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后身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注译》

  赞西方者,记戒禅师后身为苏子瞻,青草堂后身为曾鲁公,逊长老后身为李侍郎,南庵主后身为陈忠肃,知藏某后身为张文定,严首座后身为王龟龄。其次,则乘禅师为韩氏子,敬寺僧为岐王子。又其次,善旻为董司户女,海印为朱防御女。又甚而雁荡僧为秦氏子桧,居权要,造诸恶业。此数公者,向使精求净土,则焉有此?愚谓大愿大力,如灵树①生生为僧。而云门②三作国王,遂失神通。百世而下,如云门者能几,况灵树乎?为常人,为女人,为恶人,则展转下劣矣。即为诸名臣,亦非计之得也。甚哉!西方之不可不生也。

  【注释】

  ①灵树:五代南汉如敏禅师。福建闽川人。出家后,参谒福州长庆大安禅师,并嗣其法。后居广东韶州灵树禅院,南汉高祖刘岩时迎入宫,赐号“知圣大师”。师居岭南四十余年,颇有异迹。南汉乾亨四年(920)示寂。谥号“灵树禅师”。

  ②云门:五代南汉文偃禅师。浙江嘉兴人,俗姓张。幼依空王寺志澄禅师出家,后嗣雪峰义存禅师之法。南汉主刘晟归依之,赐“匡真禅师”之号。乾和七年(949)示寂。宋太祖追谥为“大慈云匡真弘明禅师”。

  【译文】

  有一本赞扬西方的书中记述,戒禅师的后身为苏子瞻,草堂青禅师的后身为曾鲁公,逊长老的后身为李侍郎,南庵主的后身为陈忠肃,某某知藏的后身为张文定,严首座的后身为王龟龄。其后身差一等的,则是乘禅师的后身为韩氏子,敬寺僧的后身为岐王子。又更差一等的,善旻禅师的后身为董司户女,海印禅师的后身为朱防御女。又甚至称雁荡僧的后身为宋朝秦桧,位居权要,造下诸多恶业。假如这些人前身为僧时能精进念佛求生净土,则哪会有这等事?我认为具有大愿大力的,像灵树禅师生生为僧,固是难得;而云门祖师三作国王后便失去神通。百世而下能似云门祖师的有几人,何况像灵树禅师呢?后身有转世为常人的,有转世为女人的,有转世为恶人的,展转下去更下劣的都有。即使转世作名臣,也是极不值得。由此可知,不能不求生西方净土啊。

  后身(二)

  或谓:“诸师后身之为名臣,犹醍醐反而为酥也,犹可也,为常人则酪矣,为女人则乳矣,乃至为恶人则毒药矣!平生所修,果不足凭仗乎?则何贵于修乎?”

  是大有说。凡修行人二力:一曰福力,坚持戒行,而作种种有为功德者是也;二曰道力,坚持正观①,而念念在般若中者是也。纯乎道力如灵树者置弗论,道力胜福力,则处富贵而不迷;福力胜道力,则迷于富贵,固未可保也。于中贪欲重而为女人,贪嗔俱重而为恶人,则但修福力,而道力转轻之故也。为僧者,究心于道力,宜何如也?虽然,倘勤修道力,而更助之以愿力,得从于诸上善人之后,岂惟恶人,将名臣亦所不为矣。甚哉!西方之不可不生也。

  【注释】

  ①正观:观与经义合,则名正观。如《中阿含》以正慧了知真如称为正观。善导大师《观无量寿佛经疏》以心境相应为正观。吉藏大师《三论玄义》以观“八不中道”为正观,《中观论疏》以远离断、常等八邪为正观。智顗大师《摩诃止观》以正修止观称为正观。《修习止观坐禅法要》则称正观实相为正观。

  【译文】

  有人说:“诸位禅师后身转世为名臣,像醍醐变成酥,这还勉强算可以;转世为常人则是醍醐变成酪,转世为女人则是醍醐变成乳汁,乃至于转世为恶人则是醍醐变成毒药了!他们平生所修的道行,难道真的就不足于凭仗吗?则修行还有什么可贵的呢?”

  对此很有必要加以解释。凡修行人有二种力:第一种是福力,譬如坚持戒行,并作种种有为的功德;第二种是道力,譬如坚持修习正观,而能念念住心在般若中。纯粹具有道力像灵树禅师的人且置之勿论,道力胜过福力,来生虽处富贵而不迷;福力胜过道力,来生必将沉迷于富贵,而且未必能保有富贵。这其中贪欲重的转世为女人,贪欲、嗔恚都重的转世为恶人,这都是由于偏重修福而道力转轻的缘故。作为僧人应当着重在道力方面用心,不是更好吗?如果能勤修道力,更以愿力相助,求生净土,得以追随诸上善人之后,岂只不致沦落为恶人,即使转世为名公大臣也不希罕啊。由此可知,西方净土是不能不求生的啊。

  后身(三)

  韩擒虎①云:“生为上柱国,死作阎罗王,荣之也。”不知阎王虽受王乐,而亦二时受苦。盖罪福相兼者居之,非美事也。古有一僧,见鬼使至,问之,则曰“迎取作阎王。”僧惧,乃励精正念,使遂不至。昔人谓“行僧不明心地,多作水陆灵祗”,虽未必尽然,容有是理。下生犹胜天宫,天且弗为,况鬼神乎?甚哉!西方之不可不生也。

  【注释】

  ①韩擒虎:隋朝大将。原名豹,字子通。河南东垣(今河南新安东)人。以胆略见称。隋文帝时任庐州总管,委以灭陈之任,开皇九年(589)率兵攻入建康(今南京),俘陈后主。因功进位为上柱国。

  【译文】

  隋朝大将韩擒虎曾自矜言:“生为上柱国,死作阎罗王,真是荣耀啊。”不知阎王虽君临地狱界,然于昼夜二时仍须受火热之苦。这是罪福相兼的人居此位,并非美事。古时有一僧人见鬼使到,问鬼使何事,鬼使答称:“迎请你做阎王。”僧人听后心生恐惧,于是振作精神提起正念,此后鬼使便不再来了。古人言:“行僧不明心地,多作水陆灵祗。”虽然未必尽皆如此,可能也有这种情形。倘若往生净土,即使是下品下生,也胜过天宫。作天人尚且不乐意,何况为鬼神呢?由此可知,不能不求生西方净土啊。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南岳天台自言(我因领众,损己利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