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四十二章经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注译》

  四十二章经译于腾兰二师,更无再译。今世传二本,大同而小异,余不必论。但其较量设供优劣,藏本则始于凡夫,而终于化其二亲。守遂①师解本,则始于恶人,而终于无修无证者。考其文义,藏本颇为未安,遂本文义俱畅。藏本又云饭辟支佛不如化其二亲,何又言饭善人功德最大?既功德为最,何又云饭善人不如饭一持五戒者?前后文义自相矛盾。又曰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二亲。夫辟支佛尚不及二亲,又何况天地鬼神也?而遂师必无自撰佛经之理,其本必有所自,故知流通藏外者未必无善本,而不必全执藏本以为折衷也。予著梵网发隐,亦得一本于古寺中,与天台疏文符契,于藏本反有参差处,发隐凡例中已申明之,今更为专凭藏本者告云。

  【注释】

  ①守遂:北宋守遂禅师。遂宁(今属四川)人。俗姓章。年二十七出家,参随州大洪报恩禅师得法,后继席大洪。撰有《沩山警策注》、《四十二章经注》。

  【译文】

  《四十二章经》译于后汉迦叶摩腾、竺法兰二师,以后更无再译。现在世间传有二种译本,从内容上看大同而小异。其余的暂且不去论它。今仅就其中较量设供优劣这一章作对比:藏本是从施饭于凡夫开始,而终于化其二亲;据北宋守遂禅师的注解本,却是从施饭于恶人开始,而终于无修无证者。考究这二种不同文义的版本,颇觉得藏本不够妥善,而遂本文义通顺。藏本有“饭辟支佛不如化其二亲”,为何又言“饭善人功德最大”?既功德为最,为何又称“饭善人不如饭一持五戒者”?前后文义自相矛盾。又言“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二亲。”然则据藏本上一句经文之意,辟支佛尚且比不上二亲,又何况天地鬼神呢?而守遂禅师一定没有自撰佛经之理,他采用的版本必定有其依据,由此可知未收入《大藏经》而在藏外流通的佛经未必没有善本,没有必要全执藏本以为折衷。我著《梵网经菩萨戒疏发隐》时,也曾于古寺中得到另外一种《梵网经》译本,与天台智者大师《梵网经菩萨戒义疏》中的经文相符合;但与藏本比较,反有参差之处。我在《梵网经菩萨戒疏发隐》凡例中已加以申明,今更为专凭藏本的人禀告。

  四十二章经(二)

  昔有南都僧某者,以四十二章经来武林。按古例,乞诸士夫各书一条勒石。予兄时以养亲居家,书付之。逾年,有贩其本至杭者,则别易一显宦名矣。又数年,吾兄忽有南通政之命,于书肆得前本,则复易兄名矣。因感叹其事,为诗梓之集中,有“纱笼事非谬”之句。予为兄言:“僧则诚鄙矣陋矣,独不闻翟公榜门杜客语①乎?客固不足言,而公亦失厚道矣!”兄谓予:“子之言是也。”遂铲去。噫!僧何苦不汲汲办己躬下事,奔走贵人之门,作闲家具,贻笑于时人也。嗟夫!

  【注释】

  ①翟公榜门杜客语:翟公,西汉京兆下邽(今陕西省渭南县)人。武帝时为廷尉,宾客盈门;罢官后,门可罗雀。后复为廷尉,宾客欲往,翟公大书其门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译文】

  以前南都(南京)有一位僧人某携一部《四十二章经》来武林(杭州)。按照古例乞请当地有地位有名望的士人各书写一条刻在石碑上。我的兄长当时因为养亲而居家赋闲,也书写一条交付给他。一年后,有人在杭州购得此《四十二章经》手书拓本,见我兄长手书的那一条已被改换成另一显宦的署名。又经数年,我兄长忽有南通政的任命,偶然在书肆中看到从前的拓本,发现该拓本中又改回为我兄长的署名。我的兄长因感叹这件事,在他所作的《诗梓之集》中,写有“纱笼事非谬”之句。我劝慰兄长道:“那位僧人确实鄙陋,可是你难道没有听说西汉翟公题写门上的杜客语吗?宾客势利固然不值得去说他,然而翟公榜门的举动也有失厚道啊!”我兄长赞许道:“还是你说得对。”于是命人铲去石碑上我兄长的署名。唉!僧人何苦不急切办自己的道业,偏要奔走于贵人之门,作这些无聊的事,为时人所取笑。真是可叹!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后身(修行人有二种力:福力、道力)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