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文集 - 黄念祖居士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能临终心不颠倒者,原非自力,乃全仗弥陀?

  无量寿经答疑节录

  第二十、临终接引愿。以上第十九是因,本愿是修因所得的果。愿文大意是:如以上发心勤修,念佛不断,求生净土的人,在“临寿终时,我与诸菩萨众迎现其前”,阿弥陀佛同西方众多的大菩萨,一齐出现在这人之前,接引他往生。只经过“须臾之间”,大约四十八分钟的时间,就已生到极乐国土,“作阿惟越致菩萨”,称为不退转菩萨。这愿若不成就,我不成佛。这个临终接引愿十分重要,因为人在临终时正是极度昏乱与颠倒。宋代很有名的高僧灵芝大师说:“凡人临终,识神无主。善恶业种,无不发现。或起恶念,或起邪见,或生系恋,或发猖狂。恶相非一,皆名颠倒。”正当临终时,人的识神已经昏乱,不能做主。“善恶业种,无不发现”。你这一生所作的善事、所作的恶事,在你自己八识心田所留的种子都要发现。人在临死时,他一生所作所为都要在心里头出现。作了坏事,心里非常痛苦,有的会起恶念,或起邪念。

  例如有人一生吃素,临终忽然要吃肉;有的修行了几十年,临终骂佛。种类很多。或者贪恋世间,不能放下;或者猖狂发疯,种种恶相,都叫做颠倒。所以临终的时候,四大分离已经苦不可言,再加上颠倒,这个时候想用功(有很多人还希望临终能用功),凡夫是很难办到,要是没有特殊的修持,那就是不可能了。现在所凭仗的,唯赖弥陀大愿的加被。

  幽溪大师的《圆中钞》说:“娑婆众生,虽能念佛,浩浩见思,实未伏断,而能垂终心不颠倒者,原非自力,而能主持,乃全仗弥陀,而来拔济。虽非正念,而能正念。故得心不颠倒,即得往生。”娑婆世界的众生,虽然能念佛,可是他浩浩荡荡的如同洪水一般的见惑、思惑,实在并没有断。不但没有断,连伏都没有伏,压伏一下都没有办到。在这种情况下,而能在临终的时候,“心不颠倒”,能念佛,“原非自力而能主持”,单靠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的。专靠自力,不能主持(种种的因缘来干扰),所以全仗阿弥陀佛前来拔除业障救济。这个时候,完全是仗弥陀来接引救济的大力。虽然本不是正念,可是能生正念。所以“心不颠倒”,往生极乐,这全仗佛的加被力。

  我们现在做一点事情,都在佛的加被之下,才能够圆满你的所愿。大家日常念诵的《阿弥陀经》,秦代鸠摩罗什大师所译,这段经文是:“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罗什大师因为“秦人尚简”(中国人喜欢文字简要),所以译文极简,但仍可体会到,临终的人所以能心不颠倒、往生极乐,是因为佛与圣众现在其前。至于唐代玄奘大师所译叫做《称赞净土佛摄受经》文字较详,经义明显。经文是:“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从经文可见,是由于阿弥陀佛慈悲加佑,让临终的人心不颠倒昏乱,正念分明,随佛往生。

  《悲华经》就更加清楚,经文是:“临终之时,我当与大众围绕,现其人前。其人见我,即于我前,得心欢喜。”他看见佛来接了,就欢喜了、放心了。佛这个时候,“入无翳三昧(翳是翳障),以三昧力故,在于其前,而为说法。以闻法故,寻得断除一切苦恼,心大欢喜。其心喜故得宝寘三昧。以三昧力故,令心得念及无生忍。命终之后,必生我界。”以上《悲华经》的文更详尽,因佛来接,临终之人生大欢喜心。佛当即入无翳三昧,因这个三昧的加持力,佛为他演说妙法,当他闻法之后,当下断除一切烦恼,如梦初醒,如一灯照破了千年的积暗,所以生大欢喜心。这个“大”字,不是与小相对的大,是绝对的大,是《大方广佛华严经》的大。当下就证入宝寘三昧,因为这个三昧的力量,心能安住正念,并得无生法忍(安住在无生法中,八地以上菩萨才能契证),所以命终之后,必定往生极乐世界。所以《唐译》与《悲华经》帮助《秦译》显明净土法门是他力门果教派。这与本经愿文完全一致。所以“临终接引”是非常重要。

  注:

  黄老此段开示,常被误会,认为黄老是倾向于本愿法门纯他力救度观点。其实不然,若仔细阅读上下文,尤其是灵芝大师开示,以及紧接着的数则临终颠倒事例,便可知黄老绝非赞同本愿法门临终无须自力而全权他力救度的本愿法门思想。若不然,临终弥陀加被力那么殊胜,能以神力令颠倒者而不颠倒,又何以会有那么多临终颠倒事例发生,岂不自相矛盾?既然弥陀能“慈悲加佑令心不乱”,能令“得宝寘三昧,令心得念及无生忍”,试问,临终时念佛人还需自力念佛否?临终念妻儿老小,念贪嗔痴慢,念名色财食,是不是弥陀皆可令入三昧,加佑不乱?本愿法门与我国净宗分歧正在此处。而上面开示容易让人误会的关键处在于,一个是临终见佛前,一个是临终见佛时,时间上的前后出入,才是本愿法门信众所混淆是非之处。虽然文中数次提及临终时,但这临终之时却包含临终见佛前一时及临终见佛之时等细微差别。本愿法门观点为,不管是临终见佛前,还是临终见佛时,包括临终见佛后,整个过程都不是念佛人自力,而百分百全仗弥陀他力,“拈去自力”,临终全凭弥陀他力救度,令其正念得生,从而全仗他力往生。生前信力决定,临终弥陀接引决定,临终无须自力正念,佛来接引便可令正念得生。而我国净宗观点认为,非离开当下自力念佛之一念外,别有弥陀他力加持,佛附念冥加令其念佛力用增上,且此加持力是相对的,而非绝对无限大,会依众生自力念力高低而有所不同,详见《妙宗钞》十六观详解。修每一观时皆有佛力加被,但不能因此加被力而令修观者一观成而观观皆成。众生观力(念力)越低,对应佛冥加之力也越小,世尊在十六观第三观成,方言其人临终决定往生,对于修第一、二观之名字位念佛人,世尊并未作此受记,此为经证。

念佛时念念中皆有他力冥加,临终因念佛故而正念不失。此正念包括念佛功夫低的散心念佛,以及念佛功夫高的定心念佛,包括功夫成片伏惑事一心不乱及以上。不管散念或定念,以信愿坚定之心而令念佛之念不断现行,皆可称之为临终自力正念。正是在此自力正念之中,方有诸佛加持,令其力用增上,因缘具足便可临终见佛以至令入更深一层三昧定境最终成功往生。众生能起念佛之一念心,此念看似全是自力,实则已有佛力加持在其中。定心念佛者为决定往生自在往生之流,故临终已无颠倒之事,临终稍入定境便可自在舍报往生。而散心念佛或罪业深重者,须念至临终最后一念,神识将灭之际,诸惑不伏而伏,第六识不断自断之特殊时期的特殊定境,而能见佛,最终也可往生。散心念佛者,因无伏惑之力,临终若不念佛,佛力加持不上或力用甚微,必然随见思惑业烦恼习气轮转,而现种种颠倒之境。临终最后之际,前五识已谢,第六识将灭,第七八两识无计性,此位宗镜名为乱心位,第八识善恶种子乱发,随重业习气现颠倒之境,生死关头最难得力之时,想要靠自力临终不颠倒是根本不可能的。故幽溪大师感言“原非自力,而能主持”。正因如此,临终人必须念佛,以念佛故必得佛力冥加,潜移默化中而令念佛力用增胜,方能冲破乱心位这道生死难关,二力和合方能“垂终心不颠倒”。自力不行,兼得佛力方可,故言“全仗弥陀”。且,越近于临终最后一念,佛加持力越胜,此为临终特殊时期的特别之处。另外,净土宗祖师早已开示,临终见佛原理全在《观经》“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若能深究此偈深义,必然不会被本愿法门所扰。推荐阅读《散心念佛人临终也能往生的原理》,文中有更进一步详细解释。



  其他相关文章
· 须往生者功德和弥陀愿力相应,方感莲花化身?
· 临终佛来接引时:慈悲加佑,令心不乱
· 非极乐不去——黄老遗稿(强调临终正念)
· 以阿毗达摩谈决定来世受生的因素及净土临终往生
· 临终佛迎,执佛从心现,或执佛西来,皆邪见?
· 临终见佛是自性佛来迎,还是化佛来迎?
· 观经妙宗钞中所言的临终特殊定境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