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师推荐 - 净空法师文集选读 - 正文   │ 文章推荐
 

  谈儒释道之大意—从品德教育做起

  台湾屏东监狱大礼堂2009

  我从二00三年,正式参加联合国的和平会议,这些年参加了十几次,我了解一般的状况。许多国家领导人,这些专家学者确实他们有慈悲心,我们肯定志士仁人,我很钦佩。但是都在寻找怎么样化解冲突,怎样来帮助社会恢复安定和平,实实在在是想不出方法。

  联合国这个会议从七0年代开始,到现在三十多年,找不到方法,他们会开得很多,投出去这些资源不论是人力、物力、财力,可以说是不计其数。我们看到效果没有,全世界的社会冲突频率年年上升,问题是一次比一次严重,这是真正的一个严肃问题,这是整个世界的社会问题。我在大会做了很多次主题报告,我将我们中国老祖宗,中国有五千年历史,研究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个族群、这个国家,是世界上很难得找到第二个相同的国家。中国这个社会自古以来,长治久安,研究中国历史的那些外国学者,谈到古老的中国,没有不佩服的,他说“中国人奇怪,为什么在这么大的一个国家、这么多的人口,治理得那么好。”这是讲过去一百年前的。现在这一百年,中国这个社会动乱不安,这是我们知道的。为什么会有这种效果?就是中国人懂得教育,五千年的教育、五千年的经验、五千年的方法、五千年的成果,这我们不能够疏忽掉。中国的教育教什么?教伦理、教道德、教因果,以这个为主。

  孔子教学他讲过是四门,第一门德行;第二个言语;第三是政事,政事就是我们现在学校里面学的技术,这技术帮助你谋生的;最后才是文学,文学艺术摆在最后。德行摆在第一位,所以中国教育德行最重要!从什么时候开始?从胎教开始,母亲怀孕的时候就开始。母亲思想要端庄、要清净,为什么?起心动念、言语造作会影响胎儿。所以《弟子规》这几年来,我们来推行儒家的基础,扎根教育。《弟子规》不是教小孩会念的,不是教小孩会背的,而是什么?而是父母要把《弟子规》,字字句句落实在家庭生活当中。小孩从一出生他就会看,他就会听,他已经在开始学习。所以扎根教育是一千天,就是三年,从出生到三岁,中国古人讲“三岁看八十”,它有道理,不是没道理。让这婴儿他看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全是正面,没有负面的。所以他三岁就有能力判断是非邪正,他就有这个能力,把做人基本的道理他全学了。所以这是身教不是言教,这才叫真正扎根。

  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实在讲在七0年代英国汤恩比,可能是他首先提出来,他说“要解决二十一世纪的社会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我在巴黎开会,会后我就访问伦敦,第二次去访问伦敦,去看剑桥大学、伦敦大学、牛津,这都是欧洲汉学里面最著名的学校,我特别去看它的汉学系。他们的教授老师完全不需要用翻译,他们的普通话说得非常好,我们讲国语说得很标准。不但是话说得好,他们也可以看文言文,很难得,我们真是看了很感动,年轻的外国人中文学得那么好。他们用中国的这些典籍去写博士论文,我遇到一个学生他用《无量寿经》。我说《无量寿经》有九个版本,你是用哪个版本?他用夏莲居会集本,跟我们现在用的是同一个本子,这真不容易。还有一个用《孟子》写论文,另外还有一个用中国文学家。所以我就问他,我说汤恩比是你们英国人,也是非常著名的教授,他的话你们相信吗?你们是研究中国东西,研究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就是儒释道,你们这里面有用佛经写博士论文,有用儒家典籍、用道家的,你们都在这里参加研究,你们想想,这东西能够挽救这世界吗?会给世界带来真正和平吗?我向他们发问,没有人回答。

  我再问他们,是不是汤恩比说错了?大家笑笑也不说话。最后我就告诉大家,我说你们现在所研究的是一种学问,佛学、道学,这中国传统文化。你们可以用这个拿到博士学位,将来也可以做为一个欧洲的汉学家、名教授,这都没有问题;你不可能像我这么快乐、像我这么自在。大家都笑起来,我说为什么?我学的跟你们是相反的,你们学儒学,我是学儒。同样两个字,外国人从左念到右,儒学;我学儒,我们中国的字从右到左,学儒、学佛、学道这就不一样。儒学、道学是把儒释道的典籍,当作一门学术去研究,跟你自己的想思言行不发生关系,所以你得不到受用。你看《论语》里面第一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你们怎么样?学而时习之不亦烦恼乎!你得的没有喜悦,这就是不同的地方。学儒就要学孔子、要学孟子,要学得很道地、很踏实,你才能够契入孔颜之乐,你才能得到;学佛要学得跟释迦牟尼佛一样,你看法喜充满,常生欢喜心,这是佛法。

  我跟他这一分析,学佛从哪里学起?从根学起。你们现在这里谈儒释道,谈儒,你马上会想起四书五经十三经;讲到佛,你一定会想到《华严》、《法华》、《般若》,这些大乘经典。这些东西是儒释道的花果,花果从根生的!你光在花果上研究,把根疏忽掉,你得不到儒释道真正东西,你得不到。儒释道的根是什么?从哪里学起?儒的根是《弟子规》,道的根是《太上感应篇》,佛的根是《十善业道》。这三样东西分量很少,《弟子规》一千零八十个字,《太上感应篇》有一千二、三百个字,《十善业道经》稍微长一点,那个本子也只有四页,很薄。我还特别做了一个节本,把它最重要的节录下来,我只节录了五百多个字更少。这些东西能够把它记熟,能够普及,能够字字句句做到,你儒释道的根就扎稳。能够普遍在社会推广,我们这个社会就会安定,这个社会会非常的祥和。我们中国古人讲的“礼义之邦”,和谐社会就落实了,真能做得到。

  在中国大陆,因为他们的政府对宗教限制很严,像佛跟道都是宗教,宗教活动只能在自己的道场寺院,社会上不可以。我们中心算是学校,学校不能有这些课程,所以我们在那里推广只有《弟子规》。但是在台湾就没有限制,在台湾三个根都可以扎,那个成果一定是超过庐江好几倍。所以能有这么一个缘分,希望在台湾,这次我回来缘分也很难得,我没想到,几乎所有的县市长都希望跟我见面,我们跟他们见面之后,多半谈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文化兴,国家一定富强;文化要没有,这个国家会衰。你看世界上四大古文明古国就剩一个中国,其他三个都没有了,为什么?文化没有了。中国虽然在历史上,政权有两次落在外人手上,第一次是元朝,蒙古人入主中国,但是文化没有消灭掉;第二次是满清,满清入主中国之后,不但没有灭中国文化,反而把中国文化大量的把它提升起来,所以它享国两百多年。

  这些道理,历史史迹我们要晓得,所以我们依照古圣先贤教诲去做就不会错,古人有句谚语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就是古人。所以我们今天展开古圣先贤的教诲,经典的教育愈看愈欢喜,把这个东西介绍给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宗教,大家都欢喜。宗教教育,实在讲是非常之好,“宗教”这两个字,要依中国字来解释太好了,讲宗,宗的意思是主要的、重要的、尊崇的;教是教育,就是教学,连起来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学、尊崇的教化。把这个东西舍弃社会就乱,就会有问题。所以宗教教育里面,我们这些年在过去,像做团结宗教这个事情,做得相当成功,前途是愈来愈看好、愈来愈光明,宗教要团结,世界才会真正有安定和平。

  我记得我是在二00五年,马来西亚同学邀请我讲经,那个法会很大,听众有一万二千人,规模很大。我认识他们的前縂锂、首相马哈迪先生,世界上很有名的一个人,他做了二十二年首相,大概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在位时间比平常长。那个时候刚刚卸任两年,我们见面,他就问我一个问题,他说“法师,你走过很多地方,也见过很多国家领导人,你看这个世界还会有和平吗?”这个问题问得非常严肃,这世界能和平吗?他问这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许多人都产生怀疑,而且许多人对社会是抱著悲观。我当时给他回答,我说“你能把四桩事情办好,世界可以恢复和平。”他说“哪四桩?”我说“第一个国家跟国家,要做到和睦相处、平等对待,第二个是政党跟政党,第三个是族群跟族群,第四个宗教跟宗教,这四个都能做到,和睦相处、平等对待,就容易。”他听了之后皱眉头,半天说不出话。然后我就讲“确实这四个问题非常棘手、非常困难,可是如果我们从宗教下手,就有办法做到。”宗教团结肯定影响政治、影响族群,尤其现在民主社会。这个话他听懂了,第二天给我写信邀请我参加他自己主办的,这次世界和平论坛,我们又一次的长时期聚会,谈这个问题。

  所以宗教团结是非常容易,而且我们这十年当中做得很有成就,希望真正做到世界宗教是一家。我们宗教要著重宗教的教学,现在宗教已经被社会误会,主要就是大家疏忽了,只顾宗教的仪式、形式,实质的内容大家疏忽掉。一定要熟悉经典,要依教奉行,它是教育,记住,宗教是教育,每个宗教都是最好的社会教育。释迦牟尼佛教学四十九年,耶稣教学三年他被人害死,穆罕默德教学二十七年,你看每个宗教的创教者都是社会的教育家,这个我们应该知道。今天难得我们有这个缘分,我第一次在台湾看到,这么好这一座监狱,真的是好学校,我愈看愈欢喜,我想我们同学都能够好好学习。好好学习,我们将来在社会上,肩负起怎样拯救国家、拯救民族,把社会改造好,我们要自己本身做起,就能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今天谢谢大家。



  其他相关文章
· 文昌帝君阴骘文大意
· 了凡四训讲记
· 太上感应篇大意
· 俞净意公遇灶神记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