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汤厄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

  辛丑孟春十日,予随例入浴①,失足沸汤中,从踵及股。既而调治乖方,逾两月而后愈。虽备历诸苦,而于苦中,照见平日过咎,生大惭愧,发菩提心。盖平日四大②无恙,行坐随意,眠起随意,饮食随意,谈笑随意,不知其为人天大福也。安享此福,无复思念六道众生。且我此一饷安乐时,地狱众生,挫烧舂磨者,不知经几许苦矣!饿鬼众生,饮铜食血者,不知经几许苦矣!畜生众生,衔铁负鞍,刀割鼎烹者,不知经几许苦矣!纵得为人,而饥寒逼迫者,服役疲劳者,疾病缠绵者,眷属分离者,刑罚责治者,牢狱监禁者,征输③困乏者,水溺火焚而死者,蛇螫虎啮而死者,含冤负枉而死者,其苦亦不知几许,而我弗知也。

  自今以后,得一饷安乐,即当思念六道苦恼众生,摄心正意,愿早成道果,普济含识,俾齐生净土,得不退转。刹那④自肆,何以上报佛恩,而下酬檀信也?励之哉!

  【注释】

  ①随例入浴:据《四分律》卷十六谓:除热时、病时、作时、风雨时、道行时之外,余时皆半月洗浴一次。

  ②四大:地大、水大、火大、风大。地以坚硬为性,水以潮湿为性,火以温暖为性,风以流动为性。世间的一切有形物质,都是由四大所造,如人体的毛发爪牙,皮骨筋肉等是坚硬性的地大;唾涕脓血,痰泪便利等是潮湿性的水大;温度暖气是温暖性的火大;一呼一吸是流动性的风大。

  ③征输:指朝廷向人民征收赋税。

  ④刹那:意为瞬间,表示极短的时间。

  【译文】

  万历辛丑(1601)正月初十,我随例到浴室洗浴,不小心失足滑入沸水中,从脚后跟到大腿处全被烫伤。又因治疗不得法,一直拖延两个月后才痊愈。这次汤厄虽然令我吃了不少苦头,而于痛苦之中,不断反省自己,才觉察到平日所犯的过失不少,因此生大惭愧,发菩提心。想起平日身体没有病痛时,要走就走,要坐就坐,想睡就睡,饮食随意,谈笑随意,从来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是人天中的大福。而我一向安享此福,何曾想到六道众生的惨状。就在我现前这一会儿安宁舒适的时间里,地狱道的众生正遭受着刀挫、火烧、臼舂、磨碾,不知经历了多少的痛苦!饿鬼道的众生,渴饮铜汁,饥食血污,不知经受了多少的痛苦!而畜生道的众生,如牛、马之类,则受着衔铁负鞍之苦;像猪、羊之属,则受刀割鼎烹之痛,也不知经受了多少的痛苦啊!即使生在世上为人,有忍受饥寒逼迫的,有服役疲劳的,有疾病缠绵的,有眷属分离的,有触犯律法遭刑罚惩治的,有被监禁在牢狱的,有遭朝廷征输直至困乏不堪的,又有水溺火焚而死的,有被蛇螫虎啮而死的,有含冤负屈而死的,这种种痛苦不知有多少,而我以前都没有想到啊。

  自今以后,只要我能得片刻的安乐,即当念及六道中有无数的众生正在受苦受难,急待救拔,由是摄心正意,愿早成道果,广度有情,使一切众生同生净土,得不退转。倘若刹那恣意懈怠,如何能上报佛恩,下酬信施呢?我应该经常这样勉励自己!

  汤厄(二)

  佛言“人命在呼吸间”,予平日亦常举此以警策大众,而实未尝身亲经历之也。及予之罹汤厄也,方其入浴,身安心泰,洋洋自如,俄而蹈沸釜中,几死矣!其得生者,幸也,龙天救之也。夫为时刹那耳,而死生系焉。“命在呼吸”,岂不诚然乎哉?则知为僧者,于佛所说以劝他人恒切,而以劝自己或疏,通弊也。予于是大愧大骇而大自戢①。

  【注释】

  ①戢:收敛。不敢放纵。

  【译文】

  佛说人的生命只在呼吸间,我平时也常举此语来警策大众,而实际上从来不曾亲身经历过。及至有一天我遭受汤厄,才完全体验到此言真实不虚。当我刚入浴时,只觉得身安心泰,洋洋自如。忽然不小心蹈入热水釜中,被沸水烫得几乎就要死了。我能够起死回生,算是万幸,实在是护法龙天救了我。当时虽只是刹那,然而死和生就在这一线之间系着。以“命在呼吸间”来形容我当时的情况,是再贴切不过了。由此使我体会到,作为一个出家人,平时把佛陀的教诲拿去劝告他人往往语气很激切,而用来劝勉自己也许就散漫了。这大概是一种通病吧。经过这件事,我将本着惭愧惶恐的态度,以收敛约束自己的身心。

  汤厄(三)

  予平日论到病中做工夫处,亦知毕陵伽婆蹉①所谓“纯觉遗身”②矣;亦知马大师③所谓“有不病者”矣;亦知永嘉④所谓“纵遇风刀常坦坦,假饶毒药也闲闲”矣;亦知肇公⑤所谓“四大本空,五蕴非有”矣。及乎足入沸汤,从头简点,痛觉在身,谁是“遗身”者?我今受病,谁是“不病”者?锋刀毒药切于肌肤,谁是“坦坦闲闲”者?四大五蕴实为吾身,实为吾累,谁是“本空非有”者?乃知平日干慧⑥都不济事。若无定力,甘伏死门。彼口头三昧,只自瞒耳。噫!可不勉欤?

  【注释】

  ①毕陵伽婆蹉:人名。意译余习、恶口。曾于过去五百世中常为婆罗门种,性情骄慢。至佛世时,出家为声闻弟子,犹有粗言余习在。

  ②纯觉遗身:出《楞严经》卷五,毕陵伽婆蹉自言修证圆通之法。意谓如能纯一观注本觉真心,便可以把执为自我的识身妄念一起遗忘了。

  ③马大师:即唐朝高僧马祖道一大师。

  ④永嘉:唐朝高僧玄觉禅师。字明道,温州永嘉人。初谒六祖惠能,问答相契,便欲辞之。祖留一宿,谓之一宿觉。卒谥“真觉大师”。有《证道歌》、《永嘉集》传世。

  ⑤肇公:即僧肇法师。鸠摩罗什门下四哲之一。年三十一遭秦主难,临刑说偈曰:“四大元无我,五蕴本来空,将头临白刃,犹如斩春风。”

  ⑥干慧:喻如空谈理论,而没有真实受用。类似口头三昧。

  【译文】

  我平日论到病中要怎样做工夫的问题,也知道当学毕陵伽婆蹉所谓“纯觉遗身”的忘我境界;也知道当学马大师所谓“有不病者”的超然物外的工夫;也知道当学永嘉大师所谓“纵遇风刀常坦坦,假饶毒药也闲闲”的从容态度;也知道当学肇公所谓“四大本空,五蕴非有”的那种视死如归的精神。及至失足被沸水烫伤后,把以上方法一一拿来运用,结果全无效验。痛觉明明在身,谁能遗忘得了这个识身?我今正受着病苦的折磨,谁能当作是那不病的人?烫伤之处痛如锋刀毒药切于肌肤,谁还能装成坦坦闲闲的人?当此之时,四大五蕴实实在在就是我的身体,我也实实在在为这身体所累,谁能说是本空非有呢?这才知道我平日那些空谈的理论,用在这病苦时刻全都无济于事。如果没有高深的定力,只有屈服于死神的来临。可见那些口头三昧,只能拿来欺瞒自己罢了。唉!想到这些,怎能不勉力在真实处用功呢?!

  汤厄(四)

  予见屠酤之肆,生置鳖鳝虾蟹之属于釜中,而以百沸汤烹之,则谕之曰:“彼众生力弗汝敌,又微劣不能作声耳!若力敌,则当如虎豹啖汝。若能作声,冤号酸楚之声,当震动大千世界。汝纵逃现报,而千万劫中,彼诸众生,不放汝在。汝试以一臂纳沸汤中,少顷而出,则知之矣。”今不意此报乃我当之。因思自少至老,虽不作此业,而无量生来,既宿命未通,安保其不作也。乃不怨不尤,安意忍受,而益勤修其所未至。

  【译文】

  我以前每见酒家餐馆里,把活生生的鳖、鳝、虾、蟹等置入翻滚的沸汤锅中烹煮。我心中不忍,就劝告他们说:“这些众生的力量敌不过你们,又身体微小低劣不能作声呼号。如果它们的力量能敌过你们,则当如虎豹生吞你们;如果它们能出声,则它们冤苦酸楚之声,当震动大千世界。你们即使能逃得了现报,而于千万劫中,它们也决不会放过你们。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不妨试将自己的手臂置入沸汤中一会儿时间,就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了。”没想到现在承受这果报的竟然是我自己。因而思量自己从少到老,虽然没有造过杀业,而无量劫以来,既未得宿命通,怎知过去生中没有造过杀业。因此也就不怨不尤,安意忍受汤厄的痛苦,并且要更加发愤勤勉修习我所未至的境界。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蚕丝(戒杀 护生)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