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集 - 莲池大师文集 - 竹窗随笔 - 正文   │ 文章推荐
 

  富贵留恋人

  演莲法师《竹窗随笔白话注译》

  僧之高行者,平日自分不以富贵染心,然能持之现生,未必不失之他世。一友人以文章魁海内,直史馆①,声名籍甚,偶游天目,谓予言:“此山中石室有僧坐逝,其故身犹存,予欲礼觐,辄心怖不敢。”予问故。答曰:“昔有人礼石室僧者,才拜下,即仆地陨绝,而龛内僧方欠伸从定起。予虑或然,是以不敢。”因与予相视大笑。此公弘才硕德,智鉴精朗,又雅意佛乘,尚爱着其一时富贵,守在梦之身,惟恐其醒,他又何言乎?田舍翁五亩之宅,寒令史②抱关击柝③之官,穷和尚三二十家信心供养之檀越④,已眷眷⑤不能舍,死犹携之识田,况复掇巍科⑥、居要地、占断世间荣耀者,亦奚怪其爱着也。富贵之留恋人,虽贤智者未免。吁!可畏哉!

  【注释】

  ①史馆:旧时主持编纂国史的机构。

  ②令史:本为掌文书的官员,宋时已降为一般的办事人员。

  ③抱关击柝:抱关,指守关口的人;击柝,巡夜打更的人。比喻位卑禄薄的官吏。

  ④檀越:指施主。即施与僧众衣食,或出资举行法会等之信众。

  ⑤眷眷:思慕向往的样子。形容非常眷恋。

  ⑥巍科:古代科举考试,榜上名字分等次排列,排在前面的叫巍科。即高第。

  【译文】

  僧中有品行高尚的人,平时自信能守本分而不为富贵染心。然而能保持今生,未必不失之他世。我有一朋友文名远播,饮誉海内,如今在史馆任职。有一次偶然游天目山,他对我说:“此山石室中有僧人坐逝,他的故身还在,我想前往礼觐,可是又害怕不敢去。”我问为什么?他答道:“听说以前有人来石室向僧人顶礼,才拜下,便忽然倒地身亡,而龛内的僧人刚从禅定中起来活动身体。我担心真有这回事,因此不敢。”说毕与我相视大笑。我这位老友可称得是弘才硕德,智鉴精朗,又能敬重佛法,尚且爱恋其一时富贵,守护着梦幻般的身躯,惟恐大梦霎时醒来,其它的人又有什么可说的?田舍翁只要拥有五亩之宅,寒令史巴望能升做一名守关、巡夜的小官,穷和尚只要有三、二十家信心供养的檀越,已是眷眷难以割舍,即便死了,尚要将此意念携带于识田中,何况获得高官厚禄、位居显要地位、占尽世间荣耀的人呢?这也难怪他们爱著。富贵使人留恋,即使贤智的人也不容易避免。唉!真可怕啊!



  其他相关文章
· 下页:时光不可空过(始知从前错用心)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