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宋儒欲大明儒教,适成其灭除儒教也

  前日真达和尚由上海来, 持居士书并讲演稿, 阅之不胜欢喜。杨棣棠数年前, 颇为提倡, 故居士将其书札印为两本。后欲著儒释一贯, 欲光作序, 托山东臧贯禅转光, 贯禅亦不说杨之住处, 光亦不问, 仍交贯禅。次年杨有函致谢, 亦系由上海居士林转来, 此后了无消息, 已四五年矣。光问居士林, 棣棠曾有书来否, 云无。或者放下身心, 切实用功, 欲得大明儒佛之道于世, 亦未可知。汝所讲者甚好, 实为根本要义。唯第一章论孔子之天命一段, 完全师法宋儒, 完全与孔子诗, 书, 易, 春秋之理与名义相悖。儒教诸书说天, 那有约佛教理性第一义天之义。宋儒见此义高深, 窃取其名义以自尚, 欲与佛教争衡。而竟将实事说做空理。汝学佛有年, 何得尚不知宋儒之过, 而欲袭之以开人正知乎。佛教事理, 性相, 修证, 因果等, 不相混滥。宋儒专取其最深之理谛, 其余事相, 概皆抹杀。以故斥因果报应生死轮回, 谓天即理也, 鬼神者二气之良能也。由此一般眼中无珠者, 奉其学说, 大家皆以因果报应生死轮回, 为佛诳人之法。纵有见得及者, 以门庭虚荣心盛, 欲百年后主入文庙, 亦不得不人云亦云。道学之明由宋儒, 道学之灭亦由宋儒。自兹以后, 多半人, 皆以因果生死轮回为渺茫, 以致善无以劝, 恶无以惩。向无欧风, 尚可支持人道。近来欧风东渐, 竟公然废经, 废伦, 废孝, 免耻, 杀父, 杀母之学说, 与其实事, 通通演出。此之祸根, 完全从宋儒来。光每一思及, 不禁为儒教痛。偶与一二知己者言此义, 绝无一人谓为不然者。在彼当日倡此学说, 其意恐人谓儒教之义, 浅于佛教。得此义以维持, 庶不至天下后世之人, 完全崇奉佛教, 而藐视儒教。不知数百年后, 竟得此之结果。所谓欲大明儒教, 适成其灭除儒教也。哀哉。儒教圣人之本, 吾人不得而知。论儒者, 必须按儒教所立之地步身分而论, 方可无弊。汝后之诸说, 均好。唯此一段, 光已知汝佩服宋儒之固执甚坚。当此群灭儒教之时, 尚不知因何而得有此事, 而袭此故套, 欲今后同师宋儒执理废事之说。又欲贡之棣棠, 若棣棠是真通家, 决不赞许汝此说。若尚依附人言, 则将引棣棠入于执理废事一门, 其祸岂有既极。光是以不寄与棣棠。而略说宋儒心病, 及因此致成此时率天下之人, 同归兽域之恶极世道也。汝若谓光所说者不是, 请熟读诗, 书, 易, 春秋说天处, 看毕竟是宋儒之失, 是光之妄也。孟子, 荀子, 告子, 及所有儒书之言性处, 若按儒家本宗论, 则光不敢置喙。若按佛教论, 则彼之所言性者, 皆属于情。虽名为性, 不得谓之真如不变之性。倘此处一笼统, 虽能利人, 亦伏有误人之机。若知是情, 则谓善, 谓恶, 谓善恶混, 均可。若认此为真如不变之佛性, 谓之为善, 尚属赘语。况又谓之恶与善恶混乎。古今大聪明人, 每好自立门庭, 不肯人云亦云, 故致有此种议论。正所谓世界原清平, 唯人自扰乱耳。又汝久慕棣棠之名, 欲与之相磋磨, 此稿何不令人抄好, 而潦草如此, 殊失交友之道。光直心直口, 不计人之然否, 祈为慧谅。(杨朱之学说, 于世毫无所益, 何可与墨并论, 补论。)(三编·复谢慧霖居士书十三)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外道均假借佛法之名,然皆鄙劣不堪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