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师推荐 - 净空法师文集选读 - 正文   │ 文章推荐
 

  倓老佛七开示简介

  美国圣荷西1992

  我是一九七七年第一次到香港讲经,住在“中华佛教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是倓老创办的,我去的时候,老法师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所以没有缘见到他。尔后几乎每年到香港讲经,住在图书馆的时间最多;换句话说,这个缘分也很深,能够听到老法师的声音,当然非常的欢喜。

  他老人家一生的事迹,在《影尘回忆录》里面说得很清楚,大光法师是个有心人,老法师不愿意写传记,也不愿意把他一生的事情告诉人。而大光这几个人没有事情时就,找老和尚聊天,请老和尚讲从前的这些故事,以讲故事的方式,把他一生的经历说出来,大光就把它记下来,《影尘回忆录》就是倓老法师的传记。我们在这个传记里面,看到他老人家一生的经历。

  他是中年学佛的,四十多岁才出家,出家的过程也相当艰苦。在没出家之前,他跟几个朋友开了个中药铺,当中有一个朋友是学佛的,他受他影响很深,而且这个朋友是专读《楞严经》的。《影尘回忆录》里有一段“八载寒窗读楞严”,八年时间就在一部经上下功夫,这个很如法。它里面记载著感应的事情。

  有一天中午他们都在这个药铺,中午生意很冷清,没有什么人来,就趴在案子上打瞌睡。中午睡午觉的时候打瞌睡,这个朋友做了个梦,他看到两个人来了,抬头一看是他的冤家债主。从前因为财务纠纷,这两个人欠他的钱,打官司他打赢了,就逼他们还债,结果这两个人上吊自杀了。

  以后他非常后悔,对这个事情感觉很歉疚、很后悔。现在看到这两个人来了,他就知道这是两个鬼魂来了,心里就很恐惧,是不是来找麻烦的。看他们好像很和善,不像是找麻烦的样子。走到面前就给他跪下来,他心里就比较安了,不是来找麻烦的。

  就问他们:“你们来干什么?”那两个人说:“我们来求你超度。”他那个心就放心了。求超度,好,我答应你。他说:“怎么个超度法?”那两个人说:“只要你答应就可以了。”他说:“那行!我答应你。”就看到这个鬼魂踩到他的膝盖,踩到他的肩膀升天了。

  过了没有一会,又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太太,还有一个小孩,这是他的小儿子,母子两个都过世了。两个人来到面前,也跟前面两个人一样,跪在地下求超度。他都点头同意,也看到这两个人踩著肩膀升天。梦醒了之后,他就告诉倓老。由此可知,超度是真的,超度一定要真正修行人,你才有这个功德;不是只按照这个仪式做做就行了,那未必,真正要有修行的。

  这就说明“八载寒窗读楞严”的功德,确实有这个能力,鬼神才来找你;你没有这个能力,他不找你,找你没用处,帮不上忙。今天看到你修行确实有功德,你可以帮的上忙,他来找你。

  像这种情形,很多学佛的同修都有,但是没有这么殊胜。我们常常作梦,梦到已经过去的家亲眷属,他有求于你,《地藏经》上说得很明白,他来求你帮助他。我们没有像倓老朋友那么样的功夫,但是可以念经、念佛,把这个功德回向给他。他所得到的利益,虽不是踩著肩膀升天,但是对他多少都会有帮助。

  倓老学佛以后,到最后出家了。出家没多久,大概两、三年的时间,对当时的天台宗大德谛闲老法师非常的景仰,就到天台去参学。谛老法师见到他也很欢喜,认为他根性很利,是一个难得的好学生,就收了他。以后他继承了谛老的衣钵,是谛闲老法师的传人。谛老曾经跟他说:“你的法缘在东北”,学成之后劝他回到北方。他也接受老师的指导,所以中国北方的佛教是他老人家一手创建的。

  他在东北大大小小寺庙,建了差不多将近有二十座,真的是福报大。我们不敢讲有证,确实是有修有学的大善知识。虽然他是天台宗,也是天台宗的传人,但是他一生念佛,为什么?他说他亲眼见到的念佛往生、预知时至、不生病的,晓得哪一天走的,站著走的,坐著走的,他一生看到二十多个人,这个真是非常有力的见证。因此,他对这个法门深信不疑,所以他念佛求生净土。他老人家走的时候也是坐著走的,总算满了他的愿。

  佛七期间,一开端等于是介绍佛学的修学纲要,虽然没有把大乘几个宗派说明,也都顺便提了一下。因为佛七是净土宗的法门,说明净土宗的殊胜,他讲到三辈九品,即使是下下品往生,也比欲界天、色界天的福报还要大。这是劝人从修学大乘,应当要转入净土一门专修。

  这个音带,第一段是第二天讲的,第二段是第四天讲的,可见得他不是天天讲,他是隔一天讲一次。第二天一开端,有几句话很重要。他说佛七头两天,大家的心还很散乱,还没有收起来;换句话说,功夫还不得力。最得力的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七天当中这第三天最得力。后两天又懈怠了,为什么?佛七快要完了,想想还有什么事情要办,这又打闲岔了。功夫真正得力是当中的三天,这个很有道理。

  因为香港那边学禅的人很多,风气很盛,念佛这个法门没有禅那样的盛。他老人家就举出谛闲老法师在外面讲经说法,常常举他两个学生的榜样来劝勉大众。

  第一个是学禅的徒弟,这都是早年的徒弟了,现在都不在了。这个徒弟,用现在话来讲,他是知识分子,读过书的;没有出家之前他结过婚,而且还有一个小女儿。学佛之后,对佛法非常的仰慕,决心出家,经人介绍给谛老法师,谛老法师收了他。但是他跟家里没商量妥当,就毅然出家了。太太虽不答应,也无可奈何,没法子,太太就跳江自杀了。剩下这个小女儿很小,就交给亲戚去扶养,他就出家了。

  他对禅很有兴趣,天台山是学教的,不是禅宗道场。他既然愿意学禅,老法师也不勉强,就把他送到当时禅宗第一个道场镇江“金山寺”。你们看《白蛇传》里有个金山寺,就是那个地方,当时是中国禅宗最盛的一个道场。金山寺也叫江天寺,因为这个寺是建在长江一个岛上,靠近南岸,靠近镇江,但是要坐船过去,寺庙建在那里,所以叫江天寺。这个寺庙年代很久,现在也是观光名胜的地区。

  他到那边去,在禅堂确实很用功,很有道心。在这个寺过了不少年,慢慢的他就升为执事,最后升到首座和尚。寺院等于是个学校一样,住持就好像是校长,首座相当于教务主任,维那是训导主任,监院(当家师)是总务主任,这个叫三大纲领执事,跟学校一样,只是名称不相同,他们的职务相同。

  做到教务主任,这个地位非常高,仅次于和尚。这个时候皈依的信徒也多,供养也多;这些多了之后,贡高我慢的念头起来了,自己以为很了不起了。这个念头一起来,道心就失掉了。什么是道心?清净心、平等心,这个很重要。

  从前在禅堂里参禅有道心,现在当了首座和尚,道心没有了。道心失掉了,护法神就不保护你了。人真正有道心,就有护法神保护你。道心失掉了,护法神走了,他的冤家债主找上门,我们俗话讲“著魔”了。著魔之后,说话颠三倒四,用我们现在的话说,他得了神经病,精神分裂,不正常。江天寺四面都是水,看到旁边没人,他一个人出去跳江自杀,被人发现把他救起来。过了几天,他又去跳江,又被人救起来。

  江天寺的方丈和尚觉得他有了问题,这个首座和尚常常闹自杀,影响整个寺庙的修行人。所以赶紧给谛闲老法师送信,说:“你这个徒弟现在常常想自杀,我们也不晓得什么缘故,请老和尚来把他带回去。”谛老就到江天寺去接他回来。见了面,一切情形都很正常,就把他带回到温州天台山。他们走水路,这个水路是通的,从长江远海坐船来,一直可以到温州。他们坐的是轮船,轮船是上下铺,老和尚睡下面,他年轻动作比较伶俐,就叫他睡上铺。一路平安无事,也没出什么问题。这是老和尚有道行保护他,魔也不敢作祟。

  回到天台,寺院里面也讲求身分地位。他曾经做过大寺院的首座和尚,很有身分,在佛门里也相当有地位,所以特别给他一个房间。通常一般是住广单,睡通铺的。这是特别礼遇他对于佛教有页献,所以给他一个房间。

  早晚上殿随他意,他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去。有一天早晨吃早饭的时候他没来。上殿他不去无所谓,吃早饭的时候也没来,未免睡得太晚,太过分了!老和尚就叫庙里面的查房去喊他。去敲门,没有人答应。把门打开,房间里没有人,窗户是打开的,人可以从窗户跳出去。查房赶紧回去报告老法师,谛老法师一听不好了,恐怕又去跳水了。那个道场虽然外头没有江,有个小河,河里可以走小帆船,可以淹死人的。过去他曾经有两次纪录,是不是又跑去跳水了?赶紧找人分头去找。找了半天,差不多找了半里多的路发现,真的找到了,但已经死了,尸首浮起来了,那就没法子。把他打捞上来,抬回来,再给他念念经,超度超度,办后事。

  正当他的尸首抬到庙里的时候,他的女儿来了。他女儿长大了,也结婚了,哭哭啼啼到庙里来,见老和尚。老和尚说:“你来的正好!”就问她:“你为什么来的?”他女儿讲:“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了爸爸妈妈,说今天去上任。”老和尚说:“上什么任?”她说:“他们去作土地公了。”

  老和尚一听明白了,山旁盖了一个新的土地庙,原来他去当土地公,他太太去当土地奶奶了,这一下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太太跳水死的,这个鬼魂一直就在他的旁边,因为他过去参禅真正有功夫、有道心,有护法神,她这个鬼魂没有办法贴到他身上。到他道心失掉了,贪图享受、贡高我慢这个念头一起来了,护法神离开了,这个鬼魂附在他身上。实际上,常常闹跳水不是他自己,他是被鬼迷了,太太还是把他抓去了。这就说明参禅参了几十年,最后的结果是落个土地公,还被他太太抓去了,太太去当土地婆去了。

  于是老和尚超度佛事就到土地庙去做,给他念经,给他超度。老和尚也很有趣,他说:“你既然做了土地公了,我们给你念经超度,你要显显灵给我们看看。”说了这个话,也很奇怪,他们念经的那个桌子前面,就有一个小的旋风,像龙卷风一样,很小,在念经的台面前转,转了很久。老和尚点点头,知道了。

  这是说参禅的人为什么会著魔?《楞严经·清净明诲章》讲了,大家心里都会明了。清净心失掉了,“贪瞋痴慢”事可能不严重,念头还有,有念头就不行,这就是著魔的因由。如果他心真正清净,断信亦无,他太太的鬼魂找都找不到他,他的道业当然就能成就。老法师常常讲这个公案,警惕现前修行人,心不清净就遭魔难,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一生的修行换了一个土地公。

  然后又说一个念佛的徒弟,这个念佛的徒弟,比这个参禅的徒弟还要早,是老法师还没有成名的时候,在观宗寺当知客师时。知客师是什么?寺庙里头专门管招待宾客的,做这么一个职务。老和尚年岁大概只有四十几岁的样子,不太大。有一个从小的玩伴,他们都是出生在乡下,一个村庄里面,小时候就在一块玩耍,交情很深厚。大陆上,在民国初年、清朝末年的时候,教育很不发达,那时候还没有学校,只有私塾,小孩读书的机会很少,只有家庭好的才能够读几年书。

  谛闲老法师家境还算不错,所以念了几年书。以后他舅舅做生意,跟他舅舅学做生意,跑过不少地方,所以有一些学术的基础。他这个朋友家境很清寒,没有念过书,不认识字。长大之后,学了个手艺,靠这个手艺维持生活。什么手艺?老和尚给我们讲是“锅漏匠”。

  这个“锅漏匠”,恐怕你们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知道,我还记得!因为我也是出生在乡下村庄里面,“锅漏匠”就是补锅、补碗的,这是我亲眼见到的。从前家里用的锅碗打破了,舍不得丢,想办法把它补起来。这个补锅补碗的挑著一个担子,大概一个月会到这个地方来走一次,你有打破的锅碗,他会给你补。这个现在没有了,现在哪里还会用破锅破碗,没这个道理,早就丢掉了。那个时候,生活多么的艰难。

  他这个工作很辛苦,深深体会到人生的痛苦,所以就找他这个老朋友。听说老朋友做了和尚,找到之后,他就跟谛闲法师说:“我要出家。”谛闲法师说:“你不要找我的麻烦,你在我庙里住几天,你还是出去做你的生意去。”结果他非常坚决,一定要出家。老法师就说:“出家要学经教,你不认识字,没有法子学。出家不学经教的要学佛寺的唱念,你年岁大了,你也学不会,你还是去做生意好了。”在那个时候,四十多岁几乎就是进入老年,五十岁就称老人,五十岁的人出去都拄拐杖。

  结果他那个朋友说,他太苦了,他非出家不可。谛老被他逼得没办法,他说:“这样好了,你既然真的要出家,那你要依我的条件。”他那个朋友说:“行,我既然认你作师父了,你说什么我都接受,我都听。”这样谈妥条件了,谛老就给他剃头。出家之后,他说:“你也不要去受戒。受戒的戒期是五十三天,非常辛苦!年岁大的人吃不消。戒坛里面许许多多东西要学习,你学不会,天天挨骂挨打,甚至于被开除,被赶出去。算了,你不要去受戒了。你也不要住在庙里,住在庙里面什么都不会,人家冷眼看你,你这日子也很难过。宁波乡下小庙很多,有很多小庙没人住的,我就给你找一个没人住的庙,你一个人去住。”

  因为谛老是观宗寺的知客师,知客师跟在家信徒常常连系,所以他的熟人很多。就近找几个护法,每个月给他送点钱、送点米,生活可以过得去。又在这个破庙附近找到一个学佛的老太太,请这个老太太每天给他烧中、晚两餐饭,早饭自己做。

  谛老说:“我教你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你就念这六个字。念累了,你就休息,休息好了再念。就这一句佛号一直念下去,准有好处。”究竟有什么好处?他也没问。老和尚也没说,就告诉他这一句佛号念下去,一定有好处。

  这样大概念了三、四年,他也真听话,这三、四年在这个小庙里从来都不出门,真的一句佛号念到底。这一天,他特别出去看看他的亲戚朋友。晚上回来吃晚饭的时候,就告诉烧饭的老太太说:“明天你不用替我烧饭了,你不要来了。”老太太也没有问什么缘故,心想这个师父这么久都没出门,今天下午出了门之后,可能明天有朋友请他吃饭。

  到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太太不放心,再到庙里去看看。庙门是不关的,为什么?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夜不闭户。到里面找师父,师父的房门是开的,窗户也是开的,看到这个师父站在那个地方,面孔朝著窗外,一个手拿念珠,一个手上有灰。倓老叫它是小灰,小灰是什么?从前吐痰,有钱人家有痰盂,没有钱的人家就用木头钉一个小盒子,盒子里放草灰。大陆上烧饭的灶烧草的比较多,烧柴、烧草都有灰。把那个灰放在盒子上,吐痰就吐在那个地方,过几天把这个灰换一次。

  他手上拿著灰,叫他又不答应,仔细一看,他死了,什么时候走的不晓得。这个老太太一生从来没有看到人是站著死的,这也把她吓到了。老太太赶紧去通知平常送米送钱护持他照顾他生活的几个护法来。这几个人来了一看,也不敢处置,立刻派人到观宗寺给谛老法师送信。谛老法师听说他已经走了,也赶紧赶来。那个时候没有车,只能用走路的,这一个往返要三天的时间。老法师来了,看到这个情形,非常赞叹。他说:“你总算没有白出家,你的成就,讲经说法的大囧琺师、名山宝刹的方丈住持也比不上你。”

  一句佛号,什么都不懂,念了三年,念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就再念,这个多自在!他为什么能念成功?确实是万缘放下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但是他听师父的教导,百分之百的奉行,没有一点折扣,也没有一点意见。他是预知时至,他晓得什么时候走,在走之前去看看朋友,见最后一面。但是他自己不说,交代烧饭的老太太明天不必来了。他走了,没有生病,你看多潇洒!多自在!

  这样的功夫,一定是念到“一心不乱”,一心不乱是定慧都具足。也许有人问:“既然有定有慧,为什么不弘法利生?”弘法利生要法缘,没有法缘没有用处,人家不听你的。他是个锅漏匠出身,又不认识字,也没有学过,谁听你的?没人听!这样一往生,劝了多少人,这个样子在那里,就是利他。使人家见到、听到了,信心增长,也知道应该如何用功,一句佛号就成就了。

  谛老替他办后事时,把他的手掰开,原来他手上还握著八、九块大洋。谛老一想,可能是他从前做生意积蓄的一点钱,平常把它放在吐痰的那个灰底下,人家也不知道。现在他要走了,钱他拿在手上,这个意思大家很明白,就是替他办理后事,他连后事也不找人麻烦。

  这是说一个念佛人的成就。给诸位说,这个成就往生的品位绝对不在中下,决定是上三品往生。往往是一个被看不起的人才真有成就,人家恭敬供养的人反而不能成就,这一恭敬供养,毛病都出来了,心就不清净了,自以为是。他们这样的人心里谦虚,觉得样样都不如人,对一切人一切事真诚恭敬,所以他有成就。

  这是老法师常常举出他亲眼看到的两个徒弟,一个参禅参了几十年,当土地公去了;一个念佛念了三年,上品上生去了,哪能为比?一个是有知识的,一个是不识字;不识字的见阿弥陀佛去了,识字的去当土地公去了。正应了我们中国古人所说:“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真正有成就的,一个是上智,一个是下愚。不能成就的,就是当中这个,俗话讲:“半吊子!”你说他不行,他很行;说他真行,他又不行,这一种人是最难度的,这一种人占大多数。

  所以世尊四十九年苦口婆心说一切法,教化的多半都是中等人。真正上根利智跟下愚之人,佛用什么法子度他?念佛法门。上根利智的,告诉他这个法门,他马上接受,他不怀疑,他就一直念到底,这根性最利。下愚之人,劝他念一句阿弥陀佛,他死心塌地念,他什么也不会、也不要,也不懂得道理,你教我念我就念,念到成就了,那个果实自然现前。所以这两种人是佛门常讲根熟众生,根性、机缘成熟了。这是老和尚第二天讲的。

  后面一段讲畜牲往生,那也是很早的事情,是谛老法师还没有成名,在一个小庙里头当住持,这个庙叫“头陀寺”,也在温州。现在好像这个庙还在,大概总是因为谛闲老法师曾经在那里做过住持,以后老法师成名了,所以这个小庙也沾光。

  他在头陀寺做住持的时候,因为庙小,人不多,也很穷,这个寺庙里连个钟都没有,作息时间怎么办?看太阳!寺庙里养了一只大公鸡,早晨鸡报晓,就打板、起床,做早课。这个公鸡是庙里养的,出家人做早晚课,这个公鸡也来参加。早晚课念阿弥陀佛,这个公鸡也跟著大众后面走,它也“嘎咕、嘎咕”叫,大概是念它的佛,我们也听不懂。中午过堂吃饭,这个公鸡也来参加,凡是大众吃的菜饭掉在地上的,它都会把它吃得干干净净。

  每一天课诵完了以后,大众都散了、都走了,公鸡也离开了。这一天早课完了之后,大众都走了,这个公鸡还在佛殿里面绕佛,香灯师就赶它走。香灯师是最后走的,他管照顾香、蜡烛、油灯,大众离开后,只有一盏油灯点著,蜡烛都要熄掉,以防火灾。

  香灯师就告诉大公鸡:“人都走了,你也该走了。”那里晓得那个大公鸡走到佛殿当中一站,嘎咕叫了三大声,站在那里往生了。香灯师马上报告老和尚。老和尚召集大众来看,果然没错,把它当作出家人往生一样的仪式来做,给它做超度的佛事。以后这个大公鸡葬在后面山上。这是说明鸡都有灵性,都会念佛,这是谛老法师自己道场亲眼看到的事实。畜牲有灵性,尚且念佛求往生;人要不用功,不如畜牲。这是头陀寺里面有这么一桩事情。

  畜生真有灵性。我们住的这个地方离鸭子公园很近,我每天早晨和馆长有六、七个人都到公园散步,去喂鸭子。这个公园鸭子多、鸽子多,海鸥很多。前天我们发现一只鸽子趴在地下,看样子好可怜。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把它抓过来一看,才晓得两只脚都被线捆得很紧,大概是小孩捉弄它。我们把它带回来,用剪刀把线剪开,因为勒得很紧,两只脚都肿了,后来放走了。昨天我们去喂鸽子,有一只鸽子自动走到我们面前,看它的脚一摆一摆的也很可怜。结果一看,脚上也有绳子绑住,它是来找我们的。

  馆长就奇怪,它怎么自己会找来?是不是那个鸽子告诉它的,这里有人可以帮助!也把它搞干净了。以后又有一只,都是自己找来的,给它剪线的时候,动都不动,乖得不得了。所以小动物有灵性,它们彼此也有语言,也有沟通,“这几个人大概不是坏人,可以帮助我们,有麻烦来找他们”。

  我们从前是在书籍的记载里看到许多动物念佛往生的,谛闲老法师头陀寺的公鸡,是他亲眼见到畜牲念佛往生。这是给我们说了三个例子,学佛人得到的这个结果。

  后面有一段是讲他在东北办学时的例子。东北那个时候虽然有学校,民国初年闹革命,大家都很害怕儿女上学之后,受了这个影响。谛老在寺庙里面办的这个学校,课程是儒书、佛学,所以当地人对他就很放心,这个不闹革命,把小孩送到他那个学校。他也请了一个居士来主持校务,他自己跟定西法师有时也去讲一点佛法。他在东北办了不少所的佛学院,办佛学院也办义学,所以东北的佛教受他老人家的恩惠非常之大。

  老和尚常常劝人念佛,这个校长看了些佛书,有一天向老和尚提了一个问题,他说他看到这个书上讲“唯心净土,自性弥陀”,既然是“唯心净土,自性弥陀”,那我们何必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老和尚听了以后就跟他说:“你提的这个问题很有道理”

  老和尚问他:“自性弥陀跟西方极乐世界的弥陀,从哪里分界限?唯心净土跟西方净土边界在哪里?”谛老法师这样一反问,这一位居士想了半天,好像分不出边界,没有界限。老和尚说:“对了!确确实实没有界限。”自性弥陀跟西方弥陀没有界限,自性是从理上讲,西方是从事上讲,理事是一个。理是事之理,事是理之事,诸位要把这个事实真相搞清楚、搞明白了,你念佛那个心就定了,你就不会怀疑。

  古人也提出来“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实不去是从理上说的,决定生是从事上说的。那么佛号要不要念?要念!你要是执理废事,换句话说,你还比不上谛老法师念佛三年的那个锅漏匠徒弟,人家站著走,预知时至,你有这个本事吗?

  第二种人不懂理,完全是事修。所以,莲池、蕅益这一些大德们,常常警告学人,如果执著理,不在事上用功夫,执理废事,你的修学决定是失败的,你不能成功。反过来讲,如果你执著在事上,你不明理,完全在事修,古德讲:“不虚入品之功”,三辈九品你决定有分。事到一定程度跟理就圆融了,单单明理,没有事修,那个理没有办法融事,当中有障碍。所以事到什么时候融理?心地清净。为什么?清净心就是理,清净心周遍法界,哪有边界!这是我们一定要清楚,一定要明了的。谛老法师说的是真实的例子,一点都不假。

  我们再看倓老《念佛论》里面所说的。《念佛论》是他老人家在香港讲的开示,大光法师笔记的,这个小册子对于接引初机非常好。前面三分之二广泛介绍佛法,各宗都提到,后面完全讲念佛,赞叹净土。末后他老人家举了三个念佛往生的例子,这是老法师亲眼看见的。

  第一个修无师。哈尔滨极乐寺是老和尚建的,老和尚建这个道场之后,要将这个道场兴隆,所以举办一次传戒法会,这是佛门佛寺里最殊胜的、规模最大的法会,请他的老师谛闲老和尚作得戒和尚。在戒期筹备期间,修无师来了。他从外地来的,修无师是营口人,想在戒期当中帮忙,用现在话来讲,做义工。寺庙里对发心来帮忙的人都非常欢迎,就问修无师:“你能做什么?”修无师在没有出家之前是做泥水匠的,是粗活,不认识字,没有念过书的;出家之后,就念一句“阿弥陀佛”。他发心在戒期当中照顾病人,伤风、感冒在传戒期间是免不了的,他讨这一份工作。

  那时候住持是倓虚法师,当家师是定西法师。这两位老法师以后都到香港去了,也都在香港往生。工作分配过了不久,修无师就来见老和尚,见当家师,说他要走了。倓老很有修养,你是发心来帮助的,你要走也不好意思留你。定西法师修养比老和尚要差一点,所以脸上马上就摆出不高兴的样子,而且责备他,既然来发心,就应当戒期圆满之后再走,戒期是五十三天,你不应该没有长远心,中途而退,这个功德就没有了。

  修无师说:“我不是到别的地方去,我要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

  这两个老和尚一听,这不是普通事情,就问他:“你哪一天走?”

  修无师说:“就是十天之内,没有确定哪一天,就十天之内。”

  要求当家师给他准备两百斤柴火,准备火化用。这是大事情,不是普通事情,而且在这个大囧琺会当中,这样殊胜的事情很难得,非常希有。所以当家师就答应给他准备后事。

  到第二天,修无师又去见老和尚、当家师,向他们告假:“我今天就要走!”这个措手不及,所以定西师赶紧替他准备。寺庙后面堆柴的这个房间,在那个地方临时给他搭个铺。他还要求希望能有几个人帮他助念,送他往生。当然乐意去助念送他的人很多,这个事情很希有,功德非常殊胜。

  坐在这上面的时候,助念的同修就要求修无师,说:“过去这些大德往生,都会作几首诗,作几首偈子,留给后人作纪念,你老人家也给我们留个纪念吧!”

  修无师就说老实话,他说:“我是个老粗出身,不认识字,我也不会作诗,也不会作偈子。不过我有一个老实话可以告诉诸位,『能说不能行,不是真智慧』,就算是做个纪念吧!”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大家念佛号送他,大概念了一刻钟,他就坐化了。他往生的时候是在临时搭的一个铺里,盘腿坐著走的。就在极乐寺戒期当中。

  谛闲老和尚到极乐寺的时候,听到修无师往生的这桩事情,非常赞叹!认为这才是真正出家修行的好榜样,往生这么自在,这么潇洒,都是没有念过书的人,不认识字的人。可见得知识多了是魔障、是障碍,不认识字,没念过书的人老实,老实人都有成就;书念多了就不老实,成就就难了。这是一个出家人念佛往生的例子。

  第二个是郑锡宾,郑锡宾是位居士。郑居士是念过书的人,是个生意人。倓老法师在山东青岛创办湛山寺,他是在那里皈依的。学佛之后,他学会讲《阿弥陀经》。于是生意也不做,到处劝人念佛。他常到乡下那些小地方去给人讲《阿弥陀经》,劝人念佛。他家人很反感,说:“正经事情生意不做,学佛学迷了!”

  有一天在外面讲完经后,他就跟几个老朋友说说:“我要走了,麻烦你们给我租个房子。”

  这些朋友听了奇怪:“你要走了还租房子干什么?”

  他说:“我不是到别的地方去,我要往生极乐世界,怕死在人家家里不方便,你们给我租个房子。”

  这些朋友一听,问他:“你真有本事走?”

  他说:“真的!”

  那个人说:“那没问题,到我家去”;这个人说:“到我家去!”都不忌讳,你真有本事往生的话,我们都欢迎。这就到他朋友家里去了。朋友家临时给他打扫一个干净的房间,他老人家也是盘腿坐在那里。这几个好朋友也是来看他怎么走法。他要求大家念佛送他一程。大家也要求他:“你得作几首偈、作几首诗,给我们留个纪念。”他说:“不必!你看我这个样子,这就是最好的纪念。”好!大家给他念佛,也是念不到一刻钟,他真走了。讲大经之后什么事也没有,去的这么潇洒!这么自在!以后他的弟弟来替他办后事,看到哥哥这样,弟弟也念佛了。三年之后,他的弟弟也往生了。不过比哥哥差一点,他在病中往生的。

  这是举一个男的居士,他是倓老法师的皈依弟子,一心念佛,专讲《阿弥陀经》,其他的不会也不学,就一门,能念到预知时至,没有病苦,自在往生。

  第三个例子举的是一个在家的女居士。他老人家举例都很有趣味,一个出家的,一个在家男居士,一个在家女居士。

  这个女居士住在青岛,是湛山寺里的信徒。湛山寺每一个星期有一个念佛会,她是念佛会里面的一分子。但是这个人不认识字,家境很苦,他先生是在码头上拉黄包车的。一天不做工,一天就没有收入,所以日子过得很苦。一家四口,她有两个小孩都很小。每一个星期天湛山寺念佛会她都参加,在厨房里帮忙洗碗、洗东西。由此可知,她是贫贱人家,没人瞧得起她,平常谁注意到她!到寺庙里也是做苦工的。

  她是中午走的。早晨吃早饭的时候,告诉她先生,她说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劝他好好的照顾小孩。她的先生听了很生气,说:“我们家已经穷到了这种程度,还说什么风凉话!”拉了黄包车就走了。她又把两个小孩叫到面前,叫小孩要听他爸爸的话。小孩不懂事还太小,一会儿就出去玩了。

  到了中午,小孩肚子饿了要吃午饭,回家去找妈妈要吃饭了。回去之后,看到妈妈没做饭,妈妈坐在床上已经往生了,这才哭哭啼啼的告诉邻居。邻居一听说,早晨满好的,还都见了面,到他家一看,端端正正坐在床上,换了干干净净的衣服。到码头上把她先生找回来,再去通知湛山寺念佛会。念佛会这个时候对于这一位居士才佩服,才知道人家天天在洗碗,帮忙工作,那才真是身心清净,一切放下,那是真修行人!这是在青岛的事情。

  这一些给我们念佛人做了最好的榜样。古德常说:“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在这个世间跟人有什么好比的?有什么好争的?那都叫妄想,大错特错!凡是真有成就的人,确确实实于人无争,于事无求,他只求西方极乐世界。你们怀疑那是假的,他不怀疑,他真走了。你怀疑,西方极乐世界跟你没分,你还是要搞六道轮回!其间得失利害天壤之别。

  学佛学什么?一句“阿弥陀佛”。我这么多年的体验,也常常勉励大家,真正上根上智就是一句佛号,那叫真智慧!没有闲岔,没有夹杂。如果觉得这一句佛号还不行,还得加一点,那就净土三经、净土五经,帮忙你、调剂你。如果觉得还少了,还有《净土十要》;还要多一点,恐怕往生未必可靠,这是真的!为什么?多了,杂了,决定有障碍。这个法门三根普被,利钝全收,它精彩的地方就是专精,这一句“阿弥陀佛”谁不会念?谁不能念?各个成就,不可思议的成就!

  佛在经上讲的我们不能完全相信,古来的这些记载的我们也不完全肯定,眼前你亲眼看见的,你信不信?你说这些是倓老法师看见,我没看见,那就没有法子了。要自己亲眼看见,那也要大因缘、大福报;你没有这个福德、因缘,你看不见。你能够相信等于亲见。

  站著往生,坐著往生,在台湾就不少。台湾这四十年当中,我们没有正式统计,概略估计绝对不会少过五百人。这么一个小岛,有这么多人念佛预知时至,自在往生,真正不可思议。按照比例来说,称它“宝岛”,真是名副其实!

  所以,事实、理论、方法都明白了,都清楚了,没有疑惑了,这个时候下定决心求生净土,一句弥陀老实念,没有不成就的。他们这些人能这样自在走,我为什么做不到?这个要认真的反省。

  世间所有一切统统是假的,不但是假的,统统都是障碍你往生的,能不能舍弃?一定要舍弃!不能舍弃,纵然往生也不自在。自在是决定往生,而且品位都在上中位,不在下品。下三品不可能走得这么潇洒!走得这么自在!

  临命终时有病苦往生的,那个品位是中下,不会在上三品。为什么人家能做到,我们做不到?我们今天要争、要跟人家比的,应该跟他们去比,那就对了;跟世间人比名闻利养,那你就错了!这是真正错了。(完)



  其他相关文章
· 无量寿经介绍
· 阿弥陀经对现代人修学的启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