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黄念祖居士文集 - 中国佛学院讲话   │ 文章推荐
 

  肩众生慧命作人天眼目

  我在一九四九年北京解放以后,一直从事高等教育工作。欣逢我国首次教师节,已是十分欢悦;何况又是在佛学院参加庆祝会,弥感意味深长。

  我很惭愧,在佛学院的工作做得很不够。我只是上课便来,下课便走,管“教”不管“学”,所以我的教学工作最多只能得五十分。但我在过去几个学期的工作中很受鼓舞,增强了信力和动力。我看到佛教复兴的曙光,许多学员发心真实,信念坚定,遵守律仪,专精求道。在课堂中,大家清静安和,庄严肃穆,致使教室俨如道场。从答卷中,由于大多数同学刻苦学习,认真答卷,因此考卷浑同总结。并且八二班的整齐超过八○班,并闻八四班又胜过八二班。班上整齐,说明班中可能成就的人数众多。佛法复兴的关键在于人,法囧錀常住,而转法囧錀则赖于人,必须有足够的能转法囧錀之人,我们才能继往开来,把佛陀圣教光阐于世界。

  现在佛学院与祖国各地均涌现许多发心纯正真实出家的佛教徒,在佛学院中更是一班胜似一班。这种蒸蒸日上的好现象,着实令人鼓舞,这正是佛教复兴的内因。

  佛法不离因缘,缘即是外因,目前的外因同样也是十分殊胜的。首先是国内情况,自咑椡四人帮拨乱反正之后,全国各条战线均呈现了欣欣向荣的佳象。宗教政策正在认真落实,名山宝刹纷纷重兴,僧尼学院相继建立,可以看出当前的时节因缘正是大好。

  其次,则是佛教已流传到世界上许多国家。尤其是国外科学家对于佛教的景仰,正在方兴未艾。现代科学的进展,对于微观世界与宏观世界的认识,均有新的突破,使得许多大科学家瞠目结舌,惊惑不解。他们料想不到现代最新最尖的科学成就,竟已早在二千多年前释迦世尊的洞鉴之中,所以许多科学家想从佛学中得到启发。

  现代科学的突飞猛进,蓷勫了许多陈说。例如:牛顿认为物质是由一些可以分割出来而独立存在,并且有实体的基本粒子所组成的。现代科学证明,那只是一种错觉。爱因斯坦说:“物质是由场强很大的空间组成的……在这种新的物理学中,并非既有场又有物质,因为场才是唯一的存在。”可是爱氏认为客观存在只有场而无物质,场是遍满空间,无所不在,它是具有作用力的空间,例如磁场,其中并无任何实物可寻,也没有任何形相可得。另一位大科学家赫尔曼·外尔说:“按照场论,一个物质粒子,例如电子,只是电场的一个小区域,其中场强的值很高,这表明在这很小的空间,集中了相当大的场能……事实上,任何时候也不存在构成电子的物质实体。”由上可见,构成物质的粒子,既无物质实体,那么其所构成的森罗万象,又焉有实质可得。所以当前亚原子时代的物理学家认为,物质是既存在又不存在。存在是“有”(即天台宗所谓的“假”),不存在是“空”。既存在又不存在,即假即空,故即是“中”,足证一色一香无非中道。现代物理学给天台宗的“空、假、中”三观,提供了科学论据。

  现代物理学更证明真空并不空,它包含无数的粒子。它是有生命的空,是无休止地以产生和湮灭(相当于佛教的生住异灭或成住坏空)为节奏的空。这是现代物理学的重大发现,恰好印证《心经》中“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从空可以变有,从有复归于空,空有相即,本来不二。所以现代西方科学家的世界观正螺旋上升,而重返到一元论。

  又一九五○年,苏联的科学家发现了微中子。经过继续的实验证明,微中子既无实质,也无形相,它的体积(在空间所占的区域)只等于电子百亿分之一,但它能穿透十亿公里的铝板或钢板,只像穿过一层薄雾。它可以被原子吸收,也可以独立存在。它们弥漫于太空之中。在当前尖端科学所能观察到的宇宙,其中包括无数星云,其最外层存在着无数微中子,使整个宇宙像是一个大圆泡泡,其直径为六千万光年。这个宇宙的形成,微中子起了重要作用。它们无体无形,可是有这样巨大的作用,它显现了相似于无色界的气氛。

  我们人类现处的世界(三界中最低的欲界),乃三度空间(长、宽、厚),而科学家已证实了四度空间到十一度空间。第四度空间是色界与无色界的过度空间,各种空间互相交织。就在我们的物质世界中,存在着无色无形的第四度空间的通道,经过它来传递,其速度远远超过光速(每秒三十万公里)。如果由第十一度空间,其速度将比光速大到不知多少千万倍。所以三度空间中的生物(例如世界上的凡夫)所认为神怪而不可能的奇迹,在高度空间都只是家常便饭。《华严》的不思议境界,也成为自然之事。

  《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根据F.卡普拉的《物理学之道》编译)在结尾中指出:“我们(西方)的整个文明能否生存下去,也许就取决于我们能否进行这种变革。它最终取决于我们采纳东方神秘主义某些阴(指《易经》坤卦之德)的态度和能力……”其中“东方神秘主义某些阴”实义是东方哲学的精髓,而佛教教义正是这座宝塔的顶尖。

  现在西方文化界中卓识之士,正要向东方(尤其是佛教)来寻求起死回生之药。因此,我们佛教徒若能契会如来真实义,并能善巧方便,使西方科学家以尖端科学为基础而能领悟一些,那么我们对于人类的文明和幸福的贡献,将是史无前例的。

  但佛学不同于专门的一切学问,它不可能以一般治学方法进行研究而了达其中意义。因为佛法是“佛之知见”,“非语言分别之所能知”。人们用来思维、推寻和研究的只是第六识,即分别识,属于生灭心。《圆觉经》曰:“以生灭心,而辨圆觉,彼圆觉性,即随流转。”可见用第六识是无法契会如来真实义的,必须离染离相,无思无为,才能与佛法相应。因此,必须从正信真修入手,参须真参,念须实念,即修离修,潜通佛智,除障生慧,始有相应分。

  当前佛学院“学修并重”,这是非常正确的,这也即是古说的“行解相资”。古云:“解而不行,增长邪见。”故必须行持与理解互相促进,才能直趋觉路。反之,“行而不解,增长无明”。盖八圣道中,正见为首。正见者,由于智慧明了而能了达第一义谛之理体也。由于正见,方有正思、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与正定。正定者,拣别于不定、邪定与有漏禅定。若堕邪定,则欲升反降,种种勤苦,总是盲修。若得有漏禅定,则福尽还堕,茫茫苦海,终难出离。《观经》云“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此三种业乃是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净业正因”。三世诸佛皆以发菩提心读诵大乘等为正因,可见行解相资实为主要。从兹而定慧等持,悲智并运,再进则为福慧双圆,明行俱足也。

  敬盼诸位学员,学修并重,行解相资,发无上菩提心,以肩荷众生慧命为己任。昔日寺中斋堂常书一偈警众,文曰:“众生慧命,系汝一人,汝若不护,罪归汝身。”为了承担此一神圣责任,则须圆解圆修,宗通说通,方能续佛慧命,为人天作正眼。又唐代睹桃花而悟道的灵云禅师,在遗书中推荐其首座云门大师曰:“堂中首座,人天眼目。”兹谨以“肩众生慧命 作人天眼目”二语,奉献于本院学生会全体成员,为颂为祷,以回报诸君的盛情。

  (黄念祖老居士在中国佛学院首次教师节庆祝会上讲话)



  其他相关文章
· 下一页:结合科学以阐明佛理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