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弟子为师服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注译》

  其说有三:一六祖坛经,一释氏要览,一百丈清规。三各差殊。今辩如左:

  一、坛经云:“吾灭度后,莫作世情悲泣雨泪,受人吊问,身着孝服,非我弟子,亦非正法。”

  二、要览云:“考涅槃诸经,并无服制,惟增辉记①,引礼三服。其三降服,白虎通云:‘师恩同父母,宜降服。’释氏丧仪云:‘师恩同父母,宜三年服。’五杉②云:‘师服皆从法服,但布稍粗,纯染黄褐。’增辉云:‘但染苍皴色,稍异于常耳。’”

  三、清规云:“小师麻布裰,两序苎裰,主丧等生绢裰,众举哀三声,小师幙下哀泣。”

  如上所说,据坛经,则无服无泣。据增辉等,则有服无泣,而服不用麻,但用色黄苍而已。据清规,则服泣双行,宛同世俗。夫为僧者,虽应宗法六祖,但今弟子不忍师亡,多为之服,乃上钦祖训,下顺人情,委曲酌中,依增辉作青黄色服之可也。古云礼可以义起,更俟高明正焉。

  【注释】

  ①增辉记:具名《行事钞增晖记》,共二十卷。五代吴越钱塘千佛寺希觉律师述。

  ②五杉:据《庐山记》载:“南唐西山僧应之尝结庵于五杉之间,保大中为元宗所遇,作《五杉集》行于世,桑门(沙门)备用之书也。”

  【译文】

  有关弟子为师服丧的说法有三种:一是《六祖坛经》,一是《释氏要览》,一是《百丈清规》。这三种说法各有差殊。今辩明如下:

  一、《坛经》上说:“我灭度后,不可以作世情悲泣雨泪,受人吊问,身着孝服,如果不遵从我的话,不是我弟子,也不是正法。”

  二、《释氏要览》称:“考核《涅槃经》等诸经,并没有服制,只有《增辉记》引《礼》云:‘服有三。一正服。二义服。三降服。’其三降服,《白虎通》解释说:‘师恩同父母,宜降服。’据《释氏丧仪》:‘师恩同父母,应三年服丧。’《五杉集》谓:‘为师服丧皆从法服,但布稍粗,纯染黄褐。’《增辉记》言:‘但染苍皴色,稍异于常就可以了。’”

  三、《百丈清规》:“侍者小师着麻布裰,两序着苎裰,主丧等着生绢裰,众举哀三声,小师幙下哀泣。”

  如上所说,据《坛经》,则是既不着孝服也不可以哀泣。据增辉记主等,却是有服丧没有哀泣,而孝服不用麻,但用色黄苍而已。据《百丈清规》,则服泣双行,如同世俗。为僧的人,虽应宗法六祖,但今弟子不忍师亡,多为师服丧,这是上钦祖训,下顺人情。如果委曲酌中的话,依《增辉记》则作青黄色的孝服即可。古人谓“礼可以义起”,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还望高明予以指正。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行脚住山(发心参学)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