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黄念祖居士专题 - 正文   │ 文章推荐
 

  黄念祖居士与忏云法师对话录

  忏公黄老对话录(节录版)

  忏云老法师:这是他们居士的,老居士您是老长辈,…。

  黄老居士:哪怕是一张纸,不管哪一位,我这是一个愿,所以必须把这个问题谈了之后,我们才能继续谈话。如果你们要坚持,那我就跟大家一块静默。你们同意完全拿回去,我们才能接着谈。

  忏云老法师:好!老居士既然如此说了,我们就…。

  黄老居士:有的人说了之后,就塞在我这儿,其实这是妄语了,说了拿回去,又不拿回去。人多,我在送客,就塞在我这儿,这是不好。

  我们学佛讲真实,我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就不愿意顺从世俗。这个世俗的东西,我们为什么要保留到佛教里头?佛教里的往来,要行世俗的这些俗礼,要塞点东西给你,这是俗礼。所以我们大家应当开诚相见,在法上有所探讨,有所交流,这才是相见的本意。要行俗礼,何必耽误这个时间呢?所以这一点请大家原谅。老法师,这个…。

  忏云老法师:我在四七年,您老人家在北京广化寺讲演。那时候是北京广化寺…。

  黄老居士:对!四七年?还是解放以前,夏老师主持的。您没见过夏老师吧?

  忏云老法师:我见过。

  黄老居士:你看看,我们这个关系很深!您不是虚老的弟子吗?

  忏云老法师:我这个是虚老…,学人。

  黄老居士:不是上虚下云?

  忏云老法师:不是。我想去亲近亲近,去拜见拜见。

  黄老居士:那跟夏老您不是…,广化寺那次道场是夏老主持的。

  忏云老法师:我在极乐庵那时候听过夏老师讲演,在极乐庵认识的。

  黄老居士:极乐庵那时候不是慈舟老法师吗? ………

  忏云老法师:律航师是预知时至。

  黄老居士:他走得很洒脱,他们当时来信。您当时在台湾那个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没有?

  忏云老法师:听到了。不过那时候我闭关,我没有去。

  黄老居士:报纸上也登载了。他稍微有一点不舒适,还可以出来,大殿兴工,他来看工程。看工程,忽然间回头就走。侍者就很惊讶,他说:师傅,你不是说看工程,为什么快回去?律航师说:我要往生了。侍者就在后头紧追。侍者感觉很奇怪,好好一个人他要走,他说要往生。正往回走了时候,对面来了一个师兄弟,庙里的和尚,他说:师傅要往生。怎么回事?他说:这么吧!我跟着师傅去,你也准备,如果师傅真往生了,你敲钟集众助念。他一直跟着律航师的,就在这时碰到一个同参,就说这么几句话。说话之后,跟着走进去;进去之后,律航师坐在那儿已经坐化了,已经坐脱立了,没有多少时间。所以他这个事情很能够发人的深思。

  当年他最初来学习的时候,水平并不是很高。他穿着制服,带着卫兵,拿着盒子炮来保卫,有好多同修觉得很不满意,你既然来参加道场,官架子还这么大!他当时确实理解也不是很多,但是他在夏老师领导打七的道场里头,痛哭流涕忏悔,大忏悔,放声大哭,这里头还感受了很殊胜的瑞相。他虽然打七,连着三周,他是阎锡山的代表,中间有事情找他,电话把他找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念佛道场通通是舍利,进到佛堂看,看拜垫上也满是舍利,就告诉大家,大家也都看见了。大家把舍利请到盘子里头,整个正好一盘子,这就是道场圆满时候的情况。

  那时候他们打电话给我,下午,我自己有车子,我坐了车子到那儿去看,一盘,平了,不是尖起来的了。他们说上午还多,尖起来,现在平了。透明的结晶体,从来没见过,整齐,一律是这样的。

  忏云老法师:这是律航法师的舍利?

  黄老居士:这是他参加夏老师的道场,大家到念佛道场那时候的感应。

  忏云老法师:念佛佛七的感应。

  黄老居士:确是感应,但是首先是他看见,他首先看见全精舍都成了舍利,等大家都看见了,就把这个舍利请下来。不是他一个人看见,好像现在有人说你这是心理作用,这些文物这些东西我亲眼见,我这个时候东西已经少了,后来都没有了,所以“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就是这样。

  后来,他去了台湾要出家,夫人不愿意他出家,到夏老师那儿哭,后来就打个电报劝他暂缓出家,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出家了。又不久,就传来这个电报,这个事情很近,中间没有拖很长。他在我家里一直听夏老师讲《无量寿经》,他在台湾讲经也讲《无量寿经》。

  忏云老法师:夏老师在什么时候往生的?

  黄老居士:就是在文化大囧命的前夕,我去看他,他说:这回我真的再也不看了。就在前夕,冬天走的,第二年夏天就爆这个空前的浩劫。他家也抄家,他的那些佛像现在始终没有回来。我这些书就是夏老师的书,都抄走了,人家还到我这儿。因为他家现在暂时没有地方,所以我这次做这个注解,很得这个书的利益。这些书找不着,很多是日本书,因为当年逃亡到日本,原来日本都找不到。

  忏云老法师:什么书?

  黄老居士:都是净土宗的注解。

  忏云老法师:是日本人的,还是…?

  黄老居士:日本人的。我们中国人对于无量寿经研究的很少,我们从古自今,只有两个著作,一个是隋朝的慧远,就是《无量寿经义疏》,这个有单行本;第二个人是嘉祥大师,三论宗的祖师。嘉祥师是唐朝人,他有一个注解,也叫《无量寿经义疏》,很薄很薄,没有单行本,大藏里头有。另外就没有了。阿弥陀经的注解很多,无量寿经…。

  忏云老法师:老居士,日本的注解或者净土宗的注解,哪一本很好?

  黄老居士:事实上都不好找。我们法源寺的方丈,他是日本留学生,他写信给人家去找,各书店都跑到了,买不到。

  忏云老法师:我们能不能印?您在这里能印吗?

  黄老居士:现在就是这样,我这里头最好的原本也没有了,有一种叫《无量寿经甄解》。

  忏云老法师:真如的真?

  黄老居士:甄是“西”字底下一个“土”字,一个“瓦”字,那个甄。《无量寿经甄解》,甄解残了,只有上头,没有底下;这部书如果有,那是很好。还有有这个名字,丁福保做的《笺注》里头,都是大量引日本的《会疏》。丁福保他自己并没有很多,他完全是把《会疏》翻过来,或者利用《会疏》的原句。但是《疏钞》有一百多种,用古汉语写的。不是日文,用古汉语写的。文字稍微别扭一点,但是比现在中国的大学生要用古汉语写强得多,他们研究得很深入。

  忏云老法师:要是有图表也好,或是注解,我们把它印一印,给大家看一看?

  黄老居士:对。我这里所有的材料里头,我在他们的资料里头,我做注解的时候引用了不少。还有些注解里头,我采用了相当多。老法师跟广钦老和尚也很熟吧?

  忏云老法师:很熟很熟!那老人家也…。

  黄老居士:听说临走的时候很好!

  忏云老法师:在世的时候就知道,决定是如此。他临走的时候,我去看他,他正在院子前面走着,说“不去不来,不去不来”,解脱!广钦老和尚…那是证果的人,这件事是有把握。那时候…,因为我在台北打佛七,我就去看看,拜见拜见!愈看愈好,很难得!在台湾…高僧,很难得!夏老居士那年临走的时候,也很高龄?

  黄老居士:八十多。

  忏云老法师:身体还算是好?

  黄老居士:身体很好的!我去看他的时候,告诉我:这回我真的不看了,我真的不看了,真的要走。而且对于未来完全知道,所说的非常清楚。

  忏云老法师:能不能讲一讲?

  黄老居士:不完全翻他的话了,就说文化大囧命将来都要抄家,但是大家要坚信,最后抄家者,他们还是…,意思还是要失败。四人帮不是都抓起来了!整个的前因后果了若指掌,就是不再看了,不再看了。………

  黄老居士:就是说善知识难遇,善知识即是如来,要对于善知识真实的相信,即是如来。所以如来之教要全盘接受,就是这样,不能打折扣,不能用自己的思想,分析师傅这句话对,那句话我还有点…,这就不够了。所以四十二章经说“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你不要信你自己的意思,你的意思不可信。只有完完全全信师傅的,拿师傅的意思作为自己的意思,这才是真正的恭敬师傅。其余的,你拿头目脑髓来供养都不够。有的人递个红包,拿一万美金,说我供养了师傅,这是对于师傅的侮蔑。如果师傅亲眼看到你这个红包,这样的师傅可以不皈依。真要遇到师傅了,那就要依教奉行。所以我们对于师傅就是这样,全心皈依,一心靠倒,完全唯师傅的话是听,要遵从教导,就是这样。不在乎东参一位,西参一位,这里听一点,那里听一点,弄到最后什么都不是。依靠一个师傅,靠到底,要完全听受教导。

  我的几个师傅都是恩师,从师傅那儿得到的很多,没有遇见这样的师傅,没有今天!所以大家也只有如此,不能从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思,在这里挑挑拣拣。马列主义批判接受,也接受了,拿你自己的思想在那儿挑,还是把你自己摆在师傅的上头,这个我认为是好的,我接受;这个我认为是不好的,我不接受。还是你在那儿评定师傅,不是让师傅来改造你。所以我们学佛的过程就是改造的过程,当作佛来改造你,最有效的代表人就是你的师傅,就好好接受改造。

  所以改造就是大家要承认,大家是众生知见。佛的出兴于世,就是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所以学佛就是把你的知见丢掉,丢得干干净净,而接受了佛的知见。佛的知见从师傅得来,从经典中来,所以一切不管什么法门都是如此。你们都是净土宗吗?

  忏云老法师:都是。

  黄老居士:一个日本人谈到他们日本,日本人宗善导,善导他们是最尊重。他们有的人判教,他这个传承,第一代的净土宗的祖师是阿弥陀佛,第二代就是善导,第三代就是他们日本人了。中国人谈的最亲,最初就是善导,没有跳过善导。他们的第一代是阿弥陀佛,第三代就是他们日本人,他们没有,第二代是善导,对善导尊重极了。

  忏云老法师:日本人为什么尊重善导大师?台北有个寺院叫善导寺,就是日本留的。

  黄老居士:他们尊重极了。善导,实际上,中国是一部分人把这个历史弄错了,他说善导大师自杀了,这是错误的记载。这是日本人考证出来的,日本人这方面很有功。我们这儿记载善导大师站在柳树上,念着阿弥陀佛就跳下来了。其实这是一个错误,从律宗的祖师道宣写的东西里头,证明这个跳树自杀的是问话的人,向善导大师问话的人,善导大师是答话的人,跳的是问话的人。善导大师正在说法,来了一个青年,就问大师,他说:一个人念着佛死,是不是就往生了?善导大师说:念着佛死,是啊!他就往生了。他就口里念着佛,一路念着佛,出了庙门,爬上了柳树还在念,他就念着佛跳下来了。是问话的人。所以一个大德自杀,这个事情就是把善导大师抹黑了,现在大家就是慢慢的…。大陆还没有完全扭正过来,还有人说是善导大师自杀了。

  善导大师是弥陀化身,莲池大师说:善导纵然不是弥陀化身,也是文殊、普贤、观音、势至同等人物,所以这是一个大德。他说的话,“如来所以兴出世,唯说弥陀本愿海”。佛为什么要出现于世?这个“唯”字相当特殊,唯独、唯一要说,不是别的事,就是要说这件事。说什么?说阿弥陀佛本愿之海。所以很多人轻视净土法门,这是智慧不够。只能这么说,智慧不够。不可思议!

  所以夏老师的《无量寿经》,去年一年在海外印了二十多万本,净空法师的门下,有人一天念十二遍,念三遍、五遍,能背的人很多,各地组织净宗学会在研究。《无量寿经》当然是全部说了阿弥陀佛的本愿,跟《阿弥陀经》一样,都说了念佛法门。念佛法门殊胜是在于蕅益大师的话,“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你这个念佛是全摄取了佛的功德,成为你自己的功德,所以有这一句就安心放心了。还有什么不放心?佛的功德你全摄成你自己的功德。所以说“念佛时即见佛时,见佛时即成佛时”,这样说来,“念佛时即成佛时”,因果同时。老法师叫我说的是方法,我没有谈方法。

  忏云老法师:谈这个增加大家信心,尤其对善导大师…,我也是,一般都是以为善导大师是从树上跳下自杀的。我感觉…差一点,这个信心…。

  黄老居士:道宣他把这个事情写到哪里,为什么大家都没发现?写的那一些,他没有标出善导,他的传里头是标的那一些,读法华药王有很多焚身的,跟这个焚身的传列在一起了,把这个跳树的人作为主,问他解答事情,这个答话的人没有把他的名字标出来,忽略了!这就弄到很…。现在就是增加信心,我们就是要有一个“信”字,难得就是这个真信。

  所以截流大师说:真信和不是真信悬殊了。你要不是正信,你念佛结三世怨。今生念佛,没有往生;因为你信愿持名,“信、愿、持名”三资粮缺一不可,你这个信信得很浅,虽然是念佛,功德也一般般,不能往生。不能往生,可是功德很大,所以第二生大富贵,大富贵就大造业。世间人没有不造业的。造业,第三生就入地狱。所以结三世怨。你这一生是个念佛的,你就跟那个做五逆十恶的人只差一步,他是今生死就入地狱,这种念佛不彻底的人,你中间一生富贵,然后入地狱。只差一步,前后只是他早去一步,你后去一步。所以结三世怨。这是劝生真信文。

  我写了一个《净土资粮》,大家看过没有?看过,就引了这个事情,引了他这个真信和发真信。所以信愿持名我们成功并不可靠,但是我们深信切愿这个是非常关键。所以我也奉劝大家要信师傅,信净土法门,这么去念,你怎么念都可以了。大声念,小声念,默念,计数念,不计数念,动中念,静中念,怎么念都可以。

  忏云老法师:刚才说记载善导大师,有人问念佛人能往生,以后问的人他就一直念着佛。念着佛就往生就好了,为什么上树,自己从树上跳下来就自杀了?

  黄老居士:他就是说我一直念佛,念到我摔下来死。他不是这个问题,你可以念到摔下去,摔下去之后非常疼痛,你还念不念?你一直念下去,你绝对往生。但是一摔,一变化,念不了了,那就是决定往生不了。所以善导大师并没有答错,念到死,你可以念到死,你一摔可能就不念了,也可能念,真的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最好能够坚决咬定牙关一直念下去,成不成功也不管了,这个可以往生。如果这个里头…,恐怕很难!这个智慧不够,…。

  忏云老法师:解释这一段的原文在日本?

  黄老居士:这个原文不是在日本,在道宣法师的《高僧传》里头。道宣法师的《高僧传》在这些焚身人这一类里头,很短的一个,这个名字查不出来了。过去我都把它查出来了。

  忏云老法师:道宣律师的《高僧传》第二,唐朝《高僧传》。

  黄老居士:很近,善导也是唐朝人,道宣也是唐朝人,所以这个事迹很明显。 ………

  黄老居士:这个我供养你一本。我给善导大师写了一个新传,《善导大师新传》。不是这个,这是他自杀的。道宣大师…。

  …《宝王三昧论》这是个忏法,这是拜忏的。《宝王三昧论》,还有《宝王三昧念佛论》,两个论了。 ………

  黄老居士:那个时候夏老师本来在天津是闭关的,一切不出来。后来因为感觉到中日战争众生很苦,所以就到北京来了,出来讲经弘法,所以在广济寺里讲过很多次。慈舟老和尚是做了科判,随搭讲《无量寿经》。大家对于净土宗,现在夏老师的会集本确实是个善本,净空法师把九种无量寿经都印在一起了。这九种印在一起,就很可以比一比,一比就清楚了。因此,夏老师这一本善本就是当之无愧,非常圆满。说弥陀本愿海,说整个阿弥陀佛是国王,如何闻法,出家,发心,发四十八愿,如何成就的四十八愿,极乐世界的情况,极乐世界众生的修持,以及如何才能往生,与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众生种种作恶,种种苦报。所以要知道这个世界之苦,就不能做这些恶事,总是要厌离,极乐世界如是庄严不退。

  在极乐世界这两个因素,一个是不退,一个是寿命无量,非成佛不可!每一个人都不退,而且你寿命无量,你再钝也要成佛,没有不成佛的!所以就是要去。这部经非常…,有多少他方世界多少亿菩萨,因为没有闻到这个法,退转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多少世界多少多少菩萨都发愿求生极乐世界。所以这部经是当来经灭的时候,唯一留在世间还度众生的,就是这部《无量寿经》。将来世一切经都灭了,唯独这个经留下来,还有一百岁度众生,就是《无量寿经》。

  忏云老法师:那不是指的《阿弥陀经》吗?

  黄老居士:这个文字就在《无量寿经》里头。《阿弥陀经》和这个经是一部,但是《阿弥陀经》里头佛并没有说这话,在《无量寿经》里头佛说了这话,“我以慈悲哀愍众生,独留此经,止住百岁”,在末法最后一百年,这个经还在度众生。所以这个经现在就正式放光了,一直尘封大藏一千多年,没有人做注解,没有人读,现在去年一年印了二十万本,有人一天念十二遍,读者,诵者,印者,那就是为了将来。现在还不放光,将来也就出不来了。

  第一部灭的是《楞严经》,所以现在还有人已经说《楞严经》是假的,释迦牟尼佛早就说在前头了,《楞严经》将来要先灭。这种邪论愈来信的人愈多,智慧愈来愈少,现在是减劫,人的智慧一天不如一天了,这种人多了,都说这是假的,也就不印了,也就不念了,甚至于把它的版都去毁了,这经就灭了。所以先灭的是《楞严经》,最后灭的是《无量寿经》。我常常抓两头,抓住这个要灭的,抓住这个将来要独存的,都是极殊胜的法。

  这一本里头是三种阿弥陀经。《阿弥陀经》大家念的都是鸠摩罗什大师翻译的,第二种是玄奘大师翻译的。玄奘大师他一般凡是鸠摩罗什大师翻译过的就不再翻了,但是《金刚经》和《阿弥陀经》他都重翻了,十分重视!窥基给《阿弥陀经》做注解,所以法相宗的两代祖师,一代翻译了《阿弥陀经》,窥基对于《阿弥陀经》做了两种注解,一个是通赞,还一个是疏,窥基有两种。所以现在法相的人我说忘本,你们祖师的作法,你们不继承了。第三种就是夏老师会集的,把鸠摩罗什和玄奘翻译的两本会在一起,夏老师这个本子还没有像《无量寿经》那么流通,不过现在都印出来了,在《净土五经读本》里头也印进去了。

  现在也就是着重在不一定要念到一心不乱。真正要念到一心不乱,一心就事一心、理一心,这就是地球上的人,能够现生念到事一心和理一心,谈何容易?可以说没有吧!到事一心,见思惑就没有了;到了理一心,就破无明了。世间的人,哪里能到这个地步?所以如果不到一心不乱便不能往生,那么净土法门就成了难行道了,不是易行道了。

  一般要是断了见思惑就出生死了,是不是?直出三界也是这么出。你净土法门也是要断见思才出,那怎么叫易行呢?还是因为你等到断了见思惑再出去的时候,你生的是方便有余土了。我们现在说容易生的,生的是凡圣同居土。四土!凡圣同居土你去还是凡夫,所以称为易行道。带惑往生,带业往生,出了个陈健民反对,都是谬论。要没有带业往生,净土法门有什么殊胜?所以我们现在要产生正信很不容易,种种的邪说。尤其学密,都还有群魔在那儿干扰破坏,中间一个迷失,还不如信净宗,所以很不容易。

  就是这个玄奘翻译的,最后不乱是佛的力量,佛慈悲加佑,令心不乱。因为佛有接引之愿,凡是你念着我,我来接引你。接引,不是把你接一接,而是加持你,以佛的力量加被你,使你的心不乱,不是你要念到不乱的程度,所以蕅益大师说你只要深信切愿就可以往生。你要不是深信切愿,你念佛念得如铜墙铁壁,风吹不入,雨打不透,也不能往生,所以蕅益大师这是…。所以印光法师称赞蕅益大师,他的注解是一切注解中的第一,而且称赞说释迦牟尼佛自己写也不能超过。我过去对于印老体会得还不大够,等到看到他这句话之后,我也承认了,确实是三大德高僧之一,谛老、虚老、印老,当之无愧!

  黄老居士:…不知不觉中,他就自然而能念,他就自然可以听佛说法,而且自然可以听得懂,他就自然得到无生法忍,随佛往生了。所以正显这是他力,佛的力量不需要…,我们念佛总觉得念得有时候还是有妄想,没有关系,你只管你信愿对不对。六信,信自、信他、信事、信理、信因、信果,和一般信净土的人都能信理、信他、信事,但是要能信自信理,这个信才圆满。

  居士敬问:您说小本阿弥陀经里头的“一心不乱”是“系心不乱”?

  黄老居士:“一心不乱”,我这本书里头有,是现在流行的阿弥陀经里头缺了二十一个字,在襄阳出土的古代的刻本里头多二十一个字,是“一心不乱,称念名号”,这四个字放在一起是八个字,八个字跟玄奘翻译的没有一心,翻译的是系念不乱,这里“一心不乱,称念名号”和玄奘翻译的“系念不乱”,完全是同样的话,所以不需要达到一心不乱的程度。你只要是念,哪怕念得还有一些妄想…,没有关系,你只要肯念就行。

  居士敬问:在台湾,就是这一段期间念佛往生的人很多,临终有瑞相。

  黄老居士:有很多,在各处,在外国,有些老太婆,各种类型的人得到往生的都很多。所以这里是佛力“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所以我们不要觉得还没有念到一心不乱,是否能往生?这个疑惑不必。

  居士敬问:请教老居士,一心不乱的念佛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念佛三昧?

  黄老居士:到了一心就是三昧了。一心有事一心、理一心,三昧有深有浅。到了事一心这一句就老现前,你这一句没有间断。你到了这个时候,往往可以不吃饭不睡觉都可以了。

  居士敬问:那跟人谈话的时候…?

  黄老居士:心中朗朗,他自动的就都在内了。到了理一心破无明,那就了不起了,就破无明了。等于禅宗大彻大悟的人了,理一心了不起了。

  居士敬问:在念的时候,感觉有一个东西在那边念佛,还是都不理它,就是耳朵听?

  黄老居士:就是用耳朵听,念佛最好的法门就是自念自听。你不要去管着它或者念得好不好,自己来监视,都是多事!

  居士敬问:要念低声,还是不要念出声?

  黄老居士:随便。

  居士敬问:自念自听也可以听?

  黄老居士:随便,默念一样听得见。因此你的心就摄住了,你完全念这一句你听到了,你这句是真念了。念的时候你自己都听不到,那这句就是不算数。每一句功德都不可思议,重要是念就对了。

  居士敬问:有妄念是马上把它打掉,还是不管它,让它继续?

  黄老居士:你不要去治妄想,“欲除妄想,去一添两”,你“任它妄想纷飞,听我念佛分明”,你就听你这个念佛就完了。不要去驱这个妄想,压这个妄想,你就好好的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自念自听、自念自听…。妄想很多时,声音可以放大一点,可以大声一点。

  居士敬问:心里有时紧张的时候,还是继续念下去?有时候有些事想到还没有做,就是没有办法马上做,心里有点担心,在担心的情况之下要念佛吗?还是…?

  黄老居士:什么情形之下都不管,不管你就是做了坏事了,这些都不用…,只要你能念就是好。还觉得“我这个衣服不干净了,或者必须换到什么地方念”,都不干事,你只要是念,念就最清净。 ………

  居士敬问:不是您的?上面写的是黄念祖老居士念佛的音调,奇怪?请问您念“南无阿弥陀佛”是什么音调?

  黄老居士:都可以。夏老师的念法是这样,将来我们预备录一下音,就把唱赞、念佛整个的仪轨录下来,很庄严!念佛,他是敲这个引磬,只敲“陀”字,南无阿弥陀(敲一下)佛,南无阿弥陀(敲一下)佛,就敲这么一下。这是慧明老法师的传授,不敲两声。现在敲两声,一句佛号敲两声,当当两声,他只是接着“陀”字敲一声。总之,这个愈容易听,就敲一个“陀”字。

  一上来这个速度很有关系,太快了很紧张,不如法,太慢了就“轻忽养识”,养你那个识,还有空闲可以在哪儿打妄想,养你这个识,太慢也不合适,所以这个念是从慢到快。

  这个流水鱼子,木鱼很关键,要把这个木鱼打好。这个木鱼代表一个人的修持,你修持的好,你木鱼打出来好,修持!所以你离开念,什么都不能谈。你敲木鱼,你的修持全反映出来。对于流水鱼,我打了一个念佛七,是夏老师自己敲鱼子,我这个得益很大。

  他这个是先慢后快,南无阿弥陀佛…,鱼子敲四下,罄子敲一下,愈来愈快,不知不觉快起来了,南无阿弥陀佛…,快起来了。快到不能再快,转四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再加快,阿弥陀佛…,啪!就停了。

  这个就把禅宗那个跑香它那个殊胜摄在里面,禅宗跑香,跑…,啪!一站,这时候可以开悟。在念佛中同样,这个流水鱼子是从慢到快,到了最后四个字,四个字就…,你这时候一点打妄想都没有,“阿弥陀佛”念得非常紧,这时候不会很长,紧到这个时候,一声重的鱼子,啪!就停了。

  这件事情我们有预备人,有很多事情在做,一点点做起来,所以我不能离开这儿,这些事情都把它做出来。大家这么念,容易得力。关键是自己听,不要管妄想;不必管妄想,自己就安安静静的。都摄六根!念的时候,口在念,舌根;念是意根;耳朵在听,耳根;在这儿静坐,身体也在里面;在道场,鼻子闻到是香,眼睛看到是佛像,这不是都摄六根嘛!都摄六根这就好了,打铁师傅就这么成功的。这么都摄六根,你只要相继就行了。能相继,不假方便,自得心开。所以他们参禅的人,他们不知道我们《大集经》说:“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即无上深妙禅。”敲木鱼敲到猛断,都摄六根,不假方便,自得心开,无上深妙禅。所以这个念佛法门摄一切法门的功德,禅宗的功德、密宗的功德都摄在里头,所以就是…修就对了。

  居士敬问:请问“啪”一声停下来之后,是继续念四字,还是恢复念六字?一静下来的时候,继续念速度还是那么快?

  黄老居士:停下来之后,如果你是告一段落,底下该唱赞子或者要念往生咒就往下念了。如果你还有时间,你可以从慢的再开始再念。稍微停一停之后,然后再敲,就是“南无阿弥陀佛…”。

  居士敬问:离开木鱼和离开磬,那是用念得好,还是念“阿弥陀佛…”这样子。我们拿念珠的时候,没有木鱼也没有磬的时候,用唱的好,像刚才老居士讲的“南无阿弥陀佛…”,还是“南无阿弥陀佛…”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哪一方面比较殊胜?

  黄老居士:这两个差不多。那个也不是做成一个腔调。因为你念得慢了之后,一开始不是很快,自然而然每个字的声音就会长一点;但是后来就是“南无阿弥陀佛…”,就跟着一样了。开始的时候有一点点差别,速度不是很快,这是开始,然后慢慢加快。

  居士敬问:老居士的意思是没有木鱼的时候,还是用唱的那个调调来得比较好是吗?

  黄老居士:我没有说这个音,没有说一定哪一种,随你自己,你觉得哪一种最适宜最摄心就好。但是说什么有韵有调变成了唱,也有人是这么修,也就可能是偏了一点。所以愈简单愈好,声调也应当简单,很和雅,很简,不是弄得很多花腔,像音乐似的,那就是走到偏了。那个不是我的,那么念就不是我的,我没有录过念佛的那个…。 ………

  忏云老法师:老居士,西藏的密宗现在都到了印度去了,尼泊尔。老居士看西藏密宗的前途…。我从前有一个学生,他修密,这是过去生修过密的,我还帮助他到尼泊尔去参学看看。他有一位西藏的仁波切,叫嘉贡仁波切。

  黄老居士:很多仁波切了。

  忏云老法师:很多仁波切。带着我,我就问仁波切念佛的方法,怎么样好?他说最好一边念佛,一边观着佛像。

  黄老居士:我们四种念佛里面,本来有观像念佛。不过,真正按净土宗的来说,观也可,不观也可。有的时候佛像不见得常在眼前,我们这个修持要随时随地都在修,因为你不能随时随地眼前都有一尊佛像,所以他这个法就不是随时随地可用。当然你现在定课了,当然要供弥陀,当然你也看着弥陀,自然而然也在观。但是你必须老得观着才能念,那就困难了,所以就是不一定。主要是念佛最好就是自己听,自念自听,都摄六根,这就是念佛最好的方法。

  忏云老法师:也需要明白禅,体会禅才好?

  黄老居士:你念佛念到理一心,自然也就体会禅了。不假方便,自得心开,那不就开悟了!所以念佛一样开悟,不是一定另外再要去学禅,又多一门。

  忏云老法师:并不是我们一边念佛,一边体会禅意?

  黄老居士:那就乱了。

  忏云老法师:我们一心念佛,就是“有禅有净土,犹如带角虎”,并不是我们念佛另外还体会禅,“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还是不思善不思恶,…成为念佛的助行。思惟善,就是三善道。思惟恶,就是三恶道。不思善,不思恶,就出六道,一心念佛。那么“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体会这个就是一心念佛。

  黄老居士:“本来无一物”,不是五祖说了“也未见性”,用草鞋给擦掉了,所以这个并不代表禅,还要给他讲。他要已经解决问题,用不着擦掉。这都是真实的,佛教里头没有一点是假的。神秀那句“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免堕恶趣,你们大家都去念,真的。六祖这个也没有见性,擦掉了,就是擦掉了。再给他讲。再给他讲,六祖才开悟。所以光是“本来无一物”就不够。总之,我们不是要挂着两头。所以念佛的四大秘诀不参是谁,不但不去考虑禅,就是念佛这是谁也不参。

  忏云老法师:老居士,《念佛四大要诀》这本书很好。

  黄老居士:这部书不是很好,这部书有些地方也是不透,但它四大秘诀确是很好,提出这四条很好。你若真议论,也是还有点不透,有的还不够圆满,但是它这四条很好,“不贪静境,不求一心,不除妄想,不参是谁”,这四大秘诀很好。我们的“有禅有净土”,其实有人问莲池大师:这个禅和净土如何融通?莲池大师的回答:若待融通是两物。如果等待你去融通,那是两个东西了,就是一体的。你只要真实的念,念来念去,“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上根利智念到今生就开悟,这个就是带角虎了。带角虎,虎就少了,带角虎就更少了。所以现在难得的是老实念,一切放下,就相信这一句是一切,不为一切所动摇,这个信心才坚固,老实盯住这一句,自念自听。听到了,就是念了,佛也就听到了。自己要没听到,这是夏老师的诗,“己尚不闻佛其闻”,自己都没听到,那佛也听不到。所以这就是很好的,自己可以了解自己的情况,如人饮水,是不是句句耳朵听得很分明,听到一句就是念了一句。每一句功德都不可思议,一声佛号就是一声心,“一声佛号一声心,迷时不念悟时念”,所以跟宗门就没有两样了。你悟了才念,你迷了不肯念,一声佛号就是你自心显现。为什么说它本来无一物,不究竟,为什么他后来开悟了,“何其自性本来清静,何其自性本来不生灭,何其自性能生万法”,他认识自性了,这才是究竟。所以“本来无一物”不行!念佛就是自心现,自心就是显现了,一句阿弥陀佛就是自心。

  居士敬问:“本来无一物”的偈子,是六祖对着神秀大师那个偈子而起的一种思惟,那个时候不是真正的证入,他还没有透?

  黄老居士:事实上六祖他听了一段《金刚经》之后,就跑到黄梅来,他那个时候跟五祖的问答已经很特殊了。五祖说:你这个獦獠也来学佛?六祖回答:人有南北,佛性何有南北?你说我是獦獠,是蛮子,佛性有什么有南北!所以他已经认识。这是个最特殊的根器,他是个文盲,听别人念《金刚经》。獦獠,你到槽厂干活去吧!作务去吧!他底下一句话更了不起,“阿那自家日生智慧,不知更作何务”(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未审和尚教作何务),我每天自己生出智慧来,我不知道我还要干什么!五祖觉得这个獦獠根性大利,汝更勿言,着槽厂去。所以他那个“本来无一物”超过神秀。

  神秀是五百人的善知识,神秀到了长安,长安都跟他学法,在宫中给武则天讲《楞严经》。《楞严经》刚刚翻译出来之后,就到了宫里。在宫里给武则天讲《楞严经》的,第一个就是神秀,武则天要请神秀当国师。所以有人说神秀追六祖,我说你们都是太污蔑神秀了,神秀哪有这个心?神秀哪里想抢衣钵?我说我替神秀翻案。武则天请他当国师,他说:我没有资格,六祖惠能才是得衣钵的人,他才能当国师。这才知道有这个惠能,所以才派薛简去迎请。你再不迎请,他不来了。所以山林的佛法跟城市的佛法就是两样,六祖就代表山林,他就不当国师。所以念念想当国师的人,恐怕不大妥当!

  他这个“本来无一物”只是见了一个空,虽然他也知道有佛性,他没有那么透脱。“何其自性”,以前没想到,我哪里想到自性是本来就清静,本来就无生灭,本来就没有动摇,本来就能生万法。所以念一句佛就是自心显现,《大集经》的话,“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即无上深妙禅”。所以我们不是要再去研究禅宗,但是我们应该很重视,不要轻视它,就认为这是邪魔歪道。原来有一个人,好像念佛的人沾一点禅,就是背叛了净土宗。不是这样,都是一体的,不要分家。但也不必要去参禅,参是谁,我们相信…,所以一千七百则公案都在里头了,只要是老老实实念去就够了。

  愈简单愈好。这是密宗里头的,可以说很多繁节,这都是初步,但是最高的最简单只一个字就解决了。更高一点,一句阿弥陀佛就是简单。你不要这儿弄那儿弄,又要烧火供种种的,种种的设备,也不要修种种的法,你只要这一句佛号。你可以念四个字,念六个字。人家问莲池大师:你是念六个字还是四个字?六字调众,四字自修,他自己念念四个字。所以六个字、四个字都是可以的,四个字更简单了,所以愈高的愈简单。

  忏云老法师:老居士,知不知道台湾现在念佛的酝酿,净空法师他来有没有领大家念佛?

  黄老居士:没有,没有,他有他们念佛的录音。录音有些人喜欢,有五会念佛。五会念佛有五个调子,这可以采用,也不一定采用。将来夏老师的我们想把它作为录音,以后介绍出去,简单,唱赞子也很庄严,没有这些花腔。香赞、弥陀赞,大愿王,没有那些花腔,就是庄严,你在念的时候,你内心很清净很诚恳。这个能不能成功不知道,我们不过想做一做,把夏老师当年…,现在已经请人在录音。现在已经老了,嗓子也不行了,老的人可以把歌调录下来,年轻人再来唱,再来念。大家想做一个录音,将来流通到海外去。这个能够保持原来的那个风格,能保持多少,不敢说,恐怕能保持百分之五十就不错了。那个可以参考,比较简单。敲一下,实用,没有那个花腔。我们这个赞颂是唐朝的音乐,很庄严!后来,南方念的与北方念的都不一样,各有各的方法,很多方法…。

  居士敬问:再请教老居士几个问题,我们自学的应该如何安排功课,比较容易契机,比较容易成就?

  黄老居士:你就是跟平常人不一样。我们是在家人,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是不主张揩公家的油,我们佛教徒讲忠实,对我们工作要忠实,要弘法,工作还是要做好的,要这么做。决定要以身弘法,让他们感觉到我们佛教徒他做事就是不一样,这就叫弘法,这个是主要的。修持要行解并重,一般大家都要行和解并重,不要单打一面,自己怎么做,自己可以掌握。“行而不解,增长无明”,随时念,随时念,不增加理解,你长了无明,不是增加了什么功德,你长了无明。念,你这个念应当是最主要帮助你使无明变薄,使你智慧增长;你不但不长,你这一念本身恐怕就更差,因为行而不解是增长无明。“解而不行,增长邪见”,你理解应该去做,你不去做,你长的是邪见。所以我们必须要“行解相资”,解使我们行行得更好,你行的更好,就使你解得更清楚,互相资助精进,所以我们要懂行解相资的道理,既要行也要解。因为解你才有深信切愿,但是离开了行,三资粮缺一条腿。既要有信有愿,愿要解行,没有行的愿就是狂愿。信愿行也好,行解相资也好,就按这个,具体安排先什么后什么,或者哪一宗,或者看一些什么书,根据个人的条件根器因缘,不能强求于人。

  居士敬问:行的方面如何做?

  黄老居士:行,现在就是深切的求解,老实的念佛。不要自己妄生知见,依据圣言量。不能对于自己喜欢,创造自己的意思,把佛经都变偏了,变成他自己的东西。再有,当然要经常的忏悔,这就包括在行里头了,行里头包括很多。解行并重,在家人的家庭和社会的任务,我们要很好的完成,在…时间修持。

  居士敬问:在解的方面看哪些书?哪几本必修?

  黄老居士:以净土为核心,可以讲一点《大乘起信论》、《妙法莲华经》、《楞严经》都可以看,只讲净土五经太窄了。你不把这些都看了,你也不可能深入理解净土五经。

  忏云老法师:我们二十四日八时再来?黄老居士:明天有课,这次抱歉了!



  其他相关文章
· 无量寿经大义
· 《净业导》
· 黄念祖老居士事迹及往生纪实
· 黄念祖内部学修开示
· 黄念祖居士问答集
· 黄念祖上师开示集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