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文集 - 黄念祖居士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若必一心不乱始能往生,试问能有几人得度?


无量寿经答疑节录

本经所宗一向专念更为明确,更契众生根机,弥显慈尊恩德无极。蕅益大师《弥陀要解》说:“若执持名号未断见思,随其或散或定,于同居土,分三辈九品。若持至事一心不乱,见思任运先落,则生方便有余土。若至理一心不乱,豁破无明一品,乃至四十一品,则生实报庄严土,亦分证常寂光土。”这是蕅益大师,注解《阿弥陀经》的话,“若执持名号未断见思,随其或散或定”,或散或定都可以,还有散乱,还有这些情况,就生的低一点,分三辈九品。念到一心不乱还有散乱吗?没有了,所以不须要念到一心不乱,只要一向专念就行了。你或者还很定,没有相续、很清净,或者有时还是很多妄想纷飞,就是生的低一点,随着这个可以分三辈九品。若到了事一心,就是方便有余土;理一心,就是实报庄严土了。所以散心持名,不是要定,也没有到不乱,就能够往生同居净土,这一点很重要。

很多老修行,也坚持非念到一心不乱不可,这是他自己生出来的看法。你看蕅益大师的《要解》就不是这么说,而印光大师给印证了,这是《阿弥陀经》注解中最好的一部,就是释迦牟尼佛亲自来写也不能超过蕅益大师。所以散念,也能往生同居净土,这就等于是释迦牟尼佛自己说的。若能念到一心不乱,不管是事一心、理一心,那就是更高了、更好了,此实为圣贤的行径,而不是芸芸凡夫所能做得到的。若必须要求一心不乱,始能往生者,试问苦海众生能有几人得度?咱们世界上能往生的人就太少了,则持名方便法门,亦将是难行道矣。所以本经很明确,以一向专念为宗,但是强调发菩提心。发菩提心不容易,没发的赶紧发,已发起的要增长。密教的关键,不是有其他的秘诀,或特殊的巧法,关键就是劝导行人发菩提心。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在这个基础上才能念到一心不乱。这是《大经合赞》的话:“依此经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方得一心不乱故。不能专念(专念你还做不到),决难一心故(就更难于一心了)。”综上两说,故知本经发菩提心、一向专念为宗,全显极乐与娑婆两土导师,与十方如来的本心,也就是弥陀无尽大悲之胜愿,方便至极之大慈,力用难思的果德。所以不须要念到一心不乱,散乱心,只要信愿持名,发菩提心、一向专念,都可以往生。而且是凡圣齐收,利钝悉被,乃至于五逆十恶,饿鬼畜生,能够发心专念的都能度脱。

注:释疑(包括散心念佛人临终也能见佛往生的原理

黄老著作开示中,提及一心不乱或事一心,大多是指断惑一心不乱或断惑事一心,应当留意并与其他祖师大德相关开示有所区别。蕅益大师《弥陀要解》中云:“不论事持理持,持至伏除烦恼,乃至见思先尽,皆事一心。”持至或伏或除烦惑,乃至断尽见思惑,皆属事一心不乱。可见蕅益大师释事一心范围很广,非只阿罗汉级别的断惑事一心不乱,也包括功夫尚浅的伏惑事一心不乱。兼看智者大师知礼大师《观经疏妙宗钞》,第三观地观成,初得三昧,世尊授记此人决定往生的阶位,与中品下生世间善人往生对应的阶位相同,即观行位初品。由此可知,初入观行位之人,虽只有最浅伏惑之力,但已能入三昧定境,可称伏惑事一心不乱,可修定善,可凭见佛三力而定中见化佛,此人临终决定往生。而阿罗汉断惑事一心,相当于相似七信位的水平,可凭自力竖出三界。印光大师在文钞中常提及一心不乱,有时就是特指断惑一心,有时是泛指伏惑及断惑一心,应注意区别。

至于名字位散心念佛人,只要临终因缘具足也能往生,但不可称为决定往生。如蕅益大师《弥陀要解》中云:“问:散心称名,亦除罪否?答:名号功德不可思议,宁不除罪,但不定往生。”圆观行位初品及以上念佛人才可称之为往生决定——一者、定心念佛可灭定业,不会遭受突然横死等灾祸;二者、持戒精进,不再造横死新因,如蕅祖所言“果得一心不乱之人,无更起惑造业之事”;三者、有伏惑定力,能修定善可灭性罪,不造三恶道新罪,善人身份决不退失;四者、已有伏惑之功,即使临终突遇逆缘,其心不乱正念不失;五者、临终念佛稍入定境,便可见佛自在往生(可不必忏罪)。名字位散心念佛人如何能比?从刚入临终,至最后咽气,普通人有几天或十几天甚至二十多天的跨度。很多事临终人已不能做主,或是病危送去医院抢救折腾痛苦不堪,或是子女伏身痛哭揪心不已难舍难分,或是业障现前恶念丛生不堪念佛,或是昏乱晕厥不省人事成植物人……种种逆缘逆境,对于无伏惑之力的念佛人来说,都是极大的考验。

本愿法门抛开自力谈佛力加持,无须临终人自力正念,就算颠倒昏迷,只要弥陀他力一加持,便可正念得生,往生全仗佛力,非丝毫自力,种种夸大弥陀他力言说。试问,何以弥陀不能一视同仁,有人预知时至坐脱立亡,有人却在病床上熬过十数天念佛,也不见消息?本愿法门因佛体判定失败,认为西方弥陀佛体在极乐,念佛人心内惑业障自心如来,不障西方弥陀,凡夫入报,就是弥陀他力断除其三惑的缘故,心体认知错误才造成种种误会,片面夸大他力作用。殊不知,自性弥陀与西方弥陀本来不二,不可割裂,心内惑业障自心如来,即障西方弥陀,极乐本具四土,非只报土。弥陀他力加持皆以自力为根本,自力定力越深,烦惑越淡,弥陀加持力用越大。对于名字位散心念佛人来说,佛加持力相对较弱,不能令人散乱心境中得以现相见佛(不念佛或破戒造恶时,佛仍有加持,其力用是最弱的)。要注意,临终见佛非是离开自力,弥陀纯以他力单独变相令人得见,不然在场的所有人皆当同见。临终所见之佛亦是“心作心是”,第六识独影境中自识所变现,法身弥陀同时加持增上,能见真佛。正因自识所变,是调用阿赖耶识中旧识佛像种子,不同念佛人所见化佛会有不同(若破事识见报身迎则另论)。又,虽是自识所变,但有法身弥陀同时加持增上(修德真实激发性德),所见之佛即自即他,独影境中所见唯是真佛。故言虽是自识所变,亦是西方弥陀所遣,不可思议妙境中见佛来迎。见佛原理同于《观经》十六观,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持名念佛临终见佛亦是同理。

由见佛三力可知,散心位人不具足念佛三昧力,不能定中见佛。又为何散心念佛人临终最后际又能见佛从而往生呢?如果是散心即能见佛,为何平时散心念佛却并不能见?如果散心即能见佛,为何临终第一天却不见佛迎?其实,临终见佛仍然是定中见佛,这是由临终特殊性决定的。临终后期随着第六识渐灭,依六识而起的见思等惑会出现一种不伏而伏不断渐断的效果,此时若仍能一心系念佛号,会由散心念佛而渐入一种特殊的临终定境。弥陀加持力亦随之渐增,越近临终最后一念,佛加持力也会越来越大,二力和合得以“令心不乱”,最算神识越来越弱,但仍能保持相对清明,不入末期的乱心位。若在此特殊定境中至诚念佛忏罪,能修出定善,可灭散心念佛时灭不掉的性罪定业,达三恶道诸罪消灭,恢复善人身份,即可见佛来迎,佛光照摄令其入更深一层三昧定境,以至成功往生。这也正是为何众多念佛人临终助念几天或十几天方能往生的原因。弥陀神通愿力虽强,却不能单方面强行接引。必须待至念佛人特殊定境中忏净诸罪,达成往生的最低标准——善男子,这才能真正见佛往生。一定要注意,观经下三品是恶人念佛忏罪往生,而非恶人念佛往生,弥陀不摄恶人,回心向善方蒙接引。

念佛人临终十数天中,若能念佛勇猛,忏罪至诚,若能凭借自力念至观行位初品,忏净诸罪,亦可提前见佛往生,非必一定要熬至临终最后际。念佛人成功往生时的临终,是相对的临终,不同于普通人的临终。往生的人是活着去的,非死后才往生。已得念佛三昧者,随着自力定力越深,坐脱立亡越自在,何时往生自己说了算,或舍寿或延寿,都可以。三昧浅的念佛人,也可以在临终第一天就坐脱立亡自在往生。拈除自力修持的本愿信众,是绝难有这类自在往生之人,除非他天生善良,菩提心真实。未得三昧的散心念佛人,只能在临终最后际的特殊定境中,至诚念佛忏罪以期佛迎,仿若梦境,须受临终诸苦,不得自在。若久不见佛迎,须放下万缘,重发菩提心,生大惭愧心,至诚念佛忏悔,如是念佛方能快速灭罪,罪灭善生即可见佛。很多人临终虽能念佛却未能往生,原因可能很多。或是未舍娑婆诸缘贪恋亲情生颠倒见,或是疑自疑他疑法而成自障,或是业障现前逆缘逆境扰心不得正念,或是心怀不善无惭无愧虽能念佛不能忏罪,或是临终后期五根谢灭眼耳失灵舌根已短不能出声信心顿失……。要知道临终最后际的特殊定境,意念念佛同样有效。就算眼耳等浮尘根已坏,但仍有见闻觉知,是现阴时期神识的功用外显,虽然好似梦境,但听闻助念的佛号同样可以忏罪。每个人所带的宿世今生的罪业不同,临终念佛忏罪的力度不同,临终特殊定境形成的迟速不同,所以不要拿他人临终情形来衡量自己的临终而造成心理负担。弥陀他力加持只是随顺增上,不能主导众生起心动念。众生若烦惑当心,佛无缘得加,加持便隐。若真像本愿法门说的那样弥陀可他力断惑,可主导人起心动念。前面说的几种往生障缘,弥陀稍一加持,岂不令其正见得生,令其自障去除,令其正念不失,令其忏罪真诚,令其信心得生?!弥陀不会偏爱本愿信众,必当一视同仁。不是说你信了本愿法门,就一定比修自力念佛的人占了便宜,就容易往生,因为佛是平等的,你自以为的偏爱便巧,佛会平等的施加给一切念佛人。换个角度来看,若弥陀真能轻易改变众生起心动念,这个世界早就无五逆十恶之事,早就无地狱无众生了。

如黄老所言:“(虽)散乱心,只要信愿持名,发菩提心、一向专念,都可以往生。”这说的正是名字位散心念佛人,虽不及观行位念佛人往生得那般自在,但只要以深信切愿之心能坚持念佛到最后那一念,都可以往生。只要菩提心真实,兼一心系念佛号,在渐入临终特殊定境后,忏净诸罪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往生是必然的。若换作伪善人,自以为学佛多年,常以善人自居,临终虽能念佛,却不能灭罪,以心伪且无惭无愧,此人虽得助念亦绝难往生。所以,发真实菩提心对念佛人临终忏罪以及成功往生,皆是至关重要。若临终仍贪恋情爱财产等娑婆种种,最终自障往生,非弥陀不加持,是信愿不真之过,非祖师大德开示有误。末法时期念佛人中,名字位散心念佛的占绝大多数。黄老所示“发菩提心一向专念”非泛泛然念佛就能了事,再加有自在往生与非自在往生的区别,所以应当念佛精进,力争决定。

附:念佛人临终特殊定境形成的重要因素

①修德有功性德外显之本功德力、②与真实修德相应的佛冥加之力、③深信切愿一心系念、④临终六识渐灭渐断(突然顿死者理论上也有,但很难把握)。本功德力即自性本具之力,亦是修德有功性德外显之力,属自性佛力。自性本具,一切众生皆有此种德能,只要因缘具足,定心定境中定果色的缘故,或想力或观力成就,可以见佛见神见过世亲人,境界非常真实。临终后期,随着第六识渐灭而逐渐进入一种类似定境的非常特殊的时期,虽不具足够定力,却能进入相应的定境,有各种类似定境中才会出现的体验。民间有很多关于临终人各种灵异事件,他们不知道原理,觉得很不可思议。普通人在临终后期的特殊定境中,也是可以任运想象而得以见佛,且异常逼真立体,这并非学佛人的专利,性具之能,本来如此。很多种方法都可以见佛,善人恶人也都能见佛,虽然同是见佛,但其中有真有假,必须分辨真伪,所以必须论真实修德。修行人只有修出真实功德,方能激发性德妙用,兼得弥陀威神加持,如是见佛方属真佛,所见其像微妙不可思议,远非只自力想力成就可比。临终时执念很关键,心有偏重容易一心。心无所执,见思惑业易数数生起形成杂念,或令业障现前。念佛人深信切愿一心系念佛号,最初只是散心正念亦无妨。只要菩提心真实,必得弥陀威神加持。这种加持至关重要,会增强念佛力用,减轻临终痛苦,助其心念延续使正念不失心不倒乱,尤其渐入定境时佛加持力显著递增,临终最后一念时达极值,理论上最高可达理一心,全在佛力加被。普通人临终最后必入乱心位,而念佛人兼得佛力而不入。见佛后的往生过程种种细节全赖佛力,包括自性佛力和弥陀他力,不二而二,二而不二,可辩证分说,蕅祖要解中,曾言临终是仗自心之佛力接引,正是此理。此特殊定境的形成,是在临终六识渐灭渐断的过程中发生。平日种种修行就是针对第六识见思惑以期或伏或断,而临终这个特殊时期,即使不修,六识仍会自行消亡,再加念佛摄心,兼有自他二佛力,如顺水行舟,故有依六识而起的见思惑不伏渐伏不断渐断的特殊效果,一心系念中渐入不乱定境是其必然。临终定境特就特殊在所入定境与个人定力功夫不相应。平时修行,只能依当下定力功夫浅深而入对应的定境,不能躐等。但临终最后阶段的定境会由浅至深,非全是自力念佛功夫所致,虽言勇猛执念,却与个人定功不相应。智者大师在《观经疏妙宗钞》中云:“彼人(下品人)虽即不成事定,而能十念称佛不散亦为定摄。”亦可以此意来解。

附:临终特殊定境形成的大概时间

进入此种特殊定境的时间在临终最后之际,命终三位(明了心位、自体爱位、乱心位)的明了心位后期,包括自体爱位,但绝不会至乱心位。由于渐入浅层定境,弥陀冥加之力会随着定境渐深而逐渐增强。理论上,绝对的临终最后一念,若仍能念佛,其定境相当于相似位阿罗汉伏断第六识的水平,再兼弥陀他力增胜,可入理一心。学过微积分之人,应该容易理解,当人越无限接近临终最后一念,第六识越无限接近断灭零,依六识而起的见思等惑也随之不伏而伏不断而断,因兼得佛力冥加,念佛力用增胜,故临终最后一念仍可念佛,其理论极值时即阿罗汉断惑事一心不乱水平,若再考虑弥陀加持增胜效果,可由相似位入分证位,即理一心不乱。虽然证明了临终念佛可达理一心的客观存在性(莲池大师曾开示五逆罪人临终念佛勇猛可达理一心),但对于一般带罪念佛人来说(若无三恶道性罪皆已自在往生),无须达到理一心的程度,只要在进入观行位定境后,定心念佛可修定善,定善能灭性罪定业,其灭罪效果已远非平日散心念佛所修散善可比。临终一时念佛,远超平时百年修行,其原理正在于此,并非夸大其词。依念佛人各自三恶道罪心轻重,定境念佛或长或短,三恶道诸罪灭净便可见佛往生(极乐无三恶道故)。如《观经》所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下品三生皆属忏罪往生。若进入临终特殊定境很久,虽能念佛却迟迟不见佛迎,多是罪心未转,发心有问题。念佛灭罪殊胜与否,要受定力及发心等因素共同影响。同样念佛,定心越深,灭罪越多,发心越大,灭罪越胜。少许念佛能灭广大罪业,全赖菩提心之广大。念佛人必须发真实菩提心,伪善人虽能念佛不能灭罪,即是菩提心虚伪之故。临终忏罪往生,全在转心,心转方能境转,心若不转,虽能念佛,却难以灭罪。本是带罪之身,若内心无惭无愧,不能真实改悔,内遮障自佛性德外显,外难感弥陀弘誓愿力,虽能念佛不得往生。所以,若临终迟迟不见弥陀来迎,必须生大惭愧心,重发真实菩提心,继续至诚念佛忏悔。由于在明了心位后期便已渐入临终特殊定境,一心执名兼得佛力增上,故而不会再出现命终三位的自体爱位及乱心位,也不会出现“临终三爱”,更不会出现“一生善恶俱时顿现”等情景。除非念佛夹杂,仍贪恋娑婆诸缘,贪恋肉身不舍,便会出现临终三爱。若不往生,自然会因三爱等颠倒心,出现“一生善恶俱时顿现”等相应境界。以上都是针对生前散心念佛人而言,若生前已念至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者,皆可自在往生,临终稍时念佛入定,便可凭三力见佛而往生,可不必忏罪,也无须助念,不必像散心念佛人那般受临终诸苦。

附:关于临终现阴末期与念佛

现阴末期是中阴身之前,六根六识逐渐谢灭,第六意识部分功能渐失,神识与肉身似离非离之际,非常特殊的临终过度阶段。现阴末期多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神通”,虽然有些人此时肉眼肉耳功能已失,但其神识仍有一定的见闻觉知,已不必再靠眼耳浮尘根。一方面,临终特殊定境会激发神通,尤其是前文提及临终最后念至理一心者,五神通必定全显。另一方面,神识渐渐摆脱肉身束缚,也正因此而相对释放了心性本具的某些神通。正是现阴末期的特殊性,阴阳两界似分未分,似合非合,所以阴阳两界的事他同时能知能见。例如,张善和临终见群牛讨债,阿闍世王临终地狱相现,民间老人临终能见鬼神或亡灵……,这些决非肉眼所见。要知道,中阴身具有很强的五神通,非是修得,亦非报得,是神识本来的德能,法尔如是。临终现阴时期,有些人虽然眼睛闭合,舌根变短不能言语,肢体已无力动弹,看上去好似昏迷,其神识却是相对清明的,与临终前期就陷入深度晕厥昏迷的病人有本质上的不同。唯识学讲五位无心——深度睡眠、闷绝、无想定、无想报、灭尽定,第六识不起现行。深度熟睡而无梦者,意识不起现行。闷绝,俗称昏迷,医学上称无意识状态,前六识不起现行。再如大醉不醒、植物人等情形,可以说第六识都是暂时中断的。无心位的人,佛神通再大也是加持不上的,因为他根本没有心念。有人说,有个昏迷的人梦见了阿弥陀佛,足以证明昏迷人的神识是清醒的。事实上是,他昏迷了几天几夜,都是没有意识的,在他快要清醒时,在第六识渐起的过程中,才有了这样的梦境。梦境都是发生在动眼期的浅层睡眠,深度睡眠时根本没有梦境。也有人说,某个法师助念一个植物人往生了。我们暂且不讨论究竟往生到了哪里。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植物人,是根本不能接受外界刺激,大脑是完全没有意识的。单纯靠临床医生对植物人病情的判断,常会发生误判的情形,近代医学都是通过磁共振等仪器对脑部作更为精密的检查。有些植物人还是存在微弱意识的,本来医学上对植物人的分型有多种。对于仍存在微弱意识的植物人来说,助念并劝其求生净土,是可行的。但并不是所有类型的植物人都适合助念。总之,深度晕厥昏迷的病人,神识被困在肉身中不能觉知,属于大昏沉状态。而临终现阴末期看似昏迷,是神识与肉身渐渐分离,心识仍能保持相对清明。此种状态下,务必坚持意念念佛,忏罪求生。必须坚持助念,此时助念反而更为关键。若想临终念佛忏净诸罪,全赖现阴后期的临终特殊定境。明了心位前期的念佛,实质上仍是散心念佛,忏罪力度很弱。有些助念人员常注重前期助念,往往忽视后期助念,见临终人好似昏迷了,嘴也不动了,自认为不能往生了,助念也失去了信心,这是严重错误的观念。表面上看临终人已经微弱了,其实正是他往生与否的关键时刻。

至于此种特殊定境,与禅宗禅定境界肯定会有所差别。禅定首重般若正智,即相离相,离能离所,定慧等持。若无正智,就算打坐得定,也非禅定,只是世间定而已。平常所言四禅八定,虽也称禅定,但也并非禅宗禅定(如来禅祖师禅)。念佛得定亦是如此,差别很大范围也广。事修得定,称事一心不乱,亦称念佛三昧,但远远不及开悟开慧之理一心念佛三昧。伏惑事一心亦可称念佛三昧,只伏惑未断惑,虽能伏惑入定,其定境远远不及断惑念佛三昧。禅宗属竖出三界,禅定功夫要求很高,须破见思惑,定中摄戒摄慧。净宗属横出三界,无须断惑,只须伏惑,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此定可不必摄慧,对应阶位即观行位初品,也是最低决定往生标准世间善人的修行阶位,有此定功者皆可自在横出三界转生极乐。《阿弥陀经》中非常强调一心不乱,原因有多方面。第一、弥陀只接引善人,不摄恶人。观经下三品五逆十恶之人,必须临终念佛忏罪,恢复善人身份,才蒙佛接引,这是前提条件;第二、合格的善男子善女人,一生五戒十善圆满,由戒得定,必具浅定。反过来说,你若未得浅定,没有定心摄戒,就不是合格的善人,说不定那天偶遇逆缘就破戒造恶,失掉往生资格。真实善人是对应证量的,不是口头说自己是善人就是善人的;第三、定心念佛能修定善,可忏净往昔破戒造恶所结的性罪,三恶道性罪忏净,誓不再犯,才算是合格的善人。散心念佛是忏不净性罪的,恶心罪心只是暂时压制潜伏了,说不定那日就现行,破戒造恶,失掉善人身份。誓不再犯,不贰过,必须有定心来作后盾;第四、见佛须具三力,见佛是定中事,散乱心不能见佛。佛临终接引时,都是在定中完成的。散心念佛人本不能见佛,更忏不净诸罪,但占了临终特殊定境这个便宜,无须自力定力亦能入得定境,定心念佛忏净诸罪,定境见佛往生。此种定境虽与自力定力不相应,但从心定的本质上看,仍然属于一心不乱,并未违背《阿弥陀经》。至于判别其境界是否属于定境,主要看第六识及见思等惑是否或伏或断,心识是否清明,是否会出现超越时间的类似“念劫圆融”的现象,即入定时间感的相对性。入无想定或无相三昧时,入定数天出定时只觉一时;入有想定或有相三昧时,入定一时出定时可觉数天。八万四千劫一刹那间,一念遍游诸佛国,这正是定境带给人的时间错觉感。

《楞严经》有言:“临命终时,未舍暖触,一生善恶俱时顿现。”“俱时顿现”所描述的正是类似定中的境界,只有在定中,第六识的次第思维模式被打破,第八识中一生善恶种子,不分大小,一时顿现,心识如是觉知,毫不错谬。有人会以为,这是大修行人临终境界,其实不是,凡夫临终因缘具足也可如此。西方医学界临终濒死体验数据众多,其中将近一成多的案例都会在临终最后之际出现“走马灯”现象。何为“走马灯”现象呢?简单来讲,就是濒死者在极短的时间内回顾了自己一生的过往,曾经几乎被遗忘的事件一幕一幕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整个过程看似漫长,实际上却极为短暂,通常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对一生过往的回顾。在“走马灯”的过程中,场景不断变化,仿佛快进或快退的自传电影。而且,“走马灯”的场景十分恢弘,像环绕四周的环幕电影,而且图像是一个接着一个变化的,由多个片段接剪切而成。更有趣的是,“走马灯”并不是在一个大屏幕上观看电影的感觉,而是可以在多个屏幕上同时观看不同的场景。思维速度飙升,经历“走马灯”时,濒死者的思维速度会变得异常快,短短几秒内就能回顾完自己的一生。医学上称为解离或大脑自救角度来解释,其实并非如此。临终现阴最后之际,第六识几乎已消亡,“我”会在这个世间消失,对“我”的贪恋及不舍(临终三爱)油然而生。如《成唯识论了义灯》中云:“临终有心,必定起爱……润中有”,正是这最后一念对“我”的贪执心,在临终最后定境中形成一种特殊的观境,即“我”的一生,一生善恶事即“我”的写照。若临终有其他执念、未了心愿、习气现行、嗔恨怨气绝望、强烈痛苦、神识极度衰弱、深度昏迷、快速顿死者、或有极重善恶业横亘心中,都不会形成“走马灯”现象,不会出现“一生善恶俱时顿现”的境界。医学濒死体验案例中,虽然只有一成多出现了“走马灯”现象,这足已证明普通凡夫临终最后际仍然可以出现特殊定境的真实存在,如果此时能发菩提心至诚念佛,决定见佛往生。

再者,如《悲华经》所言:“若闻我声发愿欲生我世界者,是诸众生临命终时,悉令见我与诸大众前后围绕。我于尔时入无翳三昧,以三昧力故现在其前而为说法。以闻法故寻得断除一切苦恼,心大欢喜,其心喜故得宝冥三昧。以三昧力故令心得念及无生忍,命终之后必生我界。”这只能是对已证相似内凡位人,及临终现阴特殊定境时期(得不得定者都有各自的现阴后期的特殊定境),才会有效。若依平时而论,对于观行外凡位人及名字位人,包括临终前期散心正念念佛时期,弥陀虽神通广大,却不能加持散心念佛人入定心正念念佛而观见化佛,也不能加持观行位人入分证位而证得无生法忍。这里必须指出一点,“现在其前而为说法,以闻法故寻得断除一切苦恼,心大欢喜……”,这种可以在定境中与佛交互的境界,决非浅定可能,必须在相似位深层定境方可实现,具体细节可参阅蕅益大师《占察善恶业报经疏》。也正因如此,此段经文反而证明了临终特殊定境的存在性,及临终时期修行的特殊性,甚至可在二力和合下证入分证位的理一心不乱的境界。莲池大师曾开示,五逆极重罪人,临终须勇猛忏悔念佛至理一心,方能灭却五逆罪,就《悲华经》此段开示可知,这完全是可能的。本来五逆十恶罪人临终“地狱众火,一时俱至”,此种临终现地狱诸境,决非前期散心正念念佛时期所能得见,定是最后现阴时期的特殊定境,方能见此类境界。五逆罪人因极度恐惧,见善知识开示救度之法,故能念佛勇猛,又现阴时期并不长久,兼得弥陀他力冥加越来越胜,精进念至命终最后一念,即是理一心,这并非难事。至于未有此类极重罪业的念佛人,也无须念至理一心,只要诸罪消灭,便可见佛来迎。

再者,如《观经疏妙宗钞》中言:“此当末品(下下品),彼人虽即不成事定,而能十念称佛不散,亦为定摄,复兼临终勇决之力……”知礼大师释下下品念佛人,临终虽不能依凭自力定力而成定境(不成事定),但其能十念称佛不散,亦为定摄(临终特殊的定境)。大师此处明显告知,经文下下品中念佛能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决非平时散心念佛水平可比。而此处“亦为定摄”,也足已证明大师对临终特殊时期的“特殊定境”存在的肯定。蕅益大师《净土十要问答撷录》有言:“临终在定之心,即净土受生之心。”若想临终见佛往生,决非散乱心位能行。但散心念佛人临终得助念,并有绝对往生瑞相的屡见不鲜,若是成功往生,必先已见佛,而见佛必须定境,这足以反证临终时期特殊定境的存在,散心位念佛人亦能得入。印光等祖师一再强调,未得一心不乱,未证念佛三昧,亦能往生。印祖非常重视临终助念,主张临终不可昏沉,强调助念利益甚大。临终人明心位时,根本无须助念,须是明心位后期,意识开始混乱,正念把持不定时,才需他人助力。而此时也正是临终后期特殊定境的形成时期。只要临终能一直保持正念不失,随着第六识渐灭渐断,进入现阴末期,此时若能十念念佛,绝对是三昧定境。正是因为临终后期念佛修行具有特殊效果,临终十念忏净五逆重罪远比生前容易得多。这是临终人依凭自他二力在临终这个特殊时期的特殊修法,能够达到通途自力法门不能达到不可想象的境界,远远超于常理。所以印祖告诫,念佛特别法门不可以通途教理而为论判。尤其是临终念佛,特别在临终这个特殊时期,特别在自他二力共同作用,特别在临终特殊定境急速变动,特别在少时修行效果却非常巨大,特别在散心凡夫亦能定中见佛往生甚至入得无生法忍……,若依通途教理又如何能解释得圆满?但须辨别,念佛法门的特别,决非本愿法门的他力灭罪他力断惑他力往生甚至善恶不分不重视临终正念。修学净土宗,必须避免两种极端——一是本愿法门的过分夸大他力,甚至割裂二力,不重视自力修行;二是依禅解净,只谈自力,轻视他力作用,有些禅师依照禅理禅法解释净土,常落偏见。念佛人只有辩证的对待自他二力,认清平时及临终二力运作同异,知晓决定往生自在往生与临终忏罪往生的差别,懂得临终后期佛力加被的殊胜……,才能更好的修行,更好的把握临终往生。



  其他相关文章
· 观经妙宗钞中所言的临终特殊定境
· 《印祖文钞菁华录白话译注》
· 见佛辨别真伪(五种见佛)
· 见佛决定,往生决定;名字位如何见佛?
· 起信论设问:临终见佛,为是自佛,为是他佛?
· 进一退九怎么办?临终有魔怪变成佛形来扰乱?
· 临终十念非弥勒所问经十念,亦非上品十念?
· 念佛法门最极圆顿,修习者须先要开圆解吗?
· 自力不修,只求他力加持带我往生,这个不行
· 净宗重求他力,并非心外求法,他力正是自力?
· 念佛功夫、九品往生品位、极乐四土对应图解
· 净宗精髓,是心作佛是心是佛,如何解释?
· 决定往生的念佛功夫是欲界定(即等持)及以上?
· 什么叫至心?至心的标准是什么?怎样才叫至心?
· 临终佛来接引时:慈悲加佑,令心不乱
· 专仗佛力,而由佛力以引发自力
· 知礼《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研究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