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禅余空谛辩伪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

  吴郡刻一书,号禅余空谛,下署不肖名,曰“云栖袾宏著”。刻此者本为殖利,原无恶心,似不必辩。然恐新学僧信谓不肖所作,因而流荡,则为害非细,不得不辩。书中列春夏秋冬四时幽赏,凡三十三条,姑摘一二以例余者:

  一条云“孤山月下看梅花”,中言黄昏白月,携樽吟赏。夫出家儿不于清夜坐禅,而载酒赏花,是骚人侠客耳。不肖斤斤守分僧,安得有此大解脱风味?一笑。一条云“东城看桑麦”。不肖住西南深山中,去东城极远,不看本山松竹,而往彼看桑麦耶?一笑。一条云“三塔基看春草”。平生不识三塔基在何所,一笑。一条云“山满楼观柳”,中言楼是不肖所构。自来无寸地片瓦在西湖,何缘有此别业?一笑。一条云“苏堤看桃花”,中以桃花比美人。此等淫艳语,岂剃发染衣人所宜道?即不肖未出家时亦不为也。一笑。一条云“苏堤观柳”,中引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不肖从出家不曾与人联诗,何况斗酒!一笑。一条云“雪夜煨芋谈禅”,中所谈皆鄙浅语,何人被伊唤醒?一笑。

  诸好心出家者,当知不肖定无此语。既作缁流①,必须持守清规,饬躬励行,毋错认风流放旷为高僧也。袾宏谨白。

  【注释】

  ①缁流:僧着缁衣,故用缁流表僧人。《释氏要览》曰:“缁流,此从衣色名之也。”

  【译文】

  江苏吴县地方有人刊印一本书,书名为《禅余空谛》,下面署着我的名,题“云栖袾宏著”。刊印此书的人本是为了赚钱,原没有恶心,似乎没有辩解申明的必要。但恐初学的僧人误以为真是我所作的,因而拿这本书来消闲解闷,那就为害不小了。故此不得不予以辩明。该书中列春夏秋冬四时幽赏,共有三十三条,姑且摘录一、二以例其余:

  其中一条题目是“孤山月下看梅花”,这首词中有一句言“黄昏白月,携樽吟赏”。诸位试想看,出家人不于清夜坐禅,而载酒赏花,这分明是骚人侠客的行径。我不过是一介拘谨守本分的僧人,哪能有此大解脱的风味呢?一笑。一条是“东城看桑麦”。我的住处在城西南方向的深山中,离东城极远,我不看本山的青松翠竹,却往东城去看桑麦?一笑。一条是“三塔基看春草”。我生平不知道三塔基在哪个地方,一笑。一条是“山满楼观柳”,据这首词中所言,这楼是我所构筑的。我从来没有寸地片瓦在西湖,不知哪来的别墅?一笑。一条是“苏堤看桃花”,这首词中以桃花比美人。似这等淫艳语,岂是出家人所能说得出?即使是我未出家时,也断不会讲这样粗俗的话。一笑。一条是“苏堤观柳”,这首词的引子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我自出家以来从不曾与人联诗,何况斗酒!一笑。一条是“雪夜煨芋谈禅”,这首词中所谈皆是鄙浅语,不知什么人会被他唤醒?一笑。

  诸位好心出家的道友,当知我定然不会作出这样无聊的言语。既作僧人,必须持守清规,立身谨慎,以道自励,千万不可将风流放旷错认为高僧的操持啊。袾宏谨白。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出家(莲池大师开示)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