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光大师文集 - 印光大师文钞选读 - 辨别邪正   │ 文章推荐
 

  辨别外道、神通、妖通

  末法时世, 邪魔外道, 不胜其多。此韩魔子, 不问彼之如何修持, 只一五教大同四字, 即可知其底里。外道皆仗幻术以欺世欺人, 一班有眼无珠者, 见其神通广大, 遂以身命皈依。若真知道理之人, 当远之不暇, 尚欣羡而怀疑欲皈依乎。此即楞严经, 想阴十魔之流类。乡愚以能见神见鬼为希奇, 而不知其为彼之邪术以惑人也。汝于彼魔子, 尚欲问其前生, 则汝已被彼吸动。黄冠云者, 亦魔妄说耳。汝既由黄冠中来, 何以从初即不喜彼修炼之事。汝须知妖魔鬼怪, 都有神通。(是妖通, 非真神通。)愚人见其有神通, 遂谓是菩萨, 则入彼魔羂网中矣。既是真有神通, 何以从之学者, 发如此之狂。而况彼之所说, 与所立之名词, 通非佛法中所有者。彼谓彼是真佛法, 乃一切外道公共之骗人根据, 说此话, 即可知其是魔。佛所说法门无量, 法法皆真, 善知识, 随己所知所得者提倡, 只云逗机与否。若曰, 我之法真, 别的通皆非真, 其人不问而知其为魔。汝实心中无主, 幸彼等现出败相, 尚心疑不决。使彼学者不出败相, 汝能不拜彼为师, 而欲得彼之神通妙道乎。某师既学圆融, 令人吃肉打佛, 便为圆融。即令人吃己肉打己, 亦是魔力发现, 况彼杀了也不肯说此(吃己肉, 打己。)话乎。须知传扬佛法之人, 必须依佛禁戒, 既不持戒, 何以教人修持。彼见志公, 济颠皆有吃肉之事。然志公, 济颠并未膺宏扬佛法之职, 不过遇境逢缘, 特为指示佛法之不思议境界理事。而任法道之职者, 万万不可学也。而且彼吃了死的, 会吐活的。某等吃了死的, 连原样的一片一块也吐不出, 好妄学, 而且以教人乎。住持佛法之人, 若不依佛制, 即是魔类。况彼魔子是魔王眷属, 完全不是佛法乎。今之此种, 到处皆是, 而无目之人, 如蝇逐臭, 乐不可支, 亦只可随他去了。何以故, 彼之势盛人众, 倘按实说, 不有明祸, 必有暗祸, 劝人亦只可劝其可劝者耳。彼已丧心病狂, 劝之必致反噬。汝若看过楞严经中想阴十魔, (五阴魔境, 唯想阴, 最多后世魔子所行之事。)则此魔子所现景象, 岂有动心怀疑之事乎。然汝亦有魔之气分, 此气分不去, 后来亦会发生魔事。一为自是, 汝为人司书启, 写的字, 许多无学问的人都不认得, 是尚是利人利物之人之心行乎。使我不说破, 则毕生如此, 不知要误多少事。即不误事, 令人费尽心思的猜度, 自己折福也否。冯梦华, 一老探花, 曾做过安徽巡抚, 后来专门办赈。所写之字, 平常人, 认不到一半。一年与我写来, 我即说彼之过。后与我写, 则用楷体, 问及与人, 犹是照旧。其人颇厚道, 而儿子孙子通死完, 过继的孙子也死。彼八十四岁方死, 死时重孙始三四岁。一生要以字显高尚, 犹是多年办赈, 到底只落得一家有五六个寡妇, 只有一个三四岁之重孙, 可不哀哉。二则我慢贡高, 汝前为汝兄求皈依之信, 末后署名, 只云谨启。夫求皈依, 是什么下作不堪之事, 不宜施其恭敬, 而作此种反不如行人问路之礼貌乎。行人问路, 尚复拱手请教。汝代求皈依, 只一谨启, 一如问路不拱手, 但曰请教耳。则其视皈依之事, 及与所皈依之人, 乃一文也不值了。今以魔子事问, 又是谨启。我若不说破, 汝毕生便堕在我慢贡高中, 尚不知其非, 久而久之, 以致著魔。汝有礼貌, 于我何加, 汝无礼貌, 于我何损。但以汝既以我为师, 岂忍不治汝病, 而负我之职分乎, 故为此说。若认做我求恭敬, 呵责汝, 则其著魔也, 当不在久。此信勿令别人看, 免得魔徒造口业。(此系最初之复信。)(文钞续编卷上·复杨树枝居士书四)



  有关其它文章
· 下一页:拣魔辨异录重刻序
· 返回目录
地藏孝亲网