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孝亲网 - 学佛文集 - 黄念祖文集 - 黄念祖居士问答 - 正文   │ 文章推荐
 

万修万人去,何以往生的人少?真修才算,还不要…


无量寿经答疑节录

念老在《无量寿经讲座》第六十九集讲:“经中所宣说的正是阿弥陀佛的一乘愿海、六字洪名这样的无上大法。行人听到这个法,只要能够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就必定得到往生。这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是万修万人去。真实修行,一定可以去。”

“若有众生,于此经典,书写、供养、受持、读诵,于须臾顷,为他演说……彼人临终,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大火,亦能超过,生彼国土。”足显本经的重要。不听闻退转,听闻之后在这种极艰险的环境之下,三千大千世界都着火了还能往生。所以就是核弹都爆炸,蘑菇云都起来了,你念佛还照样往生。所谓正是世尊的悲心无尽,悯念众生,普摄无余,所以多次劝大众要持念本经。因为经中所宣说的正是阿弥陀佛的一乘愿海、六字洪名这样的无上大法。行人听到这个法,只要能够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就必定得到往生。这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是万修万人去。真实修行,一定可以去。

但是现在看见有许多佛教徒并没有去,因为“万”字里头没包括他。真修才算,真修还不要做反面的工作才算。有很多人做反面工作,那不属于万修,那就打问号了。你真是,万修万人去。故知行人受持此经,就应该依教奉行,如听见佛亲自的训诲。“真为生死,发菩提心,深信切愿,持佛名号”。所以本经就是以发菩提心、一向专念为宗。宗就是宗旨,也是修行的纲要。既然念了这个经,要依教奉行,当然就得念。所以“常念不绝”,究竟所指,就是要落在这一句名号上,那就要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不绝。“不绝”就是净念相继。所以大势至菩萨就是念南无阿弥陀佛,净念相继,自得心开,就开悟了。修行人只要是真实发心,老实念佛,唯此一句,念念相继。那就必定“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所以“发心不难,难于真实”,你真实的发心。有的人就是为了好些复杂的面子,这个那个来做功德,不是真实发心,也发点心,不真实。大势至菩萨说染香的人(比如茶叶店的售货员,身上有好多香味;那卖鱼的售货员,多远那个鱼腥味就闻见了),自然而然就出现,熏的。所以佛常用“熏”字非常好。

按语:昙鸾大师《往生论注》中就明确提及顺菩提门及违菩提门。违菩提门者,自恃带业往生而破戒造恶无惭无愧,逆菩提正道而修,虽口称佛名,只是形式主义,菩提心亦不真实,非属真修,故往生有障。印光大师《一函遍复》强调念佛人当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若不能如此,则心与佛背,便难往生。以自心发生障碍,佛亦无由垂慈接引也。有些念佛人误解法门,将弥陀他力增上助缘过分夸大,甚至离开自力谈他力,步入本愿念佛法门的误区。《观经》明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这句经文充分表明了,带业往生决非带罪往生,是恶人念佛忏罪往生,而非恶人念佛往生。极乐无三恶道,娑婆恶人若想横出三界,必须念佛忏罪,恢复善人身份,方能横出转生。善男子善女人是蒙佛接引的最低标准,亦是决定往生的最低标准,即中品下生世间善人往生品位,亦即第三观地观成,世尊授记此人临终决定往生的阶位(观行位初品),已入念佛三昧。智者大师知礼大师《观经疏妙宗钞》对十六观、九品往生对应念佛功夫有详细的关系判定。善导《四帖疏》并未作出判定,日本净宗只尊善导,所以日本僧众不知决定往生的对应阶位,十念平生业成也是如此,须论证量。决定往生不是谁口头信誓旦旦深信切愿就入决定,须有足够的证量才行。

《观经》十六观第三观地观成时,世尊才明言,此人已入念佛三昧,临终决定往生。但前两观日观水观成时,却并未言及,足以说明决定往生是对应一定阶位,要有相当证量才可。《妙宗钞》解释得很清楚,前两观偏想力成就,第三观才算事定,即三昧正定(必摄戒学)。一心不乱即是念佛三昧,其范围含摄广泛,下从观行位伏惑事一心不乱,上至分证位断惑理一心不乱,皆囊括其中。念佛三昧解决了见佛及灭罪灭定业的关键问题。若想临终成功往生,必先解决见佛问题,有些法师常常忽视。你若问本愿念佛法门法师,十念平生业成者怎么见佛?须修见佛三力吗?为何有人临终可以预知时至坐脱立亡,有人却只能病床上熬上十数天痛苦而亡?经中明示临终有金台银台及弥陀化身报身及尊特身来迎等差别,依纯他力往生之理又该怎样解释?本愿信众认为临终现瑞相或恶相都决定往生,那为何本愿信众临终多是恶相,极难出瑞相呢?绝难得到圆满答案,因为他们提倡拈除自力修行,往生纯靠他力,只个“信”字万能。为何会有不同?那你去问弥陀吧。过度的迷信,佛教便成了宗教。弘一等法师都在宣扬,佛教非宗教,佛教重信解行证,任何人只要如理如法修行,皆可实证,背后都有严谨的法理在,决不是迷信。能坐脱立亡者,是自力修持到了一定境界,方能如是。而本愿念佛法门却拈除自力修持,你让他们如何圆满解答?

若想往生,先须见佛。见佛决非弥陀他力单独成事。见佛原理全在《观经》十六观,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是第六识独影境中自识所起,定中观想成就,弥陀冥加增上,方能见得真佛(临终见佛也是观想成就)。见佛必须具足三力——念佛三昧力、本功德力及弥陀威神力,此说出自《般舟三昧经》。而莲池大师蕅益大师提及的往生三力,究其实仍是见佛三力。决定往生者,其最低阶位观行位初品,已得最低伏惑事一心不乱,具足最浅念佛三昧力,已经能凭借三力,定中观见弥陀化身。若能断见思惑,修至相似位,可观见弥陀报身。若修圆观者,可见尊特身,即法报化三而一之身。经文上品上生临终来迎者是阿弥陀如来——法身佛来迎,即尊特身来迎。怀玉禅师志取金台的公案,广为流传。禅师不满足银台,继续精进念佛,最后佛持金台而来。此则公案也足以否定本愿念佛法门的拈除自力之说。念佛定功越深,见佛越随意,往生越自在,品位越上等。自在往生者,往生非只在寿命终了之时,可提前亦可延后。往生传中,坐脱立亡的念佛人比比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证量,根本做不到。本愿念佛法门竟然提倡拈除自力修持,不发心不持戒不忏罪,这岂不是南辕北辙,离自在往生决定往生越行越远。提倡深信不疑当然没错,坚信自己决定往生,每位念佛人皆当如是具足往生信心。疑心念佛本属夹杂,还未往生先成自障,绝难证得一心。但问题是,自信往生并不等于实际往生。我国古代杨杰居士也曾有“一信之后,更不再疑”等开示,但他并未否定自力念佛等修行。当然,如果“一信不疑”若能深信至伏惑,入观行位,那么此人可以不必刻意念佛了,因为已入决定往生之流(智者大师一行九品说),已得一心不乱,但他还是要持戒(虽然不必刻意持戒)。如蕅祖《要解》所言:“果得一心不乱之人,无更起惑造业之事。”蕅祖这句开示非常重要,揭示了一心不乱与持戒的含摄关系。真得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者,必能五戒圆满,具足善人资格。若还破戒造恶者,决非真得三昧。就算得定,也只是邪定,不堪称正定三昧,虽能定中观见弥陀化身,但不得佛持,见佛三力不具足,所见非是真佛,也不入决定往生之流,这一点一定要注意。还破戒造恶者,尤其是杀盗淫妄,必与众生结怨,必结恶道性罪,行违菩提门,其菩提心必不真实……。正如印祖所言,心与佛背,便难往生。此人已属恶人,非弥陀接引对象。还能往生吗?当然还能,只要念佛忏罪清净了,恢复善人身份,仍然可以往生。

已得念佛三昧者,可随自己意愿,定中随时见佛。临终亦能如是,只须稍许念佛入定,便可见佛往生。这类人临终第一天即可念佛往生,四大并未分离,眼耳诸根功能正常,无须他人临终助念。而拈去自力修持的本愿信众,极难出现这类自在往生之人,除非天生秉性善良又菩提心真实者。至于生前未得三昧者,临终时必须熬过数天或十数天,在最后期可渐入一种特殊定境,念佛忏净诸罪后,便可定中见佛,最后往生。由于临终的特殊性,第六识渐灭渐断,兼一心系念佛号不断,方能渐入的一种与自力定力不相应的特殊定境。正因此特殊性,才解决了散心念佛人临终见佛的可能。理论上,散心位念佛人根本不能见佛(若被施术附体催眠等情形,也可见佛,但非真佛,须辨真伪),就算当事人如何至诚,如何深信切愿,若不能伏惑入定,终是见不到的。因为见佛代表清净相,修忏悔等法门,业障清净了,罪心忏除了,方能见佛见光等瑞相,佛来幽赞此人。念佛见佛亦是如此,只不过念佛法门属于二力法门,一心念佛时兼得弥陀冥加,有相对增上的效果,胜于通途法门。但这种增上效果不是绝对的,不可夸大,虽有他力同时冥加,亦不能令名字位散心念佛人入定,除非修至名字位后心。虽然临终最后特殊定境中可以见佛,也能往生,但此人须受四大分离诸苦,眼耳鼻舌身根渐坏,功能或失,第六识渐灭,或偶尔颠倒,须他人助念,以培临终正念,相比前者有太多的不自在。也正因临终特殊定境的形成在最后期,所以有些念佛人甚至助念了二十多天才往生,原因在此。本愿念佛法门鼓吹纯他力救度,过于夸大弥陀他力断惑他力往生。试问,为何弥陀不能一视同仁,有人临终自在往生,有人不得自在,有人头天即迎,有人须熬十数天才接引?他们是解释不圆满的。再加不重视临终正念,更增加了往生的不确定性。

再说念佛三昧解决了灭罪灭定业的关键问题。“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本愿念佛法门解释为念佛即灭罪,十念即诸罪消灭。这显然是误会了念佛灭罪原理。念佛能否灭罪,关键在于是否有真实功德,修出功德才能灭罪。有人说功德在佛号里,念了就有功德,这是门外汉的言论。至心十念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为何有念佛人仍会遭遇各种横死?为何慈云灌顶大师《念佛人的一百种果报》中头三条是堕三涂?连一个生死重罪也灭不了,还谈什么念佛即灭罪。罪者即染污,杀盗淫妄等与三涂相应的恶心,对自性的染污,令心下堕,唯心所现唯业所感,心现识变三恶道诸境,业因果报随之而来。念佛仍堕三涂者,是心不改悔,佛法重实质而非形式。以杀盗淫妄贪嗔痴慢人我是非等心念佛,其果报仍在三涂,念佛只得未来得度因缘(可言未来功德),当下难得实益。言佛号具足功德者,是说其性德。若论性德,声字皆实相,草木无非般若,悉皆无量功德。但须契入,修德相应,方可言功德。《观经》示念佛功德有大有小。佛号相同,何以念佛功德不等?皆由修德高低决定。念佛若能破相破见,证无住生心,其功德同于《金刚经》不可思议。普通凡夫读诵《金刚经》根本达不到经中所示功德,无住生心是法身菩萨境界,阿罗汉都做不到,更何况凡夫。个人所得功德与各自证量相关。念佛若能得定,即可转灭定业。智者大师有言,散善难灭定业。这也正是念佛人仍会遭遇横死的原因。只有修出定力,念佛三昧灭罪灭定业的效果才会越来越显著。初学大多对忏悔法门不甚了解,误以为念念佛,拜拜忏,五逆重罪都能灭掉,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忏悔修法大体三类——作法忏、取相忏、无生忏。不管修何种忏,如大悲忏、楞严忏、法华忏、地藏忏、梁皇忏……,只要能忏悔得定,见佛见光等,才能忏掉作法忏灭不掉的性罪定业;只要能忏至理一心,契入无生实相,可破无明,能灭五逆七逆这类极重罪业。念佛人是以念佛来忏罪转心,无须借助其他忏法。楞严咒为咒中之王,那么修楞严忏一定最殊胜,其实不然。如果不能得定,修楞严忏同样不能转灭较重的性罪定业。

念佛法门属二力法门,一心念佛时兼得弥陀冥加增上,对同一人来说,相对修通途自力法门而言,可入稍微深一层的定境(未得定者也有增上效果),忏罪效果反而更胜一筹。作为助修,平时可兼修其他忏法,但临终必须专修念佛,尤其是临终最后期,个别人舌根都短了,只能意念念佛,修法越简单越能坚持。生前已证观行位初品者,因具念佛三昧力,所修定善可灭性罪定业,三恶道诸罪除尽,又有伏惑之功,严持五戒,决定不再造新罪,如是才完全符合弥陀接引的对象,才可称之为决定往生。有人误会带业往生,以为现在破戒造恶没关系,反正都能带去,五逆十恶之徒都能往生,我这点罪业算什么。其实,带业往生是祖师大德针对通途自力法门断见思惑竖出三界而提出来的,带业偏指见思惑业,一品未断,临终稍伏即可横出三界。所以,净宗带业往生,也常被称作伏惑往生。至于破戒造恶,如杀盗淫妄,必与众生结怨,必结性罪(不管受不受戒信不信佛)。欠众生的业债,若因缘不具足,不能偿还,这个能带。但染污自性的性罪,牵引六道轮回堕入三涂的引业,必须忏除。不然,佛也不会说:“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我国净宗祖师大德皆判下三品属于念佛忏罪往生,显然带业往生决不等于带罪往生。慈云灌顶大师《念佛人的一百种果报》中头三条念佛人堕三涂,就是虽能念佛,但内心贪嗔痴等罪心仍未转灭,念佛力微,不及牵人堕入恶道的引业力胜。若能达到“诸罪消灭”的效果,这才是决定往生之人的念佛力用,这并不简单。对于名字位散心念佛人来说,只能修出散善,根本不能灭除性罪,破戒造恶之性罪,生前忏不净,已属三恶道中人(依台宗百界千如之说,属人中畜生饿鬼地狱),不是善男子,不符合弥陀接引标准,更入不了决定往生之流,临终绝不能自在往生。平时持戒不严,屡屡破戒造恶,业债可带,惑业可带,但忏不净的性罪引业都留给了临终的自己,必须临终最后际的特殊定境中念佛忏罪,诸罪消灭方能见佛往生,这个忏罪过程没人能代替。再者菩提心是否真实,能否念佛彻底转心,诸罪能否忏净,这都是不容小觑的问题。未能往生的念佛人,几乎都是出在临终忏罪这一环。《印光大师文钞》中就有相关真实案例——《假善人虽得助念亦难往生》。如若个别念佛人宿世有极重横死定业,先于成熟,突然遭遇横死,来不及念佛,就更不要再谈往生了。

佛加持力用是相对的,是有限的,尤其是名字位散心念佛人,弥陀加持效果更弱。要知道,十方诸佛无时无刻不在加持一切众生,无有间断。恶人杀人放火时,佛仍在加持他,偶尔良心未泯,犹豫之时,正是佛力外熏之时,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作恶。正是众生的见思惑业,烦恼习气,严重染污自心,遮障诸佛,才造成佛的加持力用有大有小。佛不能依靠神通主导众生起心动念,也不可随意改变众生业因果报。众生如是因如是果,心现识变,自作自受而已。本愿念佛法门提倡弥陀他力断惑,凡夫入报,是弥陀他力断除念佛人见思惑尘沙惑无明惑的结果。既然弥陀在极乐世界可断人三惑,为何在娑婆地球却不行?本愿念佛法门主张,念佛人心内惑业障自性弥陀,但不障西方弥陀。法然在《法然上人全集·净土随闻记》中言:“佛体虽一,随教其意不同。真言教(即真言宗)阿弥陀,是己心如来,不可外觅者。净教所谓阿弥陀佛,乃是法藏比丘发愿成就佛体在西方者。”这段开示,正是本愿念佛法门一切错误理论的根源——判体失败。虽言佛体是一,却将自性弥陀与西方弥陀割裂为二,自性弥陀不在心外,西方弥陀佛体在心外,方有惑业障与不障之别。试问,西方弥陀飞至地球前来接引时,念佛人惑业还障是不障?若不障,当下可他力断三惑,见佛三身,入分证位,皆当定中自在往生,又何有自在与不自在往生之别?皆当临终第一天接引往生,何必熬上十数天?若障,那么无须临终正念,即使颠倒昏迷也不碍往生,佛一加持就可正念得生等说,便是无稽之谈?本愿念佛法门,理论矛盾之处何止一两处。不可过于迷信他力,过分夸大他力作用。《地藏经》中言:“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佛神通虽大,却不敌众生业力,不能单方面灭众生罪业。就算强行将众生神识送去极乐,恶人所见仍是地狱三涂,万法唯心,心现识变故。念佛人必须发真实菩提心,持戒念佛,绝不能忽视自力修持。印祖提倡念佛人敦伦尽分闲邪存诚,其实这正是善男子善女人的本分。若不能如此,则有失五常,五戒不足(佛教五戒与儒家五常可相互对应),必不是善人身份,则心与佛背,便难往生。临终若不念佛忏罪,决定不能蒙佛接引。极乐是大乘善根界,菩提心是转生极乐的引业。尤其是恶人临终念佛忏罪时,能否诸罪消灭,全赖菩提心是否真实,以彻底转变恶道罪心。心转境亦转,心灭罪亦灭,念佛忏罪转心,发菩提心至关重要。念佛发心越大越真,功德越殊胜,灭罪效果越快速。

能达万修万人去,决定往生的“真修”,最低标准即《观经》中品下生凡夫善。经文关键词“善男子、善女人……孝养父母,行世仁慈……闻此事已,寻即命终”。原文并未提及发菩提心信愿念佛,也未言弥陀化佛手持莲台来迎等事。经文有详有略,不可依文解义。判九品往生必须依照智者大师一行九品一心九品说,准确判定阶位,方可避免以凡滥圣。孝养父母,行世仁慈,孝顺仁慈到何种程度,才算及格?没有具体的衡量标准可供参考,每位念佛人都可自以为是善男子善女人,岂不混滥?《妙宗钞》中判其对应阶位为“入别圆外凡初位,通惑顿伏”,与十六观第三观地观成对应的阶位相当,这一判定非常关键。因为地观成时,世尊授记此人初得三昧,临终决定往生。而中品下生“闻此事已,寻即命终(寻字不可小觑)”,揭示了无须忏罪,可自在往生。进而总结得出决定往生自在往生的最低标准——已发心或临终发心(《妙宗钞》所注,且菩提心很关键)、能凭念佛三昧力见佛(见佛自在)、已得最浅伏惑事一心不乱(可定心伏惑,不再起惑造恶)、善男子善女人(至少中下品五戒十善)、已证观行位初品(能修定善,能灭性罪定业)、无三恶道诸罪(善人无恶心,无须忏罪即可平出往生)、可自在往生(寻即命终)。上述几条可互为佐证,彼此间多能互证互通。例如,合格的善人必严持五戒,能一生孝养父母行世仁慈,不破戒造恶(能一生如是,这本身就是一种定)。持戒清净必能激发定心,常破戒者内心必多倒乱。因戒得定,定功虽浅,一心念佛时兼得弥陀冥加增上(名字位后心可增上至观行位初品),便可观见化佛。三昧即是一心不乱,如蕅祖所言,“果得一心不乱之人,无更起惑造业之事”,具足伏惑之力。定心初具,便可修出定善,可灭性罪定业,可忏净恶道诸罪,不再遭受天灾人祸等横死定业,临终情形皆已决定。就算临终时偶遇逆缘逆境,因已具伏惑之功,内心会一直保持清净,不被扰乱,或稍许念佛入定,便可见佛来迎,坐脱立亡,自在舍寿往生。此种证量之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往生决定。这种境界其实并不难证,此等最浅三昧定功,只近似于欲界定,还远远不及初禅。只要念佛人严持五戒,精进念佛三年五载,几乎皆可证得。各种往生传记很多,念佛三年左右就能预知时至自在往生的真实例子比比皆是。他们都是阳寿尽了么?显然不是。是他们的证量已经到了,可舍寿往生,亦可延寿往生而已。若生前不能念至此种阶位,那么一定要重视临终后期的忏罪往生,此时有胜方便,若正确把握,几乎都可以往生。

能达万修万人去,临终忏罪往生的“真修”,即临终数天或十数天最后际的临终特殊定境中念佛忏净诸罪,恢复善人身份,即可见佛往生。临终特殊定境的存在性,可参阅此文《散心念佛人临终也能见佛往生的原理》。这种观点其实源自于智者大师知礼大师的《妙宗钞》。大师释下品十念时说:“彼人(下品人)虽即不成事定,而能十念称佛不散亦为定摄。”不成事定,即不能依凭自力定力而入三昧定境,但临终十念,也决非散心十念,再参考其他经典,才有此说。特殊定境,即与自力定力不相应的特殊定境。这类特殊定境,并非只临终才存在。感应梦、清明梦、催眠入境等,都有些类似,都是在第六识渐起渐灭或稍伏时发生的,所进入的都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定境。相比之下,念佛人的临终特殊定境,是最殊胜的,因为念佛法门是二力法门,当由散心正念渐入定心正念时,弥陀冥加之力会显著提升,越到后期越殊胜,理论极值可达理一心。正因有弥陀加持增上,方能令念佛人虽第六识渐灭,却仍能保持正念不失,不入最后的乱心位,心境不会像普通人临终后期那样倒乱。也正是因为临终特殊定境的存在,才解决了名字位散心念佛人临终得以见佛的问题,也揭示了临终少时念佛却能忏净五逆重罪的真相。若换作通途修法,必须修至理一心,入分证位,证不二入实相,才能真正忏净五逆七逆这类极重罪业。就连生前破戒造恶所结的性罪,仅凭散心念佛所修的散善,也是难以忏净的。就算有弥陀他力加持,若不能念至定心,也难转这类较重的性罪定业。内心的决定改变,才能令业力习气逐渐淡化或完全压伏甚至断灭。诸罪即是恶念对心的染污,恶习的重复生起。忏罪不得力,就是定力不够,后心还生,恶念还起,忏了犯,犯了忏,心境总是上下波动,所以不能入决定往生。而临终忏悔还有个优势,就是无后心,至诚念佛忏悔后,心境提升至善人境界,之后见佛往生,不会再有犯戒造恶的机会,这是平时忏悔所不能相比的。再加特殊定境中所修是定善,越到后期定境越深,灭罪越殊胜。

临终忏罪须注意几点。首先,应如实知自己是有罪之人,五戒十善修得不及格,三恶道诸罪并未忏净,才不入自在往生之流,须受临终诸苦。如实知罪,方能生大惭愧心,生大忏悔心,才能发真实菩提心,以转当下罪恶之心,最终转心转境。临终忏罪不必修其他忏法,也不必一一忏除诸罪。以菩提心念佛心来彻底转心,往生极乐成佛再倒驾慈航,度化一切有缘众生。只要信愿真实,心境必然提升,善人身份恢复,诸罪即灭,自然见佛往生。不怕罪重,就怕覆藏,五逆十恶之人,尽管罪业深重,若能发心改悔,特殊定境中,十念即能忏净诸罪。相比之下,伪善人是最难忏罪往生的。平日总以善人自居,双眼常常外视而不知内审,多见他人破戒造恶而不知自己暗藏罪心。临终虽能念佛,却无惭无愧,就算明知忏罪,念佛却不痛不痒,不能打破当下心境。诚如印祖所言,善人念佛求生西方,决定临终即得往生,恶人心与佛背,便难往生。有些愚夫愚妇根本不知菩提心深意,却仍能预知时至自在往生,正因善人内心常与佛合,虽不明发菩提心,亦必暗合菩提正道,方得往生自在。念佛人若不得决定往生自在往生者,皆当生大惭愧心。如善导所示,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只要真实知罪,真实忏悔,真实发心,终必罪灭而往生。罪轻者,特殊定境稍许念佛忏罪,即可见佛往生。罪重者,须念至更深一层定境,方能彻底灭罪,然后见佛往生。若一直未见佛迎,势必再次检讨反省自己,佛不迎,必是内因,是否发心邪正真伪大小偏圆,或者宿世曾结重罪,当下忏罪力微。临终念佛忏罪往生,决非本愿念佛法门所说,恶人更当机,罪重更易生。下三品人皆须念佛忏罪至三恶道诸罪消灭,非罪重者忏悔少许便能得生。佛不会纵人造恶,下三品本是劝善黜恶,令人上进。不可本末倒置,误会经文,只学末品,恣意造恶,以期十念往生。莲祖《弥陀疏钞》中释末品五逆罪人“至心念阿弥陀佛一声,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良繇正指理一心故”,如是临终十念,契理一心,故得灭罪往生。若人只学末品而投机取巧,此机巧之心本非道心,功德尚且不生,焉能灭罪?

菩提心含摄一切善心善行,发心真实者,其念佛之行方称善中之善,世出世间第一善。慈云灌顶大师示念佛果报中,头三条竟是堕入三涂。足以反证念佛之善不在其行,而在其心。若以贪嗔痴慢名闻利养人我是非等心而念佛,虽口头发信发愿想生西方,但所修皆是三涂引业,满心是罪染污自性,诸罪不减反增,又如何堪称善人,凭何期佛来迎?西方弥陀不离自心,与自佛非一非异。印祖开示中屡屡言及此理,自心发生障碍,佛亦无由垂慈接引,心与佛背,便难往生。恶心遮障自佛,亦必难感他佛,自性弥陀与西方弥陀本不二故。正信的佛法中,根本没有纯他力救度,不可离开自力而只谈他力。本愿念佛法门虽提倡拈除自力,全靠他力,但却主张自心信力必须具足,一定要深信不疑,不可夹杂丝毫疑心。若遇某某念佛人并未成功往生,他们只会给出同一个理由——信力不足,让人百口莫辩。若遇深信十足之人临终现了恶相,他们又会说,不管现瑞相还是恶相,悉皆决定往生,不可生疑,法然是大势至菩萨再来,怎么可以怀疑菩萨之法呢?殊不知,此自心信力不正是自力么,疑心不正是见思惑(贪嗔痴慢疑)之一么,既然他力断惑那么殊胜,可断尽念佛人三惑令其入佛报土,为何此处的疑心却偏偏不能他力断惑了呢?何等的自相矛盾。不但如此,《无量寿经》中明明有疑心念佛亦能往生的开示,本愿信众却选择性视而不见。虽然往生的是边地疑城,但印祖开示过,此疑城边地亦在九品之内。这里可以肯定的告之——不管是疑自、疑佛,抑或疑法,只要修至观行位初品,只要菩提心真实,只要想往生极乐,悉皆决定往生且自在往生。因为观行位人已得三昧,平时念佛入定即能见佛真容,疑心自熄。就算仍带诸疑,然其已具相当证量,能修善断恶,且心与佛合,已不成往生障碍。

昙鸾法师《往生论注》:“若人不发无上菩提心,但闻彼国土受乐无间,为乐故愿生,亦当不得往生也。”有人辩解称,此种说法并不适用《观经》下品恶人往生。印祖对此有专门开示:“不知九品之下三品,临终苦极,一闻佛名,其归命投诚,冀佛垂慈救援之心,其勇奋感激,比临刑望赦之心,深千万倍。虽未言及发菩提心,而其心念之切与诚,实具足菩提心矣。”难道印祖没看过善导《四帖疏》吗?显然不是。未发菩提心,最高二乘;只为贪图享乐,已堕人中鬼道。自私贪图属十恶之一,为鬼道引业,善人身份已失,又结新罪,内障自佛,外遮他佛,若不忏罪必不能往生。蕅祖《要解》中云:“菩提正道名善根,即亲因。种种助道施戒禅等名福德,即助缘。声闻缘觉菩提善根少,人天有漏福业福德少,皆不可生净土。唯以信愿执持名号,则一一声悉具多善根福德。”莲祖《疏钞》中云:“谓欲生彼国,须多善多福。今持名,乃善中之善,福中之福。正所谓发菩提心,而为生彼国之大因缘也。……还以持名为正行,复以持名为发菩提心。”有位法师常引用蕅祖莲祖印祖等开示,偷梁换柱,概念替换,混淆视听,为本愿念佛法门信愿念佛即往生作辩护。断章取义歪曲莲祖,声称只要称念弥陀名号,愿生净土,这个就是发菩提心了,念佛既是福德也是善根,因为这句名号里边通通包括了……。把菩提心分为圣道门与净土门,硬把莲祖的开示等同于日净土真宗镇西派的观点,进而混淆为不必另发菩提心,只要称佛名号愿生净土,就已经包括菩提心了。要知道,本愿念佛法门,判菩提心为杂行,而加以废斥的,属自力修行,是要拈除的。此人真正目的就是这个。不管莲祖还是蕅祖,其开示中的信愿无不随顺真实菩提心,虽然菩提心有浅深,净宗发心有方便,但与通途教理中的菩提心义并无本质上的不同。

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中将菩提心分为邪正真伪大小偏圆。印祖示九品往生时说,粗说九品,实则无量品,皆因念佛人修德差别无量故。再依智者大师一行九品一心九品说可知,菩提心粗分邪正真伪大小偏圆,实则亦是无量境界。当然,亦可依天台六即之理,分为名字位发心、观行位发心、相似位及分证位发心,更为实用。智者大师《妙宗钞》中会通九品往生经文中往生前后发心不同时,用的就是以修证阶位论发心,相似位发心才属真实发心,至少能做到行不退。观行位发心有退有进,名字位发心若有若无。过去教下,对阶位修证划分严格,发菩提心修五戒十善合格者,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乘修行人,才刚刚入门,入别圆外凡初位,仍然是个凡夫。但这个阶位的念佛人,已经完全可以自在往生且决定往生了(万修万人去)。智者大师的一行九品一心九品之说,意义非凡。对于他宗信众临终转求极乐,皆可依此来判定品位或决定往生与否。不管修禅定、修观想、修密法、修菩提心、修忏悔、修持戒、念佛、持咒、读经……修各个法门,只要能证入观行位初品,求生极乐信愿真实,悉皆入决定往生之流,诸行所证唯是一心故,这才是大平等法门的真实本怀。当然专修杂修利弊另论。再说发心念佛与多善根福德,虽都发菩提心而念佛,但并非所有念佛都堪称诸善中王,须论菩提心真伪大小和证量高低。盲目划一,不分真伪,不辨修证,既滥法又误人。如省庵所示,若人菩提心偏小,只求自利不欲度人,已属二乘,如蕅祖所言,“声闻缘觉菩提善根少,不可生净土”;若人菩提心偏邪偏伪,同于未发,如蕅祖所言,“人天有漏福业福德少,皆不可生净土”,若有罪不忏,破戒造恶,三涂有份;若人菩提心正真大者,此念佛人方是蕅祖口中的多善根多福德。具足真实菩提心的持名,才是莲祖所言的正行。反观本愿念佛法门,把净土门与圣道门割裂的一干二净,丝毫不可以通途教理解说净土门。净土门菩提心非圣道门菩提心,净土门的善也非圣道门的善。尽管经文明言“善男子,以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也认为此善男子非彼善男子。本是善人,却说包括恶人;本须自力忏罪,却说他力包办;本应发心真实,却说自力拈除;本应持戒修善,却说恶人正机;本属不定往生,却说决定往生……。法然若是大势至菩萨化身,印祖亦是大势至菩萨再来,为何两位传法出入如此巨大?智者大师被誉为东土小释迦,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佛的言教岂不比菩萨更权威?!不可过于迷信世传佛菩萨再来,愿深思之。

念佛人必须牢记彻悟大师的经典开示:念佛法门一大纲宗——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



  其他相关文章
· 求生佛刹不但是净宗总归,也是一代佛教总归宿?
· 禅定功夫到何种程度,才可以坐脱立亡?
· 见佛辨别真伪(远比你想象的复杂)
· 见佛决定,往生决定;名字位如何见佛?
· 念佛、忏悔、功德、灭罪、菩提心之间的关系?
· 作法忏、取相忏、无生忏,三种忏悔修法
· 虽也念佛 但因发心不等 道业功德天壤之别
· 恶人若无惭愧心,虽也念佛,则心与佛背,便难往生?
· 伪菩提心:有罪不忏,有过不除,多为名利
· 菩提心八相 何为邪正真伪大小偏圆?
· 专仗佛力,而由佛力以引发自力
· 如何正确理解《观经》往生后发菩提心?
· 这样发心,就说你发菩提心了(最基本)
· 净土法门万修万人去,但你真的老实修行了吗?
·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