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专集 - 净空法师开示集 - 正文    │ 文章推荐
 

  发大心愿,续佛慧命

  ——净空老法师离澳前对净宗同修鼓励与叮咛
  2009/3/9 澳洲净宗学院

  诸位法师,诸位同学,大家晚上好。这次回到此地来,参加了大学主办的宗教和平会议。这个会议在澳洲是第一次召开,会议开得成功,初步的效果可以说是相当圆满。我们不同的宗教有了共识,也都感到宗教有团结的必要,下一次很可能就正式的团结起来。本来这一次我还想到每个宗教去访问,中南部大火还没熄,大家都忙著救灾,我们知道心情都很沉重。所以我就延期,等这个灾难过去之后,我再到澳洲来访问每个宗教。希望我们能够像新加坡、像马来西亚、像印尼一样的,正式团结起来,大家一年有个几次共同在一起办活动。

  世界灾难很多,这是几乎全世界每个人,都有很深的感受。灾难的根源在哪里?为什么我们要过这么苦的日子?大家都在找,寻求根源如何能化解冲突,能促进社会的安定和平。我们自从二00三年代表学校参加国际和平会议,先后参加十几次,我们了解确实有不少专家学者,在寻求化解冲突的方法。联合国和平会议从七0年代开始,到现在三十多年,都没有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而事实上冲突频率年年上升,灾难是一年比一年严重。我参加了之后,我就把我们中国传统教学方法,像《学记》里面所说的,“建国君民,教学为先”。中国确实有五千年经验历史,五千年这个国家跟族群长治久安,这当中虽然有改朝换代,末代的帝王实在不像话,底下有些人起义把他蓷勫,建立新的政权,有二、三十次之多,中国历史有二十五史,有二十五个不同的朝代。

  可是这一个动乱结束之后,新政权建立,都没有超过五年社会就恢复安定,到这一安定至少有一百年到一百五十年,这在全世界其他国家地区找不到的。外国人读中国历史觉得很奇怪,中国人用什么方法能够做到,中国人真做到,用什么方法?用教育。所以《礼记》里面教导我们,“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建立一个政权,君民就是领导人民,你怎么领导他?教学为先。人是教得好的,只要把人教好,什么问题都解决。我也跟许多国家领导人接触的时候交谈,大家都关心现在自己国家,以及世界社会问题。我说问题再复杂、再多,只要把教育搞好,问题统解决。这个教育是什么?素质教育,现在叫素质教育。在中国过去叫伦理道德教育,还得加上因果,现在在西方还得要加上宗教。其实宗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宗教里面所讲的伦理、道德、因果。制度,典章制度在其次,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人,人如果都是好人,典章制度有问题,他也能做好事。人要不是好人,典章制度再健全,他也会走所谓法律漏洞,他也会为非作歹,祸国殃民,这是我们大众都能够看得到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所以素质教育就比什么都重要!

  素质教育现在知道的人也有,不是没有,不知道从哪里做起。是非常困难,为什么?中国人疏忽了素质教育大概有一个世纪。满清亡国之后,中国传统的教育影响力大概二十年,就是到民国二十年的样子,还能够看到。抗战之后就没有了,就再也看不到,一直到现在至少也有六、七十年就断掉,断层。中国人讲三十年是一代、一世,至少是断掉了四代,现在年轻人不知道,他的父母也不知道,他的祖父母也不知道,所以要恢复那就相当的困难。西方世界维护到安定和平是靠宗教教育,科学技术一发达,人相信科学不相信宗教,甚至於宣布上帝已经死亡,凭著科学技术可以为欲所为,什么顾忌也没有。科学是进步,伦理道德灭亡了,在这样的社会,所以造成了整个社会动乱。我们将中国传统教育的理念,中国可以说是最早在历史上有记载,有很好的教育理念,有教学的智慧、有教育的方法,而且五千年我们看到教育的成果,你不能不相信。我们做报告,做了很多次的报告,会后我们跟与会的同仁在一起吃饭聊天,很多人来问我,“法师,你讲得很好,我们都很赞成,这是理想,做不到!”这一句话就把我问住了,这才是真正严重的危机,为什么?对古人没信心,世出世间法成就都是建立在信心的基础上。所以佛法大乘教常讲“信为道元功德母”,你对信心产生怀疑,那就一败涂地,就没有法子。

  现在人讲科学,科学讲拿证据来,你没有证据给他看他不相信。所以这样子,逼著我们不能不去做实验,要做出实验,这实验就是证据。所以我们离开了会场之后,就想搞一个实验点,最好是找一个小村、找一个小镇来做实验,看看传统的教学方法还有没有效。我们在新加坡找找不到,真用心去找。到澳洲,看图文巴这个地方不错,人口不多,我们去的时候只有八万人。我们见市长还有很多议员谈到,他们都摇头太难了。这个小镇,他跟我讲到整个澳洲,澳洲人民有宗教信仰的,只有百分之二十几,不到二十五,绝大多数没有宗教信仰。市长告诉我,在这个地方做有一定的难度,我想想也确实是。

  所以二00五年,我是很多年没有回家乡,十岁离开家乡,七十年没回去,回到家乡去看看,家乡还有些父老兄弟,有堂兄弟、族兄弟还有三十多个人,就谈到在海外遇到这些事情。家乡的人很难得,回来做,我们大家帮助你做。地方领导也很赞成,也很欢喜,就给我们找了一块地,我们就买下来,中国亩三十亩,合我们这个地方就是五个acre,三十亩地,我们就把校舍建起来,招聘老师,就来落实《弟子规》。因为中国国家政策跟外面不一样,他们宗教不能在社会上教学,儒不是宗教可以,道是宗教,佛是宗教,这个只有在寺院道场可以讲经教学,这个社会上不可以。我们只选择一个《弟子规》,儒家的一门深入,用这个来教学。我们也知道过去曾经也有人做过实验,没成功,失败了。所以我们这次做能不能做得成功,也不敢讲,但是我们想到人家所失败的原因,可能这个教育是有特殊对象,教年轻人、教小孩、教学生。如果是这样教的话,在我想像当中肯定失败,为什么?你教小孩学,教年轻人学,大人不学,小孩很聪明,你骗我;在学校里教学生学,老师没有做到,学生也不相信。

  所以我们就想到这个因素,那要怎么办?汤池这个小镇十二个村庄,居民四万八千人,我们就把这个小镇划成一个范围,做实验。这里面的居民四万八千人,男女老少各行各业一起学,就搞这个,他家里有三代,三代一起学。所以我们就招聘了三十七位老师,三百多位报名的,我们只挑选了三十七个,真正是有志一同愿意牺牲奉献,为传统文化尽一点绵薄之力。所以我第一天跟老师们见面,他们来报到见面谈话,我就劝导大家,说明我们为什么干这桩事情,是做给联合国与会的这些专家学者,帮助他们建立对传统文化的信心,我们是为这个干的,他们不相信,我们必须做给他看。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得好,要做出真正好的样子来,让他们看到之后能够对传统文化生起信心。非常难得,我是给这些老师四个月的时间,一百二十天落实《弟子规》。

  《弟子规》诸位现在都知道,是个很小的小册子,一千零八十个字,三个字一句,总共是三百六十句。里面所讲的一百一十三桩事情,最后一条是劝勉,连最后总结是一百一十四桩事,劝导我们。我勉励大家,我们要做圣人、要做贤人,我是向孔子学习,向释迦牟尼佛学习,他们的教学成功,为什么成功?他做到。自己做到然后再教人,我说这叫圣人;自己说到决定可以做到,这是贤人;自己说到而做不到,那叫做骗人,骗人时间久了谁还会相信你?才叫失败。释迦是人,孔子是人,我们也是人,他们能做得到,我们为什么做不到?所以勉励这些老师,我们四个月一定做到,百分之百落实。没想到老师没有辜负我们,不但没辜负,他两个月就落实,让我们从内心里面生起恭敬心对这个老师,我觉得这个老师不是凡人,两个月就完全落实。

  那时候杨老师主持这个事情,打电话告诉我,我说太好了,我们听到都流眼泪,感动。我说好,我们立刻下乡入户展开教学,这个教学不是教人念的,不是讲给人听的,是我们到人家里做出来给他看。譬如进入农民家里,他家的老人跟我们父母一样,我现在放工回来,我回家见到父母我用什么态度对待他,我要为他做哪些事情,我们就做。身行言教,身行在前面,言教在后面,做出来,这一做出来之后老人看到了,看到这些老师流眼泪,你比我们的儿孙都孝顺;同时自己也惭愧,我没有把儿孙教好。这个家里面的年轻人看到之后,也生惭愧心,我们对不起父母,没有尽到孝道。这么一展开、一服务大家都明白了,然后我们开班上课他就来听,听我们讲这些道理。而我们下乡入户去表演的,一个星期两次,这就搞成功了。

  成功,我们原先想的大概要两年到三年,才能把这个教育整个小镇实验有了成就。没有想到不到四个月,三个多月,这个小镇风气居然是一百八十度转变。所以我那时候心里想,这不是人力,人力做不到;祖宗之德,我们这是万姓先祖纪念堂,祖宗之德的加持,三宝威神的加持,有这么样成就。这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我们感动,所有老师都感动。夫妻吵架要离婚,接受这个教育之后不离婚,和好如初。婆媳不吵架,小孩懂得孝顺父母,邻居不再为一点点小事情就争吵,社会风气转变,窃盗没有,也就是犯罪率几乎降到零。人与人见面都懂得九十度的鞠躬,都面带笑容,能够真正做到彼此谦虚、恭敬、关爱,一直到互助合作,所以这小镇风气变了。这是让我们大家感到非常惊讶,不到四个月这么好的效果。

  所以当时我就想,怎么样去介绍给联合国?这不是容易事情,联合国我们接触很多次,官僚习气很重,我们找他那是难事情。没想到过了两个月他来找我,这不都是三宝加持的吗?祖宗之德,他们找我就容易,我就立刻答应。他邀请我们去主办一个活动,还不是协办,主办,这给我们的方便就太多了。我们把汤池这个活动在巴黎举行,教科文组织总部我们这个活动四天,就是我们把实验的成果向联合国做报告,还做展览,它给我们一个大的展览厅,那个展览厅差不多也有这么大的一间房。我们做这个活动两个目标,第一个,告诉联合国,告诉全世界,宗教是可以团结的。第二个,我们在汤池所做的,人民是可以教得好的,就怕你不肯教,你看一教都好,四天的活动就为了这两句话。这四天的大会开得很成功,教科文组织的秘书长是日本人,他参加的时候很感受,他告诉泰国的大使,联合国六十年历史,像这一次的活动,这么好的内容、这么好的秩序很少见,看到非常欢喜。

  会后驻教科文组织各国代表,也就大使一百九十二个人,都有意愿到汤池去考察观光。我们中国驻教科文组织的副大使打电话告诉我,他说你们做成功了,联合国从来没有这样后续的,会开完了就完了,哪里还要组团到汤池去访问,这是真的搞成功,这是我们的实验成功。我们实验成功之后,目标就达到,所以中心我就想交给国家。巴黎会后我到伦敦去访问伦敦大学、剑桥大学,过去我曾经访问过牛津大学跟伦敦大学,这都是欧洲汉学中心。巴黎会后我去访问的时候感触特别深,中国东西这么好,现在没有第一流的老师。古人教给我们“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教讲续佛慧命,儒家讲为往圣继绝学,要靠什么?要靠人,要靠后继有人,培养人才就变成当务之急。现在我们中国国内、国外,儒释道都没有第一流人才。人才怎么培养?所以我们就认真去思惟、去观察,发现古今中外的人才都是自己学成。不是老师教,也不是有人督促,全都是自动自发遵守古人修道、传道的原理原则,锲而不舍,这一生就成功了。

  中国古圣先贤教学的原理原则,总的纲领就是《三字经》前面的八句话,只要你自己能够遵守,好好去学习,人人都能成圣成贤。《华严经》上说的“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你怎么会不能成佛!你本来是佛,只要你有心去作佛,你肯定成佛。所以我们要相信,不信就没法子。头一个要相信,这是最根本的,最重要的相信人性本善,“人之初,性本善”。这个善,诸位要知道,不是善恶的善,善恶的善是第二义,不是第一义。譬如说孟子讲性善,荀子讲性恶,那是第二,那是贤人不是圣人。圣人讲的善,没有善恶那叫真善,没有染净才真净,凡是有对立的、相对的就不善。所以这个善是大乘佛法里面讲的第一义,了义,它这个善是个赞叹的词,是个形容词,好极了,这个意思一丝毫的欠缺都找不到。《华严经》上佛所说的,“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那就是善的意思,佛讲得清楚。这善的内容说出来,无量的智慧,无量的德能,无量的相好,是你自性里头本来具足。

  为什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佛底下一句话说得好,“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这佛说的。你为什么把你的本善失掉?因为你有妄想、你有分别、你有执著,你有这些东西,你的本善不见,善就变成恶,变成善恶的善。所以我们这么多年学大乘教知道,六道里面有善恶,四圣法界里面没有善恶。四圣法界就是声闻、缘觉、菩萨、佛,四圣法界里头没有善恶,它有染净;再往上去叫一真法界,实报庄严土染净没有,这些事实真相我们不能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六道,六道从哪里修?六道就要从断恶修善下手。你证得阿罗汉之后才跟你讲破迷开悟,没有证得阿罗汉之前,功力要用在断恶修善上,你就对了,所以这个东西不能躐等。理论上是没有界限,但是事实上有,事上有,事上为什么有?习气太深,在六道里面时间太久,染污太严重,想放下放不下!放不下就得依照顺序一层一层向上提升,这就对了。所以我们要肯定自己,相信自己,自己的确是圣人,的确是佛陀。

  所以第二句话就说得很明白,“性相近,习相远”,这句话说什么?我们从佛菩萨,为什么会落到六道轮回里面来?这就说明我们从性上讲,跟诸佛如来是一样,没有两样,但是从习上来讲,我们现在变成凡夫,习是什么?习惯。所以说少成若天性,习惯就像是自然的一样,自自然然的变了。所以习性跟自己的本性就愈去愈远,因为这么一个缘故才要教育。所以教育这个念头,这桩事情怎么兴起来的?就从这兴起来,叫“苟不教,性乃迁”,假如你要是不好好的教他,他就会染上习气。我们中国人所谓是“近朱则赤,近墨则黑”,赤跟黑是代表善恶,赤是红色的,代表善;墨是黑色,代表染污,代表恶。所以你要不教,人愈学愈坏,学好很难,学坏很容易。这个理念非常重要,这是东西方文化不同的根源,西方人认为人性都是坏的,都是恶的;我们东方人说人性都是善的,这是文化的根源。所以东方人相信人,不怀疑人;西方人是怀疑人,你要说你是好人,你要证据拿来证明你是好人,要不然都相信你是坏人。

  怎么教法?“教之道,贵以专”,我们中国五千年的教育就守住这个原则,专。所以世世代代有大圣大贤出现在世间,多!中国像孔子、孟子这样的人,世世代代都有,为什么没有孔子那么出名?孔子的运气好,是这么个道理。你看如果不是董仲舒,汉武帝,这是汉朝政权建立之后,到武帝的时候,这时一般秩序都恢复。恢复之后武帝讲用什么方法来教人民,就是教百姓。那个时候春秋战国之后诸子百家,那真是太多了,到底我们用哪一家?秦是用法,商鞅的时候,秦你看不到十五年就亡国,就灭了。董仲舒推荐给汉武帝用孔孟,孔孟学说温和,汉武帝就采纳。於是在百家里面把孔孟提出来,尊孔,用孔孟,指导教育全国人民,所以他是运气好。真的世世代代都有像孔孟的人,没有帝王来推崇他,这要晓得。我们在二十五史里面看,代代大儒,那些大儒不在孔子之下,这要知道。

  孔子作梦也没想到他变成为万世师表,他满脑袋里面还想做官,周游列国不是想求个一官半职吗?发挥施展他的抱负。孔子要真的被诸侯运用了,顶多中国又出了一个管仲,又出了一个诸葛亮,他的事业到此为止,他不会成为万世师表。大家不用他,回去教学,因祸得福!你看二千五百年之后多少人纪念他,听到他肃然起敬。他比周公、比管仲、比诸葛亮,那真是幸运太多了,这是我们要知道的。夫子很了不起的地方,就是平庸的地方,他能把中庸做到。中是不偏不倚,庸就是平常,日用平常这两个字做到。具体的言词,这孔子自己说,他一生“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这个我们要学。述而不作就说明夫子一生没有创造、没有发明,是个很平常的人。他所学的、他所修的、他所教的、他所传的都是古圣先贤的,不是他自己的。所以《论语》里面很多话,我们可以相信不是孔子说的,是孔子集大成古圣先贤的教训,他把它记录下来,这是我们能够相信得过。他对於古圣先贤的话有信心,一点怀疑都没有,为什么?圣学是圆满的。你能不能超过它?不可能。你画一个圆,他也画个圆,圆跟圆是一样的,不能增加一点,也不能减少一点,这不增不减!

  你成佛了,成佛没有先后;你成圣了,圣人没有大小,所以他相等的。你看在中国,六祖惠能大师这诸位学佛的人都知道,惠能大师不认识字,没念过书,《坛经》前面第一篇,是他的传记,你去看看他,他一天没有学过。虽然在黄梅五祖道场住了八个月,五祖派他的工作是碓房里面舂米破柴,是他的本行,他是樵夫,每天山上砍柴去卖是樵夫。讲堂他一天都没去过,禅堂也没去过,最后五祖把衣钵传给他,没有传给神秀,什么原因?他开悟了。悟了他还不认识字,这一悟了之后,释迦牟尼佛所讲的一切经,你念给他听,他就能讲给你听;你念经的人不懂得经的意思,他一讲你就明白。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经,他一点障碍都没有。那是什么?那就是本善,他见性,见性本善透出来。自性里面圆满的智慧出来,圆满的德能相好统统出来,这就叫做善学、会学。会学的人不那么样吃力,不是那么固执,讲求什么?悟性。悟从哪里来?从清净心来的。

  我们的心不清净,有妄想、有分别、有执著,它就不清净。所以大乘教里面佛告诉我们,放下执著,於世出世间一切法不再执著,你就证阿罗汉果,证阿罗汉六道就没有,所以六道是假的不是真的。永嘉说得好,“梦里明明有六趣”,有六道,“觉后空空无大千”,你一觉悟之后六道就没有。这个觉悟不是大觉悟,是第一个阶段觉悟,就是你放下执著,六道就没有。六道没有了出现的是四圣法界,声闻、缘觉、菩萨、佛,这是释迦牟尼佛的方便有余土,六道是释迦牟尼佛的凡圣同居土,你就从凡圣同居土提升到方便有余土。方便有余土是净土,里面有染、有净,相对对六道来讲,六道是染,染土里面有善、有恶,善是三善道,恶是三恶道,所以它有善恶。四圣法界里头没有善恶,有染净,愈往上面去愈清净。如果说分别没有,起心动念也没有,那四圣法界也没有,所以四圣法界也不是真的。他到哪里去?他到实报土去。实报土我们通常也称它为一真法界,但是现在我们知道它不是真的一真法界,是相似的一真法界。这个法界是怎么来的?起心动念虽然没有,起心动念是妄想,妄想的习气存在。

  所以破了无明之后,妄想就叫做根本无明,破无明就是於一切法不起心、不动念,这是真心,这叫回归自性,但是习气还有,习气厚薄不一样。所以佛说四十一个阶级,叫四十一位法身大士,这《华严经》上说的。实际上这四十一个位次到底有没有?从理上讲根本就没有,它是平等法界哪有?不起心、不动念哪里还有什么阶级?还有什么差别?没有差别,可是习气厚薄真的是不同。所以从习气上讲的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从习气上讲。如果习气断尽,实报庄严土就没有,跟六道十法界是一样情形,他那个世界也没有,剩下来,剩下来就是常寂光。常寂光就是自性、就是本善,常寂光里面没有物质现象,也没有精神现象,精神现象跟物质现象,都是从常寂光里头变现出来。怎么个变现来的?《华严经》上讲得很清楚,贤首国师的《妄尽还源观》讲得更简单,简单明了。你要了解之后叫看破,这个看破叫解悟,解悟不能了生死,不能出三界,但是解悟,你智慧接近真实智慧。为什么说接近?因为你是从佛菩萨那里听来的,你真听懂,不怀疑,信而好古。那自己要得受用证悟,你要如何证得?要怎么证法?放下就证得。

  所以成佛的秘诀不是别的,在放下,千万不能执著。一遇到东西有了控制它的念头,有占有它的念头完了,死定了在六道。不但在六道,在六道里头的下三道,你就往那里去了,这个可怕极了。可是一般人现在,你看哪一个没有控制的念头?哪一个没有占有的念头?你要是用佛这些教诲来观察人世间,你就觉得这个人世间是鬼域、鬼道,看样子像人的样子,都到鬼道里头去注册挂号,很快的就会去;严重的呢?严重到地狱道去,非常可怕。我们真是所谓是三生有幸,不止三生,三生没这么幸运,我们是多生多劫累积的善根福德因缘,这一生得人身,遇到佛法,遇到正法,遇到《华严》,遇到净土,太难得了。遇到这些法门如果自己能真干,这一生永脱轮回,不但脱轮回、脱六道,可以直接生诸佛如来的实报庄严土,那就是即身成佛,一点不假。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是真佛不是假佛,他们无始无明真的断了,他不是假的,只是习气,习气没关系,不碍事。我们今天要把这样好的东西,能够承传下来,能够延续下去普利群生,这个群生是十法界的众生,你说这是多么大的好事!世出世间好事,你还能找到一桩比这更殊胜吗?谁能做得到?我们人人都能做到,只要你肯干。

  古人讲的“世间难登天难,求人难”,求自己不难,我自己要成佛肯定成佛,要作菩萨肯定是菩萨。你不肯干那没法子,为什么不肯干?不能放下自私自利,不能放下名闻利养,不能放下贪瞋痴慢,那就没法子,你虽然遇到了,你还是搞六道轮回。这个缘不容易遇到,古大德告诉我们“百千万劫难遭遇”,前清彭际清居士告诉我们“无量劫来稀有难逢之一日”,我们遇到。遇不到没有办法,那不能责怪他;遇到之后这一生不能成就,对不起自己。无量劫来,梦想的这一天居然碰到,多么幸运!然后我们回过头来想想,我们在汤池做了实验,不到半年有那么样殊胜的效果,那是什么?我们三十七位老师干,真放下,把烦恼习气、自私自利、名闻利养放下,真去侍候老人,什么都不嫌弃。街道不干净,我们老师穿制服,每天到街道上去捡垃圾,捡了两个星期,当地人民不好意思丢垃圾,街道就整整齐齐。在这个期间还遇到一个妇女,她跟我们老师说,“我家的厕所很脏,你能不能帮我去洗一洗?”我们有两个老师就进去洗得干干净净,回来告诉她洗干净了。他们这些邻居看到,对这个妇女说你做得太过分!最后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她认为她那样说,老师不会去做。没想到老师真的依教奉行,这感动地方,那是说到真做到,这就是我讲的圣人,他真能做得到。

  我们再想想自己,这一次回来,我到学院去看了一下,我很感慨,学院成立十年,十年没有进步,我说你们十年只做了一桩好事,跟图文巴的民众相处得很好,这也很难得,缘成熟。我们去的时候,人家对我们不相信,很怕我们把他们的风俗习惯破坏,结果这十年相处,他们也异口同音说“这些人都是好人。”这个批评就很难得,说我们这些人是好人,也有不少人到我们佛堂来学佛,参加我们的早晚课,也很乐意到道场来做义工,这很难得,现在愈来愈多。可是我们在行门上来讲,行门、解门都不够,从解门上,十年如果学一部经,到现在是专家,世界第一。你们想想在这个世界上,哪一个人一本经用过十年功夫?我过去常说一本《弥陀经》,就在这一部经上下十年功夫,十年之后你就是一尊活的阿弥陀佛。你讲《阿弥陀经》就跟阿弥陀佛讲的一样;你要是学一部《地藏经》,学十年,你就是活的地藏菩萨;你学《普门品》,那你就是活的观世音菩萨,肯定的。十年大成,七年小成,十年大成,哪有不能成就的?十年光阴空过了,还是胡思乱想,没有放下名闻利养,没有放下自私自利,怎么能成就?

  所以我这一次回来要求同学们,出家的同学要放弃执事,不要去做那些执事,专门学经教,落实四个根。因为我们在澳洲政府注册的是学院,净宗学院,这是个大学,我们的目标方向要建立正规的大学。凡是教佛经一定要出家人,在家居士也可以,一定是我们这一个道场学出来,我们统统都是落实四个根,专攻一部经。这个样子十年之后,你们就是在世界上尖端的佛学大师,佛教才能兴旺起来。庙大没有用处,有钱就可以盖庙,庙不稀奇,到哪里去找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你找不到人,人是要时间去培养。谁培养呢?自己培养。古今中外大圣大贤,没有一个是有人督促他成就,没有,一个都找不到,中国、外国都找不到,都是自己奋发图强,一生的方向目标不变这人成功,搞一部经论。在末法时期真是所谓“法弱魔强”,障碍很多,我学佛的时候是很可怜,找一部经书都找不到!老师教我们的这些经书,要读些什么东西,我们只有到寺庙,人家有藏经楼,查出来之后去抄,那个时候没有影印,要去抄,学得非常辛苦。

  哪有现在这么方便,有这么好的校舍,物质生活一点都不愁,所需要的典籍都非常完备,到哪去找这环境。这么好的环境,住在这里不能成就,怎么对得起人?所以我是想到,我们这出家众不多,已经人很少,不能再分散,再分散就没有人,集中起来在经教上下功夫。佛经一定要自己教,居士也可以教佛经,但是在我们一同来学习,我们的知见、方向、目标是一致的。如果从外面请法师来,知见不一样,教的时候学生他就会迷惑,这个老师这么说,那个老师是那么说,那麻烦大了,他无所适从。我过去在台中跟李老师十年,我看到李老师国内外的这些大德,无论在家、出家经过台中老师一定供养,一定请吃饭,但是从来不请他们讲开示,不请他们讲经。时间久了我觉得奇怪,为什么不请?我们没有说,老师看出来,他就教我,老师说我为什么不请?知见不一样,即使是一同念佛修净土,我们念佛的方法跟人家不一样,他要一批评,我们这个方法不如他那个方法,那我们这些同学怎么办?要不要改?如果要改了,再过几天又一个法师来他那个方法更好,比这个还好,你到底选哪个,就没办法。所以说是不能请人来讲,我们才恍然大悟!

  才想到佛门里头有一句话说,“宁动千江水,不动道人心”,这是懂规矩。不懂规矩的他就批评,一批评这个信众,特别是初来信众,信心、道心还没建立,肯定被破坏,为这个原因,老师坚持一个原则。但是古大德,古来经常有法师从这里经过,都会请他来讲开示。那个时候的人有德行内行人,你请他来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从李老师那里学到这个规矩,我是一九七七年,第一次到香港讲《楞严经》,那个时候香港一些大囧琺师,现在的大囧琺师几乎都是我的听众。圣一法师在香港很出名,每天都来听,听了之后,还通知他的信徒统统都来听,我很感动。这个法师心量很大,敢把他的信徒让他听我讲经,不但如此,还请我到他的道场讲开示。他是学禅的,那个时候在香港禅宗道场只有他一家,他的禅堂还有四十多人坐禅,每天坐禅,我去讲开示,我从李老师那里学会了讲什么?赞叹法门禅好,赞叹老师圣一法师好,赞叹大家你们都上上根性,赞叹道场。这对他有好处,让他这些信徒对这个老师更有信心,我绝对不提净土。我们离开道场,跟著我去的有十几个人,有修净土的,就问我“法师,你怎么到那里去都不说净土,都是赞叹别人。”我就把规矩说了,“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不能批评。你看人家跟他参禅已经十几二十年,你再一说净土比他好,你把人家心动摇了,那你就破坏道场了,这个事情不可以做的,内行就懂得这个。所以你请他来,肯定帮助你道场,不会批评。

  他说那你为什么不学禅?我说我根机不够,他们都比我高。我说的实话,禅,你看六祖大师是上上根人,我说我是中下根人,我只有赞叹他,我没有办法跟他学,我还是念我的阿弥陀佛。这个必须要懂,这是佛门里的规矩,不可以随便批评人家,佛法才会兴。现在在佛学院讲经的老师都随便批评,我教《金刚经》,我批评讲《弥陀经》的;我去教《弥陀经》,我批评学《地藏经》的。都是我的好,别人都不如我,这怎么行?《金刚经》上佛说得很清楚,“法门平等,无有高下”。所以一定要有尊重别人的心,八万四千法门是平等的,无论哪一个法门,你只要一门深入,深入到一定的程度,你就得三昧,得三昧之后你就很可能开悟,一悟了之后全通。不但佛门里头一切经论通,连所有宗教也通,世间法也通,为什么?同一个法性,只要见性没有一样不通。所以惠能大师见性,他没有一样不通!很可惜那个时候没有人问惠能法师,原子弹怎么造的?你问他,他一定会告诉你,他没有一样不懂,那是真的通绝不是假的,所以我们能信得过。

  中国之中,东方的学术跟西方人不一样,西方人著重在知识,东方人著重在智慧。我在剑桥与伦敦给他们上课都讲得很清楚,你们学的是知识,知识对於今天的乱世不能解决,纵然有解决,后遗症很多。智慧能解决,智慧解决肯定没有后遗症;这是现在学术上的大问题,这是观念上有问题,方法上有问题。我们现在困难,也不能够自己说自己太好,去贬抑别人,人家不服气。但是那是真好,不是假好,如何引导他能够认识东方文化,能够肯定东方文化,那就要善巧方便,有技巧去引导他们。这佛法里面讲的四摄法,佛说过四摄法头一个,自己谦卑,尊重别人,他才乐意跟你往来;要不愿意跟你往来,你就没有办法,你就影响不了他。所以要谦虚、要谦卑,从内心里面真诚的谦卑,这是我们学佛头一步。你看普贤菩萨十大愿王,第一句话“礼敬诸佛”,从哪里学起?从这学起。儒家你展开《礼记》头一句话,“曲礼曰,毋不敬”,没有一样不恭敬,世出世间法都教你从谦卑、恭敬开始。

  所以汤池学了《弟子规》之后,见人九十度的鞠躬礼,有必要吗?有很多人点点头就可以,太过分!有必要,矫枉过正,我一定要这样做,开始大家都不习惯,做久了就习惯了。一定从自己本身做起,这不是小事,这是大事,礼没有儒就没有,戒没有佛就没有。《弟子规》是佛门的重戒,它叫根本戒,这是世尊在《佛藏经》里面告诉我们,“佛子不先学小乘,后学大乘,非佛弟子”,佛不承认你。这就是佛知道,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中下根性的人,不是上上根人,上上根人例外。中下根性的人就得循规蹈矩,像念书一样小学、中学、大学慢慢念上去。上上根人是天才,他不要念小学、中学、大学,他博士班就毕业,那种人太少了,万万人当中难得找一个,所以那不能学的。像释迦牟尼、惠能大师那不能学,那种形式我们看了自己要觉悟,学不到的,必须要知道。

  所以小乘的经典中文翻译得很完备,就是《大藏经》里面的“四阿含”,你把“四阿含”跟南传佛教《大藏经》,一比较你就晓得,三千多部经典,南传只比我们多了五十几部。我没做这个调查工作,是章嘉大师告诉我的,老师告诉我的,我相信老师不会说假话,所以小乘很完备。在早年中国有两个小乘宗派,成实宗、俱舍宗,学佛都要从这两个宗派学起,它是启蒙,它是佛教小学。可是到唐朝中叶以后中国人不学小乘,大概也有将近一千五百年,中国人不学小乘。不学小乘那不就违背佛陀的教诲吗?中国人也很聪明,用儒道代表小乘,真的可以,成就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太难得。我们这一代学佛的人完了,为什么?小乘不学,儒也不学,道也不学,就进入大乘,所以怎么样辛苦、认真努力、奋发、自立都不可能成就,像树没有根。真的我学佛大概四十多年才发现,为什么我们在世界上走了许多地方,在家同学十善业做不到,出家同学《沙弥律仪》做不到,那就都变成假的。天台大师叫名字比丘,在家是名字优婆塞,有名无实,这不能成就。从前李老师告诉我们,你讲经讲得再好,著作等身,生死来的时候该怎么生死还是怎么生死,你的烦恼习气没转,你还得随业流转,这很可怕。所以我们研究到底毛病出在哪里?出在我们疏忽了根本。古时候人虽然把小乘丢掉,他有儒跟道的基础,所以他没有问题。但民国建立之后我们社会整个动乱,所以学儒跟学道失传,非常可能连机会都没有。

  我生长是在抗战期间天天逃难,日本人在后面追,我们在前面跑,炮声、机关枪声听得见。八年我还记得很清楚,我走了十个省,没有交通工具,完全走路,所以想学没有地方学。八年抗战这是我们最大的损失,我们的家被破坏掉,中国传统五千年的长治久安,家发挥的功能最大,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这现在讲的世界和谐。中国人讲家,现在没人懂,现在人讲家就是以为小家庭,不是;中国人是大家庭,五代同堂、六代同堂。所以从前一个村就是一个家庭,同一个姓同一家,人丁不兴旺的也有二、三百人,他这个家族,普通的家族大概都是五、六百人,兴旺的七、八百人,这样的家如果没有规矩,他家就乱了。所以中国家讲求家道、家规(《弟子规》是家规)、家学、家业,家从事有事业,这是它的精神。它的功能有三个,养老、育幼、传宗接代,他家的教育好,人人都是好人,所以社会安定。在那个时代社会上各行各业,最快乐的工作是什么?做官,做官逍遥自在,没事干,没有案子办,人人都是好人,没有犯法的。不像现在,现在做官最辛苦,从前做官是最快乐的,这年头不对了,变了,所以家的功能太大。

  过去家庭是血缘,是血统关系,现在不可能再恢复了。我就想到中国家这么好,对於这个社会安全做出那么大的贡献,我想怎么办?这个精神、功能如何能继承下去?所以我就想到企业。我们常听到企业家,企业是公司,希望这个公司他的员工有几百人,有几千人,有几万人,把中国传统家的精神、功能继承下来,社会就和谐,问题就解决。这也得要做实验,做试实做成功,社会会恢复到安定和平、长治久安。现在中国我们找了一个人,胡小林居士在做实验,他的公司一百多人,我告诉他“你把公司一百多人都看成你自己亲兄弟、亲姊妹,员工的老人都是自己的叔叔伯父,你要养他的老;员工的小孩是自己的下一代,要好好教他。”他真的发了心,公司自己有养老院,不是对外的,对内;公司自己有子弟学校,子弟学校也是教导员工的子弟。学校科目跟普通学校一样,里面加上伦理、道德,加上因果这些教育。把从前中国家的精神、功能把它接受过来,再把它发扬光大。如果中国像这样新的家,团体就是家,能够有二、三十个,我相信一年,中国社会就安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要靠大家努力去做。

  所以我回到这里来想,我们的学院十年,十年是原地踏步没有进展,这是叫人很难过一桩事情。现在我们希望真正学讲经的法师统统上山,好好的扎四个根,学经教,目标、方向要向大学发展,我们净宗学院就是个大学。我们希望五年之后建校,大家好好的学五年,将来都是这个大学的教授。佛经一部分前面跟诸位讲,不能请外面人教,一定要自己人教。自己修学,出家人为主,在家人愿意可以参与,我们一起来学习扎四个根,专攻一部经。你一生讲这一门,教这一门,修学这一门,没有不成就的。怎么个做法?我也有交代、有想法,现在开始搞通俗佛学讲座,这是对图文巴当地居民,欢迎他们来听,这老师练习讲。讲个半年就差不多,就开短期班,短期班是三个月,欢迎其他地方到此地来学习,这虽然短期三个月的,可以发结业证书。从海外来的,可以用学生身分到这边来拿签证,学生签证应该可以拿六个月,你三个月学业就完成。这样的办班办两年,一年办三次两年就是六届,六届以后大概我们的老师教学的经验有了,你学习的东西已经有根基、有基础,办长期三年的、五年的正式学院,正式学院就建起来。我们准备在图文巴建校,现在有个居士送我们一块地好像有二、三百亩,给我们办学场地是足够。建校不难,老师难,只要有老师,我们就准备建校,可以招收全世界的出家、在家的同学,我们正式把学校办起来。

  释迦牟尼佛一生讲经教学,佛教传到中国,中国确实做了佛教的改革,这个改革是什么?丛林制度,丛林制度就是大学,这是佛教中国化。丛林的主席就是方丈住持、校长,首座和尚是教务长,维那是训导长,监院是总务长,它跟现在学校里头职务完全相同,名称不相同。将来我们建校的时候,我们用现代称呼,不要用这个术语,这个术语把人搞迷惑,我们学校就称教务长、训导长、总务长,用这个方式,我们也不要称法师都称教授。本来佛门里面,丛林制度里面称阿闍梨,阿闍梨就是我们今天讲教授,我们用现代学校称呼,让社会大众耳目一新,佛教是教育不是宗教。任何宗教都可以进佛学院来学习,你是来学智慧,你是来求学,不妨碍你信教,所以信教跟学习不冲突。释迦牟尼佛当年在世已经给我们表明,你们念《地藏经》念得很多,《地藏经》上婆罗门女,那是婆罗门教信徒,你看她跟释迦牟尼佛学,她也没有改变她的宗教信仰,这个意思在佛经里面很多。所以我们要继续把大乘佛法承传下来,发扬光大,这是我们真正的使命。如果大家不肯学习,我就不来了,我不再到澳洲来,来了看到难过,就不来。如果你们真正肯干我就常常来,干得很好的时候,我就会在这个地方住下来。所以要真干,将来这个学院可以变成世界上,第一个真正在传授大乘佛法的教育机构,这个功德就无量无边。我就讲到此地,谢谢大家。希望大家认真努力,不辜负自己这一生,不辜负世尊,不辜负我们祖宗,我们认真努力去做。汤池能做得成功,我们相信这个地方,一定能做成功。



  有关其他文章
· 世界宗教是一家
· 美加护国息灾法会开示
· 修行的方法—对净宗同修开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