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专集 - 净空法师开示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教育是安定的基础

  净空老法师讲述 2001/2/25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诸位同学,大家好:非常感谢!现在差不多每个月平均大概有三百人的样子,从海外各地到此地来参学。目前我们还是限于场地不足,招待不周要请大家特别原谅。许多同学都告诉我,希望我能够早一天回国去讲经;这桩事情,我已经想了几十年。往年朴老在世的时侯,我们每一次见面,他都会提到落叶归根。尤其是我们在海外,流浪这么多年;我是二十一岁离开中国的,今年七十五岁,一直都是在海外流浪,没有一定的住所。我没有道场、没有庙,这么多年都是住别人的道场。所以在此地,这是新加坡的净宗学会,会长是李木源居士。我们讲经现在多半在居士林,居士林是新加坡的老道场,有六十多年的历史,这一任的林长也是李木源居士。我们在此地,得到他的大力护持,不但在这边讲经,而且他还在此地办一个培训班让我在这边教学,所以法缘还算是兴盛。

  可是我们念念总是不忘自己的国家,在外面愈久,愈知道自己国家的可贵,可是现前缘还不具足。学佛的在家同修们欢迎我回去,我非常感谢。现在政府方面也没有障碍,可以说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关系都处得非常好。而障碍的,有一些反对会集本的同修们,我听说这个力量还相当强大,产生了严重的障碍;我相信这些人对我并不了解,也不认识。我回到中国之后,这么大的年岁,我一生没有做过住持、没有做过当家,没有自己道场,我还会保持我自己的原则,我不会回去之后,去占别人的职位、去侵犯别人的利益,这决定不可能的。我一生不管人、不管事、不管钱,到晚年晚节都保不住,这就不是个出家人了。我住在任何地方,对这个地方决定有利益,我要做出贡献,我绝对不会有一丝毫的侵犯,名闻利养我统统都舍了。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暂时还不能回去。

  这样子,才不得已在澳洲建一个道场。过去我曾经在台湾不少年,台湾那个时候得到韩瑛居士的护持。她在台北建一个图书馆,我长年在这个地方讲经,也有不少同修发心出家在一起共学,出家人数大概有四十多人。韩馆长往生今年是四年了,她是三月五号往生的,眼看着就到了四周年。因为图书馆的产权是用她私人名义登记的,所以她往生之后,产权就属于她儿子的,她儿子当然是继承人。这样我们就离开了图书馆,所有出家众也陆续全部都离开了,散布在许许多多国家地区,生活、修学都有困难。我想了很久,我有责任帮助他们、护持他们,所以在澳洲买下一个道场。

  这个道场原来是天主教的教堂,他卖给我。这个教堂非常的兴旺,他们的信徒太多了,现在这个教堂容纳不下,他必须另外找地方建大教堂,所以这个教堂就卖给我。是很兴旺的一个地区,很难得。澳洲土地面积跟中国差不多一样大,人口只有一千九百万,恐怕中国的都市一个都市可能都超过它。我想上海一定超过它,一千三百万?他们全国才一千九百万。所以地大人稀,这个土地很容易取得,而且非常便宜。我们这是在一个城市市区里面买下这个教堂,这个教堂土地面积,总共要是用中国算法,中国算平方米,有七千七百五十平方米,所以相当大。它里面建筑物是两个教堂,有五栋房子可以住人、住家的,面积相当大,停车场位置可以提供四十个停车位。很大的一个地方,价格也很便宜,总共才用了八十万。澳洲的钱跟新加坡的币值差不多,大概跟中国币值是一比五,那就是五八,中国钱就是四百万。

  现在我们已经有十几个人住在那里,住在那里专门修学、读书。我照顾他们,提供他们一个修学的环境,将来我相信你们同学都可以到澳洲去参学。那个地方会比此地环境好,树木多,人少,空气好。空气好、水土好,它是一个农业国家,还没有严重的污染,所以保持着原始的面貌。从前韩馆长头一次到澳洲,看到那个环境,她说:“这是人间天堂。”确实,世界上唯一没有被破坏的一个自然景观,所以是居住、修行、读书最好的环境。这是最近我们在那边做的一点工作。

  佛法的弘扬非常重要,因为这是圣贤的教诲。中国在最近这一个时期,听说法錀功影响了整个的社会,也给佛教的弘扬带来一些障碍。所以有人问我,要我提出看法,我说我没有别的看法。在中国传统的理念当中,在一个家庭,做父母的一定要知道儿女他在想什么、他说些什么、他做些什么;父母一定要知道,父母要不知道,你就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如果他想错、做错了,你要想办法教导他、纠正他,所以这叫家庭教育。作父母对于子女,不但要养育他,要教他。《三字经》里面讲“养不教,父之过”,父有过母也有过,不能说是做母亲的没有过失,“养不教”是你父亲的事情,做母亲的责任就推掉了,不是。因为他编书的人,他是一句三个字,所以是说“父之过”;如果我编这个书,“之”字就不要了,“父母过”都连上去了,所以要教。中国古人讲作君、作亲、作师,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三个责任,有这三种任务。对儿女,你是他的父母亲,你要养育他。要养他,注重他的身体健康;你要教他,教他是着重在心理健康,他有正确的思想、有正确的行为,要教他。

  所以,亲跟师是一个关系,它不是分开的。在学校里面,做老师的、做领导的,一定要知道学生他每天想什么、他在做什么、他在说什么,你才有办法教。如果这些事情疏忽了,那你教的是什么?完全死在书本里头,没有用!他技术能力学会了,他思想坏了,这是教育的彻底失败。同样一个道理,领导一个国家、领导一个地方,我们这些人民、社会大众他们在想什么、他们说些什么、他们干些什么,不能不清楚。了解之后,怎样去诱导他、教导他、劝导他,这是教育。

  所以社会的治乱,不是政治问题,政治解决不了;武力来镇压,也解决不了,因为它不是军事问题;它也不是经济、科技的问题,它是个教育问题!所以《三字经》上头一句话“苟不教,性乃迁”,你要不教他,没有一条正的路给他走,他一定会走偏、走邪;走偏、走邪之后,你再把他扭转过来,难!所以在中国古圣先王建立政权第一桩大事情,教育!《礼记》里面“建国君民,教学为先”,你要教他,所谓是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现在国内、国外我都遇到很多,做父母的、做老师的跟我说:“现在社会环境太坏了,家里怎么劝他,一走到学校、走到外面,就学坏了。”没错,你对儿女负不负责任?如果真负责任,为什么不学孟母?历史上记载“孟母三迁”,她为什么要搬家,搬了三次?居住的环境不好,儿子学坏了。所以负责任的父母一定选择居住环境,让小孩培养良好的品德。今天也有一些做父母的人想到,所以往外国移民,选择好一点的居住环境。但是有没有想到,你的儿女很小,到外国去,将来在那边生活、读书、长大了,变成外国人了,不是中国人,这是不是你的愿望?是不是你希望你的儿女将来变成外国人,不作中国人?这里头问题多!因此,我们要懂得怎样去改变环境。

  这个问题一定要从本身教起,本身要做子女的榜样;在学校里头,老师要做学生的好样子。国家政治真正上轨道,教学上轨道,各个阶层的领导人都是人民的模范,这个国家怎么会不强盛?怎么会不兴旺?所以归根结柢总的来讲,教育问题;而教育一定是圣贤的教育,这个道理要懂。今天很多已经开发国家,教育很发达,学校很多,为什么他们社会不安定,人心没有依靠?真的是从生到死,都生活在恐怖、不安之中。这很痛苦,这个人有什么意思?所以今天确实不是贫富问题,不是贵贱问题。贫人不安,富人也不安,没有地位的人心不安,有地位的人心也不安,这真是大乱之世。

  我们应当要多想想,为什么会造成这个现象?根源在哪里?一定要把根源找出来,正本清源。要有耐性、有决心、有毅力,好好的去做,使这个社会能够恢复到正常的秩序。中国古人教人的那一套,用现代人的话来讲,那是真理,可惜一般人不懂、不认识;在佛法里面讲,那是性德,是自性里面本来具足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是人的性德,不是孔夫子的教条,不是释迦牟尼佛制定的戒律,不是的。

  现在人虽然不讲礼、不懂礼,可是你以礼待他他都欢喜,你就晓得那是性德。如果你以礼待他的时候他恨你,他不欢喜你,那就不是性德。为什么你以礼待他,他还欢喜?他不讲礼,他还欢喜以礼待他?可见得这是性德。外国人没有孝道的观念,可是看到东方人儿女能够跟父母住在一起,三代同堂,都住在一起,一家很和睦,外国人看到非常羡慕,“你们为什么能,我们为什么不能?”由此可知,孝亲是天性。古圣先贤的教育没有别的,完全是根据我们天性自然流露的加以发挥,实实在在讲,没有加一丝毫自己的意思在里头。所以这个道才可久、可大,超越空间、时间,现在人讲“真理”。

  我们今天要救自己,没有别的,儒教我们“孝悌”,佛教我们“孝敬”。“悌”跟“敬”一个意思,在家要孝养父母,在外要尊重别人;悌道就是尊重,尊敬别人。所以佛的基本教诫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奉事师长就是尊敬。哪些人是师长?个个人都是我们的师长。人都有长处,都值得我们学习,孔夫子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就是说一切众生都是我们的师长。“三人行”,这是举例子,自己一个、一个善人、一个恶人,这叫三人。善人,我们学他善的地方,向他学;恶人,我们反省、检点,我有没有这个过失?有则改之,所以还是我们老师。把这个推广,我们生活的环境,顺境、逆境,善人、恶人,会学的人统统是老师,统统是平等的。所以普贤菩萨教我们“礼敬诸佛”,没有分别心,一切众生都是诸佛,平等的恭敬、供养。看到善的,我们仰慕、随喜、效法;见到恶的,我们反省、改过自新,成就自己圆满的德行。

  如果不教,他在社会上决定受污染。今天的社会,《楞严经》里头说得好,“邪师说法,如恒河沙”。今天的家庭、学校、社会,伦理道德的教育完全废弃了,古人的金玉良言统统抛弃了,认为这是旧的东西,旧的东西不合时代,一律要把它淘汰掉。新的是什么?新的是杀盗淫妄,自私自利,损人利己,这是新的;人人都学这些东西,世界末日就来了。中国古圣先贤所传的不是旧的,万古常新,这是我们要重新去认识、重新去肯定的。只有道德才能够救自己、救社会、救众生;如果说道德不讲,礼义废除了,这个社会动乱永远不会终止,而且问题一定是一天比一天严重。许多宗教里面都讲到世界末日,我们看到今天这个社会现象,我们决定不迷信,但是社会现象就是治乱的征兆。

  今天社会现象非常不好,世间确实有不少志士仁人求治之心很切,都希望社会安定、世界和平,人民能够过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想不出方法;不是没有心去做,想不出方法。换句话说,找不到病根,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所以古圣先贤的教学,他们是有真智慧、真慈悲,对于底下一代真负责任。从什么地方看出来?从胎教看出来。母亲怀孕的时候思想就纯正,起心动念都是善法影响胎儿,凡是不善的一概远离,这是真实智慧。小孩生下来之后,眼睛一张开,模仿父母,父母是他学习的榜样,这是教育的根。做父母的有没有想到,我一举一动要给小孩做好榜样?凡是不合理、错误的言行,决定不能够在小孩面前让他看到,这是真正爱护下一代,真正负责任。现在在这个社会里见不到了,我们只是在古书里面看到。从前人有,现在人没有了,现在人不懂得。所以中国教育的思想跟外国人不同,外国人认为小孩天真、活泼,要给他放任,不能够严加管束。中国人教育思想完全不一样,愈是小愈管得严,让他养成习惯,所谓是“习惯成自然,少成若天性”,非常有道理。东西方教学的思想不一样,果报也不相同。东方确实是圣贤君子的教育、是道德仁义的教育,西方是功利,完全不相同。东西方的文化,东西方的思想,东西方的教学,我们要很冷静的去比较他们的得失,我们如何选择、如何取舍。

  宗教教育是神圣的教育,是道德的教育,世间没有一个宗教不讲孝亲的、不讲尊师的,没有,所以宗教都是道德教育,现在社会上所说的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每一个宗教都是。如果宗教把教育舍弃掉了,只搞这些形式、仪式,那就变成迷信了。譬如在佛教里头,见到佛要拜佛。为什么要拜?不拜行不行?道理在哪里?我跟你们同学说,我讲经的时候也说过,我学佛三年之后才拜佛。那个时候我跟章嘉大师,这是佛门里面很难得的一位大善知识,我跟他三年,没拜过他。为什么?因为我不懂得为什么要拜佛。我是一定把这个道理搞通了,我才肯干;道理没搞通,教我去干,我做不到。所以我年轻的时候很不容易度,哪有像现在年轻人那么听话,教你拜就拜,教你磕头就磕头,真乖,真难得。

  我没那么容易,我是人与人之间的恭敬心;确实,我的恭敬心比那个磕头作揖的恭敬心还要恭敬,我有这个心。在形式上说,现代人见人鞠躬敬礼,所以我对见佛的大殿、见到佛像,我也是三鞠躬。三鞠躬是最敬礼,何必趴到地上去拜?趴到地上拜,那一种仪式,那是满清以前的,那不是现代人的。到后来我们才明白,拜佛是课程、是教学,我懂这个意思。目的何在?目的在对治傲慢的烦恼。以我们尊贵的头顶,礼佛之足,折服傲慢,我懂了,这是一种修行方法,是一种断烦恼的方法,从对佛的礼敬,然后把它扩展到对一切众生的礼敬,把每一个众生都当作佛来看待,自己谦卑尊重别人,我明白了,然后这才肯拜下去。道理不搞清楚不行,我没有法子做。所以说是一丝毫都不迷信,任何问题都要有明确的解答。

  佛家的造像,我们供养的佛像,都是表法的,都是教学的工具,很可惜一般人把它当作神明看待,错了,完全错了。相貌为什么要雕塑得这么庄严?心正!心正,相貌当然就端正,行为就端正。它代表意义在里头,让我们一看到就知道应该怎样去学习,用这些艺术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所以佛教教学是跟艺术结合成一体,这里头才有真、善、美、慧。现在这些道理,许多出家的老法师都说不出来,怎么能教人生信心?

  最近这几天,我在香港讲经,我忘了提示大家;我在最后一天才晓得,中国青州出土的一些佛像,现在在香港展览。这一批出土的佛像,去年在北京展览,去年五十年国庆的时候,九九年在北京展览,我去参观。我看到毘卢遮那佛披着那个袈裟,我才知道那个袈裟是什么意思。我们出家人不是搭这个衣、披着袈裟?我披了几十年都不晓得什么意思。老法师教给我们的,这是在佛经里头典籍上有记载的,佛陀在世的时候生活简单。吃饭比较容易│去托钵,人家供养一钵饭,衣就不容易。衣从哪里来?叫粪扫衣,一般人穿的旧衣服,丢了不要的;到垃圾桶里面去捡,捡这些破衣服,然后把它比较好的这些剪裁下来,一块一块拼起来、缝起来做一件衣。当然,质料不一样、颜色也不一样,很难看,染一染。染色衣,出家人衣是这么来的。现在我们披这个衣是纪念释迦牟尼佛当年僧团里面生活方式,让我们常常想到物力艰难,要懂得节俭,不可以浪费,爱惜人力、物力,它意思在此地。

  可是更深的意思我们就不知道了。这里面一格一格的,剪裁得整整齐齐,都是一样大,为什么不大块就大块、小块就小块,这不是也很好吗?何必要把它裁得那么整整齐齐?原来它别有用意,这个意思没有人讲我们不知道。我在青州那个佛像里面看到毘卢遮那佛的袈裟,我明白了。它代表是平等,每一个格子一样大代表平等;很多格子,代表不同的族群,现在讲的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统统合而为一,这就是今天讲的“多元文化”,这个意思太好了。他这个袈裟上每一格都有画,画的是十法界,上面是佛、菩萨,下面是声闻、缘觉,最下面是地狱;我一看,原来是十法界,那个格子代表十法界的,就是今天讲的不同的族群、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国土,合而为一。经上常讲的“十方三世佛,共同一法身”,我们在这一件衣里头看到了,才晓得这个意思,可见得佛法真的是高度艺术的教学。所以这件衣服搭起来的时候一定要生平等心、清净心,你还有分别、还有执着,这错了。这些都要教、都要讲,没有人教,没有人讲,怎么会?

  佛法教学、学习,永远没有止境的。从初发心一直到成佛,无量劫生生世世都在学习,决定不能够终止的。成佛之后?成佛之后还在学习。学习不是圆满了?没错,学习圆满从头再来。这是为什么?这是教化众生、帮助别人,做出学习的样子,让别人效法。所以是永远都在学习,不管你学成没学成。总而言之,都在学习,而且都非常认真的学习。成佛之后,他的学习还是非常认真,你才能感动别人,才能让别人真正向你学习。你说“我做样子给别人看”,没有那一颗诚心,别人会发现,你是假的、装模作样的,人家就不肯跟你学习了。一味真诚!

  我们总结诸佛菩萨的用心,真诚心。别人欺骗我们,我们绝不欺骗别人;别人诽谤我们,我们决不会诽谤别人;甚至于别人陷害我们,我们也不能有一念报复的念头;都没有,成就自己的纯善。所谓是吃亏的人吃亏有福,人不肯吃亏,福从哪里来?中国古人讲“难得胡涂,吃亏是福”,这是真理,不是大圣大贤见不到。心地刻薄,这是没有福;轻易的批评、诲谤别人,这就是无福之相。所以圣贤书一定要读!印光大师教导我们现代人是《了凡四训》。我们细细去读诵,愈读愈觉得印祖的提倡有道理,确确实实能挽救现前的世运,消灾免难,救自己、救众生。经论里头讲的理论太高了,学了不容易落实;《了凡四训》讲得浅、讲得白,学了之后就有用处,就得好处,你的灾消掉了,你的福现前。人总要学厚道的心,总要常常替别人着想,不要常常想自己。想自己,最后没有不失败的;只有想别人,他的成就是永恒的。

  同学们到这个地方来,我们时间虽然不长,而这几天我还在准备一篇讲稿。此地新加坡有一些部长最近要到居士林来访问,我有一篇致词,昨天我才开始整理这一篇东西。这个稿子是整理出来了,还要删改。我今天这一天还要做删改的工作,明天就交给他们。他们要翻译英文、翻译马来文,讲稿有十几页。所以这两天是忙这个事情。原本我想在香港的时候可以有时间来做这个工作,哪里晓得到香港的时候一点时间都没有,客人太多了,从早到晚。所以说非常的累,客人太多了,没有法子避免。所以回来之后,昨天一天没有出来,什么人也不见,电话也不听,赶紧把这稿子完成。再不完成,时间来不及了。接着底下三月十五号,天主教邀请我去讲经,讲他们的经。天主教他们所修的最重要的一部经叫《玫瑰经》,就跟我们佛门的早晚课一样,课诵。我去给他们讲解,也要用一点时间来准备一下。好,谢谢大家。



  有关其他文章
· 下一页:劝学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