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梁武帝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注译》

  予正讹集中,既辨明武帝饿死之诬,而犹未及其余也。如断肉蔬食,人笑之。然田舍翁力耕致富,尚能穷口腹以为受用,帝宁不知己之玉食万方乎?面为牺牲②,人笑之。然士人得一第,尚欲乞恩于祖考③以为荣宠,帝宁不知己之贵为天子乎?断死刑必为流涕,人笑之。然是即下车泣罪④,一民有罪我陷之⑤之心也,帝宁不知己之生杀唯其所欲为乎?独其舍身僧寺,失君人之体,盖有信无慧,见之不明,是以轻身重法,而执泥太过也。

  又晋宋以来,竞以禅观相高,不知有向上事⑥,是以遇达摩之大囧琺而不契,为可恨耳。若因其失国而遂为诋訾⑦,则不可。夫武帝之过,过于慈者也。武帝之慈,慈而过者也。岂得与陈后主⑧、周天元⑨之失国者同日而论乎?若因其奉佛而诋之,则吾不得而知之矣!

  【注释】

  ①梁武帝:南朝兰陵(今江苏武进)人,姓萧名衍,字叔达。原为南齐雍州刺史,以齐主残忍无道杀其兄懿,萧衍乃用兵更易齐君,既而自立,国号梁。在位四十八年,奉佛尊法,断酒禁肉,兴造佛寺,制诸疏论,生活清简,一如沙门。世寿八十六。

  ②牺牲:祭祀所用纯色、毛羽完全的牲畜。

  ③祖考:已故的祖父及父亲。亦指远祖,祖先。

  ④下车泣罪:《左传·折诸》载:禹巡狩苍梧,见市杀人,下车而哭曰:“万方有罪,在予一人。”故其兴也勃然。

  ⑤一民有罪我陷之:《尚书·埤传》:帝尧曰:“吾存心于先古,加志于穷民。一民饥,我饥之也;一民寒,我寒之也;一民有罪,我陷之也。”

  ⑥向上事:禅林用语。指由下至上、从末至本。探求佛道之至极奥理,称为向上极则事或向上事。

  ⑦诋訾:诋,诬蔑,毁谤。訾,非议。

  ⑧陈后主:南朝陈叔宝,在位时大建宫室,生活奢侈,不问政事。后被隋兵所俘,病死在洛阳。在位九年。

  ⑨周天元:北周宣帝宇文赟。即位后,奢欲无度,且饰非拒谏,自公卿以下,皆被楚挞。在位仅一年,传位太子,自称天元皇帝。

  【译文】

  我在《正讹集》中,已辨明梁武帝饿死是有人故意对他诋毁,尚未辨及其它有关武帝的事。譬如武帝提倡断肉蔬食,有人取笑他。然而就算是种田的老农,力耕致富后,尚且要满足自己的口腹,难道武帝不知自己可以享受种种珍馐佳肴吗?武帝提倡以面食代替祭祀用品,有人取笑他。而通常士人考取功名,尚且要祈求祖考给予恩赐以为荣宠,武帝难道不知自己贵为天子,更望祖考给予庇佑吗?武帝判犯人死刑必为流泪,有人取笑他。然而这正是夏禹“下车泣罪”、尧帝“一民有罪我陷之”的存心呀,难道武帝不知自己握有生杀之权可以为所欲为吗?惟独武帝舍身僧寺一事,有失人君大体,这是他有信无慧,见理不明,所以轻身重法,未免执泥太过了。

  又晋、宋(南北朝)以来,人们都比较崇尚修习禅观,不知更有向上事,是以武帝虽遇达摩大师示之以顿悟大囧琺而不能相契,诚为憾事。后人若是因为武帝失国便肆意加于种种非议毁谤,这是不应该的。若论武帝的过失,过在他心太慈。而武帝的心慈,却是慈中兼着有过罢了。怎么可以与陈后主、周天元的失国相提并论呢?若是因为他信奉佛教而加于诋毁,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妄拈古德机缘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