这个戒研究清楚,受了戒就不可以犯。这个破戒之罪是严重极了,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你既然是受了戒,你破戒就要受报。因此我们既然受了戒,我们就好好研究清楚——哪些是破戒的。菩萨戒要求很高、很深,所以这个戒不受则已,受了之后必须发心要持。万一有犯,赶紧忏悔,它允许忏悔。但你破了戒,你也不忏悔,你也不知道,成天在破戒之中,你就再做很多很多功德也抵不回来。这出世(三福),第二是持戒。

  第三呢,要“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要弘法了。这出世三福,正果法师讲得很多,因为他老讲这个,所以我就念一念。我们今天念到这儿,我们也就更追思我们的导师好的教导。这个很重要。

  这三种业是三世诸佛的净业正因,他们成就净业都以这个为正因。

  这个肇法师说:“有为虽伪,弃之则佛道难成。”这些法还是有为法,有为法虽然不真实,可是你把它扔了,佛道就难成。孝顺父母这不是有为法吗?有为法虽然不真实、不究竟,可是你把这个扔了,佛道难成啊。无为虽然真,一念不生,“执之则慧性不朗”。你执著这个无为法,有为法我都不要,我就是要无为,那你不知道你已经是有为了。你就要无为,你这个要无为,不就是有为吗?执了这个无为,你的智慧的性就不朗了。

  欲修念佛三昧,求生净土速成佛果的,就以念佛为正行,更拿福德作兼修。“晨夕常勤供养三宝”,早上要好好地供佛、礼拜、忏悔、布施、持戒。这一些都是种善。“洁白三业”,身、口、意三业都要洁白,“增修净缘”,所修的一切善根都回向净土。这个就是顺水行舟,又加上摇橹,就很好了。

  五、念佛正愿:

  慈照导师云:“有行无愿,其行必孤;有愿无行,其愿必虚;行愿双资,方登宝地。”故凡念佛者,必发正愿。正愿者,非愿人天福报也,非愿权乘小果,非愿我一人得生净土、得证菩提也。此愿一发,即能具无量功德,能消无量业垢,能破无量魔网,永为成佛真种,即所谓菩提心也。故行人宜日日如是发,时时如是发。愿力坚固无有变异,则一切万善,悉成净土正因、菩提妙行矣!又何虑其不往生乎?

  第五、念佛有正愿。

  说来说去,跟蕅益大师所谈的信愿行三资粮是一致的。

  永觉元贤禅师头一条要劝我们,讲这个理,讲这个事;第二条叫我们正信,劝我们信;第三就是行,你要念佛。第四、兼修众福,是助行,还是行;这第五就是什么呢?就是愿。所以,信、愿、行是三个资粮,缺一不可。这个次序虽然有不同,实质是一样,我们就融汇了。这禅宗大德所说的,跟咱们净土宗大德所说的一回事,就是要有信、要有愿、要有行。

  念佛的正愿,慈照导师说,“有行无愿,其行必孤”,你虽然在修,你没有愿,你这个行就生不了啊!“有愿无行,其愿必虚”,我只发愿,我要生净土,我就是没有去做,你这愿就成了一个虚愿嘛。“行愿双资,方登宝地”,又有行又有愿,你才能登到极乐世界的宝地。

  “故凡念佛者,必发正愿”,就劝咱们发正愿,《阿弥陀经》处处叫咱们发愿,要求生净土啊!这个正愿是什么呢?“非愿生人天福报”,不是求人天福报。现在我们往往还是求人天的事多,求这个求那个,什么什么的,求他如意。也不是愿权乘的小果,要求证阿罗汉,什么什么呀。还有,不是愿我一个人得生净土啊!都不是这样的愿。我到极乐世界,就求我的生活,生死可怕,我可出去啦!这都不是正愿。正愿是什么呢?“乃是愿一切众生同生净土、同证菩提。”咱们念的回向偈,“同生极乐国”嘛。这处处都在启发咱们,不是为我自己,“若有见闻者,同生极乐国”。这个见闻者,大家不要以为咱们这念佛,就是咱们在座这些人是见闻者。你要知道虚空之中,眼所看不见的有多少见闻者呀!而且我们这个音声,这一切都遍一切处,说老实话,这见闻者是很多很多的。同生极乐国。

  “此愿一发”——这个话很重要,大家听一听——一发这样的愿,就能够“具无量功德”。“具”是什么?具有、具足。这个愿一发,就能够具足无量的功德;能够消无量的业障和垢习(无量的业垢);能够破无量的魔网。魔网重重,实际真是如此,实在可怕。名是一面魔网,利是一面魔网,财色名食(睡)这种种种种的,到处是网,你不定哪儿被网上了。有的人就被色网上了;有的人就被利、被什么(网上了),这魔网太多。但是你这样的愿一发,就能够破魔网,“永为成佛真种”。真的种,是佛种。你发了这个愿,永远成为成佛的真的种。你有这样的广大的愿:愿自己的修行,愿共一切众生同生极乐世界,这个就是所谓的菩提心。所以,菩提心是诸善中王,你才发菩提心,就好像迦陵频伽一样,这个鸟在蛋里头还没出蛋壳呢,它就会叫唤,它那叫唤的声音就超过一切鸟。就譬喻我们凡夫发了菩提心,就好像那个鸟还没出蛋壳呢,你还是凡夫,可是你已经超过许多许多其它的鸟了。所以这个大愿不可不发,菩提心不可不发。

  将来,有机缘我们再抓一个机会,我们专谈菩提心。是个很深入的问题,不十分好懂的问题。那么,简单的说就是信愿,信愿就是菩提心。但是“信”字要很深,“愿”字也要很深。

  所以“行人”(我们修行人)应该“日日如是发,时时如是发”,老是这样一条心,从这样的心来修行,来行一切善。

  “愿力坚固无有变异”,你的愿力很坚,不会变了,不会退了。这从前广济寺有一个人念佛,念到佛来接他,一想,这么快,没想到。他一想,还有很多事没办完,“阿弥陀佛,我跟您请假,你再给我几年假”。这都是变了嘛。“无有变异”,那么一切万善都成了净土正因、菩提妙行。

  “又何虑其不往生乎!”你还怕什么往生不了啊!

  六、临终正念:

  净业之功虽积于平日,而临终最后一念,最为紧要。盖以生净生秽,入圣入凡,唯此一念为之转移也。每见念佛之人,寻常俱说求生净土,及临命终时,多无正念。或贪生怕死,恋此皮囊;或目顾妻儿,难忍分别;或系缀家财,放舍不下;或因境界不顺,抱恨面终;或因病苦逼迫,饮痛而去。既失正念,甘从沦堕。我今劝行人,到此只要谛信经文,坚凝正念,百般放下,念佛待尽。呜呼!死门事大,顷刻来生;一念差错,历劫受苦。可不慎哉!

  第六个,(临终正念),还是“行”,就是要坚持到最后,所以我们一切贵是贵在坚持。这么殊胜的一个法,一个凡夫咱们就念,就能往生,就能超生死,就能到极乐世界。他那个神通远超一切阿罗汉,去了之后你承佛的威力,从极乐世界到娑婆世界,一顿饭功夫就打来回。所以到了极乐世界,你要到兜率天去拜弥勒,那就一顿饭功夫就来回了,神通到这种程度。都是超过你本来所能得的,弥陀的愿力嘛,超胜一切嘛。所以就要坚持。这个念佛的人,往往没有看到“我见佛了”。因为一生他没有见佛,没有得什么瑞相,因此这就是个考验。没有得到,你还能坚持念,念到最后,信心坚固,愿力坚固嘛,你必定往生。

  但临终之前,你最后功败垂成或者功亏一篑,到快要成了,到最后这一下,你不念了,可惜呀!所以临终一念十分重要。我们就要坚持,不管你生病,不管什么困难,就这句佛号你坚持到最后。只要你能念,就把它念下去。“净业之功积于平日,而临终最后一念最为紧要”。所以五逆十恶,在临终那十念,地狱就消除了,就往生极乐世界了,最后的关键就是这个。你平常只有十念,那就不行了。但是在最后这个关头,这很要紧。

  “盖以生净生秽,入圣入凡,唯此一念为之转移也”。你是生净土、生秽土,你是入圣入凡,你还是驴胎马腹,这一切一切,甚至于刀床剑树都是凭你最后这一念,最后这一念是十分的重要。有的很好的人,最后一念嗔恨心,他就变成蛇、变成什么,最后这一念很重要。

  “每见念佛之人”,寻常都说求生净土,老说求生净土。“及临命终时,多无正念”。为什么说往生不了呢?一辈子努力,到了临终的时候他不行了,没有正念。这还是古人说的呢,古人的情况了,现在恐怕就更严重了。

  “或贪生怕死,恋此皮囊”,就是贪生怕死,就留恋这个肉体,在活的时候,也要尽量想法子保护——爱护它、将养它。那么这种情况到临死的时候,唉呦!你这么爱护的东西还是得扔,还是舍不得。还是舍不得,那就不行了,正念就维持不住了。

  或者临终看看爱人、看看孩子,眼睛流着眼泪,难舍难分,爱别离苦,也是这种情感。有的上火车、上飞机,还有人哭呢!到了这个时候,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你这种世虑不消除,你看不淡,这个时候它出现了,你这个佛号念不成了,又不行了。

  或者是“系缀家财”,我哪哪还有多少多少钱,什么地方还有什么钱,还没来得及跟家里人说,怎么可以告诉他呀!还有,这个到底应该怎么处理?怎么分呢?这些事儿。

  “或因境界不顺”,遇见很不如意的事情,受了冤枉,受了什么抱恨,心里很恨、很牢骚、很委屈。

  或者“病苦逼迫”,这儿疼,那儿苦,身上插多少管子,那就痛苦得简直是念不成了,这就不容易维持正念了。在这种时候,就是咬紧牙关,真正就是凭这一句。底下又说了,也不要害怕。(这还是禅宗的观点,我们再补充一种净土宗的殊胜之处。)确实有这些考验。但是我们要知道,咱们平常真正是如法地修持,真正是正信、正愿很坚固,平常还修,你在临终的时候佛就来,如他的愿来接引你,佛就“慈悲加佑,令心不乱”,这就是咱们往生最大的凭仗。可是你得符合弥陀这个愿力,你真正是愿生彼国,不是这两条心。一心一意地,信念不亏,每天还有修持,临终你还没有放弃,愿意往生,这个时候佛就加被你,而且用三昧力使你也得到三昧力,你就能够正念分明。那么,如果是得不到佛的加持,靠自己,你这个时候就失掉了正念。还有,就是你最后能够这么念的话,你本来还不够感佛来接引你,这个时候你能够这么信念坚固,佛慈悲加佑来接引你。

  所以,我今劝行人,“到此”,这个时候,“只要谛信经文”,相信经上的话,佛是临终来接引、来加持。所谓“慈悲加佑,令心不乱”这个话,在玄奘大师翻译的(《阿弥陀经》)经文里头有,咱们念的《阿弥陀经》(秦译)里头没有。特别显出这个他力来了,阿弥陀佛来慈悲加佑你。咱们只是叫一心不乱,那当然不能。念到一心不乱,那临终没问题了。念不到这,怎么办呢?念不到这的话,那玄奘翻译的还多八个字——慈悲加佑,令心不乱。佛来接引,以佛的慈悲来加持你,让你不乱,所以称为他力门,不可思议在这儿。这一点就给他补上,补充他这一点。如果失掉正念呢,得不到佛的接引,那就要沉沦了。你要相信这个经文,百般的放下,就信一句佛号,念到底。关键就是这样。

  这个就是这位大禅师(禅宗大德),他从禅宗开悟,这个大祖师他自己念佛,他研究经典,对于净土法门的要领是什么,这是他的一篇文章。

  这个呢,大家很多老修行,我们不过是又从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些事。那么关键呢,它是五条吧。这个临终一念还是行,还是修行,修行到最后。说了这五条,归纳起来还就是信愿行,要有信愿,要有行,信愿是关键。他也说了,信愿是关键,我们不能够念得很多,念得很好,蕅益大师说,你信愿坚固,“往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到底能不能往生,就全靠你有没有信跟愿。信,要正信,你有没有真实的愿力。真实愿力,既然愿生极乐,就别再留恋娑婆啦!你又留恋娑婆,又说我愿生极乐,你脚踩两只船,这个愿就不坚了。临终怎么样就难说了,你的脚到底在那个船上就难说了。

  你真是深信切愿,就一定往生,不管你念得好坏,念到什么情况。品位高低凭你念佛的高下,念到理一心,那当时就是大菩萨;念到事一心,就是阿罗汉。那么你念不到这个程度,(那就)慢慢花开见佛,那是凭你念佛的情况。

  所以我们这个呢,既然是修净土的,大家都是居士,量力随份,各人有各人的情况,努力去念。但是我们所要紧的,要培养这个正信,要真正发起这个大愿。像他说得很好,一发这个大愿,你就具足无量的功德,就消无量的业障,就破无穷的业网。这跟蕅益大师说的都是一致的。所以,我们还是把蕅益大师的话(拿来)再把他这个地方补充一下,咱们这个路就很清楚,就是操之在我了。我自个儿要下定决心,人人都行,将来到极乐世界见面。

  所以我的先师(夏老师)听到这净土法门,他回来在屋子里就这么乐,就这么笑,笑了好几天,欢喜哪!他说:“我这回可有办法出去了。”就除了这个法门,要出这个六道,还是难哪!要断尽了见思惑才出得去。见思惑,咱们最后那个贪嗔痴慢,不光是咱们人世的贪嗔痴慢,要把欲界天的、色界天的、无色界天的贪嗔痴慢都得去掉了,你才能去呢!要出去是这么难哪!所以咱们这个就是凭这一句,我们有信、有愿,还不管你念多念少、念好念坏,只要你信愿是真的,就决定往生。因此,咱们出这个娑婆,咱们往生极乐,人人都有份!所以我们也希望大家跟夏老师一样,欢喜呀!

  将来咱们结一个在极乐世界再相会的因。我的供养就到这了,谢谢大家!

  (全文完)



  其他相关文章
· 莲华生大士应化因缘经:即身取证简要之法
· 介绍角虎集mp3(黄念祖)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