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不愿西方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注译》

  或问一僧:“公愿生西方否?”曰:“吾不愿也。乃所愿,来生着绿袍①,一妻一妾而处室也,此即吾之极乐国也。”问者嘿然。以告予,予谓人各有志,志在富贵,何西方之为?虽然,富贵虽非道人美事,而亦须修顽福以得之。倘不修福,未必得为绿袍郎,而或作绿衣②人也;未必配淑女于名门,而或纳六礼③于齐人也。犹未也,倘有业焉,且不得为绿衣人,而或为金衣公子④之流,事未可知也;且不得纳礼于齐人,而或依栖于圉人⑤、校人⑥、庖人⑦,事未可知也。犹未也,倘业重焉,金衣或变而为赤鍱⑧焉,事未可知也;圉人校人庖人或变而为阿旁⑨焉,事未可知也。悲夫!

  【注释】

  ①绿袍:古代低层官吏所穿的绿色衣袍。

  ②绿衣:原为《诗·邶风》的篇名。其诗首二句为“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后以“绿衣”喻妾。

  ③六礼:古代婚礼所包括的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六种礼数。

  ④金衣公子:指黄莺。据《开元遗事》记唐明皇于禁苑中见黄莺呼为金衣公子。

  ⑤圉人:养马的人。

  ⑥校人:养马官。

  ⑦庖人:指厨师。

  ⑧赤鍱:鍱,用金银铜铁锤打成的薄片。《沩山警策句释记》云:“良由自无净信,慢法轻衣,现前袈裟离体,当来铁鍱缠身。”

  ⑨阿旁:旁,指旁生,即畜生。上自龙兽禽畜,下及水陆昆虫,皆是业轮恶趣,非人天之正道,故称旁生。

  【译文】

  有人问一位僧人:“你愿意往生西方吗?”僧人回答道:“我不愿往生。但愿来生做一名小官,有一妻一妾相伴,这就是我的极乐国啊。”问的人惊愕不语。其后将这事向我转述。我认为人各有志,有人志在富贵,怎么会发愿往生西方呢?即便这样,富贵虽不是道人美事,也须修顽福才能得到。如果不修福,未必能得为“绿袍郎”,说不定只能作“绿衣人”;未必能配得上名门淑女,也许只能纳六礼于民女。这些都还不一定呢,如果造有罪业,恐怕连作“绿衣人”都没有资格,也许只能为“金衣公子”之流,这也很难说;或者连纳礼于民女都不可能,只能依栖于圉人、校人、庖人,这也是难以预料的。这些还不一定呢,如果所造的罪业深重,“金衣”或许还会变成“赤鍱”,这也未必不可能;或者连圉人、校人、庖人也不可得,只能沦为阿旁,这也是说不定的啊。真是可悲!

  不愿西方(二)

  又问一僧:“公愿生西方否?”曰:“吾不愿,亦不不愿。东方有佛吾往东方,西方有佛吾往西方;南北上下,亦复如是。吾何定于西方也?”

  又问一僧:“公愿生西方否?”曰:“八金刚抬我过东方吾不来,四天王抬我过西方吾不去。吾何知所谓东西也?”

  合而观之,前之一人,汩没于五浊者也;此二人者,一则随生,一则无生。虽然,曰随生,未必其真能作主而不被业牵也。曰无生,未必其真得无生法忍而常住寂光也。如未能,则戏论而已。又未能,则大言不惭而已。难矣哉!

  【译文】

  又问一位僧人:“你愿意往生西方吗?”这位僧人答称:“我不愿,但也不能说完全不愿。东方有佛我往东方,西方有佛我往西方,南、北、上、下也是这样。我何必一定要愿生西方呢?”

  又问另一僧人:“你愿意往生西方吗?”这位僧人回答道:“即使有八金刚抬我过东方我也不来,有四天王抬我过西方我也不去。何必执着分别什么东方西方呢?”

  对以上这三则答语进行综合分析,则上文那位僧人,是甘心沉没于五浊恶世的人;这二位僧人,一位是随意往生,另一位僧人是无生。尽管如此,自认随意往生的人,未必真能作主而不被业缘所牵;自诩无生的人,未必真的已证无生法忍而常住寂光。如果没有随意往生的能力,则所言不过戏论而已。又若未能证得无生,则其所说直是大言不惭罢了。佛说此法门为难信之法,确实是难啊!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大鉴大通(一只眼 双眼圆明)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