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天说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注译》

  一老宿言:“有异域人为天主之教者,子何不辩?”予以为教人敬天,善事也,奚辩焉?老宿曰:“彼欲以此移风易俗,而兼之毁佛谤法,贤士良友多信奉者故也。”因出其书示予,乃略辩其一二:

  彼虽崇事天主,而天之说实所未谙。按经以证,彼所称天主者,忉利天王也。一四天下,三十三天之主也。此一四天下,从一数之而至于千,名小千世界,则有千天主矣。又从一小千数之而复至于千,名中千世界,则有百万天主矣。又从一中千数之而复至于千,名大千世界,则有万亿天主矣。统此三千大千世界者,大梵天王是也。彼所称最尊无上之天主,梵天视之,略似周天子视千八百诸侯也。彼所知者,万亿天主中之一耳,余欲界诸天皆所未知也。又上而色界诸天,又上而无色界诸天,皆所未知也。又言天主者,无形、无色、无声。则所谓天者,理而已矣,何以御臣民、施政令、行赏罚乎?彼虽聪慧,未读佛经,何怪乎立言之舛也。

  现前信奉士友,皆正人君子,表表一时,众所仰瞻以为向背①者,予安得避逆耳之嫌,而不一罄其忠告乎?惟高明下择刍荛②而电察焉。

  【注释】

  ①向背:表示趣向或者背离。

  ②刍荛:喻指割草打柴的人。《诗·大雅·板》云:“先民有言,询于刍荛。”

  【译文】

  有一老人对我说:“现在有外国人到中国来宣扬天主教,你怎么不辩?”我原以为天主教教人敬天,这也是善事,何必辩呢?这位老人家又说:“他们想在这里移风易俗,而且还连带毁佛谤法,以致许多贤士良友都信奉他们的教门。”因而拿出天主教的书给我看,于是在此略辩其一、二:

  他们外国人虽崇事天主,但对于有关天的学说其实并不熟悉。按照佛经来推究,他们所称的天主,实际上就是忉利天王,一四天下中三十三天的天主。这一四天下,从一数起到一千,名小千世界,便有一千位天主。又从一小千算起,数到一千个小千,名中千世界,有百万位天主。又从一中千这个数算起,数到一千个中千,名大千世界,有万亿位天主。统领这三千大千世界的,是大梵天王。他们所称最尊无上的天主,在梵天视之,略似周朝天子下视千八百诸侯。他们所知道的只不过万亿天主中的一位罢了,其余欲界诸天都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又欲界诸天上面还有色界诸天,色界诸天上面还有无色界诸天,这都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又据说天主无形、无色、无声。则所谓天,只是“理”的代名词罢了,怎么能够统治臣民、施行政令、执行赏罚呢?外国人虽然聪慧,可是没有读过佛经,也难怪他们立言多出差错。

  现前信奉天主教的士友都是正人君子,为时代的表率,是众人所瞻仰并追随的,我怎可以避逆耳之嫌,而不一罄其忠告呢?但愿高明的人能下择刍荛之言而加于明察。

  天说(三)

  复次,南郊以祀上帝,王制也。曰钦若昊天,曰钦崇天道,曰昭事上帝,曰上帝临汝,二帝三王所以宪天而立极者也。曰知天,曰畏天,曰律天,曰则天,曰富贵在天,曰知我其天,曰天生德于予,曰获罪于天无所祷也,是遵王制、集千圣之大成者夫子也。曰畏天,曰乐天,曰知天,曰事天,亚夫子而圣者孟子也。天之说何所不足,而俟彼之创为新说也?以上所陈,倘谓不然,乞告闻天主:倘予怀妒忌心,立诡异说,故沮坏彼王教,则天主威灵洞照,当使猛烈天神下治之,以饬天讨。

  【译文】

  再则,“南郊以祀上帝”,这是王制。称“次若昊天”、“钦崇天道”、“昭事上帝”、“上帝临汝”,这是二帝三王之所以效法天道而登帝位秉国政的准则。言“知天”、“畏天”、“律天”、“则天”、“富贵在天”、“知我其天”、“天生德于予”、“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这是出自遵王制、集千圣之大成者孔夫子语。曰“畏天”、“乐天”、“知天”、“事天”,这是道德才智仅次于孔夫子而称为亚圣的孟子所言。有关“天”的学说在儒典中已是事理兼备,还有哪些不足的地方,而要等待他们来再创新说呢?如果认为以上所陈述的不符事实,乞请告闻天主:倘若我怀妒忌心,立诡异说,故意破坏他们的王教,则天主威灵洞照,当派猛烈天神下来惩治我,以示上天对我的谴责。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天说余(一切有生皆宿生父母)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